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难寻

然而这次让凌逸郁闷的是,似乎他的眼神出现了问题,如今不知多少个“几炷香”过去了,这山仍然没有被翻过去,山后面的景色依旧未能如愿浮现在他们眼前。
不得不说,假如此时的苍天或者兽仙任何一方呆在这里,听完凌逸和墨览月的话,恐怕都会忍不住发挥一点本事让这二人灰飞烟灭,让他们两个知道没有本事妄自嚣张的下场。
墨览月被凌逸这么一说之前深入险境的担忧情绪也是一扫而空,整了整刚才因为战斗而弄得略有凌乱的衣衫赞同道:“说的不错,我墨览月可从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这兽仙莫要以为两头小狮子就能把我们吓唬在这里,没得到回报,让我白白付出这么多我可不干,能不能给苍天换身行头我是没把握,但给这座兽仙殿几轮明月吃吃,我想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算了,墨兄,依小弟来看,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便一直走下去吧,或许是我们想多了也不一定,进入这里我们可是一点好处都还没捞到,就这么出去,诚然是有些太过和图书憋屈了。”凌逸的想法和起初进入兽仙殿时一般无二,丝毫没有转变,倒不是他多么贪恋那些似有似无宝物功法,只是在他心里总有一种想要探索未知的欲望,更何况在他看来,大不了出了意外,自己带着狐嫣儿三人往宸苍界里一躲就是了,虽然他不确定宸苍界能否逃过已逝的兽仙法眼,但成功的几率起码也得是五五之分,综合衡量下来,凌逸还是想坚持下去。
奈何苍天何样谁也未曾见过,这兽仙,也早就化作烟尘消逝在岁月的长河里了。
绿,一望无际的绿,在这高山上,全部都是两寸青草以及年份大小尽皆雷同的遮天大树,如若不是凌逸四人心智坚定,恐怕早就被这单调的色彩搞得心烦意乱,暴躁无常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再次经历了两个时辰的攀爬,一番在外界普通此时却又显得极其珍贵的景色出现在了凌逸四人视线里。
心态渐好,凌逸拉着狐嫣儿,墨览月拉着安朝雪,四人两对携手共同往巨山高处行去。
看到湖泊,凌http://m.hetushu.com逸带头一边往湖边靠去,一边说道:“这山构造真是够独特的,之前全是单调的绿色,一点点缀修饰的花朵都没有,绿的人心里发闷,如今这里却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布满五颜六色鲜花的湖泊,莫非湖里有什么讲究不成?”
墨览月听了凌逸的疑问,仰头再次观望了一下这烟云缭绕,望不见顶的高山,随后大方神识往上探去,搜寻一番后摇头说道:“我的神识已经释放到了极限,可仍然没能抵达这山的尽头,要说此山为幻境衍变而生,我看却是不太可能,毕竟那两头玲珑火狮都是实打实的凶兽,你我也是亲眼所见,亲手所杀。”
听到狐嫣儿的呼喊,凌逸、墨览月、安朝雪先后快步走到了狐嫣儿身边,狐嫣儿运起法力烘干脚上湖水穿好鞋子,指着湖中一圈微弱的光亮说道:“夫君你看,就是这个。”
凌逸默然点头,不再多言牵着狐嫣儿那能让他心静的纤手继续往山上前行。
墨览月四下观察了周围一通回应道:“我也搞不懂这里究竟是怎和图书么一回事,原本我们还猜想进山时那两只玲珑火狮是起步的小菜,后面会有更多实力更变态的凶兽阻拦,可随着逐渐往上,不但没有更高级的凶兽出现,就连低级活物都没有了。”
“咦?夫君,你过来看,湖底好像有光,好漂亮啊。”就在凌逸百找而不得一个出路时,在湖边玩水的狐嫣儿突然朝凌逸叫喊道。
透过几层林木,涔涔的流水声把凌逸四人引到了树林里,穿过这几层树木,凌逸几人看到的是一个方圆七八十丈的清澈湖泊,湖泊周围长满了许多颜色绚烂的鲜花,不过除此之外,就再无其它事物了。
自知狐嫣儿天性无忧单纯的凌逸也没过多关注此时的狐嫣儿在湖边戏水,而是放出神识扫荡起来,经过又一番搜寻过后他发现,这处湖水周围以及更高处的地方仍然全部是广袤的树林,没有一点多余的变化。
安朝雪捋了捋发丝安慰凌逸道:“我们都不要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这山有尽头,我们就一定能走到的,实在不行我们下山离开便是,反正也没造成什么和-图-书损失。”
凌逸顺着狐嫣儿指着的方向看去,随后放出神识深入湖底,一个阵法显现了出来。
“墨兄,难道这些高山真乃幻境所化?不然为何区区万丈高度,却走了如此之久而望不到尽头?”走了这么久其实凌逸并不累,只是他实在不想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浪费时间在这翻山越岭的事情上,如此没有意义的消耗,倒不如给他多派几只玲珑火狮来陪他戏耍戏耍。
听了凌逸的话,墨览月手抚下颚思虑了一会儿,而后含情脉脉的看了身边的安朝雪一眼,坚定说道:“只要有朝雪在我身边,无论什么危险我都不会感到畏惧,更何况几百年前我修为如此低劣尚可逃离昆云宗这个庞然大物的追杀而不死,足以说明苍天是眷顾我墨览月的,一切运道皆在天,天让我死,我想活也活不了,天若不想我死,一个兽仙又怎能敌得过天。”
狐嫣儿望见了如此清澈的湖水,当下便忍不住小女儿心性泛起,松开凌逸的手小跑到湖边,坐在湖边掀起裙角,将脚伸入了清凉的湖水里,用她这双如美女精心http://www•hetushu.com雕琢而成的秀足荡起水来。
往日矜持端庄的安朝雪看到墨览月认真诚挚的模样,思绪瞬间被拉回了几百年前那段年幼的岁月里,就是眼前这个日渐成熟的男子,当时为了靠的自己近一点,再近一点,不惜一改慵懒本性,刻苦修炼,才能够取得和自己每天呆在一起的机会,也是他,让她明白即使危及性命,爱已然是要明显高于一切的,此生有他,她无憾。
开始进入兽仙殿站在平地远望这几座高山时,凌逸目测了一下,估摸着差不多约有万丈高矮,万丈对于普通凡人来讲或许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路程,可对于修真者来说,哪怕是行走,也不过是几炷香的功夫罢了。
凌逸哈哈一笑,仰望天空说道:“众生命运皆由苍天管辖?或许是这样吧。它若想要掌管我凌逸的命运,随它便是,只不过那般相安无事还好,假如它让我感到不喜,我不介意给它换身行头,好了墨兄,我们也不要耽误时间了,进入将近一日光阴,我们可是连个宝物影子都没见着呢,想来我们苦等了这么久,万不可空手而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