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战黑翼魔碟

“师妹!救我!啊!!!”
凌逸早就料到自己这次肯定会是白做好人,对于袁镇的表现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他可没功夫去纠结这些琐事,为今之际最最重要的还是准备把已经窜出密林的这七只黑翼魔碟解决掉。“你们四个去准备启动阵法,记住阵法上的凹槽只有极品灵石才可以启动。”
凌逸说的魔修会是谁呢?
望着充满蓝色冰意的柳芸晴黛眉紧凑,一脸犹豫的样子,明显就是在想到底要不要回身救那“袁师兄”,凌逸居然心中升起一股醋意,仿佛自己的女人心里挂念着其他男人一样,可柳芸晴毕竟不是他的女人,总而言之,凌逸不爽了。“呵!没想到男色不近的冰山柳道友也有担心男人的时候,莫非那袁镇是你的相好?”
一个个晦涩复杂的法决从凌逸手上迅速结出,滚滚元力由体内浊色灵涡内释放,瞬息过后,只见凌逸头顶凝聚出一只三丈大小的橙黄色火凤,火凤浮现,振翅逡巡,凤翅扑打间,周围的空气都被烤的热浪重重,火之帝王的形象展现无遗。
袁镇略显虚弱的求救声再次传来,柳芸晴听完银牙一咬,朝凌逸重重哼了一声,运转起体内寒冰元力就要独自去救人,虽然她知道她去了也不过是白白送死,但袁镇终究是她的同门,心非冰心的她,决不能做出抛弃同门的事情。
让凌逸五色屏障反弹在地,段旭和程健相互绝望的看了一眼,也明白这么一耽搁,想跑是不可能了,转而听了凌逸的话二人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待心神微微安定了一下,程健起身开口回答凌逸道:“是黑翼魔碟,蜕兽中期的黑翼魔碟,有七只,就在后面密林里,估计再有几息就要冲出来了。”
然而凌逸压箱底的神通又岂会是区区魔粉所能腐蚀的,大片魔粉覆盖在火凤上,也只是消融了一和图书些火凤的力量,凌逸这个操控者双手挥动间,大把元力便是再次窜到了火凤身上,一时间火凤威势不减反增!
被段旭二人这么一吓唬,凌逸好奇心就更加严重了,体外五色华光一放,一道五行元力凝聚的屏障便是挡在了段旭二人前面,段旭和程健反应不及,一下子撞到了上面,反弹蹲坐在地。趁这会儿功夫,凌逸挥手散去屏障再次问道:“两位道友不要惊慌,如果你们碰到的对手真的恐怖,那么你们跑也没有意义,这山是没有尽头的,待你们本就不多的元力消耗完了,再想一搏也没有力气了,倒不如速速和我说说情况,说不定我有办法。”
“疾!”
凌逸心中低喝一声,而后抬起他白皙的右手朝飞来的黑翼魔碟一指,头顶火凤嘶鸣一声,带着迎风暴涨的火焰猛然砸向黑翼魔碟。
“黑翼魔碟跑了?”神识搜寻一圈,发现没有黑翼魔碟的气息后,柳芸晴走出传送阵走到凌逸身前问道。
见凌逸在如此危急时刻还狗嘴吐不出象牙,再加上刚才扑在自己身上的旧账,柳芸晴银牙咬得咯咯作响,一条条蓝色冰气便是再度萦绕在其身上,眼看黑翼魔碟未除,柳芸晴却要先杀了凌逸。
凌逸沉声一喝,随手一甩,地狱蚀瘴猛然挥出,快速与那魔粉对去。
身体不再疼痛的袁镇生怕自己在柳芸晴面前毁了形象,于是急忙起身掏出一件新道袍穿上,然后面色木然的冲程健道了句谢,至于凌逸他是连看都没看。
剩下的黑翼魔碟不仅没让凌逸吓住,反而同伴的死亡更引起了它们的凶性,双翼拍打间,更为浓厚的一阵漆黑魔粉便迎面朝凌逸盖去。
“完了完了,跑不掉了!跑不掉了!真不该贪恋真仙遗物,进入这鬼地方,宝物没得到,如今却是要将自己的性命丢了,妖界生得什么www•hetushu•com样子还没见过,我段旭不甘,不甘啊!”窜出密林跑到碎石空地上的段旭一边疾驰回望,一边痛苦后悔的大喊道。
柳芸晴何等聪明,一听就知道是凌逸再耍逗她,于是忍不住白了凌逸一眼吐出三个字:“没正经。”虽然嘴上这么说,柳芸晴心里是非常震惊的,七只蜕兽中期的凶兽,凌逸凭丹融期圆满的修为居然能将其全部灭杀,这……怎么想似乎都不太可能,不过不管怎样,他做到了。
话毕,柳芸晴扭头走回传送阵,继而转身朝凌逸喊道:“喂,你走不走?”
救人如救火,柳芸晴明白袁镇之所以跑得慢了,就是因为爱慕自己,想要展现他本身的实力,而且平时袁镇也没少给他修炼上的帮助,所以一听凌逸有方法救人,不由得问道:“什么条件,你说。”
凌逸嘴角扯起一个猥琐的弧度回道:“我救他,你得让我亲一下,而且事后不许以此为理由与我争斗,若想算账,必须等到出了这里,我去你们昆云宗实现百年之约时才行,你考虑的最好快一点,否则你那袁师兄恐怕就要回炉重造了。”
一看柳芸晴竟然关心起自己来了,凌逸目光不再冷漠的朝柳芸晴点了点头,接着其手上便是掐起法决来。
从远处观望,地狱蚀瘴的体积和魔粉的体积根本不成正比,但相碰后的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黑翼魔碟释放的魔粉仿佛见了克星一般,刚一触碰到地狱蚀瘴,便立即收缩消逝,一息时间不到,黑翼魔碟视为最强的腐蚀攻击便彻底宣告破裂。
这一番战斗说来繁复,其实也不过是几息的时间,柳芸晴那边几人刚凑齐极品灵石安放妥当,柳芸晴拿着最后一块极品灵石刚要喊凌逸上传送阵逃命,再看碎石空地上,却只剩下凌逸一人,再无其他身影了。
一听黑翼魔碟的魔http://www.hetushu•com粉洒在了袁镇身上,凌逸和柳芸晴深知其威力的两个人就都清楚了,这袁镇怕是凶多吉少,不死也重伤了。
“看看你们这些腐蚀凶兽怕不怕腐蚀!”
顷刻,火凤化作点点焰火消散在空中,再看原本气势汹汹的七只黑翼魔碟,如今只剩下四只,其中一只还被烧掉了前身,眼看过不了多久也会死去。
同样听到袁镇求救的凌逸目光转移到柳芸晴脸上,而后邪意顿起,快速传出一道神识给柳芸晴道:“救他,我有办法,可是有一个条件。”
看段旭和程健二人狼狈的样子,凌逸想都不用想是后面有强敌再追,于是他身形一动,拦住段旭和程健的脚步问道:“两位道友为何如此惊慌,方才那声惨叫又是怎么回事?”
地狱蚀瘴这团不起眼的一小团灰色颗粒瘴气追上一只又一只黑翼魔碟,快速将其包裹,腐蚀融掉。
黑翼魔碟也是有灵智的凶兽,眼见令它们感受到危机的法术攻来,尽皆扑打着暗黑色的翅膀,一股股黑色魔粉从其翅膀上洒出,沾向火凤,企图将火凤腐蚀消去。
凌逸嘿嘿一笑,回道:“走肯定要走,不过为了传送不再出问题,还得先解决个小麻烦,树林里那位魔修,看了那么久,该现身了吧。”凌逸这一句话搞得传送阵上柳芸晴四人一头雾水,刚才为了确定黑翼魔碟真的全部消失了,他们四人都放出神识观察过四周,可这方圆百里除了他们五人就再无其他生物。
“我倒要看看,你这魔粉的腐蚀性到底有多强,地狱蚀瘴,现!”
眼看无法将火凤消融,七只黑翼魔碟便一只接着一只凶狠的迎面和火凤撞去,由于黑翼魔碟并不是发出叫声,因此火凤与其碰在一处后,战况惨烈,却是悄无声息。
看到段旭二人跑到空地上来的柳芸晴突然想起发现黑翼魔碟时,袁镇还http://www.hetushu•com和他们在一起了,可如今段旭师兄弟出现,却唯独没有他那袁师兄的影子,再联想刚才的那声惨叫,柳芸晴黛眉微皱的走过来问向段旭:“段道友,我那袁师兄呢?”
“收!”
“你无耻!”听了凌逸的条件,柳芸晴破口就是一句娇喝,听得旁边因恐惧而打颤的段旭二人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可是晚了。
“师妹!我要顶不住了!”
手上法决变化,凌逸身前三尺空间处陡然裂开一个黑洞,继而一团夹杂着无数小颗粒的灰色瘴气从中窜出,飞到凌逸平抬的掌心上不停跳动,上下气浮。
“真是个固执的女人,老实在这里等着!”见柳芸晴真想为了一个自傲的家伙去送死,凌逸心里那叫一个气啊,不过没办法,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想柳芸晴死在他的面前,于是凌逸脚下一朵绚丽昙花绽放了!
眼看还有最后一只没了前半面身体的黑翼魔碟,凌逸收回地狱蚀瘴,而后施展九转昙花现将其追上,唤出由宸苍界本体变化的五孪剑盘,五色七尺长剑在手,凌逸隔空一斩,一道五色剑虹飞出,一下便把最后一只黑翼魔碟斩为两半,凌逸身形一动,移到那唯一一只有尸体的黑翼魔碟前面,取出其内丹,再放出一团火焰彻底将其焚毁。
还是说凌逸感应失误了?
“七彩凤凰炎,去!”
地狱蚀瘴解决掉大片魔粉,接着去势不停,在凌逸的操控下继续飞向残余的几只黑翼魔碟,黑翼魔碟感受到危机感来临,理智终于战胜凶性,一个个转身就想振翼奔逃。
由于刚才太过慌张,所以段旭并没有看到柳芸晴也在这里,听到柳芸晴冰冷的声音,段旭扭头喘着粗气回道:“袁道友他……他开始想要拉着我师兄弟二人看他战胜吓跑你的凶兽,可当他发现是黑翼魔碟时,再跑已是晚了,我师兄弟二人体魄强悍,脚力快,m•hetushu•com因此把他落在了后面,我用神识往后看的最后一眼是袁道友正在一边挥洒剑气劈斩黑翼魔碟,一边往前奔跑,不过好像黑翼魔碟的魔粉洒在了他身上……”
这时原本对凌逸还有不少怨恨的柳芸晴突然传了一道神识给凌逸:“你自己小心,拖住它们一会儿就好,等阵法快要启动了,就快快过来。”
凌逸耸耸肩,也没在多言,只是目光平淡的望着密林发出惨叫的方向。
一招秒杀将近四只蜕兽中期凶兽,足以看出凌逸的实力是有多么变态,但是七彩凤凰炎威力骇人的同时,其元力消耗也是巨大的,整整费了凌逸三成的元力。
密林中不远处再次传来了袁镇的声音,似乎袁镇再奔逃过程中用神识感应到了此时在空地上的柳芸晴,于是大喊求救道。
凌逸整了整道袍,玩笑道:“刚才我和它们交流了一下,说让它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它们听了顿悟人生道理,便扭头飞走了。”
没等柳芸晴、段旭师兄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凌逸先前所站之地的昙花虚影凋谢之时,凌逸那挺拔的身影已是腾挪了回来,与一息前不一样的是,凌逸手里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道袍破烂,浑身受到魔粉腐蚀流血不停的袁镇。“程道友,麻烦你把入殿之前我给你的活肉生骨丹给他服下,不必担心,等过了黑翼魔碟这一关,我再给你两粒。”说完,凌逸似是发泄心中不快,像扔沙袋一般把袁镇扔向了程健,程健对于凌逸这个恩人的话也不怀疑,翻手取出冒着灵气的黄白色丹药给袁镇服下,继而袁镇身上的烂肉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一点损伤也没了。
段旭与程健一看是凌逸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也顾不得询问为何他也来到这座山上了,只是摆手大叫道:“凌道友你若是不想死就快点和我们一起跑,能多活一时算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