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章 潜伏者

剑虹不偏不倚,恰好从魂箜头顶中间一路劈到脚下,并且还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一时间尘土飞扬,碎石乱射。
凌逸抬手在身前空间一撕,再次召出地狱蚀瘴,这传说来自十八层地狱的腐蚀之最瘴气,在凌逸神识锁定下陡然掠出,鬼魅般粘上了魂箜化身的魔气,而后分散将其包裹在内,伴随着一声凄厉嘶吼,魂箜这分魂分身便彻底消失于世。
魂箜点头默认。
“垃圾不垃圾,你试试便知,哪里这么多废话!”好战自傲的袁镇终于忍受不住魂箜的挑衅,翻手召出一把七尺黑色长剑,右脚蹬地,闪电般朝魂箜刺去。
而见识过袁镇黑风斩的柳芸晴、段旭、程健三人,亦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魂箜,似是想要看破魂箜硬撑的假象,可等了半天,魂箜依然面色淡然,压根儿就没有受伤。
话音落下,凌逸眉头一挑,目光玩味的继续问道:“哦?你想独吞这里的宝物?莫非你知道宝物在哪?还有,你就这么自信凭你一人之力能够把兽仙殿里所有阵法机关、凶兽险地通过?为何我览月宗一队四人你没分魂尾随?不是说想要把我们全部杀死吗?”
“你是垃圾。”袁镇的话刚一说完,还未挥散干净的尘土之中,魂箜不屑的声音幽幽传出。
魂箜原本只是试探性的提了这么一句,没想到还真的有戏,凌逸的本事他从刚才黑翼魔碟一战就能看出,一般窥灵中期大能是根本不够与凌www.hetushu•com逸战斗的资格的,有此人相助,争权夺势之路必定会平坦许多。“你且说是什么条件。”
听完凌逸的话,魂箜不但没有发怒,反而阴沉的笑了起来。“嘿嘿嘿嘿,凌小子你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老夫这分魂化身之术无声无息,虽然实力只有老夫真身的八成,但隐匿的功夫却是真身所做不来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你话里说的漂亮,什么是个误会就好聚好散,放屁!你当老夫是小孩子,说骗就能骗了?事已至此,老夫也不必再做隐瞒,我之所以跟着他们四人,就是想借着这高山上凶兽之便,把其全部灭杀,只要你们全死了,这兽仙殿里的宝物就全是老夫魂箜的了!”
待尘土全部散去,看到安然无恙站在原地的魂箜,袁镇双目瞪圆,不可思议的说道:“这……这不可能!中了我的黑风斩,同阶妖修尚要蜕三层皮,他一介魔修,怎么会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不可能!不可能!”袁镇显然无法接受自己的完美一击无效的结果,站在原地接连说了数遍不可能。
听了凌逸的解释,魂箜点头表示欣赏道:“不愧是杀了我徒儿,又灭杀其父母魂体的人,居然懂得如何灭杀阴魂,不错不错,如果你同意拜在我魂箜手下,我可以留你一命,并且给你足够的权力和好处,你我更可以踏出紫岚州,到凡界其他州郡闯出一些名堂,届时宝物www.hetushu.com美女应有尽有,岂不快哉?”
“徒儿?其父母魂体?”刚开始凌逸还没反应过来魂箜言中之意,等稍微回忆了一下,他才猛然明白过来,指着魂箜问道:“你是雍国那丹融期魔修的师尊?!”
难得的是,听了凌逸的话,柳芸晴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反驳。
“是你!”
魂箜这具分魂分身自从让凌逸发现逼出时,就已然明白肯定是难以逃脱了,再加上他内心对自己计划的自信,所以对于凌逸的问话,他也不藏着掖着,一一回答道:“你不用套老夫的话,老夫同你等一样,也是第一次进入这兽仙殿,可老夫本体上携有数十万的修士灵魂,只要散布出去,迟早会找到宝物的藏身之地,至于兽仙殿里的危险,到时候老夫本体随便找个地方一躲,暗中操控魂魄外出去搜寻宝物,魂散也就散了,反正老夫低级魂魄有的是,而之所以没有跟踪你们,主要是因为这分魂只能分出一个,太过低级的魂魄吸引不了高等凶兽的注意,因此只能先借机把他们四人灭杀。”
踏上传送阵,凌逸浅笑看向蓝发、蓝丝带、蓝裙的柳芸晴,随后用神识传音道:“亲不让亲,那记得你欠我一次欣赏你真容的机会。”
袁镇于魂箜身前三丈处腾跃而起,及至半空,双手举起手中长剑,当头挥出一斩,只见一道十丈大小的暗黑色剑虹卷着滚滚罡风猛然落下,势在将魂箜一劈两半。
不把魂箜www.hetushu.com的威胁放在心上,解决完这个隐藏的威胁,凌逸淡然转身,缓步朝传送阵上的柳芸晴等人走去,一看自己费了大力气都不能伤害的魂箜被凌逸轻易解决,袁镇那颗自傲的心更加受挫,暗暗握了握拳头,他也一声不吭的往传送阵走去,袁镇明白,只要在兽仙殿里拿到兽仙宝物,超越凌逸将不是梦想,到时候他一定要以紫岚州实力第一的身份向柳芸晴表达爱意!
“凌逸,你会后悔的!”
凌逸这才明白为何在俞家楼阁中初次见面时,魂箜看他的眼神就如此阴沉怨恨,原来自己是杀了他爱徒的凶手,怪不得,怪不得。“要我和你统一战线也未尝不可,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着凌逸信步走来,段旭和程健二人同时为其竖起了大拇指,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先是灭杀七只蜕兽中期黑翼魔碟,又揪出魂箜分魂这个他们都没发现的潜在威胁,并且以雷霆手段再次灭之,最最重要的是,凌逸出道至今不过百年左右,如此青年才俊,堪称修真界巅峰人物之一。
这时站在一边冷眼观战的凌逸开口了。“不是你的黑风斩威力不够,他乃一介魂体,自然不可能用一般攻击去杀害,要想杀这种生物,需要极端的手段。”
话毕,魂箜先是一愣,而后哈哈一笑回道:“不知死活的小辈,莫要以为我魂箜现身是你那金针的成果,我这分魂是奈何不了你,可你同样奈何不了我,哼,我们不http://www.hetushu.com久之后再见!”说完,魂箜把头一调,再度化为魔气准备离开。
“既然这位魔道朋友不肯露面,那凌某可就得罪了。”凌逸似是对自己的判断十分有把握,手上法决一掐,九百枚金针便是齐齐凝聚在其身前,而后凌逸道袍一甩,这九百道散发着闪烁白芒的锋利金针便极速朝密林中射去。
“想走?我怎么杀你爱徒父母,如今就怎么杀你!所有阴魂在我面前,与修士无异!”
魂箜说完,柳芸晴、袁镇、段旭和程健一共四人,皆面色含着冷意望向魂箜,若不是凌逸回头用眼神示意了他们一下,恐怕四人早就奔上前来将魂箜分魂灭杀了。
“黑风剑,黑风斩!”
这是魂箜分魂消失前最后一句话。
袁镇轻巧落地,翻手挥舞了几下他这上品丹宝的本命宝器黑风剑,朗声说道:“让你自大狂妄,这下可否明白,谁,才是垃圾?!”
凌逸双目对上魂箜怨毒的眼神,淡然一笑问道:“想必你自打我等兵分三路各自寻宝开始,就已经暗暗跟踪他们四人了吧,说说,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假如是个误会,我们自然好说好散,但假如你居心叵测,凌某不介意把你留在这里。”
金针入木,一通乱穿,这五行术内金属性法术金针乱刺,如今在凌逸的手里施展起来,丝毫不比一般丹融期修士压箱底的绝招威力弱,伴随着一棵棵参天大树被打成筛子,一缕黑色魔气悄然从密林中溜出,而后于凌逸身前和_图_书碎石空地上停了下来,魔气缓缓凝实,一道不实人影徐徐呈现。
凌逸伸出他那白皙的手指指着魂箜本人说道:“你,与我定下主仆协议,成人我的仆从,自然等于我们统一了战线。”
相对于段旭师兄弟二人的赞赏,柳芸晴的表现就明显平静多了,冰山就是冰山,心房一朝不被攻破,外人就休想看到其一丝笑容,也休想得到一点青睐。
见他们不动手,魂箜似乎很不甘心的样子,于是继续添加仇恨程度道:“在老夫眼里,整个紫岚州除了本门门主,以及昆云老怪,其余之人不过都是小辈、修真界的垃圾,根本不值得老夫如此费心费力,老夫本体的确只有丹融期圆满的修为,可外人不知道的是,老夫魂袋里装着一只上古残留下来的凶魂,乃五魄后期实力,也就是相当于窥灵后期大能的修为,说起来,紫岚州当之无愧的第一应当是我,魂箜!”
望着气势汹汹,威力无比的剑虹杀来,魂箜面色如常,不惊反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袁镇不遗余力的一击打在自己魂体上。
轰!
凌逸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柳芸晴四人是不明所以,而且凌逸话音落下许久,也没见有什么魔修现身,在凌逸面向的那个方向,只有清风吹打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根本看不到其余任何人影。
看清凌逸逼出的这个魔修,柳芸晴四人不由得惊奇出声,此人他们认识,而且还很熟悉,正是与他们一队十一人同时进入兽仙殿的魔极门魂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