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七章 计划基础

“哦?你有我给的功法,为何还无法超越于他呢?”尽管凌逸知道齐杰先前的修为超过陈枫太多,可饶是如此,只要陈枫按照他从宸苍界光团里得出的妖修炼体功法坚持修炼,应该可以在六年左右的时间赶超齐杰的,起码少许优势也应该有啊。
陈枫看凌逸疑惑的表情就知道凌逸是在想自己一定因为某种男人渴望的事情而偷懒了,时刻被王雨嘉这只小母老虎盯着的他赶紧解释道:“小弟我可是不曾在修炼上偷懒啊,据后来在妖郡一起历练的时候齐杰自己所言,他之所以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再度大幅度提升修为,是由于他们伏妖宗老宗主渡给他的功力。”
言及至此,头脑灵活的凌逸瞬间抓住了陈枫话中要点,显得略有激动的他抓起凌逸袖袍低喝问道:“你说伏妖宗宗主给齐杰渡了元力?!”就连初入修真界的修真菜鸟都清楚,一旦一个修士把自己的元力渡给了外人,那意味着他以后提升修为的速度会变得缓慢,而渡的元力越多,这种现象就会越明显,元力和_图_书渡人这举动除非是因为某一个修士在凝厚元力时存储太多要溢爆出来,才可以无副作用的把元力渡给别人为他人增长实力,就像当初凌逸给秦博过渡元力一般,可按常理来讲,修士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无限制的吸收元力入体的,毕竟灵脉一旦因此受损,那他这一生便被宣告与仙路无缘了。
“不管不管,上次见完师尊后枫哥哥就说了,要闭关修炼,如今他正在要紧关头,不能分心,你再不走我可是要掏鞭子了!”
凌逸神秘一笑,正要述说时,门外却传来了王雨嘉的声音。“不去不去,告诉师尊,枫哥哥今日身体有恙,去不了,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下次师尊再叫枫哥哥去见他,就说我们俩出去了,你怎么这么笨,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是不是皮痒想挨鞭子了?”
“可是王师姐,宗主他老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来叫陈师兄,那借口用一次两次还行,这一次师弟我也是实在搪塞不过去了啊,求王师姐你跟陈师兄求求情,让他见宗http://m•hetushu•com主一面吧,不然师弟我就算不挨师姐你的鞭子,也要让宗主惩罚的。”
将自己的元力传给他最爱护的弟子,这种举动凌逸很能理解,换做是他,他自问也一定会这么做。
“凌逸大哥,你没来参加妖魂名额争夺战实在是太可惜了,我的老天,原本我以为紫岚州妖修里就我、齐杰还有雨嘉三人称得上是彼此的对手,哪知伏妖宗、倾妖门、风妖阁这几个强势些的宗门里藏着那么多青年才俊,还好小弟我天赋异禀,否则还真是难以得到那去妖郡历练的机会了。最值得一提的是和齐杰那一战,虽然我很想把他全身剥光挂在繁华城门上,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也只有他才能让我打的痛快些。最后的结果便是我俩并列第一。”
凌逸开口了,王雨嘉当然要听,不情不愿的收回彩蝶银鞭,愤声朝凌逸说道:“师尊他非得叫枫哥哥接任宗主一位,可是假如枫哥哥当了苍兰宗宗主就不能和现在这样自由自在了,那我经常一个人岂不是要无聊死了。”
http://m.hetushu.com“师姐……”
得到陈枫肯定的回答,凌逸忽的沉默下来,脑中思索起个中缘由来,伏妖宗宗主竟然把自己的元力渡给了齐杰,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伏妖宗宗主怕齐杰在妖郡名额争夺战上得不到进入妖郡历练的资格,所以给他加大底牌信心,而第二种可能则是……伏妖宗宗主寿元将尽!
听了凌逸莫名其妙的话语,陈枫咽下口中美酒,咂摸咂摸嘴问道:“凌逸大哥你说的大计划到底是什么,别卖关子了,赶紧和我讲讲。”
凌逸才一到来,王雨嘉这个苍兰宗的小魔女便立即入了圈套,遵循赌约当起了丫鬟的角色,而凌逸和陈枫这无良的兄弟俩却在王雨嘉挥洒香汗的时候坐在桌旁喝酒谈笑。
看陈枫乖乖离去,凌逸满意一笑,脑中思虑着即将进行的计划,招呼王雨嘉与他一同饮酒吃菜去了。
真是想什么有什么,凌逸正愁如何开口和周明谈谈统一紫岚州妖修的事情,一听苍兰宗宗主要变成自己的这个无良小弟,事情说起来就容易许多了,于是他不www.hetushu.com容置疑的对陈枫教导道:“作为一个男人,你怎么能逃避应有的责任,谁说当了宗主就没有自由了,周前辈他已经操劳了那么长岁月,也是时候享乐了,你小子赶紧跟这位师弟去见周前辈,我和雨嘉在这等你。”说来按照凌逸现在窥灵前期的修为来说,他已经是周明的前辈了,可在凌逸的脑子里,什么修真礼仪、什么前辈晚辈不过是走个场面罢了,再说他本身年龄就要比周明小很多,叫个前辈他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妥。
如今陈枫原先那座由黄金打造的巨型宫殿已经不见,在这片树林中央的空地上,仅有两座几乎一模一样的楼阁矗立在一条清澈小溪旁,而此刻两座楼阁里正各自有人忙着自己的事情。
望着凌逸那张严肃且不容置疑的面孔,陈枫自知这次说什么也逃不过要继任宗主的位置了,不情不愿的撇了撇嘴,陈枫走到那大松口气的灵基期弟子身前踢了他一脚,在凌逸的监导下往周明住处走去。
陈枫似乎还没听出凌逸言语激动的原因,稍稍停顿回忆了一番回答凌逸道:“他是和_图_书这么和我说的没错,若不是雨嘉有意无意间提了这么个问题,齐杰那家伙才不肯说了,而且他也只是点到即止,说了这一句就再也没提过关于他修为的问题。”
心中对于伏妖宗现状有些了解与猜测的凌逸心中一笑,他可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菩萨,才不会去在意别人是否寿元将尽,更不会幻想接连失去主心骨的伏妖宗这一紫岚州大派如今是否闹得人心惶惶,他关心的是自己势力发展,伏妖宗顶层实力的空虚,恰好是他进攻的大好机会,也是完成统一紫岚州大业的唯美开局。但凌逸自然不会因为这个便放松自己的心境,他可不想让自己前进的道路出现任何一点叉子。“看来我们的大计划要提前进行了啊,省得夜长梦多。”
听着门外的骚嚷,不等陈枫开口解释,凌逸起身走出了房门,恰好看到一脸不耐的王雨嘉放出彩蝶银鞭要鞭打一脸苦涩的灵基期弟子。“雨嘉别动手,你那一鞭子下去他还不得立马见阎王?真是没轻没重,说说,怎么回事?”凌逸面色温和的朝那灵基期弟子一笑,阻拦王雨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