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八章 着手

知道自己犯傻了的陈枫连连点头,对于凌逸这个有着妖孽般潜力、实力以及头脑的大哥,他是打心眼儿里佩服,而且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在他眼里,如果凌逸想要得到一件东西,根本不用费力气也能让那东西自己长脚送上门来,胸中怀着宏图伟业,这紫岚州初露锋芒的三位青年强者便在欢声笑语中喝酒吃菜起来。
王雨嘉也清楚什么时候该闹,什么时候不该闹,见凌逸面色严肃,瞪着陈枫哼了一声,王雨嘉便是率先回到楼阁梳妆而去,陈枫抹了一把额头冷汗,也不敢再回到楼阁内清洗,便走到清澈的小溪边上清洗起来。
闭目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待陈枫二人收拾完毕,凌逸三人便径直朝周明住处走去,一路路上说说笑笑,倒也是温馨惬意以极。
王雨嘉这时也跑了过来,一边绕着凌逸追打陈枫一边喊道:“打死?就该打死你,让你那贼手色心天天闲不住,偶尔占人家便宜也就算了,还每天都玩出不同的花样,气死我了,你给我站住!”
听着王雨嘉羞怒的叫喊,身在楼外的凌逸不禁莞尔一笑,想来这楼阁附近定是没有苍兰宗其他弟子居住的,而他也是刚来一天而已,因此对于这些私密的话语,王雨嘉已经习惯在这里大喊大叫来发泄内心愤怒了。
凌逸当然想到了陈枫关心的这个情况,不过既然他来到了苍兰宗,绝然有着他自己的办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想要活命继续在仙路上走完的修士都会低头,更何况我本身含有妖灵脉在体,谁说我只是一名单纯的妖修了?凭你们二人与我的关系,我也就不多掩藏了,我想要组建的势力并不只是局限于苍兰宗或者是紫岚妖修这么简和*图*书单,我要的是整个紫岚州所有的修真门派,我要的是统一紫岚州!”
本来听到陈枫当初心里有着这么一个为宗门内师妹师姐们服务的宏伟抱负而有些生气的王雨嘉一听后面之言,怒火顿时烟消云散,狠狠白了陈枫一眼同是疑惑的看向凌逸,想要听听凌逸让陈枫当上宗主究竟是为了什么。
“凌逸大哥,我是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我接受这宗主之位,管理门派有什么意思,要是放在以前为了能更好的为宗门内师妹们服务,我倒是巴不得当上宗主,可如今我有了雨嘉,这宗主之位对我来说已然是没有了任何意义,而且每天还得处理那么多烦事琐事,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心情烦躁却不能在凌逸面前发作的陈枫举步走回酒桌上,喝了口闷酒说道。
陈枫一套说出来傻子都不信的理由钻入了凌逸耳朵,其中还牵扯到了自己的人品,笑骂这下子流氓一声,不等凌逸进去揪二人出来,一记记响亮的鞭打声随着两道人影窜出由远及近。
看着二人嬉闹,凌逸是满心的温暖与笑意,将追逐中的二人拦下,凌逸认真道:“好了,都别闹了,赶紧收拾收拾和我去见周前辈,我的时间不多,必须在两年之内把紫岚州妖修的事情解决,然后安心去实现百年之约的承诺。”
冲出房门看到站在眼前的凌逸陈枫瞬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跑到凌逸身前陈枫一下跳到了他的身后,慌忙道:“凌逸大哥救我!再挨两下真要被打死了!”
“雨嘉,你听我说,昨晚我去你被子里拿你的衣物是有原因的,因为昨晚我夜观天象,发现天上的星星排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于是我放出心神hetushu.com试图来一次天人合一的领悟,结果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必须找到与天上那星星形状相同的东西戴在身上冥想才能达到融入天境的效果,我看那形状看了半天,就觉得特别熟悉,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是什么,当时我眼看着如此快速提升实力的机会就要溜走,悲痛欲绝之下想起了你,然后……然后我就想起来你那绝美的容颜,动人的姿态,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来你的亵衣和那星星排列的形状非常相似,这才钻进了你的被子里取它,当时我心想你白天给凌逸大哥收拾屋子一定很累了,才没叫醒你和你说这件事的原因……哎,雨嘉,你别拿鞭子啊!我说的字字属实,我以凌逸大哥的人品保证!哎呦!别打!我错了!以后我少去你被窝里还不成吗?!轻点!哎呦……”
“喝酒。”凌逸嘴角挂着淡笑,看了豪气冲天的陈枫一眼说道。
霸气而不容置疑的话语铿锵落地,若不是陈枫和王雨嘉了解凌逸言出必行、语落必成,一定会认为凌逸是在痴心妄想,做着疯子才会做的白日梦,可尽管他们非常相信凌逸的话,碍于现实的不太可能性,王雨嘉还是忍不住质疑道:“凌逸师兄,雨嘉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不是我们这些同辈之人所能击败的,但你可明白所有门派里都存在着许多丹融期圆满的长老,经历漫长岁月的修炼,他们已经是紫岚州巅峰的象征,就算你现在晋级到丹融期圆满,凭借强大的神通可以同阶无敌,打两个或许可以,要是对上紫岚州成百上千个丹融期圆满修士,师兄你能行吗?”
眼下苍兰宗里这两个与自己最为要好也是除了周明之外唯一与自己有联系的弟弟妹和-图-书妹,凌逸知道是时候把自己的计划与二人坦白了,整理了下思绪,凌逸缓缓将自己的想法道来。“说来你二人的实际年龄比我还要大上一两百余年,修道时间也比我长上不少,百年前我刚走出自己的家乡踏足修真门派之间的时候,只想着早早壮大自身,好把心上人从昆云宗给抢回来,对于紫岚州门派之间的恩怨纠葛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我那览月宗的宗主也多次想要把宗主的位置传给我,起初由于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不甘被门派琐事束缚才一直没有接受,但现在我的想法却是有些改变了,毕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凭一人的力量完成的,就比如关于魔修一脉蠢蠢欲动的问题,就不是我自己能够解决从而保护身边像你们这样的亲人,所以我决定,我要组建自己的势力,不容紫岚州所有人忽视的势力。”
听闻凌逸要自己组建势力,原本就聪明伶俐的陈枫二人瞬间明白了凌逸让他接受苍兰宗宗主之位的意图,只是妖修与仙修虽然不像魔修与仙修那般水火不容,但也是有点芥蒂在内的,想要让一个仙修统领妖修的人,恐怕那些妖修说什么也是不会愿意的。“凌逸大哥你可曾想过妖修与仙修的关系?”陈枫想了一想,尽管他知道凌逸不会把这个如此明显的问题忽视,却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凌逸哈哈一笑,点头说道:“你小子放一万个心吧,在这大哥我先给你透露一下,我组建的势力里将会有一个分支取名妖殿,至于这妖殿的殿主自然非你莫属,而紫岚州的所有妖修也必然会由你管辖,不仅如此,等以后我们的势力慢慢渗透到凡界其他州郡,所收妖修也会由你管着,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你www.hetushu.com想怎么威风就怎么威风,不要以为大哥我在白日做梦,有些隐秘我现在不便与你们说,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坚持修炼提升自我,该有的很快就会有。”
陈枫当然对凌逸深信不疑,有了目标,充满雄心壮志的他豁然站起,再次仰脖喝下一口烈酒,开口问道:“凌逸大哥,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第二日,满足口腹之欲又美美睡了一觉的凌逸走出楼阁房门,迎着初阳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正当他想要叫陈枫出门和他一起见周明探探妖修门派底细时,一声娇喝震翻了身边的另一座暗黑色木质楼阁。“枫哥哥!!!我的亵衣去哪里了!!!你昨晚是不是又趁我睡熟的时候偷偷进我被子里了?!上次打完你,这两天你又缓过来了是不是?身上瘙痒难耐了?看鞭!!!”
“枫哥哥你这个理由已经是第二次用了,一个月前你就是用的这个理由骗得我,要不是后来我觉得不太对劲,还真让你蒙混过关了呢!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助长你这市井泼皮的气焰,看打!”
凌逸正听着王雨嘉津津有味的讲述着在妖郡里的经历,没过多久,楼阁房门吱呀一响,被凌逸派去接受宗主之位的陈枫哭丧着张脸回来了。
听到王雨嘉的质疑,凌逸知道她这并非瞧不起自己的实力,而是切切实实的担心自己性命,假如没有经历兽仙殿之行,没有后来的六年闭关以及窥灵期的突破,他或许听了这话还会犹豫犹豫,从长计议一番,可如今他是一名堪称窥灵期内无敌的存在,对付丹融期修士,就算不能像捏死蚂蚁那样见一个杀一个,但一招杀一个的本事他自信还是有的,等在苍兰宗呆上些时日把墨览月送他的黯月争辉习会,更和*图*书是补足了他一对多而导致元力不足的可能,再加上他并不是单纯的想要用力量征服那些门派,总结起来他对自己的计划是有八成把握的。“雨嘉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让陈枫接收苍兰宗只是我组建势力的第一步,反正以后有的时间,慢慢来总会成功的,这个时代,该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做主的时候了!”
陈枫险些让凌逸的话给惊倒,稳住脚步以后有些结巴的反问道:“喝……喝酒?难道我们不要准备做那大事吗?”
被凌逸话语感染而产生浓浓战意的陈枫瞬间觉得自己接收这宗主之位似乎不是什么坏事,过去周老头儿在处理妖修宗门弟子间摩擦的时候实在是太过保守了,很多明明是外门弟子的错误,为了顾全大局周明还是不得不当面惩罚自己的弟子,那等情形当初看在陈枫眼里叫一个气啊,如今他陈枫当了宗主,又有凌逸这个强力且爱护自己这些亲人的大哥站在身后,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一定让那些人吃不了兜着走!“凌逸大哥,你说怎么做咱就怎么做,想想以后挥挥手就能喊来十几万小弟的气势,娘的,太有面子了!”
凌逸白了陈枫这个只知和女子温存的无良小弟一眼,端起在凡界珍贵无比的宝石玉杯喝了口美酒说道:“你以为这事真的只是说说那么简单?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完成了?目前我只有这么一个想法而已,具体的计划还得再细细探讨一番,顺便从周前辈那里搜集一些关于紫岚州妖修各个门派的资料,尤其是其门派里主脑的资料与修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就知道和女修探讨人生,如此让我怎能放心把将来的妖殿交予你来管理?!没事你小子多活动活动脑子,让我省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