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八章 大意

梁横随便的拱手把礼一回,不耐回道:“梁横,请。”
铛!
眼看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燕田的动作也不慢,神识一动淡蓝色甲胄加持在身,翻手一把紫色灵气环绕的长枪在手,虽然长枪品质比梁横的巨斧略低一筹,但由于在体内温养的时间较长,却是显现出人与宝器更加融合、人宝合一的一面。
面对梁横力能劈山的撼天一击,燕田横举手上萦绕紫色灵气的长枪挡在头顶,巨斧斩在长枪上面将其狠狠压了个弯,燕田亦是因承受不住巨斧上的力道往天空下方落去,等落至一半,梁横趁势追击,化作一道暗黑色惊虹朝燕田狂奔而去,眼看梁横抬起巨斧就要把失去平衡的燕田一斧子劈开,在周明的紧张观望中,巨斧终是透过了燕田的身体,然而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鲜血四溅的场面发生,身处战斗中的梁横也发现了自己的和_图_书攻击没有一点着力点,原来他劈中的不过是燕田本人残影。
取得胜利的倾汉原封不动将周明先前话语还了回去,可此时的周明却没有心情再与倾汉斗嘴,听着耳边妖修联盟众多修士的欢呼嘲笑声,陈枫双目已是瞪的血红,狠劲上头,一把甩开周明依旧箍在他胳膊上的手,银甲红剑瞬间放出,一跃而下傲然而立,剑尖指着倾汉低沉嘶吼一声:“说!你们第二场谁来送死!!!”
吐血受伤的梁横如断线风筝一般往下坠去,燕田则斜持紫气长枪紧追不舍,然而就在下方观战双方以为胜负已定的时候,燕田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天大失误。
梁横在自己失手的那一刻便反应过来自己要危险,不等他将使力产生的惯性消除,背后已是一阵罡风袭来,顿时让他浑身汗毛悚立,闪躲不及梁横脑和图书中灵光一动,不再操控身体站稳,反而使劲一沉,往下方拼命坠落,以求避开燕田锋利的枪尖。
看着梁横的身体将要落地,燕田心中想要飞枪把他钉在地面,以给妖修联盟的修士们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于是他这么做了,单手甩出长枪,燕田滞住身形冷眼观望着梁横的陨灭,身心也在枪尖即将穿过梁横身体的一刹那放松下来,谁知突然梁横将坠落的身体一翻,右手巨斧扔出打飞长枪,而左手巨斧几乎在同一时刻旋转飞出,向燕田杀去。
周明老兄弟放出神识暗暗观察了梁横一番,确定其丹融后期修为后,再次抱拳介绍自己道:“在下燕田,苍兰宗长老之一,梁道友请。”
抓住斗法主动权的燕田岂会让自己再次陷入被动,迅速收回长枪,燕田腾空直起身体,将全部力量凝聚在右脚之上,而后朝着梁横挡在背后和-图-书的巨斧悍然踩去,这次梁横再也躲避不开攻击,感受到背后巨力钻心而来,梁横喉咙一甜,大喷一口鲜血,这场所谓的切磋比试根本没有规定生死,燕田也不是傻子,就算现在他饶了梁横的命,呆会若是伏妖宗宗主反悔不认赌约,梁横将是那时的一个阻力,所以他决定把梁横杀了!
倾汉狠毒的目光在其脸上一扫而过,回头指了指一名同样为丹融后期妖修命令道:“梁横长老,你上。”
很明显,梁横的及时改变动作为其争取了保命的机会,燕田长枪未能在第一时间刺中梁横,梁横抓住机会反手把一柄巨斧挡在背上,这时燕田的枪尖也如毒蛇蛇信般攻至,叮的一声发出,两人便是再次进行了一次对碰。
巨斧飞来的速度之快,根本不是收回甲胄心思放松的燕田所能闪躲,巨斧的残影还遗留在半空,两节肉体却是黯然落在,http://www.hetushu.com砸在地面上发出砰砰两声,燕田死去的目光中还残留着不甘、后悔、以及对自己丧失一场原本可以取得的胜利深深自责之情,他的大意,也许将给周明这个老兄弟带来极大的压力,他不怕死,可他怕周明不好过。
话音落下,梁横大喝一声,丹田灵涡内妖元力被其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一阵阵罡风在梁横周身四起翻涌,吹得其道袍猎猎作响,一袭暗黑色铠甲在他体外浮现而出,长满老茧的双手上亦是各多出了一把两丈巨斧,巨斧表面棕色灵气翻腾,竟是一件上品丹宝!
“看斧!”看燕田甲胄之术本命宝器都已放出,梁横粗壮有力的双腿猛一踏地凌空而起,燕田同是紧随其后,一起飞上天空,不等燕田凌空站稳,梁横双手举起巨斧急速迎面而来,待疾至燕田身前,便以雷霆万钧之势猛然劈下,出手意在将其整个斩成两段!
http://www.hetushu.com不管燕田最后怎么想的,都无法挽回失败的结果,以为自己一方要输掉第一场比试的倾汉见此一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眼神中透露无限悲伤的周明喊道:“哈哈!周老儿,第一场你们输了,啧啧,这老小子真不自量力,以为自己真是胜券在握了,还想玩点花样出来,怎么着,命没了,看你怎么玩!呸!垃圾就是垃圾!”
“是,门主。”收到倾汉指令的梁横大步迈出人群,准备应战。
“老夫如今两千余岁,奈何资质平庸,修为一直停滞在丹融后期不前,不知场内哪位道友出来与我一战?”周明的这位老兄弟飞下石阶,面对数千修为不低于丹化期的修士淡然而立,拱手抱拳说道。
观望这第一场战斗势力双方皆是看出梁横与燕田整体实力不相上下,若是一定要分出胜负,恐怕就要在于战斗时的经验与技巧了,而这样的战斗,往往是最持久、最激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