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一章 危机

苍兰宗门徒们站在石阶上表情严肃的望着台下的对决,而妖修联盟内的修士则一脸轻松的聊起天来,在他们心里,这苍兰宗被取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根本不需要这多余的一战,而他们,自然也不会阻拦什么,毕竟对于修为尚低的他们来说,观看丹融期圆满修士的比斗也是一种增长实战经验的好机会,只有傻子才会白白放过。
周明眼神带火的望着倾汉,耳边众人的劝阻与叫喊声已经全部被他自动忽视掉了。“反悔?在我周明这里,永远没有反悔两个字!蓝苍战甲!灰败之剑!”
“周明,当初你建立苍兰宗前的确打败了我,可我没想到在这后面的年岁了你竟是懒惰成这般模样,原以为能给我带来些激烈的战斗,没想到……唉……”
“嘘,别说了,快看,开始了。”
“枫儿,不!”
……
“少废话,赢了我再说!”
“周老头儿!”
和-图-书
所有观战的苍兰宗弟子长老见此一幕无不生出担心之情,一个个情不自禁的大喊起来,陈枫更是不顾倾汉接踵而来的攻击,一下子跳入坑中,搜寻周明的身影。
两人短暂的一番对话过去,双方各自陡然后撤,继而再次以强硬的姿态碰撞到了一起,如此刀光剑影一来一往间,一抹抹大小不一的伤痕逐渐出现在周明和倾汉的身上,滴滴鲜血从半空中流到地面上,看得陈枫心疼不已。
“哎,王师弟,你说这倾妖门门主和苍兰宗宗主谁会赢?看他们二人的气势倒是相差不多嘛,就连本命宝器的等级也一样。”
“周大哥!”
说来倾汉也是悲哀,其门徒大多都是势力之人,根本就没有几个对其有着太过深厚的感情,所以对于他的受伤,没有一个人说一句慰问之言,而周明不一样,他有一个彷如亲生孩子的陈枫在和图书
话音落下,一套碧蓝色战甲从周明体内凝聚而出,此外一把浅灰色散布着丝丝灵气的长剑也被其握在了手里,一股灰败之意由长剑上弥漫开来,观其品质竟是极品丹宝,若是再温养个几百年加上一些珍惜材料加以炼制,晋升玄宝将不是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一心情的突然变动,使得倾汉抓住了机会,一叉叉在了周明后背上,接着倾汉仍没有罢手的样子,一脚踢在周明的背上,周明发出一声闷哼,像一颗炮弹轰在了地面上,广场石板被周明砸碎,阵阵尘土笼罩住了他的身躯。
周明做好了战斗准备,倾汉自然也不会落下,在其嘴角轻蔑的笑容中,一具深黄色铠甲现了出来,而他的本命宝器则是两把锋利无比的亮银色短叉,这短叉的级别同样不低,也是极品丹宝!
听到陈枫的声音,周明原本想要和倾汉同归于尽的心竟突然犹豫了起来。
http://www•hetushu.com疯狂的剑气很快就把倾汉的道袍撕扯成一片片碎屑,眼看就要袒胸露乳的倾汉一观形势不妙,立即不敢再有所保留,将体内元力拼命往两把短叉上涌,亮银色气劲终于抵挡住了周明的剑芒,甚至渐渐地盖过了周明的风头,隐隐有反压一筹的趋势。
“枫哥哥!”
“别瞎说,我们妖修是以强悍的体魄分胜负,神通法术那都是仙修、魔修的手段,况且这一战怎么能和前面那两战相比,就算倾妖门真有那样的神通,凭苍兰宗宗主的心智与修为,定然也不是倾妖门门主那么好蛊惑的。”
周明大喝一声,声音中仿佛夹杂了浓厚的怨气与愤怒,震得那些丹融期以下的修士耳朵生疼,不得不以元力封耳,才堪堪避免了双耳流血的情况发生,喊声落下,周明单手持剑,脚踩清风,化作一道碧蓝色光束直奔倾汉而去,如果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在这http://www•hetushu•com碧蓝色光束的顶部有一点灰色锋芒,正是周明灰败之剑的剑尖!
“好!周老匹夫,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自己可别不承认!”得到周明的承诺,倾汉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他们此行结盟来苍兰宗的目的是什么?还不就是借着苍兰宗动作不规矩的原因来霸占这元气充裕丹药材料亦是不少的宝地吗?先不说其余十几个大大小小的修真门派蕴藏多少宝物,单是这一个苍兰宗到了他倾妖门手里定然会大大增加自己的势力,这种好事,不让其兴奋才怪。
“枫儿别来,快走!”
“周老头儿,你还行不行,不行就下来,我替你上!”
感受到陈枫气息扑面而来的周明大感不妙,倾汉想要灭杀他的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要是陈枫此刻搀和进来,更是给了倾汉杀他们师徒二人的理由,可陈枫又怎会扔下周明不管,压根儿不理会周明的叫喊,也好像没看到倾汉气势十足的和图书攻势,陈枫将自身甲胄一放,稍作防御便要阻拦倾汉致命的攻击!
“喝!”
“老宗主!”
剑尖犹如毒蛇蛇信一般舔向倾汉的心窝,倾汉瞳孔一凝,抓住周明攻来的轨迹,而后将身体一侧,反手将两把短叉呈交错之状拦在胸前,刹那间叮的一声,周明剑锋被夹在了双叉之间,周明不断将巨力往灰败之剑上灌去,丹田灵涡内的妖元力也大股大股的往剑中释放,一时间灰色光华四散而飞,整个将倾汉包裹在了中央。
“这谁能说得准呢,不过估计倾妖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神通啊,像之前不算陈枫和齐杰打的那两场,明明前面都是苍兰宗一方占据着优势,可最后却都因为大意被杀死,莫非倾妖门有和蛊惑人心的法术?”
“宗主!”
陈枫自知他不是倾汉的一合之敌,但是要他眼睁睁看着周明死去,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只知道是周明将他抚养成人,他要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