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二章 不讲理的屠杀

“倾妖门门主就这么死了?他到底有多强?!”
“还好!宗主大哥回来了,我们苍兰宗有救了!”
“这下一定让这帮狗眼看人低的人看看我们苍兰宗的厉害!”
听了陈枫的话,凌逸不仅没有发怒,反而轻笑了起来。“哈哈……嗯,不错不错,我突然有点后悔当初为了低调,没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残忍杀戮了,我还没去找你们,你们倒是先欺负到我头上了,呵呵……好,很好,非常好!”
“雨嘉还没给老子生个小陈枫呢……”
陈枫重重的点了点头,继而指着人群恨声答道:“他们来苍兰宗以后一共杀了我们一名灵基期弟子,两名丹融期长老,那两名长老还是当初陪周老头儿打下苍兰宗的老兄弟……”
“怪你们跟错了人。”
没有得到答案,凌逸又把目光投在刚刚扶着周明走出深坑的陈枫脸上。“兄弟,你来告诉我,在我回来之前,苍兰宗有何损失没有?”
苍兰宗的门徒和妖修联盟内的修士你一言我一语的疯狂议论起来,凌逸灭杀倾汉的过程他们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凌逸一点拖泥带水的动作也无,就这么仿若杀一个孩童一般夺走了倾汉之命。
……
“你!你是凌逸?!”手腕上透过甲胄传来的剧痛告诉倾汉,替陈芬挡下攻击的这个身穿猩红色骨刺铠和*图*书甲之人实力绝对远超于他,而且他身上释放的气息,好像……好像窥灵期!
低级修士议论的同时,妖修联盟和苍兰宗内部修为高一些的长老派修士们也放出神识观察出了凌逸的境界,因为凌逸来时已经想好要彻彻底底压制住这群不知所谓的修士,所以并没有施展幻息术隐藏实力,而是大大方方的把修为亮了出来,这一招也着实起到了作用,给那些妖修联盟的长老们心里上造成了不小压力。
“陈枫,害死我苍兰宗门人的还有哪个门派?”
吸光了倾汉体内精血的凌逸仰头感受了一下阳光的温暖,随后扭了扭脖子,以那猩红色面具朝向下方人山人海的修士们冷声说道:“你们……就是来苍兰宗想从我手里要回那些妖修门派主导权的人?”
“看方才那气势,你想要打爆我兄弟的脑袋?”
门派统一的道袍穿在身上,那些跟随倾汉来苍兰宗闹事的修士此刻就算想逃跑或者藏起来也不可能,因此一个个不得不走出人群,聚集到了一起,说来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听凌逸的话,只是凌逸话中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在里面。
“妖殿未成,你小子就想偷懒开溜?雨嘉那小魔女我可没兴趣,要照顾自己照顾,还有,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这副衰样http://m.hetushu.com,我凌逸的兄弟,岂能是孬种?”
“是凌逸师兄!”看到陈枫将死而双眸面若死灰的王雨嘉一见凌逸那极富代表性的血妖骨甲出现,顿时焕发了生机,抹了两把泪水激动说道。
“他是窥灵期大能!”
陈枫如蚊子般悄然的声音从那银色面具后面喃喃发出,不过现在可没人理会他到底说了什么,苍兰宗的门徒一个个惋惜、感叹的看着这么一个天才妖修,而妖修联盟一脉则尽皆面露幸灾乐祸的笑意,原本与陈枫英雄相惜的齐杰还想要出手救下陈枫,但在伏妖宗宗主的阻拦下,他也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甚至他还抱有侥幸的想到,等陈枫死了,也许自己和王雨嘉就会有机会了吧。
话音落下,凌逸挥手在身前凝聚出九百枚散发着丝丝白芒的金针,袖袍再一甩,这九百枚夺命金针便在那些倾妖门门徒惊惧的目光中穿透了他们的身体,无一例外,他们全成了凌逸金针乱刺神通下的亡魂。
“倾妖门门徒身在何处?”凌逸冷冽的目光扫了一周又一周,搜寻着与倾汉所穿道袍相同的修士。
话音落下,不等倾汉解释求饶,凌逸平伸四指径直穿透了倾汉的脑袋,四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在倾汉脑门上出现,滚滚鲜血没有想象中的四溅而飞,而是顺着凌逸http://m.hetushu•com那表面充满血晶颗粒带着无尽妖异诡秘气息的血妖骨甲流入他的身体,一时间血妖骨甲骤然发光,伴随着血光收敛,前一刻还胜券在握不可一世的倾妖门门主倾汉变成为了一具干尸,从半空上惨然落下。
陈枫闻言指了指进入苍兰宗时杀了其巡山弟子的那名丹化期弟子及其师尊老者,不给二人解释的机会,凌逸目光一凝,两柄燃烧了火红烈焰的长枪便刺过了那师徒二人的胸膛,横死当场!
锋利的短叉尖部已经在陈枫眼孔中渐渐变大,陈枫此刻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纠杂着许许多多丰富的情感,对死亡的不甘,对王雨嘉的留恋,对周明的愧疚,对凌逸到来的期待……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即将在自己甲胄被穿破,脑浆四溅的结局下变成真实的写照。
“凌道友,你这样做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
问话声音不响,却是完完全全的印在了在场所有修士的脑子里,没有人回答凌逸,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
“凌逸!”
“去死吧,两个垃圾!”
凌逸抬起手指修长的右手,在血色铠甲包裹下这手的白皙已是难见,但这并不影响他手的好看,叮的一声,凌逸屈指弹开了倾汉的短叉,接着在其惊诧的目光下瞬间移到他的身前,他想躲,但是真的是躲不和-图-书开。
终于,伏妖宗宗主看着自己集结起来的人一个个被轻易杀死,他实在是坐不住了,不过面对窥灵期的凌逸,他说什么也喊不出前辈二字,要知道就连集灵城俞傲当初也是和他同辈之人,如今他也没叫过俞傲前辈,更别提凌逸了,于是在那朴素的轿子里,缓缓走出了伏轻的身影。
“窥灵期!”
没错,他就是自己心中的神,那个任何奇迹放到他身上都不算奇迹的妖孽大哥——凌逸!
“收服了那么多紫岚州妖修势力,没有一个是我这小弟对手的,原本我还想留着尔等给自己实力做个评估,没想到堂堂倾妖门门主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垃圾,呵,真是垃圾!”在过去的一年里,谨慎的凌逸没少搜集紫岚州各个妖修门派长老宗主级别人物的资料,所以当他看到那具深黄色铠甲以及丹融期圆满修为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此人的身份,而想要杀自己小弟和周大哥的他,也注定了此战将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战。
“他就是凌逸!”
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陈枫耳边响起,没错,这不是幻觉,就是在他耳边,原本平静非常的言语如今听在陈枫的耳朵里犹如九重惊雷轰的他浑身惊颤不已,猛然睁开眼睛,一道猩红色挺拔的身影就这么简单直接的挡在了他身前,而那代表死亡召唤的锋利短叉就那么叉在http://www.hetushu.com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体上,这人双脚下的浅浅小坑告诉陈枫,攻击的力道决然不小,可就算是如此致命的一记,打在眼前这人的身上却仿佛一点伤害都没造成,事实上也确然一点伤害没有。
终于,陈枫心中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他等待的奇迹似乎没能及时赶来,但是他应该会为自己报仇吧?还有雨嘉,他应该也会代自己好好照顾她吧……“凌逸大哥,小弟不能陪你完成统一大业了,还有雨嘉,记得帮我照顾好她……”说完,陈枫双手自然下垂,缓缓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那短暂却十分痛苦的攻击到来。
最后一个字铿锵落地,妖修联盟这成千上万的修士里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修士吐出血来,凌逸的威压实在太大了,大到他们根本无法抵抗,而那剩下的三分之一的修士里也同样不好过,一个个头脑发胀,两眼发黑。
然而不管人们心中的想法是什么,都无法改变出手攻击之人,也就是倾汉那颗一心灭杀这师徒二人的心,唯有此刻表现出自己的强势与狠辣,稍后分赃时自己的倾妖门才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窥灵期了么……”这时妖修联盟人群中那顶轿子里的伏妖宗宗主伏轻也喃喃出声,而这声音里隐含的无奈与后悔之意却是十分难掩。
“天啊,如果他真的是凌逸那小子,我们此行怕是凶多吉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