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章 一击退敌,得偿所愿

让凌逸想不到的是玉乱舞这个看起来如若人间书生般的丹化期小修士不仅没回答自己,反而一脸不屈不挠的反驳出声,并且变现出一点也不畏惧的样子,想来他是自知此劫难逃,索性也就背水一战了。
早就接到凌逸神识传音的单二芒其实在凌逸与袁镇二人对战之前就站在山顶远望着了,一见凌逸以一击之力悍然退敌,单二芒立刻飞下山头,孤身迎接凌逸而来。
袁镇沉喝一声,随后将身形与巴君阳呈相反方向同时躲开,由于凌逸出招时的目的只是威慑,并无取二人性命之意,所以剑芒很容易的便被其躲开,落在了下方一座百丈青山上,轰的一声响彻天际,血红色剑芒击打到的那座山峰毅然被斩出了一道深邃沟壑,足以窥见凌逸的随手一击是有多么恐怖!
凌逸点头,拍了拍玉乱舞的肩膀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先去调整一下,看你二人之前也是受了不少伤,走吧。”说完,凌逸便率先往单二芒掌管的山头落去,玉乱舞和思柔虽然不明白凌逸与这山上宗门有何关系,却也没有犹豫的跟在凌逸身后,凌逸说的没错,为了逃命他们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罪,精神紧绷的时间太长,让二人实在难以忍受了,如果不然,他们也不会被袁镇和巴君阳追上。
凌逸温和一笑,笑容似雪后阳光洒在玉乱舞二人的脸上,轻声且不容置疑的说道:“因为我能救你,当然,也能救她。”
四人之中,有两名丹融期圆满强者一前一后呈围堵之势,中间二人修为则略显低劣,皆是丹化期圆满境界,如此看来,相差整整一个大境界的战斗根本无需使用幻境遮掩,那两名追堵之人只要其中一人便可瞬间将中间二人击杀或者制服,但事实却并非如此,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凌逸从丝丝魔气缠绕却仍未丧失战斗能力的两名低级修士便能看出,围堵二人不是不想快点解决,而是不能。
“是!”
“凌逸,今日就此作罢,但我昆云宗不会放过你的!哼!”冷哼一声,袁镇身形一闪转身离去,巴君阳倒没说什么狠话,亦是化作一道惊虹飞走了,想必魔极门得知凌逸进阶的消息也不会像和_图_书先前那样没有任何动作了,两个大敌离去,玉乱舞和思柔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看向凌逸的目光也变得狂热起来。
听了凌逸的话,玉乱舞下意识把神识放出扫在了凌逸身上,感受到其丹融期圆满修为以及火属性灵脉的气息后,他刚升起的一点希望顿时破灭了,的确,假如凌逸真能救下自己和柔儿,他一定会竭力恳求凌逸,他不怕死,可他不想身边这位死。“你救不了我们。”玉乱舞像是泄气的气球,无奈感叹道,这时凌逸也发现了玉乱舞和那魔修女子的保命底牌——一块竹叶型翠绿玉制品,但是很明显,那块玉佩在巴君阳魔气的腐蚀下已经到了即将碎裂的地步。
即使面对凌逸的嚣张袁镇二人心中愤怒异常,但他们二人不是什么蠢人莽夫,不是对手还死要面子,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为了以后的报复,他们不得不暂时隐忍。
面对两个紫岚州顶尖强者的攻击,凌逸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面容,从背后看着凌逸那挺拔的身姿,玉乱舞这才明白过来,凌逸不是强出头,而是有着必胜的资本。
“有波动。”
不顾袁镇和巴君阳吃人的眼神,凌逸再次问向玉乱舞。“假如,我是说假如,我能不顾忌自顾仙魔不两立的狗屁规矩,并且把你们两个救下来,你和她愿意以后帮我吗?我是指成为我的兄弟和妹妹,不是仆从。”
“你呢?”凌逸又问向思柔。
玉乱舞实在看不出凌逸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只要有哪怕一丝希望,他也不想自己和思柔的性命撂在这里,思虑少顷,玉乱舞肯定的点了点头。“我愿意。”
“你二人叫什么?”
凌逸腾空所站之地往东百丈远,那片空间仿佛与天地交融在了一处,与真实环境完全衔接起来,如果不是凌逸神识远超同级强者,恐怕还真难以找到半分虚假的地方。
袁镇不傻,巴君阳也不笨,当凌逸释放窥灵期气息的那一瞬间,他们便感受到了境界上的差距,袁镇这才仿若一个失忆老人突然记起所有事情一样,想起了在兽仙殿里,凌逸一人轻易灭杀数只黑翼魔蝶的场景。“难道……之前他隐藏了修为?!”和_图_书袁镇心中暗想。
“不好!”
玉乱舞和思柔起身相视一愣,继而像是想起什么,微微一笑齐声改口道:“大哥!”
“幻境么?”
听闻凌逸要阻拦自己二人此行任务,袁镇和巴君阳十分默契的往一起靠拢,围堵之势一去,凌逸陡然抬手虚空一抓,便把玉乱舞和思柔周身的丝丝魔气轻易轰散,同时也把他二人拉到了自己身后,如此这般凌逸便不必担心后顾之忧了。
“单二芒拜见总殿主!”
凌逸环顾一周,发现周围山林树木和往常一般无二,就连打斗的气息都不曾流露,这让他瞬间有种认为弟子误传情报的感觉,但是很快他便发现了其中蹊跷之处。
凌逸耸肩一笑,不答反问道:“风自然是袁道友你吹的风,至于我来妖修地盘为了何事嘛……我倒想问问袁道友你,你来此处的目的又是什么?之前还让巴道友搞出幻境的阵仗,难道就为了中间这两个小修士?”
不错,围堵两名低级修士的丹融期圆满强者一仙一魔,仙修乃昆云宗袁镇,魔修则是魔极门的巴君阳,自兽仙殿一行结束,凌逸便再也没和这二人有过往来,没想到追杀玉乱舞及其道侣的人竟是他们两个,这倒让凌逸小小吃了一惊。“莫非这两名丹化期圆满的修士当真有什么厉害的本事?”凌逸心中暗暗想道。
自知逃不过凌逸这小狐狸的算计与眼力,袁镇又想玉乱舞叛宗的事情和他也没什么关系,索性把问题摊开了讲,这里终究是妖修的地盘,要是被同级修士发现他二人来到这里还发生了争斗,尽管不会出现太大的纠葛,却也是要费一番口舌,这也是巴君阳施展幻境遮掩的原因。“宗门不幸,出了个叛徒,我来此处正是为了将其捉拿回宗,听候宗主发落。”
“少说废话!巴道友,要是不想你我二人任务失败,最好现在一起出手!”话毕,袁镇双掌抬起立于胸前,丹田灵涡内滚滚风、黑暗混合的元力席卷而出,化作两道猛烈光柱轰向凌逸,巴君阳动作也不慢,袁镇才一出手,两个斗大的魔气黑球便跟着直奔凌逸而去。
九转昙花现乃凌逸保命克敌之缥缈步法,如今却被其用来赶路和图书,足以说明玉乱舞及其道侣在凌逸心中有着多么高的地位,虽然还未见过二人,也不知二人的潜力是否如外面修士所传那般巨大,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道理凌逸深明于心,因此不过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凌逸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原暗妖宗的地盘上。
玉乱舞不甘的看了看袁镇和巴君阳,沉声说道:“因为你斗不过他们,即便你也是丹融期圆满的修为。”
凌逸的思绪还沉浸在自己实力暴露的问题上,听到玉乱舞的谢声,才回过神来笑问道:“叫我什么?”
站在原地又仔细感受了半息时间,凌逸终是看到了那片空间里隐隐流出的乌黑魔气,想来这幻境应是一名修为境界不低的魔修所为。
“天瞳开,万幻皆破!”
一道血红色光芒冲天而起,继而凌逸抬手一招,血光窜回于其手上现出一把七尺血色长剑,挥手在胸前一斩,血红色剑光匹练悍然而出,携着股股异样香气朝袁镇二人的攻击对去。
确定了袁镇和巴君阳的来意,凌逸又把目光投在了中间二人身上,男的一表人才,容貌俊秀,皮肤白皙透彻,眼神熠熠生辉,有些女性化,看起来十分恬静文雅;女的一袭暗黑色紧裤紧衣遮体,浅红色长发迎风而飘,挺翘的身姿诱人以极,长相虽不比凌逸家里的那几位呈绝美之色,倒也是一个堪称极品的美女,尤其是身上那股不时散出的魔性,为其增添了不少锦色。
虽然凌逸心里已经有数,却还是把话问出了口,一来是为了更加确定他们的身份,二来也是为了与他们建立友情做基础。
对于袁镇的惊问,凌逸只是笑笑却未回答,翻手收回血灵剑,他冲着面色畏惧沉重的袁镇、巴君阳二人只说了一个字:“滚!”
“袁道友,巴道友,真是在哪都能遇到熟人啊,紫岚州当真是太小了。”
刹那间双方的招数便击在了一处,毫无悬念,血灵剑在融入宸苍界本体后的威力岂是袁镇和巴君阳所能抵挡,再加上凌逸本人在挥剑的一刻释放出了他窥灵前期巅峰的浑厚元力,于是光柱魔球遇到血红色剑芒后便立即无声消融,而剑芒去势却丝毫不减,直直劈向袁镇二人。
凌逸眉头http://m.hetushu.com一挑,笑容不减的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救不了你们?”
“人呢?”
见凌逸动作生出,袁镇明白他是真的要救走玉乱舞和思柔了,原本对凌逸就痛恨非常的他把心一狠,冷声说道:“凌逸,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目中无人,在那兽仙殿里是让你机缘巧合下出了不少风头,但此时我与巴道友一同对抗你,你也不见得能讨着什么好果子吃,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把那叛徒交出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的话,别怪我二人不客气了!”相比巴君阳,袁镇还是狡猾了许多,方才收拾玉乱舞和思柔时恐怕袁镇没给巴君阳什么好脸色,但如今凌逸这个大敌当前,他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巴君阳拉到了自己船上。而巴君阳也不傻,他清楚现在的确需要袁镇和自己联手才有可能抹除玉乱舞、思柔这两个隐患,因此他也没有反驳袁镇所言。
凌逸看见袁镇那副底气不足的样子直感好笑,强压下心中笑意,凌逸像是耍猴儿似的问道:“你真的能保证你们两个联手就能打败我?”
巴君阳性格坚毅冷漠,一般情况下不喜与他人交流,但凌逸这个让他也忌惮三分的人问了,他也不好不回答。“和他一样。”巴君阳指着袁镇吐出四个字,言简意赅,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倒是符合他的风格。
简单的对话过后,单二芒便带着凌逸以及玉乱舞、思柔二人往待客大殿飞去。
见凌逸这个兽仙殿获得最大利益的对手来到,巴君阳与袁镇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刹那间的沉默过去,倒是袁镇先开了口。“原来是凌道友,不知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不在览月宗当你的少宗主,跑来妖修地盘所为何事?”
那魔修女子张着美目朝玉乱舞看了一眼,幽幽回答凌逸道:“我叫思柔,他叫玉乱舞。”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救人如救火,确定了眼前的局势,凌逸双手法诀迅速结出,继而其眉心一点处渐渐有一道缝隙裂出,如若不是凌逸刻意控制此法术的效果,怕是周身空间定会出现奇特的变化引起暗妖宗弟子注意。
“凭什么要告诉你?”
印记打完,凌逸和*图*书眉心裂缝终是在其一记低声自语中陡然绽放,一道浊光于其天瞳里射出,径直轰向了幻境之地。
谈起幻术,也许对于刚刚走出青灵镇的凌逸而言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东西,可当他接受了宸苍界传承又取得了幻仙道义以后,一切与他修炼境界相差不多的修士再想用幻境迷惑他,却已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悄无声息,当凌逸眉心天瞳收敛,一切恢复如常的时候,浊光所破之空间犹如被石头砸开的冰面一般,豁然破碎,其内的四个人影也显露了出来。
玉乱舞带着思柔凌空走到凌逸面前,抱拳弯腰谢道。
“哦?那巴道友你呢?”凌逸佯装根本不知此事的样子,扭头看向巴君阳问道。
玉乱舞点头,思柔自然不会犹豫,同是点头回道:“乱舞愿意,我当然也愿意。”
“不须多礼,先进去再说。”
幻境被迫,制造幻境的人自然第一时间看向了凌逸,四目相对,凌逸再转目一观,他笑了。
“思柔,玉乱舞……很好听,很般配的名字。”凌逸嘴边喃喃了几句,随后朝思柔说道。
“你……你进阶窥灵了?!”
此术虽无任何破坏能力,却是一切幻境的克星,无他,正是破幻天瞳!
凌逸也不过多解释,只是把目光放在那魔修女子脸上,继续问道:“你来告诉我你们两个的名字吧,先不管我能不能救下你们,说个名号总不会有损失吧?”
思柔像是抛开了生死,听了凌逸的赞美,扯起一抹凄美笑容应道:“谢谢。”
“那便成了。”凌逸像是捡到糖果的孩童,露出了无比高兴的神采,待笑容收敛,凌逸又看向袁镇和巴君阳。“二位,他们两个从现在起是我的兄弟、妹妹,不知能否卖给凌某一个薄面,此事就此罢了,至于昆云宗主和魔极门主那里,凌某届时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由于玉乱舞和思柔常年在各自宗门内闭关,若不是因为一次难得的历练中偶遇,也不会发生这一见钟情的爱恋,正是因为不经常与外界接触,所以他们俩并不知道凌逸的事迹,但看着袁镇和巴君阳眉头紧皱的样子,玉乱舞和思柔明白,或许眼前这个见面就把自己当做弟弟妹妹的丹融期修士真有着某种神秘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