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二章 地位

他,不仅是统一了紫岚州妖修的妖殿总殿主,还是紫岚州仙修一脉新生霸主级别宗门的少宗主!
凌逸听完眉头一挑,疑惑问道:“好奇?你我皆是修士,除了修炼功法的不同,哪里有什么差异之处,何来好奇一说?”
看到秦博隐约露出的大腿根部,思柔惊叫一声脸色一红捂住了眼,秦博听到声音看清来人还没等上前给凌逸个拥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急忙悻悻捂着曝光的地方跑回楼阁换道袍了,林晓彤不屑的撇了撇嘴,冲着秦博的背影狠狠鄙视了一下。接着便将目光投在了凌逸身上。
按捺住内心的激荡,玉乱舞和思柔好奇的望着飞在前面的凌逸侧脸,似是想要看出到底是什么才能让一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修士达成这么多奇迹中的奇迹。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启程之前凌逸换上了那身象征着宗主地位的紫衣秀月道袍,如此倒是让玉乱舞二人更加确定了自己这个新任大哥的身份。
听着伊弘爽朗的笑声,玉乱舞因伤而升起的愤怒顿时烟消云散,摆摆手说道:“我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能做凌逸大哥的兄弟我很开心,从此和图书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还望伊弘大哥多多照顾。”
继而难免又是一通悲惨的叫喊声,等凌逸挂着温和笑容走出竹林时,秦博的红衣长老道袍已是破破烂烂,衣不蔽体了。
“哎!你什么意思,本姑娘好心好意不顾刘师兄吃醋陪你实战,你还埋怨起我来了?!”
“姑奶奶找不到他,就找你!飞焰决!疾!”
……
抛开救命之恩不谈,单是莫名其妙捡来这便宜大哥,就足以玉乱舞和思柔二人兴奋激动好一阵了。
涔涔的流水声入耳,一声声娇喝与求饶声像往常一样,再次传入了凌逸的耳朵。
“不行!上次听完凌逸师兄的建议我觉得飞焰决还能再进一步,来来,再来一次。”
玉乱舞连忙摆手回道:“大哥你和我们可不一样,我们和其他同辈修士也不一样,最为明显的就是实力之别。像我和思柔,以前在各自的宗门里决然是凌驾于一切同辈之人头上的,否则宗主也不会花这么大力气来培养我们,这就是我俩与其他同辈之人的区别。而大哥你更加了不得,年岁先放在一边,就说你现在的真正实力以及地位,就是我们这些人http://www.hetushu.com拍马难及的。我和思柔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别人身上几乎几千年也做不到的事情,在大哥你手里竟是如此易如反掌。”
飞入览月第二分宗的青峰范围,那些巡山弟子见到凌逸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都恭恭敬敬的远远朝凌逸行礼问好,紫衣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大哥小心!”
伊弘性格本就豪爽,听完凌逸的介绍大大咧咧一笑,拍了拍玉乱舞肩膀说道:“刚才之事别介意,你要是心里憋屈我让你打回来!以后咱就是兄弟,有什么事情就招呼,哈哈!”
“凌逸师兄教你的,你要练去找他啊,干嘛非得逮着我不松手!我的天,还有天理吗?!”
由于墨览月与安朝雪都呆在主宗修炼,因此进入山内的凌逸也就没有什么拜见大哥一说了,径直带着二人落入了竹林。
“姑奶奶,这是我领的第一百二十六件道袍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别给我烧了好吧?!”
“呀!”
凌逸在单二芒的山头细心讲道经过了三日后,玉乱舞和思柔二人疲惫的状态终是有所缓解,看着二人脸上恢复了应有的神采,凌逸决定hetushu•com不再在此逗留,即日带着二人飞往了览月宗。
玉乱舞眼疾手快,先思柔一步挡在了凌逸身前,随后只见在其周身一阵青绿色光华闪过,一面翠绿屏障竖在了三人身前,与周遭真实翠竹上毫无两样的竹叶于屏障上流动飘落,眨眼之间白刃也攻至了三人身前,凌然的刺在了绿竹屏障上。
闻言,思柔作为一个女人立即羞赧的垂下头去,玉乱舞也是脸上微微露出羞意,尴尬一笑扭捏回道:“小弟和思柔是对大哥你有点好奇。”
玉乱舞抬头看了伊弘一眼,感应到其丹融前期的元力波动后,抬头看了凌逸一眼,凌逸笑着摇摇头,为二人解释介绍道:“都是自己人,他叫伊弘,是我一起踏足成仙之路的兄弟,这是玉乱舞,我近日认的弟弟,旁边这个叫思柔,是他的道侣。”
持以其一剑逼退紫岚州昆云宗、魔极门两大巨头首脑的本事,这等人物,说紫岚州是他的后花园也毫不为过!
“这位兄弟你没事吧?”
冰片碎裂的声音在二者相触的刹那传播开来,继而玉乱舞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凌逸见状急忙把手覆在了玉乱舞背上,浑厚而精http://www•hetushu•com纯的木元力被凌逸从丹田灵涡内剥离出来传入玉乱舞体中,立即帮其恢复了伤势。
清风吹过片片尖细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次回来凌逸倒是没有遇到上次被误认为是外来奸细的情况,因为他回来的很巧,巧的才一落地,一把闪烁着耀眼白光的刀芒便迎面射了过来。
“秦师弟,看招!”
“好!”玉乱舞和思柔也知道在某些事上不可刨根问底,想到摆脱了逃命生活,二人再次感激的看了凌逸一眼,愉快应道。
两人寒暄了几句,凌逸赶紧打断了二人的客套,笑骂了两人几句虚伪后,在一片笑声中四人便往凌逸几人在览月宗的住处走去。
竹林中一阵穿梭声划过,下一刻伊弘那壮硕的身躯便来到了玉乱舞身前,凌逸落地的时候伊弘就感应到了他的到来,于是他便全力挥手散出了一道白刃,想要给凌逸看看,自己这丹融前期的实力有没有再度强悍一些,谁知半路杀出个丹化期圆满的程咬金,神识扩散发现这凌逸带回来的程咬金受伤后他便立即赶了过来,加上方才凌逸为其治疗伤势的动作,更加让伊弘肯定了这个丹化期圆满的同辈是自己人,如m•hetushu•com此便更不能闹误会了,否则凌逸那里实在是不好做。
“你们两个看什么呢,我脸上写字了吗?”堪比渡劫期大能的强大神识自然让凌逸十分敏锐的觉察到了玉乱舞二人的目光,被盯了好一会儿后,凌逸终于忍不住扭头笑问道。
林晓彤想起凌逸的实力,白了其一眼吐出两个字:变态。
“姑奶奶你哪是不顾刘师兄吃醋啊,明明是你不舍得伤他,怕偶尔会控制不住火势烧坏了他,而我又是水灵脉,正好能克制一下你的火焰,所以才次次找我练功,咱今天就到这吧,改日再练可好?”
听了玉乱舞的解释,凌逸暗想,要不是自己年少时因祸得福接了宸苍界的传承,现在怕是早已魂归九幽了,哪里还有命站在这里听你的“好奇”,不过这等辛秘凌逸依旧选择绝对保密,于是话锋一转,将话题扯了开去。“修炼之事天分诚然重要,但机缘亦是必不可少,等你们的机缘到了,奇迹也会在你们身上发生。好了,览月宗将至,待会给你们介绍几个朋友认识。”
不等林晓彤开口,凌逸先是上前主动讨好道:“林师妹,看你实力又增长了不少啊,厉害厉害,要不要师兄我陪你练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