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九章 那便试试吧

昆云老怪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惊讶,淡然之色一扫而空,惊讶喊道。
默默体会了一下灵涡内元力的消耗情况,昆云老怪心惊一番后淡然说道:“你的神通果然有独到之处,想来是有什么机缘了吧,但比起元力的浑厚程度,你一个窥灵前期是怎么也不如我这个窥灵后期的,这么耗下去你迟早会输,输即代表死。而我昆云老怪爱才之心全州皆知,这样好了,你给我行个拜师之礼,我收你为徒,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如何?”
见昆云老怪的攻击驰来,凌逸眉头一挑自语出声,而起面色的严肃也表明了昆云老怪的攻击十分强横,不由他不慎重以待。
凌逸看着昆云老怪的同时,昆云老怪也在暗暗回望着凌逸,不过他并未像凌逸一般先是去看凌逸的外表,而是直接放出了窥灵后期大能才有的强大神识探索着凌逸的修为气息。
……
感受到些许威胁气势压至,凌逸立即停止了与柳芸晴的神识交谈,把头一扭,便是将目光落在了来人身上,这也是他第一次与昆云老怪见面,因此两人初见时便有了这么一个短暂的间歇用来相互打量。
“天啊,他才多大?!这么年轻就成为窥灵期修士了?!”
火凤攻来,昆云老怪也明白假如他硬抗下这一击的话肯定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于是他也顾不得思考什么应对之法,将手往http://m.hetushu.com胸前一握,一柄暗蓝色大刀便被他握在了手上,而后昆云老怪动作不停,双脚凌空一踏,瞬间升空,及至与火凤同等高度,猛然挥刀斩下,一记带着雷电火花的暗蓝色刀芒强势劈出,直与那火凤碰去!
抬手将血灵剑横在胸前,昆云老怪的雷球砸在剑身上并未爆炸,而是化作一面细蛇般的电芒围绕住了血灵剑的剑身,剑灵小十似是感应到了攻击的强横,一声孩童娇喝表达了小十的不满,继而几股血泉由血灵剑中涌出,陡然将表面电芒覆盖在内,涌动几番后血泉流回剑内,昆云老怪的攻击已是悄然化解。
昆云老怪当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滚滚浑厚的雷元力被其从灵涡内抽出贯彻到了自己那本命大刀上,随后一道接一道的刀芒或直接、或倾斜、或横扫着冲那火凤袭去,终于,在第三十几记刀芒的强悍攻击下,火凤溃散!
“疾!”
面对昆云老怪的问话,凌逸没有给予回答,天知道这老家伙会不会突然再起攻击,眼下一回合过去,凌逸也不是吃亏的主,神识一动,结印一打,血灵剑便是化作一道血光回到了其体内,而那结印带来的,则是漫天的火热气息!
“你是渡劫期大能?!”
“据闻这凌逸出道才不过百年而已,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百岁修士如此短的时http://m.hetushu.com间里成长如斯!”
复杂不一的议论声在凌逸亮出修为的瞬间爆炸开来,在紫岚州各方势力修士明目议论的同时,昆云老怪的一句话却是让众人之心一下亮到了屁股。
凌逸将白皙的手指指向昆云老怪,法令发出,火凤便振翅长空,嘶鸣一声朝其悍然撞去,七彩凤凰炎乃凌逸压箱底绝技之一,如此第一招便被他打出,无不道明了凌逸对昆云老怪的重视。
“难道他每天全部时间都在修炼吗?那样说来也不可能让他用百年就达到窥灵期的境界吧?!”
“没想到啊,你果然进阶窥灵期了,不过你我不同的是,我登临这个境界用了两千余年,而你,却只用了区区百年,百年前柳长老把伊凝萱那女娃带回来,无意间提起你的时候,我还真是把你没当回事,把你定的这个什么百年之约也当成了一个笑话,没想到今日这个让我忽视的笑话,却给自己辛苦经营的宗门带来了如此大的灾难,我承认,自己是有些老眼昏花小瞧于你了,不过既然我现身了,你,该为我这些弟子去陪葬了。”
没错,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俞傲才是紫岚州第一人的说法今日终于得到打破与证实,多年未曾在紫岚州外部露面的昆云宗宗主昆云老怪已是一名窥灵后期将近渡劫期的无上强者!
言语狂妄,但如今却再无一人www.hetushu.com敢质疑凌逸的话,包括此时皱眉思虑的昆云老怪,然而片刻过后,昆云老怪却是莫名的哈哈大笑起来,其气势也重回先前那般霸道十足,强大气息再次于其身上散发开来。“不过是才交手而已,这么自大可是会丢掉小命的,你说呢?”
“轰!”
“雷属性灵脉?!”
在众多围观修士的圆目瞪望下,凌逸的境界最终停在了窥灵前期巅峰!
“我的境界高低你不必追根究底,立即告诉我萱儿的下落,否则今日过后,紫岚州里再无昆云宗。”
话音落下,凌逸冷冷一笑,轻蔑回道:“难道人老了,感知能力也不行了吗?到底是谁告诉你,我的元力浑厚程度不如你?”说完,凌逸再不掩饰自己的实力,全力爆发出来的气息让昆云老怪险些没有站住脚,那汹涌澎湃的元力气息像大海一般朝他涌来,这种感觉他以前有过,可那时面对的人可是……渡劫期!
闻听昆云老怪的话语,在场修士再看向凌逸的眼神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此时他们给自己的说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凌逸并非凡界之人,而是高层次界面下凡的强者。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通他之前所做的种种。
昆云老怪对自己的神通自然有着准确的定位评价,见自己的攻击就这么被一宝器自行化解,他终于知道今日想灭杀凌逸,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和*图*书“这便是你从真仙陨灭遗迹得来的宝物?此剑品质应是玄宝以上了吧?”
昆云老怪一身白色宽松道袍加身,身材不高,一头夹杂着几绺黑发的白色长发披肩散着,岁月的变迁在他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拥在一起的褶皱,面貌普通,唯有一双不属于他实际年龄的精光明眸死死盯着凌逸,看的经历大小斗法无数的凌逸也有些心悸。
昆云老怪一出面便将自己的修为显示在众人面前无疑有三个原因,一来是震慑这些聚集在昆云宗山头外部的修士,省得稍后他与凌逸战斗时闯进昆云宗做一些不喜之事,二来是为了给凌逸一个下马威,让这个无知后辈知道,谁才是紫岚州的皇!至于最后一点嘛,自然是为了让昆云宗门徒安下心来,有自己这个窥灵后期大能在,昆云宗完不了,所以你们也不用想着最后如何讨好凌逸,成为其胯下之臣。
凌逸轻微的扭动了脖颈,目光一凝淡声道:“那便试试吧。”
比之前凌逸与袁镇斗法更为激烈的爆炸声响彻天际,观战修士此时根本就腾不出精力去看双方打得如何,一个个只能快速后退,尽力保护自己不受波及。
“嗯,王长老说得对,这凌逸肯定是佯装镇定,使了什么幻术才把自己修为搞到窥灵期的,为了就是迷惑昆云老怪,好让其有所忌惮,从而逃脱。”
昆云老怪说出这番话时自始至终也没有一点hetushu•com音调上的变化,当最后一个字落地,其动作亦是没有先兆,一记爆裂着电芒的拳大雷球由其掌心飞出,直奔凌逸面门而去!
“有鬼,一定是有鬼,估计这凌逸见到昆云老怪心虚了,暗暗吃了什么迷惑人的丹药,你们看着吧,稍后他就得露馅。”
反观火凤与刀芒相撞,按道理而言,火凤体积较大,刀芒则是如同一道细线斩来,其结果应是刀芒劈散火凤继续攻向凌逸,然而事实却出乎所有人意料,那刀芒不仅没能劈开火凤的身躯,反而在几息对峙之中不断黯淡,零零散散的电弧被火焰吞噬,眼看火凤就要彻底把刀芒击溃,再追昆云老怪而去!
聚灵期……灵基期……丹化期……丹融期……窥灵期……
“你便是昆云宗主?”感受道昆云老怪窥灵后期的强大威压朝自己包裹而来,凌逸也不再藏拙,幻息术被其一撤,随着时间流逝,仅是几息之间,他那不为人神识所能探查得知的境界修为便狂增而上。
“他……他已经是窥灵期大能了?!”
只见一只三丈大小的黄色火凤隐隐从凌逸头顶凝聚而出,待其稍稍凝实后,便不停在凌逸头顶逡巡徘徊,燃烧着火焰的双翅扑打间仿若四周空气都被点燃,难耐的炽热之意弥漫开来,烤的在场修士一个个忍不住挽起了袖子,各自运行元力抵挡热意。
“听说墨览月也是窥灵期大能了,莫非览月宗有什么辛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