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七章 魔极门门主

因为凌泽他还不够强!
多年来从未在紫岚州露面的魔极门门主此时就站在凌逸面前,可是尽管凌逸头脑再怎么精明无比,来时做了再多心理上的准备,也无法阻挡他此时内心的强烈波荡,曾经在墨览月口中凌逸打听过有关魔极门门主的样貌修为等情况,在墨览月的记忆里,最后一次见魔极门门主还是几百年前,那时的魔极门门主已然是丹融期圆满的境界了,而且在魔修之中,独自斗法能力堪称第一,连最早成为紫岚州窥灵期修士的俞傲见了其,也不得不谨慎三分,要知道,魔修的法术神通原本就霸道阴狠非常,而魔极门门主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强大非常,不然也不可能被上一任魔极门门主选作继承者。
噗噗噗!
话音落下,凌泽平抬右手于胸前,而后浓郁的黑色魔气于其臂膀处往手心里蔓延凝聚,一丝丝魔气交错纠缠间,一团流动如水的魔球就此浮现,凌泽迅速将魔球往上轻轻一抛,待其自由落至身前,猛然一拳击打在魔球上面,魔球受到拳面攻击瞬间破和图书碎,化作一颗颗微笑的珠粒四溅而飞,最后凌泽虚空凭掌朝凌逸一推,那些散飞如水珠的黑色珠粒便是尽数向凌逸射去!
接连不断的声音在极火盾上发出,那些魔珠仿佛真是水珠一般,碰到火焰盾面发出噗噗的声响,要说凌泽这一击看似平凡无比,但只有身在局内的凌逸明白他这极火盾凝聚了自己几分力量,若是一般丹融期修士像凌逸这般以元力凝聚盾牌抵挡凌泽的魔珠攻击,恐怕只有满身弹孔的下场了,感慨凌泽实力进步飞速的同时,凌逸也明白了凌泽为何选择以相见为条件,让出魔极门门主之位的缘由了。
听了凌逸的猜想,凌泽拍手赞叹道:“凌逸弟弟果然依旧聪慧过人,自从百年前在擂台上被刹狂魔尊救走,我便得知魔极门不过是魔界一极强势力的小小分支罢了,而魔极门存在的意义也无非就是为魔界提供新鲜血液,你口中的魔极门门主早在百年前就被派往凡界魔郡了,而我,也顺理成章的被培养为新的魔极门门主,说来这突飞猛进的http://www.hetushu.com修为以及这般地位,还都要拜刹狂魔尊所赐,你时间不多,我时间也不富裕,凌逸,你我这辈子都无法成为真正的兄弟,注定永生为敌,如今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却也诚然留不住我,想要杀我,就来魔界吧,我在魔界等你。哦,对了,你不必担心那个魂箜会对你有所动作了,他已经被我灭杀了,废物是没有存活的价值的,不是么?这也当做除了魔极门,给你的另一个礼物吧!哈哈……”
见凌逸挡下自己的攻击,凌泽并未继续发动什么更为强大的攻击,而是无奈耸肩道:“看来果然还不是你的对手,真想知道这百年来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终于,他转过身来了,此人五官极为普通,唯一能吸引女子的怕就是那白净的脸颊,一头黑色长发披肩,俨然有股洒脱放荡的样子,其与凌逸身材差不多的外表不时散发着些许黑色魔气,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流露着窥灵期强者的气息,而在他回头的那一刹那,凌逸也终是确定下来此人的身份,他m.hetushu.com便是自己儿时同族兄长,因伊凝萱之故而对自己倍加欺辱的凌泽!
说完,不等凌逸继续追问下去,凌泽已是翻手取出一个看不清是什么的物什,黑色光华爆闪间,凌泽的身形已是随着闪光的消失而不见了踪迹,散出神识感应了一下方圆千里,确定没有凌泽气息了以后,凌逸才无奈的放弃了追寻,举步走到凌泽方才所处之地愣愣的看向远方,脑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于凌泽的话,凌逸明白他这是在和自己玩心理战,精明的凌逸岂会在这头脑的竞争上落得下风?于是干脆不理凌泽的话题继续问道:“你便是巴君阳嘴中的魔极门门主?我记得魔极门门主应该另有其人吧?”
可是如今站在凌逸眼前的魔极门门主不仅并非墨览月口中所言的那般身形样貌,还意外的是自己一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故人,而且如果他不是魔极门门主,那也不可能再这魔极门山顶上等他相见,最重要的是,其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窥灵前期!
“凌泽?真的是你?”见到这个当初在三族比m.hetushu.com试擂台上被刹狂魔尊救走的同族兄长,凌逸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说来儿时他与凌泽并无太大的恩怨纠葛,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是他算不上情敌的情敌,才被其仗着资质压制处处欺凌,要是放在以前的凌逸,此刻定然无法平复自己的心境,可如今对于经历了大小生死无数、实力碾压一切同级之人的凌逸来说,淡然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即使面对天塌地陷。
凌逸挥手散去身前极火盾,而后双手背到身后回道:“我也很好奇这百年来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你闲聊了,当你恨我的那一刻起,你便成为了我凌逸必杀名单中的一员,我想你也清楚现在不是我的对手,但我仔细想了想,你既然敢叫我来,就定然有逃离我追杀的方法,而且能当上魔极门门主这个位置,怕是也与上层界面的势力分不开,要是我没猜错,你这一切都是拜刹狂魔尊所赐吧?”
凌泽闻言哈哈一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道:“怎么?我没有门主的样子吗?你都能当整个紫岚州势力的首脑,hetushu.com我当个魔极门门主你就看不得了?也未免太过瞧不起人了吧,闲聊有的是时间,先让为兄看看凌逸弟弟你的实力是否真像外界传言那般近乎仙人!”
面对凌逸的反应,凌泽一愣,原本他以为凌逸会对于自己的身份而大吃一惊的,谁知凌逸的淡定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想了想凌泽也就释然了,如果凌逸连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在紫岚州闯下这么大的名堂呢?又怎么配作为自己的对手呢?“没想到啊,当初我们家族的小白脸,现在却成为了紫岚州的绝对巅峰人物,如若百年前家族长老知道凌逸弟弟你有如此潜力,怕是也不会白白受了那几年苦,你说是吧?”
看着这类似于儿时那水珠术的神通在凌泽手上施展出来,凌逸玩味一笑,自知凌泽本意不在与自己相斗,于是十分配合的单手捏起法决来,随着结印的骤然打出,一面燃烧着剧烈火焰的三丈盾牌便立在了凌逸面前,盾牌凝厚如实,火焰燃烧之间空气被烤的噼里啪啦不停作响,炽热的气息烘烤着大地,同时也对上了数十粒魔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