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二章 入住慵佛门

为首慵佛门门徒指着那外来修士发问,其身后一名面露得意之色的同伴回应道:“不错,原本小弟二十块中品灵石就能在那主人手里拍下玲佛草了,师兄你也知道,玲佛草可以大大精深我佛门元力,谁知半路却被这么一个水属性灵脉的小子出更高价拍走了,当日碍于主持交易会的人是蔡家的人,小弟也不好招惹,只得今日请诸位师兄前来做主了。”
虽说凌逸在那店小二的口中打听到了慵佛门的具体位置,可凌逸却不想从那正门直接大摇大摆的进去,不是他对自己和柳芸晴的身法不自信,而是他清楚,但凡创立门派后,都会在门派范围内设定一些保护阵法,仅仅靠巡逻弟子守护宗门安全是决然不够的,所以为了避免引起太多的注意,凌逸打算先扮成慵佛门的弟子潜入,解决掉其门主后再接柳芸晴进去。
凌逸微微一笑,丝毫不显慌乱的安抚慵佛门门主道:“弟子知错了,不过弟子前来是给门主您排忧解难来的,看门主脸色,似是遇见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吧?”
“呸!这也是肉吗?连普通凡人客栈里的肉都不如,来,哥几个,把他这店砸了!”
微笑送走了那名弟子,凌逸简单用神识扫探了一遭,确定了慵佛门门主那丹融后期的气息方向,便举步前往了那里,不久,慵佛门门主所在房间已是出现在了凌逸面前。
http://www.hetushu.com为首之人听完点点头,冲着那拍走玲佛草的修士威胁道:“是你自己交出来,让哥几个出出气然后放你走,还是我们哥几个先出出气再把你身上的东西都抢光,再把你扔出慵佛城?”
“师弟说的是,咱佛门神通威力无边,若不是我等向往安逸自由,那些小门小派早就玩完了,还能与我慵佛门相提并论?我这不是眼看就要突破到丹化期了嘛,正打算早日提升修为,在那些小娘子面前炫耀一番呢!”凌逸根本不用动脑,随口一编,修炼的理由便脱口而出。
“放心吧,我去了。”
“哦?王师兄修炼?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咱慵佛要是个个想着刻苦修炼,这周遭城池哪里还有其他家族门派的生存之地。”
数之不尽的慵佛门弟子结三伴五的在慵佛城内肆意叫喊着,那些没有背景的外来散修、族人对此也只能好言相送,一个劲的安抚着这些花和尚的情绪,谁都知道,慵佛城内慵佛门,慵佛霸道必须忍!
五名慵佛门尸体所在小巷不远处的一座建筑屋顶,换上一身佛袍的凌逸喃喃自语,只是那头银发配着这佛袍,着实是太过不搭配些,还好,他有幻息术。
“呵,这小子,也不懂得珍惜宝贵资源,换做是我,定然冒着危险也要把那几个慵佛门弟子的储物袋取走,假如身份和-图-书对换,有那么一个大能修士隐藏在周边,如若真想杀他,就算撒开退跑,又能跑的了么?倒不如拼个运气,要么魂归地府,要么小赚一笔,真是可惜,难怪他只能靠着做些小买卖过生活了。”
慵佛门内无论长老还是门徒,每日都会有形形色色的女修进出,其原因不言而喻,因此傍晚时分,凌逸假扮的慵佛门门主映着月光牵着一名女修回到门内,虽是引起了不少关注,却也没产生太多影响,只是所有慵佛门弟子都不禁小声嘀咕一句:“昨日门主领回来的女修可比今日的好看多了……”
凌逸绕过一处绣有一个支头仰卧、半露着上身观音的屏风,一名三四十岁模样,身材壮硕的光头修士正坐在紫檀木椅上搔着头,看样子的确是遇到了难事,不然也不会如此心烦意乱。
“呦呵,小娘子是外来的吧?怎么,看上这丹药了?以后跟着佛爷我,这中丹药取之不尽,考虑一下吧?”
“吱——”
……
那为首慵佛门门徒一见这人倒也识趣,便不打算教训他了,正想接过那修士递上来的灵草灵石,脖颈却是一凉,随即他便看到身后四名同门师弟尽皆如同自己一般,脖颈上多出了一条浅浅红线,瞬息过后,那红线便随着他们生命的流逝喷洒出了殷红鲜血。而他们至死都没有看清,杀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人。
“王师兄,今天和图书有没有去散春阁找些乐子啊?”一进慵佛门大门,迎面一名灵基中期修士朝伪装的凌逸调笑道,凌逸换做他伪装的那名修士的声音回道:“哪有那闲工夫,最近修炼需要的丹药不够了,我去外面讨了一些。”
凌逸摆手大笑道:“去吧去吧!对了,门主如今在哪,我有些修炼上的问题要问。”
“门主就在自己房间里呆着呢,不过看他情绪好像有些不太好,似乎蔡城里又来人了,师兄你待会说话时可注意点。”
慵佛门门主闻言怒意更甚。“你给我排忧解难?!你少给老子在外面惹麻烦就不错了!前些日子城里来了蔡家的人开了一个小型交易会,结果交易才结束,在城里就被人抢了,如今抢劫之人也没有下落,蔡家来人要个说法,你能替我给?!滚,趁老子没想杀人之前,赶紧滚出去!”
慵佛门门主毕竟也是久居上位者,被凌逸这么一说,他怎么也猜到了眼前的王环有些太过奇怪了,才要凝聚佛元力将凌逸拿下,其迎面却是先冲来一团灰色瘴气,尽管慵佛门门主及时举手凝聚了一面金黄色光盾抵挡,却也是难逃被地狱蚀瘴整个腐蚀、烟消云散的下场。
在客栈休整了一晚,翌日清晨,凌逸便携着柳芸晴前往那慵佛门去了,开始进入慵佛城的时候凌逸还没注意,如今真走在其中,打量过往修士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城里身穿m.hetushu.com黄色佛袍、剃着光头的修士有那么多,而这些“佛家门徒”,却个个做着与佛沾不上边的事情。
那取笑弟子嘿嘿一笑,应道:“王师兄果然是高手,好了,师弟我应门主之令出去办点事,回来咱哥俩边吃酒边聊聊散春阁里的姑娘!”
“喂,你小子瞎眼了是么,没看到佛爷我的道袍吗?在慵佛城里也敢跟我竞价拍买东西,找死?”
看着眼前似乎从未有过任何人的场景,凌逸将地狱蚀瘴收回掌内,随即撕开空间放回瘴气,面容扭曲间,已是变成了方才慵佛门门主的模样,安然坐在那紫檀椅子上享受了会,便是身形再转,出去接柳芸晴去了。
被威胁的修士显然料到了会有今天这么一幕,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未来得及离开,就已然被堵在了这里,本来昨日他是想硬着头皮收走玲佛草,等过几日风平浪静了,返回慵佛城内转手再卖个好价钱的,谁知现在却是不得不财物两空了。“几位佛爷息怒,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昨日竞价者是慵佛门的佛爷,小的这就把玲佛草送上,另外再给几位佛爷些酒钱,还望几位佛爷网开一面,不要和小的计较了。”说着,这修士就拿出了一株金黄色的灵草,顺便掏出了十几块块中品打算交到为首之人手里,破财免灾。
“师弟,昨天在交易会上,就是此人抢走了你的玲佛草?”慵佛城内一处靠http://www•hetushu•com近主道的小巷中,五名灵基期圆满的慵佛门弟子正围堵着一名同级修士问话。
“小二,给佛爷来两坛上好的玉红酒,要是让我知道你掺水了,明日你这店也就不用开门了!”
“嗯。”
随着幻息术的施展,凌逸样貌逐渐变成方才那为首慵佛门弟子的模样,一头银发此时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在阳光照耀下能反射光亮的大光头,如此以来,混入慵佛门接近其门主便容易了些。
凌逸推开木门,转身关上房门后,便是听得慵佛门门主烦躁的怒吼声:“谁?!进门不先禀报!莫非是欢快日子过多了,想要找些苦头吃吃了?!”
话音落下,凌逸哪里有丝毫要走的样子,嘴角阴邪笑意一扯,随即信声说道:“以前的王环或许解决不了此事,但现在的王环,却是可以了,而门主你,既然为这么多琐事烦心,不如就退位让贤吧。”
见到凌逸伪装的“王师兄”,慵佛门门主眉头一皱,质问道:“王环,我的话你没听见吗?!进门之前为何不禀报!”
原本以为自己不得不破财免灾的修士被此番场景惊得愣在了原地,待他回过神来,准备撒腿逃命时,一阵清风从其身边拂过,转身再看,地上除了有一名慵佛门弟子光了身子以外,再无其他变化,周遭更没有多出什么凶神恶煞的人,不过容不得他多想,他要做的,便是赶紧逃离慵佛城,找下一个落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