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四章 仙郡中第一个敌人

凌逸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把身后那两名慵佛门弟子惹得的激荡不已,此时在他们心里,门主就是佛!门主就是仙!是门主给了他们生命!他们愿意为门主奉献一切!
“抢劫蔡家?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和我慵佛门有什么关系?”凌逸假装回忆了一下,随后像是记起了蔡家子弟在慵佛城开完交易会被抢一事,漫不经心的说道。
蔡年发怒,跟随其一起来慵佛门的弟子也个个双手按上了紫檀木椅的扶手,俨然一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姿态,可凌逸却是明白,蔡城蔡家是不可能随便向慵佛门发起攻击的,每个强弱势力之间都有一种潜在的平衡,就像慵佛城周边有许多和慵佛门势力相差不大的家族门派一样,蔡城相信也有同等级别的对手,虽然硬拼起来慵佛门一定不是蔡家的对手,可是如果被慵佛门消耗了蔡家的整体势力,那么其对手们也定会抓住这个机会,一举把蔡家拿下,这也是许多小势力不被大势力吞并的原因。
“慵佛慵佛,我慵佛门的确以慵懒随和图书意著称,但这也不代表我慵佛门弟子全是庸人!他们每个人都是或我亲自传道或按照我提供的佛门神通修炼至今的,如果没有我,他们何来的百年、千年的寿命?!还不早就在凡人寺院里徒然圆寂了!更不会享受到尘世间的种种乐趣,他们的七情六欲也不会得到满足!换句话说,是我高天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我可以为了他们承担一切他们惹下的祸患,而他们,也定可为我高天抛头颅洒热血!告诉你蔡年,你这套离间计在我慵佛门根本不起作用,想让我慵佛门产生内讧,死了这条心吧!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我慵佛门不予任何赔偿,若是要战,那便战,我高天将第一个站在前面,与你蔡家家住一较高下!慢走不送!”
蔡年闻言怒意更甚,原本在个人实力上他就不惧这慵佛门门主高天,更不用说其背后的势力蔡家更是慵佛门的几倍有余,往往在慵佛城内,只要有蔡家弟子来经商,定然是会遭到慵佛门高度照顾的,谁知这次不仅出了意外,这高天和-图-书还摆出了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简直是安逸日子过的太久,皮有些痒了!“高天!你可知你在和谁对话?是不是昨夜劳累过度精神恍惚了?告诉你,我蔡城城主说了,若是你不能给予相应的赔偿,你这慵佛门的惬意日子也就到头了!哼!”
见状厅内所有蔡家门徒皆是倒吸一口冷气,在他们的意识里,慵佛门门主最多与自己家这个长老战成平手,谁知却是连近身都未得,便被打了出去,而此时听到动静的慵佛门弟子立即赶到了门外,如此一眼就看到了狼狈爬出深坑的蔡年。
蔡年闻言脸色一紧,他不是白痴,凌逸方才想到的问题,身居蔡城多年的他更是明白两伙交战的结果,于是被凌逸这么一说,他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你!高天,莫非你真打算把整个慵佛门置于水火之中?!我看你这门主当得也是着实差劲,根本不为自己的门人着想!有你这么个自私自利的门主,真替慵佛门弟子感到悲哀!”说完,蔡年露出一脸的惋惜模样,看得凌逸身后两www.hetushu.com名慵佛门弟子不由得对凌逸这个门主产生了一丝不满。
凌逸沉声一喝,而后袖袍带着一阵金光凌空一挥,金光绽放之间,气势汹汹攻来的蔡年便是被一击打退,口喷鲜血的同时,撞碎了大厅门板,砰的一声落在了府邸院中,砸出一个深坑!
凌逸幻息术就此一撤,同是丹融期圆满的佛道金黄色元力骤然布满全身,见到自己家门主经历了一个月的闭关提升到丹融期圆满,那身后两名弟子在向旁边躲避的同时,还暗暗为凌逸叫了声好,他们知道,自己从门主那里得来的佛道神通,是可以碾压许多同级对手的!因此尽管凌逸只是刚刚突破到丹融期圆满,也大可与蔡年一战而不败!
见原本目光出现动摇的两名慵佛门弟子重回坚定,蔡年自知离间失败,于是也不再耍些阴谋诡计,今日他是奉命来慵佛城要说法的,如果就这么空手回去,恐怕在高天遭殃之前,自己就先受了惩罚,因此,蔡年出手了!
凌逸依旧是那副慵懒的表情,仿佛根本没有为突然间气氛的剑拔弩张而http://www.hetushu.com感到惊慌,倒是其身后站着的两名慵佛门弟子,双腿开始打起颤栗来。“哦?这么说来,你此行是要代表蔡家与我慵佛门开战了?要是非得战,我高天奉陪!”从那蔡年口中,凌逸这才得知了原先慵佛门门主的名字,还不想暴露身份实力的他,只好暂用这个名号。
“好你个大胆高天,不必家主亲临,现在我就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知道得罪蔡家的下场!”话音落下,蔡年右手猛然一拍紫檀木椅的扶手,那原本十分坚固的木椅在这一击之下瞬间化为粉末,随后蔡年双手法决连打,丹融期圆满的浑厚金元力于其体内喷涌而出,继而蔡年便是拳面带着爆裂的金光直冲凌逸面门打来,来势之快,仅是刹那!
“给我滚回去!”
对于凌逸的语气,颇为让今日带头代表蔡家来慵佛城向慵佛门兴师问罪的蔡年意外,蔡城与慵佛城存在的时间都不短了,两城交易来往也十分密切,按照道理而言,像今天这般情况,这慵佛门门主应该稍含敬意的站在自己面前,然后拿出相应的宝物赔偿蔡家损失和-图-书的,另外,今晚在慵佛门的夜间安排,慵佛门门主也该提前准备好,上次散春楼那几名低级修士的姑娘,他蔡年可是念念不望呢,只是蔡家平日以正风名门示人,在蔡城里不好做这些勾当罢了,现在好不容易被家主派来慵佛城办事,怎么也得好好享受一番才是。
面对这等攻击,换做之前的慵佛门门主定然是要全力以对的,但是对于提升到窥灵中期,又研习了不少新神通的凌逸而言,丹融期修士,不过蝼蚁。
但这丝不满很快就在凌逸的话语中变为了热血。
“嘶——”
然而事与愿违,这慵佛门门主显示出来的样子,分明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啊!于是蔡年生气了,非常生气。“高天,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我蔡年你都无视了?问我所为何事,你可记得一个月前,我蔡家子弟来慵佛门召开了一个交易会,却是在交易会结束后遭到了不明修士的抢劫?事情发生在你慵佛城内,于情于理,你都该给个说法吧?”
“谁来找我?所为何事?”抬起眼皮慵懒的看了众人一眼,凌逸侧倚着一边的扶手淡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