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五章 柳芸晴进阶

轰!
接连不断的雷鸣声从天空间伴着闪电嘶吼着,柳芸晴头顶乌云漩涡中心,一团雷电交错的雷团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继而在柳芸晴的一声娇喝之下,一道桶粗的巨大雷电就此轰下,而她则抬起纤细的右手,平铺掌面,丝丝湛蓝色寒冰元力汇聚其上,从其掌心瞬间喷洒出一道冰柱,朝那第一道雷劫对去!
望着柳芸晴那曲线玲珑的娇躯,“小凌逸”顿时来了精神,于是不等柳芸晴询问之前那一金光手指是什么神通,凌逸已然饿虎扑食般揽住了柳芸晴。
蔡年以为凌逸真是顾及到了自己家族内的窥灵期大能,于是单手捂着闷痛的胸口轻咳道:“咳咳,算你还没完全失去理智,高天,念在你以往招待我还不错的份儿上,只要你将我蔡家子弟在慵佛城内的损失以及今日打伤我的赔偿一并付清,我蔡年保证不会回去将此事禀告给家主,你还安安稳稳的做慵佛城城主,我蔡城与你慵佛门的来往也照旧,你看如何?”
到了宸苍界内,柳芸晴体内的寒冰元力愈发躁动起来,俨然是快要到了突破桎梏,进阶窥灵期的迹象,见状坐在一边继续修习起佛道三门神通的凌逸不敢太过投入,以防柳芸晴进阶时自己无法在一边守护观看,虽然在宸苍界里不会有外人来干扰柳芸晴进阶,但是毕竟柳芸晴和自己不同,那雷劫的威力在一般修士中还是十分恐怖的。
蔡年在慵佛门弟子的众目睽睽之下爬出深坑,随后来不及拍打身上的尘土,身形陡然一转,便是再次回到了待客大厅中面朝凌逸站定,目光里含着不可思议以及怨恨的看着他,那等心意,似乎想要一和_图_书口把凌逸吃了!“好你个高天,居然进阶到了丹融期圆满,不过你也不要以为这样就有了傲气的资本,方才是我太过大意才败了一招,我看你接下来要怎么应付我蔡家的独门神通!”
金黄色佛指在蔡年的瞳孔中慢慢放大,他自知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能力,虽然他不明白这高天为何修为如此突飞猛进,但他清楚,这一击若是打在身上,必定是灵脉尽碎,道消陨灭的下场,于是,他拼出最后一丝力气大喊道:“高天,你今日杀了我,我蔡家窥灵期大能必将灭你满门!”
闻言蔡年气的是浑身发抖,只是他此刻却不会再傻傻的靠武力去和凌逸对拼,经过方才的一番战斗,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现在的他根本不是这慵佛门门主的对手了。“好好好,等我蔡家家主亲临你慵佛城,我看你高天还能不能像此时这般硬气,蔡家弟子听令,我们走!”说罢,蔡年把袖一挥,转身往慵佛门外走去,在离开的同时,他还小心翼翼的散布神识在身后观察,以防凌逸后悔,将其灭口在此。
说完,蔡年双目紧闭,似乎不认为自己最后的挣扎能够起到阻拦凌逸的作用,谁知等了半天,那佛指穿透胸口的感觉也没在身上传播开来,徐徐睁开双眼,蔡年才看到,那佛指早已没了踪影,而“高天”也脸上再次挂起慵懒模样,坐回了紫檀木椅上。
紧接着第三道、第四道……直到第九道的雷劫都如第二道那般凝聚到之前的雷劫余波中往下压迫,直到柳芸晴双手交叠放出寒冰柱往回压都有些略感吃力时,凌逸出手了!
闪着金黄色佛光的手指虚www•hetushu.com像直直顶在了那折扇宝器之上,继而所有观战弟子便是看到,蔡年的本命宝器被这佛元力凝聚而成的佛指从中间开始慢慢顶出了裂痕,裂痕在时间的流逝下越来越大,最后砰的一声,蔡年的这折扇宝器碎裂四溅开来,嵌入了待客大厅内的地面、桌椅、门窗里。
直到蔡年以及数十名蔡家门徒的身影离开慵佛门,聚集在外面的慵佛门弟子才一个个挤进了一片狼藉的待客大厅,一个个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这个焕然一新的门主。
按照道理而言,修士与修士之间是不可互相干预对抗天劫的,即使干预,也只能是破坏渡劫修士进阶,像凌逸这般帮助修士抵抗天劫,往往都会给渡劫修士带来更大的害处,比如渡劫后没有自己渡劫提升的实力多,或者下次雷劫威力将会更大等等,因为在这宸苍界中,他凌逸,便是主宰一切的皇者!
“蔡家金扇劲!”
话音落下,蔡年翻手取出一把闪着耀眼白光的折扇,继而折扇一开,于胸前狠狠一扫!只见一道片状扇形劲气猛然射出,伴随着空气的阵阵爆裂之声直奔凌逸而去,那等威势,同级妖修丹融期圆满修士若想以肉身相接,必然会被这劲气一击斩成两半,就算普通的丹宝在这扇形劲气攻击下,怕也是难逃破碎的下场,可凌逸,却是根本没有移动闪避的想法,而是静静的看着蔡年的攻击打来!
轰!轰!轰!
其中一名丹融前期算是众多弟子中修为较高的慵佛门弟子上前恭敬回道:“恭喜门主境界更进一步,我等以门主为荣!”
终于,两门弟子期待的碰撞对到了一处,蔡年施展hetushu•com的蔡家金扇劲在凌逸的始灵佛指面前根本不堪一击,金黄色佛指还未碰到那白光劲气便将其彻底冲散,接着那佛指威力速度不减,径直朝蔡年攻去,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强悍神通,蔡年将那散着白光的折扇宝器往胸前一立,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朝折扇中央一点一推,其丹田灵涡内的金元力便是飞速向折扇宝器里灌输力量,在这力量的灌输下,打开的折扇悍然变大,挡在了蔡年身前,护住了其整个身躯。
“我等以门主为荣!”
一声法令发出,凌逸一改慵懒之色拍椅而起,单手轻抬于胸前,丝丝金黄色佛属性元力从凌逸丹田中顺着灵脉流到右臂肩膀处,再顺着手臂一直往下涌动,直至布满整个食指,最后凌逸将凝聚了滚滚佛元力的食指朝那切来的白光劲气轻轻一点,一个碗口粗细的佛指虚像宛如一道闪电般往前冲去,速度之快,竟是顶出了一道金黄色凹陷屏障!
如此五天时间过去,这一日凌逸正在细细回味着始灵佛指的法决奥妙,一个多月未动的柳芸晴却是睁开了双眸,其盘坐娇躯的头顶之上,天色骤然昏暗起来,一丝丝寒气从宸苍界空间的四面八方朝柳芸晴头顶天空聚集,雷劫到了!
待得头顶乌云散去,恢复原本面貌的柳芸晴缓缓起身,感受着周边空气中的寒冰颗粒钻入身体,一时间惬意无比,长长的伸了个懒腰,修炼带来的枯燥之意全部散去。
场内慵佛门弟子在那带头弟子的呼喊下一齐大喊起来,凌逸掏了掏耳朵摆手道:“好了,都别拍马屁了,传令下去,所有在外城游玩的慵佛门弟子即日赶回宗门,准备参加宗门集http://www•hetushu•com会,凡是没有特殊原因缺席集会者,全部在慵佛门内除名,另外,你,把如今慵佛门弟子的所有名单以及修为情况给我一份。”凌逸指着那丹融前期的慵佛门弟子说道,随后佛光一闪,他便回到了住处,转身进入宸苍界。
凌逸原本以为经过这一压倒式的激战蔡年会收敛很多,起码当着自己的面不敢再有什么傲气姿态,谁知他却变本加厉,要找自己赔偿他受伤的损失,简直是嫌自己活的太久,生活太安逸了。“蔡年,我想你还没搞清楚状况,第一,你要的什么赔偿什么损失,一块灵石都没有,第二,今日不杀你,是让你回去告诉蔡家家主,从今往后,慵佛门不再仰人鼻息,与外界门派家族的交易将按照本城立下的规定进行,第三,你破坏了我慵佛门的建筑,损失就不让你赔了,不过以后再有蔡家弟子来我慵佛城破坏了什么,新帐旧账一并算清!慢走不送!”
原本打算回房间继续研习佛道那三门神通的凌逸一见众多慵佛门弟子将去路堵住,一个个盯着自己看,恨不得把自己扒开研究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这还没算完,本命宝器被毁,蔡年口喷鲜血之余连连后退,几乎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而凌逸施展的始灵佛指在其佛元力的续力下光芒更甚,威力更足,直直朝蔡年胸前点去!
“就这么点本事也敢来我慵佛门作威作福,真是活腻了,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佛门神通的真正威力!始灵佛指!”
凌逸喃喃自语一阵,始灵佛指的法决在其手上施展开来,待结印瞬息之间打完,凌逸抬手朝那hetushu.com变粗几倍的巨大惊雷中心处一点,在金黄色佛光的绽放下,一指佛指虚像骤然浮现,随后便是快速朝那惊雷点去,佛指及至雷柱中央,就那么直直钻了进去,那惊雷就如此溃散开来,竟然一点声响都未发出,足以见得凌逸如今对这始灵佛指的运用是多么精准自如。
震耳欲聋的闷响在雷柱与冰柱的碰撞间发出,而那雷柱明显不敌柳芸晴的反击,一点点的往云层深处缩去,但这第一道雷劫似乎不甘心就这么被击退,于是第二道雷劫原本应该一同降落的两道惊雷竟是在下冲时交错在了一起,同时融进了第一道惊雷中。
紧接着,两唇相接,身体相贴……
“居然晴儿真为我的浊道所染了,嗯……这也不是坏事,经历了这含有浊气的雷劫洗涤,想必晴儿的元力会比正常进阶深厚几倍。”
浩瀚的佛元力充斥在这并不多么宽敞的待客大厅内,此番攻击除了让蔡家弟子感受到阵阵压迫感外,还让门内门外数百慵佛门弟子感到了无上的崇敬之情,其各个门徒不论境界高低,体内的佛元力尽皆不由自主的沸腾起来,仿佛是在给凌逸的攻击高声喝彩!
“金扇护主!”
压力变大,柳芸晴也丝毫不示弱,还是那只纤细的臂膀直直朝天擎着,只是从丹田灵脉周身往掌心送去的寒冰元力却是愈发浑厚起来,将雷劫往回压的局面毅然进行着。
“我等以门主为荣!”
蔡年大喝一声,虽然他不知道凌逸这一指能有多大的威力,但是他明白的是,自己是不可能逃脱凌逸神识锁定的,更加不可能反击硬碰,他能做的就是尽全力保住自己不受伤害,就算受伤已成定局,他也要把伤害减少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