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八章 战蔡家家主

不过凌逸却是根本不给其喘息时间,正当蔡德准备后撤进行下一发攻击时,腹部剧烈的疼痛让他反应过来,自己受伤了!
见眼前凌逸这个光头大汉将自己看中的女子揽入怀里,而且这个看起来冷若冰山的女子竟是丝毫没有挣扎的意思,蔡德定睛一看,才发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此行来到慵佛城打算找的慵佛门门主,蔡年回到蔡城后,将慵佛门门主进阶丹融期圆满并且轻易将其击败的事情如实告诉了蔡德这个蔡家家主,也就是蔡城的城主,蔡德闻言之下大怒,在他看来,即使慵佛门门主高天有些本事,但也不可能无视整个蔡家,更不可能无视他这个窥灵中期的家主!于是他今日便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到这慵佛城内会一会实力大增的高天,看看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胆敢对抗整个蔡家的信心。
凌逸淡然一笑,言语里明显带着不屑意味的回道:“蔡城可是大城,我这小小的慵佛门怎么敢与蔡家作对呢?只是在下不太明白,为何你蔡家子弟的东西被抢,要找我慵佛门索要损失,还有,蔡年受伤,是因为他才冒犯我的。”
蔡德理了理袖袍,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凌逸hetushu.com道:“高天,你可还认得我?”
“血灵剑,现!”
低头一看,一个外表裹着血晶颗粒的铠甲拳头打入了自己腹部,殷红的鲜血正顺着那铠甲表面的血晶往其内吸收,体内鲜血大量流逝的同时,蔡德暗叫一声不好!立即撤身后退,此时他也顾不得那拳头从体内抽出的痛苦了,总之要比血液被抽干吸净好得多,撤身退开以后蔡德皱着眉头抬头一看,一个身穿猩红色甲胄的挺拔身姿正面部朝他看着,方才从他体内抽出的拳头正在不停伸展。“你……你不是高天!”
原本蔡德以为对付这么一个小小的丹化期修士,根本不用一根手指头的力量就能轻易将其拿下,等到了蔡城,自己把生米煮成熟饭,那这女修也只有认命的份儿,谁知这法越斗越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直到柳芸晴不再收敛气息,露出窥灵前期的浑厚元力时他才反应过来,这女修居然隐藏了修为。
蔡德怒极气笑了。“哈哈!好你个高天,一段时间不见你的胆子居然随着修为提升也变大了!我蔡家子弟在你慵佛门内做生意,进城门时也没少交你入城所需灵石,难道慵佛门就不应维和*图*书护城内安全吗?!至于蔡年受伤一事,就算是他出手在先,你二人又无什么深仇大恨,为何要将其重创!”
然而才一来到慵佛城,蔡德便在慵佛城护城河边上看见了愣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柳芸晴,一经查探之下,竟是一名丹化中期寒冰属性灵脉的女修,尽管样貌长得不算绝色,但其寒冰属性灵脉却是可以大大加固他的土属性神通,蔡德坚信,只要将这女修收为城主夫人,假以时日培养之下,二人双修定可对其修炼产生好处,因此便动了抢人的心思,谁知才一向柳芸晴讲明来意,柳芸晴就冷声叫他快滚,这让久居高位的蔡德十分不喜,继而两人就演变成了斗法。
九把凌厉的土黄色元力光扇从不同的角度直奔凌逸而来,其中五把打在极始水火盾上的光扇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就那么直直切在了上面,再难寸进分毫,而剩下的四把光扇,却是从头顶、身侧继续攻向了凌逸。
这也是柳芸晴迟迟未曾回到佛殿的原因,蔡德与柳芸晴二人斗法到最后谁胜谁负暂且不提,因为这时候,凌逸来了!
凌逸实在懒得在这里陪着蔡德虚与委蛇,于是干脆直接说道:“蔡德,http://m.hetushu.com你我不必在此挑理了,第一,今日既然你来了慵佛城,就肯定是打算找我麻烦,第二,方才你言语侮辱了我的道侣,所以,你必死!”
凌逸本来的确是不认识蔡德的,但是之前听这蔡德自报家门,还说要把柳芸晴带回去做城主夫人,二者联想之下,凌逸便猜出了此人的身份,不过他不是高天,不必看眼前这个窥灵中期的蔡德脸色,更何况,在凌逸看来,他,也只是窥灵中期而已……“当然认得,蔡城城主我高天怎会不认得呢。”
凌逸不屑喃喃一声,随后亦是结起法决,伴随着“极始水火盾”的喝声划破天际,一面半水半火组成的巨大盾牌就这么挡在了凌逸身前,与此同时,凌逸在柳芸晴耳边轻语一声让其退后,便开始专注与蔡德斗起法来。
血妖骨甲面具后面的凌逸邪邪一笑,恢复自己原本嗓音邪笑道:“嘿嘿,你现在知道,也没用了,因为,你,要死了。”
话音落下,凌逸身下一朵绚丽昙花骤然绽放,蔡德还未来得及凝神寻找凌逸身影,一道猩红色剑芒便在其瞳孔中猛然变大,蔡德无奈,只好放出本命宝器折扇向上一挑,金铁交击声发出,蔡德终是挡www.hetushu•com下一招。
“土灵九扇斩!”
神识一动,在那宸苍界里正吸收浊气的七岁孩童小十便立即化身血灵剑飞出了凌逸身体,凌逸伸手一招持剑在手,血灵剑剑身涌动着的血流冒着丝丝骇然血气,顺着凌逸臂膀一直往上涌动,几乎是刹那之间,凌逸连挥四剑!四道血色剑芒分别击中了攻来的光扇,皆是一下击碎!
法令发出,蔡德双手法决连打,滚滚纯正的黄色土元力于其丹田处往外不断流露出来,刹那间,蔡德双手在胸前一抹,九把散发着浓郁土属性元气的折扇便展开在其身前漂浮着,随后蔡德手指朝凌逸一点,九把带着无尽杀气的土元力光扇就这么直飞冲天,陡然向凌逸射去!
“雕虫小技。”
蔡德冷哼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凌逸讽刺道:“呦呵,我还当鼎鼎大名的慵佛门门主贵人多忘事,忘了我这蔡城的小小城主了,你我之间也别绕圈子,先不说现在关于这女修的事情,就说前些日子,我蔡家子弟来你慵佛城召开交易会被抢,蔡年来找你索要赔偿一事,你非但没有给予我蔡家相应的损失,还将其本命宝器毁掉,让蔡年心神大大受创,如此做法,你怎么解释?莫非真的想和我和-图-书蔡城蔡家斗上一斗?”
蔡德闻言仰头大笑,而后目光一凛朝凌逸喝道:“算你高天还有些脑子,我来你慵佛城,就是为了取你性命!还有,这女修,我要定了!”
不过这并没有让蔡德产生退意,与之相反,却是大大加强了他将柳芸晴掳走的信念,不巧的是,虽然他自认为同级之中也没有几个能是他蔡德的对手,但偏偏在柳芸晴这个比自己低一等级的修士身上讨不到任何便宜,尤其是他感到柳芸晴似乎元力比自己还要深厚的时候,他开始有些后悔了,奈何柳芸晴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他坚信,只要自己抓住柳芸晴一丝斗法上的失误,便可把她禁锢带回去,于是二人一直僵持着,直到现在。
“轮到我了。”
“有本事,就来拿吧。”
看着“高天”搂着自己已经认定为城主夫人的柳芸晴,蔡德招手将身前散发着浓郁黄土气息的折扇宝器收在手里,凌逸这时才明白过来,蔡家子弟的本命宝器,竟全部都是折扇,想必其以“蔡家”命名的法术神通也都是蔡家先祖传下来的,如此看来,蔡家倒是一个传承悠久的大家族,怪不得在这附近这么有势力,不过就算他蔡家再有势力,在凌逸面前,也都是渣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