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古修士洞府(三)

“好酒!”
飞过一座座形态各异、大小不同的城池森林,在凌逸等人快速疾驰下,不到半个时辰,那六大势力集合的城池便映入了众人眼帘,及至城门口,蔡汗翻手取出一枚传音玉笺送了出去,少顷之后,便有一名在这里准备接应他们的蔡家弟子快速跑来了。
“哈哈,蔡某本以为自己来的算早了,没成想各位比蔡某更加期待此次古修士洞府之行啊!”尽管在平常的修真资源争夺中六大势力之间没少闹矛盾,但是平日里聚到一起的时候,仍然不免互呈笑脸,装作一副常年老友,毕竟在平日里,没有其他更强的势力来征讨他们六个仙郡一角的宗门家族,可谁也说不准以后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为了更好的将己方势力延续发展下去,在没有绝对碾压某一方势力的把握时,他们除了互相竞争之外,还要时刻准备共同抵御外敌,真正撕破脸总归是弊大于利。
见蔡汗大笑入门,座上清秀如书生的李家家主李泊、剽悍壮硕的赵家家主赵野、肥头大耳的象天宗宗主象通、看起来敦厚老实的奉芝门门主贺庭四人并未起身迎接,而是坐在黑木椅上稍稍一拱手,以示问候。随即那李泊朝蔡汗面露友好之色的笑道:“嗯?此行蔡家的领头人是蔡汗兄?蔡德兄难道没有亲自来吗?”
赵野闻言立即面露不爽之色讽刺道:“哦?蔡家如今难道上层修士人数不够,已经沦落到要请外人帮忙的地步了吗?不对,这女修……竟然是窥灵前期?!还是寒冰灵脉?!”说话之间,赵野丝毫没有顾及修士之间的礼仪问题,直接放出神识查探起柳芸晴的修为来,随后便是发现了柳芸晴那www.hetushu.com没有刻意隐藏的境界以及灵脉属性。
外表看起来就粗犷非常的赵野一闻这酒香,顿时来了精神,一边抬手把香气往鼻间扇着,一边双眼微闭享受道:“嗯——这玉红酒想必得有五百年以上的年份了吧?!”
玉红草不愧是专门为酿酒而生的灵草,虽然在李泊这坛玉红酒中的玉红草含量要比外面修士客栈中卖的玉红酒多很多,但也仅是相比之下而言,其实酿制的这百坛玉红酒加起来也不过用了不到一株玉红草而已,不过仅仅是这百分之一的玉红草含量,就足以让李泊这种窥灵期修士显露醉意了,酒过几遭之后,饮酒的五人脸上明显有了微醺的异样。而站在蔡汗身后凌逸,则是默默观察着桌边其余四人的修为气息,以大概估测他们的实力。
“嗯,果然如此,而且那女修旁边的光头修士灵脉属性也够特别,好像是……佛灵脉?”听了赵野的呼声,象通也放出神识观察其凌逸和柳芸晴的境界和灵脉属性来,凌逸此时表现出的境界虽然一般,可其佛灵脉的灵脉属性倒是让几人特地留意了一下。
那接引弟子见到蔡汗,立即上前抱拳恭敬道:“启禀家主,李城、赵城、象天宗、奉芝门四大势力的修士已经到齐了,只剩下娆仙阁的人还没来。”
一听把话头扯到凌逸这个煞神上,蔡汗直接醉意全醒,回头一看,正对上凌逸那想要杀人的眼神,随即赶紧否决道:“这可不行,赵兄有所不知,我身后这名女修还有她旁边的修佛修士不属于我蔡家族人,乃是家兄近日请来的客卿长老,离城时家兄特意嘱咐过,万事要多多与两位http://www.hetushu.com客卿长老商榷,如若被我大哥知道让客卿长老做这些下人之举,回去定要把我狠揍一顿,还是我们喝我们的吧。”
对此,那“看似”敦厚老实的贺庭只是憨厚一笑,表示了自己赞同的意思。
如此做法也让蔡汗对凌逸生出了一丝感激,这丝感激不仅来源于那份自由决策的权力,更多的是让他感觉自己总算保留住了几分家主威严,一来不至于太过愧对列祖列宗,二来也是方便他稳定蔡家族人的人心,省得让那些蔡家后辈们认为自己成了奴隶,在其余五个竞争多年的势力面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话毕,赵野周身白芒怒放,一身浑厚的金元力于丹田灵涡中喷涌而出,数十道耀眼白芒尽数朝凌逸射去!
让凌逸这么一个丹融期圆满的修士质问,久居上位的李泊几人心里哪能痛快,其中挑起话头的粗犷赵野听完马上生出怒意,威压大开压向凌逸喝道:“放肆!你一个丹融期修士,也敢在我等面前露出不敬之色?!今日就让我代蔡德教训教训你这不知深浅的客卿长老!”
蔡汗闻言点点头,娆仙阁阁主苏远娆乃是一名女修,其阁内弟子有七成也都是女性弟子,不论凡人还是修士,女子的行动往往都是迟一些的,虽然对于她们这些修士而言,梳妆打扮不过是挥手一动的事情,但往往越有地位的女修,在梳妆上就越喜欢亲自慢行,以不负其在凡人口中的仙子之名。
正当凌逸打算出手将赵野直接灭杀于此以惩戒其之前对柳芸晴言语不敬的罪过时,一个清脆女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话音落下,柳芸晴连看都没看那赵野一眼,只是被触碰和_图_书到逆鳞的凌逸瞬间把目光锁定在了那赵野身上,感受到一股杀意袭来,赵野立即醒了几分酒意,不过这并没影响其之前的想法,毕竟虽然经过冰霜万颜易容后的柳芸晴长相一般,可其流露出来的寒冰气息,却是十分惹人生出一阵征服之感,让这样的女子成为自己的玩物,是每个好色之徒所热切期望的事情。
李泊哪里是不欢迎蔡汗,恰恰相反,他是实在太欢迎蔡汗了,久为对手的他们都清楚,若是蔡德作为此行蔡家的领导人,在古修士洞府中定然会凭借那略高于他们的实力获取更多好处,要是蔡汗带头结果就不一样了,只要到时候他们几个把宝物抢到手里,等出了古修士洞府归来,即使蔡德想要找他们要些东西回去,他们也不会给的,至于这样做会不会闹得几方城池彼此征战,那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算真的蔡德以自己等人凭借高于蔡汗的实力巧取豪夺为借口来理论,届时谁会去管你有理没理,在六方整体势力相差不多的前提下,所得宝物往往是谁抢到算谁的,事后诸葛亮根本一点用也没有,这便是李泊以及其他三人此刻共同的想法。
被李泊四人先后放出神识窥探修为灵脉,凌逸终于忍不住冷声道:“怎么,你们这些大宗门大家族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无礼吗?”
想清了这一切,李泊心里顿时愉悦了不少,起身走到蔡汗身前拉着其在一处空椅上坐下,赔笑说道:“蔡兄弟这是哪里的话,往日里你我各自因家族事务奔波繁忙,本来就没几次见面的机会,如今借着古修士洞府寻宝之事能够把你我聚在一起,李某又怎会生出不欢迎的想法,快快入座,和图书趁着苏阁主还没来,我们兄弟几个先喝上一杯!”说完,李泊将手在黒木圆桌上一扫,五个翠玉小碗便整齐的摆在了五人面前,接着翻手又是一取,一坛散发着浓郁酒香的酒坛便出现在了李泊手上,砰的一声把坛盖打开,原本就浓郁非常的酒香瞬间挤满了石屋,顺着没有遮掩之物的房门窗户往外远远飘去……
可只有知道内情的人才清楚,如今蔡家上下包括蔡汗这个家主在内,都不过是此时其身后那一身黄色佛袍的凌逸手下罢了,明面上蔡汗为尊,实际在一些重要的决策上,全是听从凌逸神识传音的吩咐,不过为了不提前显露身份和实力,来之前凌逸就特意吩咐过了,此行中他和柳芸晴只是蔡家的客卿长老,除非实在有必要让他决断,否则一切大小事务仍然由蔡汗下决定。
“说得好,李兄弟肯拿出如此好酒招待我们,等到了那古修士洞府中,定要给李兄弟多分几样宝物!”
这回说话的是象天宗宗主象通,从其那肥胖的身躯上便不难看出,此人也是一个好酒喜肉的修士,虽然修真者在灵基期便可辟谷,但大多数修士仍旧喜欢尝遍天下珍肴美酒以满足口腹之欲,成仙之路渺茫,如果不在寿元耗尽之前多多享受活着的快乐,那么长寿又有何用呢?
“带路吧。”蔡汗听了这弟子的禀告,随即微微点头,言语淡泊的命令道,那样子看起来似乎他真是此行蔡家的领导者。
一番唏嘘过后,李泊亲自端着酒坛分别在那五个玉碗中倒满了玉红酒,继而五人把碗一碰,一碗接一碗的喝起酒来。
“咦?蔡兄弟,这次你还带来了一名女修?正好,光我们五个男的喝酒多没意思,趁娆仙阁http://m.hetushu•com那些婆娘没来,让她先陪哥几个喝上几杯如何?”说话之人正是赵野,平日里就喜好女色的他,在这难得一醉之际,更是显现出了其心术不正的一面。
听了李泊的疑问,蔡汗脸色微微一顿,继而又是一笑回应道:“家兄正在闭关,所以才派我来带领蔡家族人参加此次古修士洞府之行,怎么?李兄莫不是不欢迎蔡某?”
李泊闻言仰头一笑,夸赞赵野道:“赵兄果然是饮酒行家,不错,这酒正是玉红酒,乃是我李家六百多年前专门请了酿酒大师酿制而成,一共酿制了百坛,经过六百年的岁月,如今也不过剩下二十几坛了,今日我们几个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可不好好痛饮一番?!”
“都说狗改不了吃屎,赵野,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副烂德行。”
第二天一早,凌逸携着柳芸晴便与蔡汗以及蔡家其余十二名丹融期圆满修士出发前往约定好的集合之地了,据蔡汗在昨日厅中集会时所说,那古修士洞府是在距离蔡城两万余里的一处连绵山脉中,而集合的地点,则是那山脉附近的一座供过往修士歇脚的小型城池。
顺着城门往里延伸的石路一直前进,途径一个又一个无门无窗、简陋无比的石屋,在那些石屋里歇脚修士的目光扫视下,很快凌逸等人就来到了一间同样简陋却房内面积稍大的石屋里,而在门口时凌逸就已经看到了,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屋之中,此时摆上了一个巨型黒木圆桌,圆桌虽大,但坐在其边上的却只有四名修士,剩下的四十几名修士平均下来每十名左右的修士站成一堆,各身处桌边一名修士的后方,看这样子,应该是李城、赵城、象天宗、奉芝门此行的各自人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