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古修士洞府(五)

原来这道水波形能量屏障是由一个阵中阵组合而成的,所谓阵中阵,就是在一个阵法的基础上再组合上另一个阵法,以此达到多功能的效果,通过宸苍界文字光团中有关阵法的零星基础知识使凌逸得知,阵法是可以重叠在一起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阵法能力,可以无限制重叠阵法,而眼前之阵,正是由一个防御阵法和一个隐形幻阵组合而成,若不是岁月变迁,使那维持阵法的能量源消耗了许多,任凭凌逸此时的实力,即使使用破幻天瞳这种强悍神通,也定然是无法看出那隐形屏障的,由此看来,这洞府之主,定然也是一名生前赫赫有名的人物。
砰!
贺庭看似憨厚的笑了笑,嘴上应了下来,心里却是暗骂几人阴险,随后把步子一迈,第一个朝那由碎石乱藤遮掩住的洞口走去,李泊几人紧随其后,剩下的六十几名丹融期圆满修士也急忙跟在了后面。
放出元力震开洞口前的和-图-书遮掩物,贺庭把自身神识强度调到最大,往洞口深处探去,可是很快他便发现,这洞口之内好像有什么能够限制神识延伸的东西,仅能让其看到百丈以外的景象,不过为了宝物机缘,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深处徐徐走去。
听了象通的话,赵野心中一笑,随即不再言语,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六十余名最低修为都是丹融期圆满的修士从这小城中升空飞去,惹得这座歇脚城池内的驻足修士纷纷外出观望,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势力竟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待其中一些人认出李泊、赵野等人后,原本有的想要跟着去看热闹的修士纷纷止住了脚步,好奇可以,但是因为好奇明知跟去会死,还傻傻前去送命就让人无法理解了。毕竟赵野等人的实力、势力这些附近的弱势修士都清楚,万一撞破了人家六大势力的秘密,自己的小命还不是分分钟就松了出去。
等众和*图*书人安稳落地,便开始了短暂的滞留。因为谁也不知道这山洞之内有什么未知的危险,谁也不想第一个冒险。
随着逐渐深入山洞,想象中的阵法机关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这让在前面一直提心吊胆带路的贺庭慢慢放松下来,谁知正当他以为山洞渐宽,马上要拨开云雾见日月的时候,脸上传来的疼痛将其一颗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眼看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面探路,凌逸不由得暗暗摇了摇头,想要宝物又不想付出点什么,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于是与蔡汗神识说了一句,继而拍了拍柳芸晴的手示意其安心,他便绕过李波等人,独自往前走去。
李泊、赵野、象通、蔡汗、苏远娆对视了几眼,随后一齐将目光放在敦厚的贺庭身上,由李泊出言说道。
“怎么了?”
一路上,尽管凌逸等人为了照顾那些丹融期修士的飞行速度而刻意放缓了许多,但仍然只花了不到一个时和图书辰的时间就来到了那古修士洞府所在山脉边缘上,翻过几座仙郡里少见的高山,李泊渐渐放慢了速度,根据那些发现这洞府的家族后辈禀报,那洞府就在下方不远处了。
确定了位置,李泊率先一头往下扎去,在一处不起眼的山崖空地上落足。
走到那神识感应到的屏障前方,凌逸并不能完全用神识观察出来这道屏障的完整,只能模糊的看到有一层类似水面的波动光影封住了洞口,默默运转丹田灵涡内的浊元力于眉心处,而后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道浊光瞬间爆射,等他们想要仔细感觉一下那气息的时候,浊光已经消失不见了。
疼痛暂缓,贺庭放下手来,一脸苦涩的看着李泊道:“带路果然没有好事,前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我没注意,就撞到了。”
记下了屏障的具体位置,凌逸开始思索起破解之法。
赵野刚想出言讽刺凌逸几句,在他看来,等够让贺庭这种http://m.hetushu.com窥灵期修士感觉疼的无形屏障,又怎会是他一个丹融期修士所能抵抗的,不过这话刚要说出来,就被一旁的象通拉住了。“嘘,让他去,有炮灰自己送死,咱们着什么急,正好让他试试那屏障的威力,我等也好想办法破解。”
“哎,你……”
受到撞击的贺庭没有第一时间去管脸上身前的疼痛,而是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急忙全身上下自摸了一遍,发现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才反应过来疼痛之感,轻轻揉着那张憨厚的脸。
凌逸所用的神通正是能够破除一切幻象阵法的破幻天瞳,说来这门法术已经被搁置许久了,不是凌逸不想用,而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虽然这次他不清楚眼前这屏障与幻象是否有关,但试试总是好的,他也不怕身后那些人感觉出来什么,一来凌逸自信施法速度加上突然施展李泊等人无法瞬间感应到浊道气息,二来就算感应到了凌逸体内元力属性的蹊跷,以他们的和*图*书见识也不会猜出有关浊道的奇妙,因此基于以上两点考虑,凌逸才放心将破幻天瞳使了出来,最重要的是,破幻天瞳起作用了!
“到了。”
凌逸的神识何等强大,无论是那屏障的波动还是象通的言语,都被其一丝不落的感知在心,不过他对这些都没有怎么在意,抓住机会,得到宝物才是他现在要做的,其余之事,等出去再说。
“贺兄,你的防御神通比我们强,可否在前面打头?”
见贺庭无碍,站在原地揉着脸,李泊第一个走向前,一边用神识注意着前往动态,一边朝贺庭问道。
闻言李泊、象通、赵野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愿意往前查探到底怎么回事,这第一次是被撞回来,谁知道第二次会不会直接被撞成灰。
跟在贺庭身后的李泊等人只见眼前突然一具身躯飞来,本能之下往后退了几步,待那身体落地发出砰的一声后,他们才是看清,原来贺庭不知撞到了什么,被反弹在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