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古修士洞府(六)

见几人迟迟没有动作,蔡汗再次强调道:“诸位或许觉得我蔡家这名丹融期客卿长老境界太低,不可能破开这阵法,但是蔡某重申一次,既然家兄让我此次古修士洞府之行把两个外人带来共分机缘,定然有其这么做的道理,况且不要怪蔡某没提醒你们,我身后的这两名客卿长老,都有着其不凡的地方,如果各位不相信,蔡某愿意第一个尝试穿透那屏障。”蔡汗本身当然不愿意以身试阵,只是凌逸在走回去的时候已经算到了,李泊几人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破阵了,因此才嘱咐蔡汗,要是没人愿意上前尝试,就让他亲自去,总之凌逸说了,除非他不听自己的话,否则是不会让他陨落的,甚至还会在此行中多为蔡家取得几件宝物。
查探半天没有结果,李泊几人只好将凌逸破阵的能力摆在了第一种情况上,那就是凌逸本身是一名对阵法颇有研究的修士,而本身实力上并无太大突出的地方,根本对他们造不成威胁,可也正是如此,让他们不仅没有继续对凌逸产生小瞧之心,反而态度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听到凌逸的传音,蔡汗暗暗感慨凌逸实力强大莫测之余,心中却不禁嘀咕道:连窥灵中期的贺庭都被这阵法撞得七荤八素,这高天只是抬手之际就把阵法破了?他到底是什么境界了?!肯定不会是外表看起来的丹融期圆满那么简单!可是为什么在之前和-图-书他当慵佛门门主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强势呢?凭他的实力,想要把自己这所谓的六大宗派家族一一蚕食也不是没有可能吧?他干嘛要隐藏实力呢?!
一步,两步……约莫前进了十几步,蔡汗终于走到了之前贺庭被撞飞的地方,随后蔡汗攥了攥布满汗水的双拳,把眼一闭,快速朝前面冲了一段距离出去,待他停住脚下步伐,默默感受到身上没有想象中的剧痛传来时,才大大松了一口气,继而转过身来,向李泊等人招了招手,示意自己没事,可以通过了。
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为了不让凌逸不悦,蔡汗甩开心中疑问,走到聚在一起的李泊等人中说道:“各位,我那客卿长老说阵法已经被他解了,我们可以继续深入了。”
听了李泊的话,凌逸心中冷笑一声,表面却是淡然的笑了笑,回应道:“前辈放心,有用得到晚辈的地方,晚辈是不会推脱的。”虽然修真界以强者为尊,达者为师,按照境界而言,如今已是窥灵后期巅峰的凌逸应该是李泊等人的前辈,但此时此刻他是以丹融期圆满境界示人,再加上其年岁也不过是一百出头,因此叫李泊一声前辈,他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自降身份的地方,毕竟一百多岁的窥灵期修士,不是说修真界中没有,而是太少太少了……
见状,无论是先前就对凌逸半信半疑的苏远娆,还是一直对凌和_图_书逸抱有意见的赵野,都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凌逸,打算重新审视一下蔡家多出来的这名丹融期客卿长老,尤其是赵野,虽然他的性子有些鲁莽,却也不是丝毫头脑也无的人,能够在凡界走到窥灵期的修士,无一不是有自己智慧之人,凌逸能够如此轻易破开阵法,要么就是他对阵法颇有研究,要么就是……他在扮猪吃老虎!
为了掩人耳目,不让李泊等人察觉出自己元力属性的蹊跷之处,凌逸在破空召出地狱蚀瘴的同时,以无比耀眼纯正的佛元力在地狱蚀瘴外面布上了一层金光,众人只见凌逸把盖满金光的双手覆在了身前虚空处,随即往前狠狠一压,一阵剧烈的波动骤起消逝,前后不过一息的时间,凌逸便把手放了下来,转身默默走回柳芸晴旁边,而后用神识传音给蔡汗道:“阵法已破,让他们继续前进吧。”
地狱蚀瘴!
最重要的是,凌逸不想他们因为顾忌自己的实力而立即离开,出去后把自己这个突起强者的消息传出去,如此一来,凭昆云宗的势力,恐怕很快就会得知消息派宗门高手联合赶来灭杀自己,他还没有自信到能同时应付几个渡劫期大能的地步。
要知道,任何古修士遗迹都是以阵法为主要保护措施的,有这么一个研究阵法的修士跟在队伍里,那么一会儿再遇到什么被阵法保护的宝物面前,就会容易了许多,这也省去了他们以消和*图*书耗元力强行破开阵法的力气,想到这些,李泊对赵野等人暗暗传音说了几句,便举步朝凌逸走去。
此时凌逸心中破解眼前阵法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用七彩凤凰炎、寒冰刺龙、暗月之坠等威力强悍的法术将阵法强行破开,又或者放出血妖骨甲、血灵剑以妖修独有的强大力气劈开这屏障,不是凌逸自大到能够用蛮力毁坏上古修士的遗迹洞府,而是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岁月,这阵法中所留下的能量实在有限,只要是一个渡劫期大能,便可以像凌逸这般,用野蛮的方式破阵,不过凌逸并不打算这么做。
感应到几人的神识窥探,凌逸面色依旧淡泊如水,凭这几个人的实力,想要看出自己幻息术的破绽,简直是痴心妄想!
走到凌逸面前,见凌逸抬头看向自己,李泊再次露出友善的笑容说道:“原来小友对阵法的了解如此精神,之前赵兄他对你多有得罪,在此李某代他表示歉意,希望一会儿要是再遇到了这种情况,小友不要藏拙,只要小友付出了相应的力气,我们是不会以强欺弱,不给小友好处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基于这条做人原则,凌逸决定用最温柔的方式把阵法破开,那就是……
看凌逸肯冰释前嫌,李泊表示赞赏的拍了拍凌逸肩膀,随即走回了赵野等人身边,与几人偷偷交流着什么,少顷,几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才继续朝前走去,和蔡汗http://m.hetushu•com汇集到了一处,而凌逸所在的丹融期队伍,一见自家管事人前进了,便收回了聚集在凌逸身上的好奇目光,一边指着凌逸互相交谈着什么,一边跟在李泊等人身后,往里面走去。
心里有了猜忌,赵野几人不禁重新放出神识扫探起凌逸境界与灵脉来,可是无论他们怎么窥探,得出的结果依旧是丹融期圆满、佛属性灵脉,其他再无收获。
阵法被凌逸破开了?!
于是乎,蔡汗没办法,唯有把心一横,企盼凌逸不会骗自己,硬着头皮往山洞里面走去。
不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他不想自己的实力太早暴露,不然的话,到了后面他就不好让李泊等人当炮灰探路了,其二,如果太早暴露了真实实力,很有可能会让李泊等人对自己产生戒心,甚至有可能他们会带着自己的人赶快离开这古修士洞府,毕竟宝物虽好,却也比不过自身性命重要,谁也保不准凌逸见到什么珍贵宝物后为了防止自己等人趁势抢夺、或是将他得宝的消息传出去而杀人灭口。
蔡汗走过来的时候,赵野正在和象通几人议论着凌逸,在他们看来,这阵法连贺庭都能挡住,并让其感受到了痛楚,他一个丹融期修士能有什么作为?虽然之前凌逸把手放在身前一抹时,前面虚空产生了一刹那的波动,但这也没能让赵野觉得凌逸把阵法破开了,反而让他以为凌逸装逼未遂,被屏障反震受了内伤,强装镇定和图书走了回去,正当他和象通几人嘲讽凌逸时,蔡汗居然走过来说了这么一句。
能不能多得几件宝物已经不是蔡汗放在首位的了,如今被凌逸控制住了整个蔡家,即使他不顾蔡家,只身逃离这片土地,前往仙郡其他地方落脚修炼,此时也是不可能的了,凭他猜想,但凡凌逸想要把他就地杀了,他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更别指望李泊等人会帮他,到时候说不定他们还会对自己落井下石,毕竟少了一个势力相差无几的对手,以后在发展当中,争夺资源就能多分一些,再说,就算李泊等人肯帮助他,也说不定会被凌逸一齐斩杀了,蔡汗十分清楚,当初来蔡家击败他的时候,即使他那时由于轻敌,没能使出全力,可凌逸散发出来的气势,绝对不是他这么一个窥灵前期所能抗衡的,换句话说,杀他这么一个身怀火灵之体且实力远超同级修士的人,对凌逸而言简直是易如反掌。
地狱蚀瘴,乃是从无名空间里召来的一团灰色瘴气,据说这是来自十八层地狱里最肮脏剧毒的瘴气源头,施法者能提供的力量越强,这地狱蚀瘴的腐蚀性就越令人心悸,在地狱蚀瘴的包围下,万千生灵都难逃被消融吞噬的下场,传言只要力量足够,哪怕这苍天也会因它的腐蚀而破开一个大洞!
对此,赵野、象通、李泊、贺庭四人自然是保持着狐疑的态度,倒是苏远娆闻言朝满脸淡然的凌逸看了一眼,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