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古修士洞府(九)

“消失?”听了柳芸晴的回答凌逸不禁心中产生了疑问,如果冰蝶消失了,那么所谓的消息是……
“我们别高兴的太早,谁知道这后面会不会比那漆黑山洞更加可怕。”
就在灵草即将到手的一刹那,苏远娆骤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住了身体,顾不得把灵草摘到手中,苏远娆及时取出自己的本命宝器玄娆火剑横在胸前,继而身处岩浆上方的众人便是看到,一个巨大火球从那岩浆深处悍然喷出,带着滴滴岩浆朝苏远娆攻去!
“好!”
虽然不知道凌逸为什么阻拦自己取宝,但蔡汗清楚,不管凌逸此话居心为何,他都要无条件听从凌逸的命令,谁让自己技不如人呢?!于是乎,蔡汗只得咬牙停在了原地,直勾勾看着苏远娆离那南星火绒草愈发靠近的身影。
不过那些丹融期修士清楚,这灵草根本到不了他们手里,毕竟蔡汗和苏远娆这两名窥灵前期的火灵之体修士在前面了,无论怎么轮,也轮不到他们,他们能做的,只有眼馋的份儿了。
“是!”
就在苏远娆身形刚站稳不久,靠近那南星火绒草的岩浆处忽然剧烈翻涌起来,一只巨型凶兽缓缓浮出岩浆表面……
柳芸晴秀眉微皱,回应凌逸道和_图_书:“我也不太清楚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之前放出的冰蝶消失了。”
岩浆火球打在苏远娆胸前玄娆火剑之上,虽然没给苏远娆造成什么伤害,却是将其狠狠击退,眼见危机来临,苏远娆只得放弃取草念头,身形一转飞回了洞口边上,与众人再次站到了一处,而后面色严肃的看向岩浆表面。
李泊等人还未发话,队伍最后方的六十余名丹融期修士便开始了既兴奋又紧张的议论,听着这嘈杂的议论声,李泊不由得朝蔡汗传音道:“蔡兄弟,你这客卿长老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有这么多稀罕的办法?!他们的境界修为真如我们所查那番吗?”
“高道友果然能力非凡,还真让他找到办法了!”
如此这般一直前行了三日有余,为了不让其余修士聒噪牢骚,凌逸和柳芸晴特意加快了前行步伐,当然,他们完全可以更加快速的前进,可为了边走边提防这洞府中其他未知的陷阱,他们不得不把速度保持在相对安全范围内,就当类似赵野这样性格的二十几名修士即将埋怨凌逸是否欺骗他们时,淡淡的红光映入了众人眼帘。
蔡汗见李泊似乎看出了什么蹊跷,脸上的变化稍纵即逝,随后表示自己也不和*图*书太清楚的回应道:“他二人是家兄偶然结识的两名朋友,至于他们的底细,蔡某也是不知,只是出城时家兄特意嘱咐了一番,让蔡某好生照应他们两个,总之先不要管那么多了,先拿到宝物并且安全出去才是首要之事。”
修炼火系功法的苏远娆一语就道出了那灵草的名称,所谓南星火绒草,乃是生长在温度高达万度以上的环境一种罕见灵草,此草依靠常年吸收岩浆火热精华为生,历经千年才能长成,凭借此草炼制丹药,能够大大净化修士体内的火元力,并且能够帮助修士在境界提升上起到相当大的作用,这种级别的灵草,放在外面定是有价无市的宝贝,于是,所有在场的火灵脉修士全部心动了。
“是南星火绒草!”
“我们也是,精神全部集中起来,听从门主号令!”
突然,队伍中一名眼尖的丹融期修士喊了一声,话毕,众人立即把目光投在了火红的岩浆中心处,果不其然,在翻滚冒泡的岩浆中央,有一块面积极小的岩石,岩石表面长了一株冒着丝丝火气、叶片上长着无数细小绒毛的灵草。
“快看,岩浆中心有东西!”
任谁在这极度诱人的灵草面前都无法保持平和的心态,苏远娆自然和*图*书也不例外,话刚说完,她便立即逼出了护体光罩,一头往那南星火绒草所在岩石方向飞去。
“晴儿,你知道走出这山洞的方法了?”
牵着柳芸晴的手才走不一会儿,凌逸用神识向身旁佳人问道。
不怪李泊好奇,只是细心的他早就发现,自打开始六大势力在那歇脚城池中集合之时,凌逸在面对赵野的刁难就丝毫没有惊慌的意思,似乎在他眼里,窥灵中期修士根本危及不到他的性命一样,再加上进了山洞以后,凌逸轻松破阵,对自己和赵野等人的态度不卑不亢,如今柳芸晴随意施了一法,又轻松化解了他们多日没能化解的麻烦,基于以上种种,李泊实在是不相信这两名突然冒出的蔡家客卿长老仅是一名丹融期圆满、一名窥灵前期的普通修士。
听到苏远娆的判断,蔡汗也闭目发动体内精纯火元力感受了一下岩浆深处,毫无意外,他也感受到了岩浆之中一丝危险的气息。
随着红光与热意愈发强烈,相对狭窄的山洞也就此走到了尽头,及至山洞出口处,只见一道数十丈的狭长石桥横贯两端,石桥对面是另一个山洞入口,而在这石桥之下,则是滚滚翻腾的炽热岩浆!
“嘶——”
“看!有光!”
见凌逸疑www•hetushu•com惑,柳芸晴出言解释道:“引路冰蝶的确消失了,不过在它消失的前一刻,我覆在上面的神识传回来一个讯息,那就是前方有极其炽热的空间,正是那空间内太过炎热,所以才把我的冰蝶融化了。”
“轰!”
闻言凌逸眉头一挑,随即恍然道:“你的意思是前方有炎热空间?”
阵阵吸气声在一众修士见了眼前景象后发出,岩浆他们见过,可是他们没见过如此烤人的岩浆!想那能够让丹融期修士感受到热意的岩浆决然不会是普通之物!而且他们可不觉得,在这两个洞口之间安上一座石桥,再在石桥下方灌满岩浆是为了增添洞内美景之色!
“是啊,终于不用困死在这山洞里了!”
可是……事情显然和他预料的大相径庭……
得到这个线索,凌逸已经十分欣慰了,不管前方空间如何神秘莫测,总比如今一直在黑漆漆的山洞里呆着强,这就好比一个饱受折磨的人但求一死一样,有些时候,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要远远强于无声无息的苟活。
“这岩浆有问题。”
这红光,俨然成为了众人的希望之光。
……
说话之人乃是娆仙阁阁主苏远娆,要是一般人道出此话,恐怕其余的人都会回上一句:岩浆有问题还用你和-图-书说?是个有脑子的人就看得出来!可是这话从身为火灵之体又得到火属性强大功法的苏远娆嘴里说出来,那么这岩浆就定然不是凡物了。
“苏道友,我……”
李泊闻言朝蔡汗点点头,不管蔡汗是刻意隐瞒什么,还是他真的不知道凌逸与柳芸晴的底细,既然问不出来,最多暗自加以提防就是了,在他看来,除非是渡劫期大能可以在自己眼皮底下隐藏修为,否则即便再奇特的敛息术,也不可能让自己一点端倪都看不出,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渡劫期大能想要借机探索这古修士洞府,又何必带着自己这些人呢?假如凌逸在境界上没有作假,李泊实在不相信,一名丹融期圆满修士能翻出什么天来。
蔡汗还想说些什么,谁知苏远娆趁着自己失神的功夫抢先一步直奔南星火绒草而去,正当他也准备飞身夺草时,凌逸一把将其拉住了。“别动,看着。”
“蔡汗,这南星火绒草对你我而言都是必得之物,就看谁先取到吧。”
柳芸晴点头道:“应该是没错,假如我们按照冰蝶的飞行速度前行六日,应该可以到底那处炎热空间,兴许在那里可以找到什么关于这古修士洞府的线索。”
“说的也是,大家小心点,跟在家主后面,时刻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