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古修士洞府(十)

……
待那凶兽完全露出岩浆表面,虎视眈眈的趴在岩浆表面上望向刚才妄图收取南星火绒草的苏远娆时,凌逸却是先一步叫出了此凶兽的名字。
冷眼观望着几人的交流,凌逸忍不住撇了撇嘴,心里暗道:还没开战呢就想要分好处了,你们真的以为那一个境界的差距是可以用人数弥补吗?
不过南星火绒草对他是不重要,对苏远娆可就不一样了,在苏远娆心中,已然把南星火绒草定位成了自己必得的宝物,如今宝物就在眼前,岂有不取之理?“李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想在这里消耗元力,那假若一会儿遇到什么水属性宝贝,却有强悍凶兽亦或是阵法守护,届时我们是不是也应该绕过去,避免节外生枝?!那南星火绒草我志在必得,我就问你们一句话,这忙,你们是帮,还是不帮?”
“想来这炽火金蟾定是因为苏道友试图取hetushu.com那南星火绒草才发动攻击的,如果我们不再打那南星火绒草的主意,而是直接走过石桥去对面行不行?你们看,炽火金蟾击退苏道友以后就一直趴在南星火绒草旁边盯着我们看,好像根本没有继续攻击我们的意思,不如我们不要节外生枝了,径自走过去吧?!”
“可是,呆在这里不也是死吗!那可是相当于窥灵后期的凶兽啊!”
“它是蜕兽后期没错,可这里有七名窥灵期修士,六十余名丹融期圆满修士,难道加起来还不是它的对手?!你没看家主他们一点惊慌的意思都没有么,现在往外逃,那可是叛族之罪!”
闻言苏远娆缄口考虑了一番,随即一咬银牙回应蔡汗道:“可以!”
“炽火金蟾?”
“什么?!蜕兽后期凶兽?!快跑吧!”
再说苏远娆六人达成了共识,一双双眼睛死死朝炽火和_图_书金蟾望去,同时,六人丹田灵涡内的元力也渐渐被他们运转开来!
柳芸晴恍然,以一个只有凌逸才能看到的角度吐了吐香舌,而后再次恢复了冰冷模样。
听了柳芸晴的问话,凌逸大感好笑,抬手刮了刮柳芸晴的琼鼻,随后传音回道:“有宸苍界在手,你夫君我会缺稀罕灵草吗?”
“是炽火金蟾!”
“那我帮你!”一听苏远娆答应自己,蔡汗心中虽然担心是否能够击退或者灭杀炽火金蟾,但是南星火绒草的诱惑已经充满了他的思想,无论怎样,他都要搏上一搏!
蔡汗看了苏远娆一眼,而后又把目光投在了凌逸脸上,见凌逸一脸淡然,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才沉声说道:“苏道友,若是你肯把南星火绒草分我一半,我愿意帮你!”
“说的也对,好虎还架不住狼多呢,反正横竖都不好过,倒不如拼上一拼,若是能击杀这只畜生,说和图书不定还会有奖赏呢!蜕兽后期凶兽的内丹啊……”
见苏远娆等人一脸疑惑之色,凌逸简略的为他们说了一遍关于炽火金蟾的讯息,大致了解了眼前凶兽的具体情况,所有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夫君,你对那南星火绒草没兴趣吗?”见众人对南星火绒草兴致勃勃的样子,柳芸晴传音向凌逸问道。
那从岩浆深处缓缓露出身形的凶兽正大张双目盯着凌逸等人,周围随行修士便开始了强烈的议论,说到最后,他们已经开始默默分配这凶兽身上的零件了……
那凶兽身长十余丈,浑身蟾皮呈金黄之色,而蟾皮上一个个不断收缩的孔道,竟是正在往外涌着岩浆!丝丝红黄色相间的火气从那炽火金蟾体外向上冒着,当它出现在岩浆表面的那一刻起,众人瞬间感觉周围空气温度再次上升了一个档次,几乎是之前温度的一倍有余,换句话说,炽火金蟾的“和-图-书炽热炎火”之名并非虚传!
“不错!我们听家主他们的!”
“我的老天,那是什么凶兽?!”
“别说内丹,就是它身上的血液筋肉能给我等分上一点,那也是炼宝或者拍卖的宝贝!”
“别乱动,你想死啊,家主没有命令,你就算跑出去还不是得死?”
得到几人的支持,苏远娆对拿到南星火绒草的信心增添了不少,尽管最后只能得到一半,但那也足够了,自己已经卡在窥灵前期很久了,这南星火绒草将是她突破境界的一个契机!
“你们感受一下那凶兽的气息……似乎……似乎是蜕兽后期!”
话音落下,李泊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于苏远娆的话语不太满意,可是后面还有太多未知之事,他也不好现在就与苏远娆闹翻,于是他选择了沉默,看向其他带头四人,意在听取他们的意见。
“好!”
虽然仙郡地大物博,李泊、象通等人又是在仙郡经历和_图_书大小风雨千余年的人物,可是这炽火金蟾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由于那金蟾散发的气息太过撼人,他们也顾不得疑惑为何凌逸能叫出那凶兽的名称了。
接下来贺庭、赵野、象通三人暗暗商量了一番,随即又神识传音与李泊讲了几句,最后才朝苏远娆说道:“苏道友,那南星火绒草对我们而言确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只要你保证在接下来的宝物探索中,若是遇到对我们四人有益的宝物肯帮上一把,我们愿意帮你一战!”
说话之人正是儒雅书生似的李家家主李泊,由于他身怀灵脉属性为水,所以南星火绒草虽然珍贵,对他而言却是没有太大意义,即使拿到手里,最多也就是出去换取些丹药灵石或者其他同价值的宝物而已,这才刚进古修士洞府,后面的宝物是没看到,可是想来也不会太少,犯不上因为一株灵草在此地消耗太大元力,于是,这才有了前面那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