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古修士洞府(十一)

一名奉芝门的修士反应稍微慢了一点,四溅而飞的岩浆汁水有一少部分沾到了头上,顿时一股焦糊味道从那修士身上蔓延开来,几乎没受多少痛苦,那奉芝门长老便在岩浆中融化了。
不怪苏远娆几人太过轻敌,在他们看来,眼前这凶兽虽然是蜕兽后期,但是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们坚信,如果换做一名同等级的修士与他们对抗,输的那一方一定是那名窥灵后期修士,毕竟他们可是四名窥灵中期、两名窥灵前期的修士了。那一两个小境界的差距,用人数肯定能够补齐。
轰轰轰!
“玄娆天火斩!”
火焰岩浆先是与海浪相撞,接着围观修士便是看到海浪几乎是刹那间便把那些火焰和岩浆扑灭,正当他们以为李泊此次将会把炽火金蟾彻底击杀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岩浆落地,发出滋滋的声音,不过却未能把那黑石地面融化,由此看来,这山洞内的地面黑石也并非什么平凡之物。
“波涛汹涌!”
再看正在战斗的苏远娆六人与那炽火金蟾,双方已是打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李泊、象通等人此时也是放出了各自的本命宝器,或刀或枪的与炽火金蟾激战起来。
炽火金蟾似乎感应到了此术对自己的威胁,体外涌着的岩浆变得更快更多起来,待海浪扑至,炽火金蟾毅然一跃,随即张开蟾口,吐出了自己长hetushu.com达数丈的舌头,而那舌头之上,竟是长满了一个个骇人火泡,火泡在炽火金蟾的控制下不断爆破,火焰夹杂着岩浆飞在了最前方。
见苏远娆发动了攻击,象通、李泊五人亦是全力使出了自己的神通,水、火、金、土四种属性法术相继出发,从六个不同的角度直奔炽火金蟾,威势之猛,令人心悸!
当苏远娆六人回过神来,炽火金蟾冷声开口了!
嘶——
为了南星火绒草,苏远娆已然是做出了必战的准备,炽火金蟾的警告她自然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炽火金蟾忽然把身体一缩,在火红岩浆的包裹下,于半空中扭曲变化一阵,炽火金蟾居然变成了人形!而那一刻,李泊发出的波涛汹涌之术也压在了人形炽火金蟾的头上!
“呱呱——”
“啊!”
攻击未果,炽火金蟾眼神中仿佛也并无什么可惜之色,此番攻击,倒像是它给苏远娆六人的最后警告。
印记打完,法令落下,浑厚的水元力不断从李泊灵涡内往外席卷,继而一方海水景象骤然显现,翻腾着巨浪朝炽火金蟾铺天盖地的杀去!
于是乎,既然无法改变自己离不开凌逸的事实,柳芸晴索性就接受了其他“姐妹”,前提是凌逸腰间软肉被当作出气筒让柳芸晴连连掐了数日……
“休想取走南星火绒草!”
凶兽身上的毛皮和_图_书骨骼之所以能当成炼宝、炼器、炼阵的材料,正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肢体十分坚固,就等于具有了人类修妖者,甚至强度远远高于修妖者的体魄,再加上其本命法术的与生俱来,又是量身打造,所以除非你有什么逆天的法术宝器,否则和同阶凶兽拼命,和作死无异!
听柳芸晴说到狐嫣儿,凌逸表情先是一黯,随即怜爱的抚了抚柳芸晴脸颊,柔声回道:“难得晴儿你不怪我太过花心,还处处为她们着想,你放心吧,我不会厚此薄彼的,一定会好好爱你们每一个。”和柳芸晴确定关系以后,凌逸除了把自己修习浊道的事情交代了,还将凤凰圣女、伊玉、狐嫣儿三人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看出眼前几名气息不弱的人类修士下定决心要与自己一战,炽火金蟾不再犹豫,四足拱起,悍然发力,其背上孔道齐齐打开,接着就是无数道岩浆汁水狂喷而出,与苏远娆几人的攻击对去。
这就是此时苏远娆六人内心的想法,可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的可不是什么修士,而是一只完完全全的狂暴凶兽!假若是那些最低级的凶兽,或许比起人类修真者来可能会略逊一筹,毕竟人类生下来几个年头过去就有了不弱的智慧,尤其是身怀灵脉的人类,那灵智开始的时间更是早之又早,但那一旦凶兽随着修为法力www.hetushu•com增强,灵智开启到极致后,那么同级修士就再难是这凶兽的对手了。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修士尽皆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随后一个个惊慌的跑回了洞口处,集中精神关注着两方战斗。
五行之中相生相克,于是苏远娆、贺庭五人很是聪明的把攻击主力位置留给了水属性灵脉的李泊,借着五人给自己制造出的空挡,李泊使出了自己最强神通。
提起冒牌和尚,柳芸晴本能的抬头观察起此时凌逸的面容来,而后扑哧一笑倾国倾城,举起玲珑剔透的手指点了一下凌逸光头脑门说道:“夫君难道忘了嫣儿妹妹了吗?之前你不是说,你给了嫣儿妹妹一项名叫万兽化灵决的神通么,而且修习那门法术需要不同凶兽的内丹作为辅助,我可不相信夫君会拿不下那炽火金蟾的性命哦。”
滋——
这时苏远娆六人已然准备好了要施法朝炽火金蟾攻击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还未等他们出手,炽火金蟾却是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意图,来了个先发制人!
不过凌逸自知这里不是“办事”的地方,强压下那种感觉后,凌逸拉过柳芸晴揽在怀里,两人一同将目光往苏远娆等人方向投去。
凌逸的简单表白瞬间温暖了柳芸晴的芳心,继而柳芸晴这个冰山美人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下踮起双脚吻上了凌逸的双唇并且吐出了香舌与其交错在一起和图书……
六人之中,苏远娆第一个发出了攻击,玄娆火剑被其高高举起,而后挥手狠狠一劈,一道外表燃烧着赤红火焰的剑芒便是朝炽火金蟾凌厉斩去!
只见那翻腾岩浆在炽火金蟾脚下犹如一片红石平面一般,让其借此猛然跃起,炽火金蟾这一跃之下竟是轻松跳到了洞口两边石桥之上,虽然出了岩浆地带,但炽火金蟾身上孔道往外涌出的滚烫岩浆汁水却是丝毫没有停歇之意,不等苏远娆六人做出应对,炽火金蟾张口一吐,一洼岩浆便是急速朝他们喷射而去!
许久唇分,虽然柳芸晴以冰霜万颜之术改变了容貌,但这不影响她害羞后面颊变得粉红,看着那如成熟水蜜桃一般诱人的脸颊,小凌逸昂首了!
“夫君,难道你不想看看他们与那炽火金蟾的战斗吗?”走到一边,柳芸晴突然一改先前冰冷之色,面露好奇的朝凌逸问道。
滋滋滋——
尽管修真者妻妾成群很正常,毕竟他们有着远远超过普通凡人的寿命,可是哪个女人也不愿意与其他女子分享自己的爱人,柳芸晴自然也不例外,开始时柳芸晴只是知晓伊凝萱与凌逸的事情,因为她一人,柳芸晴就想拼命克制自己对凌逸的感觉,从而把凌逸当做自己生命中的过客,将其忘掉,无奈爱情来了,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挡得住呢?
看着苏远娆等人凝聚自身元力,凌逸心中冷冷一笑和-图-书,随即干脆不管那六人在前面作死,拉着柳芸晴走到一边闲聊去了。
说来苏远娆六人也并非不懂得这个道理,奈何错就错在他们根本就不了解炽火金蟾,还妄想把它当成曾经遇见过的类似凶兽联系到一起,因此此战注定将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凌逸撇撇嘴,心不在焉的回应柳芸晴道:“我看那个作甚?他们自己嫌活的时间太长了,一个个跑去送死,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我还得等抓住他们死的那一刻赶紧念念佛法,给他们超度一下?摆脱,你夫君我是一名冒牌和尚好不好?!”
水火相遇,一股股黑烟往上冒了起来,然而只是几息过后,一身金黄色的人形炽火金蟾便冲破海浪,虚浮在了半空,冷眼看向处于呆滞状态的苏远娆六人!
面对炽火金蟾吐出的岩浆,苏远娆几人哪敢有所怠慢,从周围令他们体外护体光罩都无法全部隔离的温度来看,他们可不觉得那岩浆和普通火山中的岩浆热度雷同,于是六人眼见那摊岩浆扑来,急忙脚下发力,往六个不同方向进行闪躲,而那炽火金蟾发出的岩浆攻击似乎没有锁定六人身影,一下攻在了苏远娆等人之前所站的黑石表面上。
一记又一记的凶猛碰撞在这并不宽敞的空间里对在一处,一时间光华四射,岩浆飞溅!惹得在一旁观战的那些丹融期圆满修士各个急忙放出元力护罩,以求不被殃及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