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古修士洞府(十三)

此番攻击过程中李泊等人一直用神识观察着岩浆内部的状况,令他们感到可惜的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炽火金蟾的身影,也就是说,李泊这倾尽他窥灵中期所有元力的一击并未起到太大的效果,现在他们唯一期盼的就是,这一击能够给炽火金蟾带来些伤害,好让象通等人能够借此将其击杀。
六人充满状态的时候尚不是炽火金蟾的对手,此时整体战力损伤大半,这还怎么打?!
海浪扑至滚滚岩浆表面,一股股由水火相容而引起的烟气大片升起,李泊全力释放着体内水元力,不断往那海浪中增添能量,只见岩浆表面在这一层接一层的海浪扑打下逐渐向内凹陷,四处飞溅的水珠与火焰交错相撞,直到李泊元力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海浪才一点点消逝掉。
“李家族人听令……”
“奉芝门弟子听令,共同出手!”
凌逸与柳芸晴正交谈间,石桥下方岩浆中突然传出了炽火金蟾的声音,随后那岩浆表面中心处一点不停往外翻涌起来,继而炽火金蟾的身影便是再度浮现!
很快炽火金蟾便给出了答案。
说完,不等那些犹犹豫豫的丹融期修士动手,炽火金蟾一吐舌头直奔那六十余名修士而去,舌面火泡再次爆裂,大股大股的岩浆火焰径直朝山洞口喷射而去,那www•hetushu.com些丹融期修士眼见自己家主等人都无法击败炽火金蟾,急忙拥挤着往山洞后方飞速逃窜,一些落在后面的,很快就被炽火金蟾的攻击打在了身上,一声声惨叫发出,几乎一半修士便就此陨落了,而剩下的三十几名修士,则是深入山洞内不见了踪影。
“蔡家弟子听令……”
“哈哈,你们想让这些蝼蚁拖延本尊追杀你们的时间,从而退出山洞逃之夭夭?别傻了!若是能原路从山洞逃到外界,本尊又岂会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上数千年?!还是乖乖受死,为本尊出去做贡献吧!”
二人交谈时并未采用神识传音的方法,主要是因为除了他们两个人,其余修士要么在苦苦斗法,要么在精神紧绷的看着战斗,哪里像他们这般闲在,因此凌逸倒也不怕其他人听出什么来,不过即使其他人听出了什么,凌逸也不会在乎,因为要想封口,实在是太简单了。“是啊,若不是得到了那位前辈的传承,恐怕别说把实力提升到如今这种地步,就连小命都早已没了吧。”
苏远娆受到重创、贺庭因为替苏远娆挡下那一拳消耗了大量元力、李泊就更不必说,连续两次施展波涛汹涌的他短时间内已然没了战斗的能力,如今剩下还处于相对巅峰状http://www.hetushu.com态的唯有蔡汗、象通和赵野三人了!
接下来稍稍恢复一些的苏远娆与贺庭等人亦是相继看出,由于李泊攻击大部分都被岩浆消耗的缘故,致使炽火金蟾根本没用多大力气就逃过了那一次攻击,面对现状,炽火金蟾可以依旧大开大合的与苏远娆等人斗法,可他们六个却是不行了……
逃跑计划失败,苏远娆等人面若死灰,正当他们准备拼死一战时,炽火金蟾发出的惊咦将他们的视线拉到了一旁。
大致感应了一下炽火金蟾的气息,发现其气息丝毫不见紊乱的赵野惊吼出声。
谁知炽火金蟾哪里会把赵野的言语放在心上,早在他们看到自己人形面容并露出鄙夷之色时,炽火金蟾就下定决心要把他们留在这里了。“哈哈,你们不觉得此时求和有些太晚了吗?!要不是这山洞内暗藏玄机,本尊数千年来不得离开这里,又岂会安然在此守着一株灵草?!想来灭杀了你们,得到你们身上能够助长本尊实力的东西,再加以南星火绒草的帮助,定能凭借蛮力破开这破山洞的阵法,那时等本尊到了外界,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此大好时机,本尊又怎会放过你们!”
言间凌逸又想起了当初被几条银钩苍狼追杀的场景,若不是小灵及时赶到和-图-书,他怕是早就消失在这世间了。
话毕,炽火金蟾不给赵野继续说话的时间,脚踏岩浆一跃而起,及至赵野头顶上方凌空一腿劈下,众人只见一道弧形火光瞬间攻至赵野上方,赵野无奈,唯有心中暗骂一声,翻手召出一柄绽放着白芒的大刀高举过顶,与炽火金蟾之腿碰在了一起。
“咦?这里还有两个不怕死的?”
见凌逸眉目之间略显伤感,柳芸晴捏了捏凌逸的手安慰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既然夫君大难不死,那这后来的所有也都是夫君你应得的,这世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赵家族人听令……”
对于赵野那明显带有些许敬畏的言辞,虽然象通等人对他大感不满,却是明白此时此刻,如果不和炽火金蟾低头,那么他们这千年的道行便将彻底毁于一旦,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饶是对南星火绒草十分不舍的苏远娆与蔡汗二人,如今也不得不放弃取草的念头了,毕竟性命丢了,要那灵草还有何用?
不是苏远娆六人心狠,只是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任何家族关系,门派弟子都不再重要了,能够活下来,就是他们唯一看重的。
……
听了柳芸晴安慰的话语,凌逸点了点头,随即恢复心性应道:“嗯,晴儿说得对,我们的确不应该沉浸在过去,应该把hetushu.com握现在,放眼未来。”
至此,战斗的结果显而易见,看着炽火金蟾那条与赵野那极品玄宝大刀硬碰却不显丝毫伤痕的腿,苏远娆等人便是明白,他们已经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
“他没受伤?!”
“啧啧,为了一株南星火绒草,何必呢……”
一声闷响发出,炽火金蟾一腿压在了赵野的宝器大刀上,巨大的冲击力从上方袭来,赵野双腿一弯,砰的一声跪在了黑石地面上,两膝因为受到重击渗出了鲜血,透过道袍流了出来,强忍着双腿带来的剧痛,赵野咬牙把刀往上一顶,趁着炽火金蟾收腿后撤的功夫,转身移回了苏远娆五人身边,一手揽在象通的肩膀上,勉强站立。
事出无奈,苏远娆等人不得不为了性命做最后的反抗,命令各自势力的丹融期修士一起攻击炽火金蟾,说来他们并没打算这些族人门徒能够对炽火金蟾造成什么伤害,他们希望的,就是能够稍微争取一些时间,以帮助他们退出山洞,出去后再做打算。
“象天宗弟子听令,一齐施法,与我等灭杀这凶兽!”
“你们真的把本尊惹怒了,今日一个都别想走了,把性命留在这里吧!”
然而,即使挡住了炽火金蟾的追杀,他们又真的能退出去吗?
别看赵野往常一副莽夫模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到www.hetushu.com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这种人往往更担心自己的性命能否存活,一看己方失利,赵野腾空往前飞行了一段距离,而后朝炽火金蟾抱拳说道:“炽火……金蟾道友,之前打南星火绒草的主意是我等不对,你看那灵草依旧安在,不如我们就此化干戈为玉帛,交个朋友如何?”
望着苏远娆等人伤的伤,元力枯竭的元力枯竭,凌逸忍不住摇头叹息道,这怪不得他在一边说风凉话,拥有宸苍界无数灵草宝根的他,对那南星火绒草实在难以提起兴趣来,尽管南星火绒草对其他修士而言是那么的珍贵。
砰!
事到如今,这六名绑在一条绳子上的窥灵期大能已然不觉得他们可以和炽火金蟾和解了,哪怕是不再打南星火绒草的主意,他们能做的,只有拼命一搏,不是他们死,就是炽火金蟾亡!
见凌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柳芸晴狠狠白了他一眼,语气中夹杂着些许同情的说道:“你以为其他人都和夫君你一样有大机缘啊?如果我没遇到你,说不定面对这种情况也要豁出去性命去取那灵草了,身为一名修真者,要想在成仙路上走的长远,自然离不开天材地宝的支持,而机缘又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危险,不拼,又怎能快速提升实力呢?”
“娆仙阁弟子听令……”
这二人,自然是凌逸与柳芸晴无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