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古修士洞府(十五)

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在凌逸神识的锁定之下,冰龙很快便击在了身影快速移动中的炽火金蟾,随即在炽火金蟾绝望的目光下,二十余丈长的冰龙一头撞在了其身上,转而化作丝丝寒冰元力从龙头一直消散到龙尾,在不断冲击炽火金蟾身体的过程中钻入其体内,将它彻底冻成了一座冰雕。
而凌逸在此番施展寒冰刺龙时也刻意隐藏了一番自己灵脉的秘密,他没有用浊元力凝聚冰龙,而是把寒冰属性元力从中剥离了出来,虽然威力上可能有所减少,但灭杀区区一个蜕兽后期的炽火金蟾却是足够了!
刹那之间,二者相遇,冰龙作巨龙盘柱之态迅捷的绕过一股又一股岩浆火柱,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那股股岩浆火柱从头一直冰冻到尾,直到石桥下方整片岩浆彻底冻结,冰龙才再次龙吟一声直窜云霄,继而穿破云层锁定炽火金蟾撞去!
再观凌逸,面对呼啸而来的滚滚岩浆不屑轻哼,而后双手法决一成,轻道一声:“寒冰刺龙,去!”
苏远娆感激的朝凌逸点点头,随后像是生怕凌逸反悔一般快速抓住那漂浮着的南星火绒草装入了储物手镯里,虽然赵野四人没得到什么好处,但一见凌逸如此大方,心里对凌逸那句“接下来遇到我不用的宝物,你们随便分”相信了许多,他们相信,有了凌逸的保护,接下来的古修士洞府之行将会收获多多!
天之骄子,不外如是。
显然,凌逸无时无刻不在为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沉醉着。
原本因为这一句话,让蔡汗兴奋之余,苏远娆心中却是无比遗憾,和*图*书直到凌逸翻手再次取出一株南星火绒草扔到她面前时,她那苦涩的脸上才重新焕发光彩。“这……”
毕竟人家连南星火绒草都能随便送出,这洞府内又有几件宝物能让人家看上眼呢……
不是它高看凌逸,而是它希望能借此彻底泯灭苏远娆六人反抗的心思,乖乖在原地坐以待毙,从而省去它追杀的力气。在这洞府内困了数千年,它一时半刻都不想再呆了!
看着几人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凌逸牵着柳芸晴的手上前走了两步淡然说道:“既然你们或多或少知道了我的实力,那有些事情我便在这里和你们先讲明。第一,我的确隐藏了实力,至于究竟到了什么地步你们就不要猜测了;第二,蔡家在来这洞府之前就已经被我控制了,蔡德那厮因为和我发生了冲突被我灭杀,如今蔡家家主就是你们身边的蔡汗;第三,此次洞府之行仍将继续,你们也应该听炽火金蟾说了,按照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只能走下去,你们要是谁想试着原路走出去就请便,我不会拦着,但假如选择跟着我,那之后得到的宝物只要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用处,你们六人商量着分配就是,我绝不参与;第四,即使从这洞府出去,我也不会对你们的势力有什么想法,只是我那念佛城和佛殿,希望以后若是我离开了这里,你们要齐力保全它,哪怕是付出你们的生命,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们以及你们掌管势力的命运全部属于我,原因无他,理由就是我此刻没杀你们,为了防止你们将来不守信用,现在和*图*书交出一魂一魄为我掌管,等将来我解决了自己的事情回到这里,会把魂魄交还给你们,当然,你们可以选择不交,前提是死在这里。”
变成冰雕的炽火金蟾从空中快速下落,凌逸身形一闪移到其身前,白皙的双手变掌为抓,一把穿在了人形炽火金蟾的丹田处,最后在炽火金蟾整个身躯的碎裂之下,一颗金黄色的凶兽内丹被凌逸拿在了手里,翻手将内丹放入宸苍界,凌逸重新回到了柳芸晴的身旁,在苏远娆几人惊讶的目光下缓缓落地。
“南星火绒草就在那,蔡汗,你去取了吧。”
眼看着那充满兽中皇者气息的冰龙袭来,炽火金蟾控制神通的双手已然有些打颤了,奈何事关生死,炽火金蟾猛一咬舌尖,大喷一口精血分散涌入那岩浆火柱之内,硬着头皮朝冰龙对去。
法令落下,凌逸与柳芸晴周边的炎热气息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冷之意,而那被岩浆火光照的通红的空间也随之变得黯淡起来,一朵朵由冰气组成的云朵在凌逸头顶不远处徐徐汇集,一声让炽火金蟾忍不住想要跪地膜拜的龙鸣响彻整个空间,接着场内众人便是看到,一条二十丈长的蔚蓝冰龙骤然窜出云层,抖动着其身上一根根闪烁着寒芒的冰刺直奔炽火金蟾而去!
这一切,全拜宸苍界那个神秘创造者所赐,尽管凌逸心里明白有着多大的能力,就会面临多大的责任,可是这一切现在都还不需要凌逸考虑,先享受强大与逐渐强大的过程,才是他此时要做的事情。
毕竟如果那样做了,凌逸想要灭杀他们,和-图-书他们不会不知道那时多么容易的一件事,没有人会傻到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况且在人杰地灵的仙郡上,双属性灵脉修士数量不多,却也并非十分罕见,说出去也难以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至于凭借丹融期圆满境界秒杀一个蜕兽后期的凶兽,与外人讲就更没人相信了……
说来蔡汗之所以第一个交出魂魄,是因为从那时在蔡城被凌逸随手击败以后,他便清楚了自己的命运,其实他知道自己对凌逸根本帮不上什么大忙,而能威胁到凌逸的修士凌逸也肯定懒得让自己去当炮灰,反而因此有了凌逸这么一座大靠山,将来若是遇到什么困难还能找其帮忙解决一下,这种买卖,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蔡汗想得通,不代表苏远娆五人想得通,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别人手里,他们交出魂魄,无非是因为凌逸的强势罢了,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对凌逸的芥蒂少了许多。
这时苏远娆、李泊、象通、贺庭、赵野也在早已知晓凌逸真实实力强大的蔡汗回过神来后一一从失神中挣脱出来,六人看向凌逸的眼神各不相同,有震惊、有敬畏、有不可思议……尤其是之前与凌逸有了多次摩擦的赵野,看向凌逸的目光里更是多了一丝恐惧,想那他们六人都无法击败的炽火金蟾,在人家凌逸的手里一招就被灭了,要是凌逸想找他算账,元力消耗大半又受伤的他岂不是眨眼间就得死?!于是赵野仅是看了凌逸一眼,便赶紧低下了头,心中默默祈祷着凌逸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见炽火金蟾在下方不断凝聚着气www.hetushu.com势,凌逸虽然从根本上就没把它当做一个可以直视的对手,却也不愿站在这里忍受被动,因此在炽火金蟾准备攻击的时候,凌逸缓缓松开了柳芸晴的纤手,而后也没让柳芸晴站到别处,就那么让其在自己身旁看着自己掐诀结印,其中意思再明显不过,对付炽火金蟾,一击,就够了。
凌逸眼中的轻蔑之意炽火金蟾又怎会看不出来,然而凌逸越是这样,生来性子暴躁的它就越迫不及待想要灭杀凌逸,终于,炽火金蟾将自身气息调整到了极致,打算将凌逸一举灭杀!
不顾苏远娆几人震惊的眼神,凌逸挥手一散,便将整个空间的寒冰撤去,没了寒冰的禁锢和炽火金蟾的控制,那股股岩浆火柱接连形散从空中落下,顺着略有倾泻的黑石地面流入石桥下方,而石桥下方的岩浆也就此再度翻腾起来,整个空间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变回了几人开始时来到此处的样子。
“嘎嘎,小子,本尊会让你明白,丹融期修士在我面前,与蝼蚁无异!”
说完,苏远娆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在蔡汗的带领下一一逼出了一魂一魄,被凌逸取出搜魂令收集起来,所谓修士的魂魄,无非就是灵脉的一部分精髓,如果几人有任何人叛变,凌逸便可碾碎这部分精髓,从而造成其元力运转紊乱,最后落得丹田爆裂道消陨灭的下场,有了这个命脉落在凌逸手里,他们想不听凌逸的话都不行了。
说来凌逸并不愿意在苏远娆等人面前使用佛属性以外的元力,若是用玲珑佛指、极天佛落、玲珑影佛拳这三门神通,凌逸自信也m•hetushu•com能轻易将炽火金蟾秒杀,但是在面对法力属性偏火的炽火金蟾时,凌逸便下意识的使出了这克制它神通的寒冰刺龙之法,重要的是,凌逸并不认为在看到自己真实实力以后,苏远娆等人会傻傻的把自己具有双属性灵脉的事情说出去。
话毕,整个岩浆空间突然剧烈震动起来,空间上方黑石洞顶表面一些因常年为热气烘烤的松动碎石哗啦啦的往下掉落,石桥下方的滚烫岩浆开始更加凶猛的翻腾喷涌,炽火金蟾掌面向上,双手微抬,随即目光一凝,大喝一声,一股股桶粗的岩浆曲柱于岩浆内力拔升起!继而炽火金蟾化掌为拳齐指凌逸,那一股股岩浆便是悍然朝着凌逸冲去,周遭空气在这扭曲浆柱的急窜下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威势之大,令人心神撼动!
凌逸淡淡看了苏远娆一眼说道:“这株南星火绒草年份与岩浆中心那株相差无几,恰好我手里有,便送你了,记住我之前说的话就好。”
这就是实力上的绝对差距,在境界方面而言,凌逸窥灵后期的修为的确与蜕兽后期的炽火金蟾半斤八两,但在实际实力上来说,凌逸虽无法击杀渡劫中期修士,却可以倚仗自己那超过同级修士百倍的浑厚元力慢慢将其消耗以致击败,在以往的斗法中,凌逸可以说是很少能有消耗掉一般元力的情况出现,毕竟什么阶段的人接触什么阶段的事物,于同级修士之间,凌逸的优势诚然是强大的可怕,再加以种种威力逆天的法术神通和血灵剑、四象神盾这般强力宝器,他想不秒杀对手都不行,而凌逸,也常常因为无法酣畅一战感到十分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