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古修士洞府(十九)

站在木门前,谁也不敢轻易的去打开木门,因为谁也不知道木门之后的空间到底是否和普通茅屋一般无二,可如若不进入茅屋又找不到更多的线索,因此稍加犹豫之下,凌逸捏了捏柳芸晴的手,示意其安心,才紧绷着神经轻轻推在了木门上面,只要这木门有一点问题,凭凌逸的反应,定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判断,是进入还是退去。
丹瓶被蔡汗几人取走后这周遭环境也没有太大变化,柳芸晴与凌逸的猜想一样,那就是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见凌逸目光锁定在玉笺上犹豫不决,柳芸晴上前拉起凌逸的手,鼓励说道。
迈步走进屋内,茅屋除了这木门直通的简陋厅室,里面还有一个房间,房间内有个十分朴素的床榻,床榻上有两床干净的被褥,再有就是床榻前摆着另一张正方形木桌,看这木桌上摆放的文房四宝以及一盏烛灯,想来应该是茅屋主人写字作画所用。
正当凌逸把丹瓶一一放下,准备拿起那玉笺查看时,柳芸晴和其余六人也赶来了,看到凌逸放下的丹瓶,苏远娆六人虽然心中颇有心思,却也没急于要求些什www.hetushu.com么,他们明白,现如今在这洞府之内,他们想要宝物,必须要经过凌逸同意才行,如果太过急功近利,说不定小命都会折在这里。
深吸一口气之下,凌逸终于还是决定拿起那玉笺放入神识,以探这古修士洞府之谜。
“拿起来看看吧。”
听到后面的呼喊声,凌逸与柳芸晴同时转过身来,看到蔡汗几人正快步往自己这边赶,不由得让凌逸对六人的表现更加满意了许多,正如之前李泊分析的那样,如果这点危险他们都不愿意陪着自己冒,那以后自己离开这里还凭什么指望他们对自己佛殿多加照顾,看见六人一个不少的跟了进来,凌逸暗暗决定在成仙路上多多少少帮他们一些,当然,仅仅是这“一些”,也足够他们受之不尽了。“我们能有什么事情,这一路走来,倒是没见到有什么阵法机关,相比之前山洞的蹊跷与岩浆的凶险,这里似乎给人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了。”
说话间六人已是走到了凌逸与柳芸晴近前,停下脚步后蔡汗六人才继续打量起周遭环境来,随后李泊先是颇有同http://www•hetushu•com感的回应凌逸道:“好像的确是这样,看这里的情况,应该不会有什么凶险的兽类守护吧?!机关阵法似乎也没有,莫非这洞府的主人并没有设下太多阻碍,以防自己的传承流失?!还是说这洞府之主本身的修为就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高?!”
不过凌逸并不打算把这些丹药收为己用,第一凭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还用不上这么高级的丹药,即使取了这些无非就是去一些拍卖会换点灵石,可话说回来,凭他现在的炼丹能力多炼制一些窥灵丹换取丹药就足够用了,用眼下这些丹药去换灵石说不定还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其次,这些丹药即使不用丹苍诀对比,凌逸自己依仗宸苍界里的灵草和丹苍诀上的丹方,将来炼制出来也不会有太多阻碍,倒不如现在用来收买苏远娆六人的人心,说不定将来他们还能帮上自己一些忙。
毫不例外,当苏远娆六人进入这美丽桃源中后,亦是为这般清静幽雅之地迷住了,不过凌逸安危尚未知晓,六人也不敢沉迷在美景中太久,稍稍一回神,眼神犀利的他们便是看到了正在http://m.hetushu.com碎石小径上相依漫步的凌逸与柳芸晴二人,快步赶上两人的脚步,蔡汗大松一口气的朝凌逸喊道:“高道友等等,你们二人没事吧?!”
等柳芸晴以及苏远娆六人全部跟着凌逸走进茅屋里,一番打探之下发现除了这茅屋内家具崭新的有点异常之外,倒是没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地,正当几人心生疑惑找不到答案的时候,那之前在山洞墙面之后听到的箫声再次从屋外悠悠传来,闻听箫声,凌逸绕过众人快步走到屋外,大开神识在整个美景空间扫探了一遭,最后依然没有找到任何人影。
直到凌逸拿起玉笺之前,放话让他们几人公平分配这些丹药后,蔡汗才在其他五人的推搡下走上前来,依照凌逸的意思朝那碎石小丘拜了拜,才拿着那五个丹瓶往一边分配去了。
看到身旁佳人一副生死与共之色,凌逸心中感动的同时,也不敢放松戒备,谁也说不好那丹瓶会不会是某些陷阱的引诱之物,但机缘就是机缘,没有危险的机缘,哪里会有什么价值?!
右手缓缓的把木门往里轻推,伴随着吱吱的声响,木门被一点点打开,有着细小间隙hetushu.com的木制地板先是映入凌逸眼帘,而后待木门整个推开,让凌逸意想不到的是,这茅屋之内竟是真的和普通茅屋无异,一个木制的圆桌,两把木椅,一套茶具摆在桌子上,桌上剩下的东西还有一个香炉,那香炉内居然还冒着缕缕香烟,再加上屋内的整洁,要不是凌逸等人知道这是一个古修士洞府遗迹的话,说不定还会以为这里有人居住呢!
看到凌逸出了木屋一路疾驰,柳芸晴和其余六人紧忙跟在后面,他们都清楚,只有聚集在一起,才能更好的应对危险。
看到几人迫不及待的样子,柳芸晴心里怎会不明白一向至占便宜不吃亏的凌逸是怎么个心思,漫步走到凌逸身边,柳芸晴亦是把目光随着凌逸一起放在了那玉笺和玉箫上面。
多猜无益,凌逸明白呆在原地胡乱猜测一通是找不到关于这座洞府的答案的,于是在凌逸的带领人,几人多加警惕的继续沿着碎石小径往前走,一直前进到那茅屋前方。
这里空间本就不大,因此在凌逸的刻意快步赶路下,很快就来到了那摆放玉箫的案桌前,由于之前只是神识大概一扫,加上箫声引人,所以之前凌逸只注意到hetushu.com了案桌上的玉箫,其他东西却没有仔细观看,如今走到案桌前,凌逸才发现上面还有一枚玉笺,以及几个丹瓶。
转念一想凌逸便明白了这眼前由碎石搭起来的小山丘是什么了,想必这洞府主人尸骨掩埋之地正是此处,宝物在前,凌逸没有急于取宝,而是先朝那碎石小丘拜了拜,随后才拿起那一共五个丹瓶一一打开翻看,丹瓶打开,浓郁的丹香扑面而至,虽然凌逸没有对比着丹苍诀找出这几瓶丹药的来历以及用处,但仅凭这浓郁的丹香和浑厚的灵气不难看出,这几瓶丹药皆非凡物,起码是凡界之上甚至是仙界的宝贝。
在这洞府空间之内,凌逸不敢采用御空之术来快速移动,一来是怕释放元力会引出各种未知神秘的阵法,二来则是基于对这洞府前辈的尊敬,还是那句话,谁也不想后人在自己的坟冢前面飞来飞去不是?!于是脚下微加力气,凌逸率先朝那案桌走去。
不过这番神识扫探也不是丝毫收获没有,在那清澈小湖旁边的岩石墙面下,有一座用碎石堆起来的小山丘,而那小山丘前面则摆放着一个案桌,那神秘箫声正是从那案桌上放着的一个翠绿玉箫中传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