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古修士洞府(二十)

把目光投在之前分配丹药的苏远娆六人身上,看着其一个个志得意满的样子,想来是对此行的收获满意无比,古修士洞府之行就此告一段落,凌逸出言道:“好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宝物了,我们该回去了。”
说完,凌逸又转身朝那碎石小丘恭敬拜了拜,随即拉着柳芸晴的手径直走向那清澈湖泊前方,双手覆上金黄色佛元力,接着猛地向上一抬,那湖泊中的湖水便倾湖而出,全部漂浮在了空中,而那小山上留下的泉水也就此停止,不再下落。
神识发挥作用,一段段文字传入了凌逸脑海中。
淡然扫了那些修士一眼,凌逸也不管苏远娆几人如何处置他们,简略告别后,便拉着柳芸晴驾云而去,回那佛殿了。
凌逸没有就地研习那两首萧曲,即便他有浊灵脉在身,大可将此箫声发挥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碍于之前他根本没有丝毫音律基础,所以这两首萧曲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学会的,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赶快离开这里,把握时间去变强,这样才能完成那些遥远的承诺。
凌逸闻言淡声应道:“此处并非我等先前所想是一个凶地,倒不http://www.hetushu.com如说是一个世外桃源,至于那炽火金蟾,应该不是这洞府主人留下来刁难我们的,而是它误入此地,被困于山洞循环阵法之内,有恰巧那石桥下方有一岩浆火地,才久久不得出去,再说阵法,这山洞除了开始时那道屏障以及路途循环之阵,其余阵法机关便是再也没有了。”
松开柳芸晴的纤手,凌逸轻巧一跃跳入干涸湖中,少顷之后,找到了那萧形凹槽,凌逸翻手取出玉箫,等招呼众人一起站在了湖泊中央,才将玉箫放入其内,玉箫落入凹槽,一阵青光闪烁,待那一缕温暖阳光射入一行八人眼帘,此次古修士洞府之行便是彻底结束了。
提到回去,赵野这个急性子也不再顾忌凌逸是否会找他算旧账了,开口急忙问道:“高道友,难道你找到出去的方法了?这里不会有什么阵法或者炽火金蟾那般的凶兽了吧?!”
环顾一周,发现已至山外山顶,低头看了看手上玉箫,凌逸心中默默感叹一声,随后将其收起,正要吩咐众人各自回城,之后行事听其拆迁,身边不远处空地上却是又一通光华和*图*书闪烁,等凌逸八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三十余名没有遭到赤火金蟾毒手慌乱逃回山洞的六大势力修士。
收回神识,凌逸转手把玉笺和那案桌上的翠绿玉箫收进宸苍界内,柳芸晴见凌逸安然无恙,牵着凌逸的手才松了一松,凌逸朝她笑了笑,柳芸晴也没有问凌逸什么,她知道有些事情假如凌逸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理由,问太多了,却是或许会引起凌逸的不快,虽然情侣之间打打闹闹十分寻常,但在柳芸晴看来,任何有了吵闹的爱情,都将如一块裂了缝的镜子,终究难以与本物相比。而凌逸对于柳芸晴在他面前的乖巧喜爱以极,两人的感情便在这份默契中不断增长着。
“吾名不足为后人所记,吾一生存于世间三百余年,奈何本是凡体,终究不可长寿。自吾诞生于世,稍懂记忆,便随一山中猎人居住在此山洞之内,又因生来喜好音律,故依仗养父伐木取材、自制乐器之下方能将音律之好延续,幸得苍天厚爱,吾于四岁便可创曲,后又得音之灵脉,生出修仙之体,而又因养父一日打猎未归,后得知命丧凶兽之口,吾本省灵脉又无任hetushu•com何攻击之术,以致既无法为父报仇,又难寻得宗门以踏成仙之路,本以为此生应安生在山洞之内,以果为食,以泉为水,以音律为伴。又幸一日在洞口救得一美丽仙女,在其养伤期间,恋上吾创之乐律,日久生情,吾与其之情水到渠成,无奈吾之灵脉实在稀罕,仙女即吾爱妻难以为吾提升境界,虽仰仗灵丹妙药苟活两百余年,但终究难逃宿命,寿终正寝。吾知爱妻之不舍,可苍天之命人意难违,终得一曲终人散之下场。吾一生不可谓碌碌无为,不才写下安魂、陷魂两曲存于此玉笺之内,望有缘后人能以同样属性灵脉将其传承下去,吾明此愿难以实现,却不忍将毕生心血就此埋没,于爱妻之意下,留下此处洞府寻得有缘之人,至于山洞黑暗循环之法,吾本无意刁难尔等后辈,但爱妻含泪劝说执意如此,吾也只好随其心意,既尔等得此玉笺,想必便是吾所等有缘后人,那案桌之上灵丹及那以吾灵脉精髓淬炼所成玉箫便送与尔等,只盼此生传承得以不朽,心血得以不竭。至于出洞之法,那湖泊水下有一箫形凹槽,将此玉箫放入其内,便可随传送和_图_书之光离开此地,若是日后有缘,望尔等可达仙界寻吾爱妻,告知吾此生唯爱她一人,此情不移,此心不变,纵然生死两隔,吾亦永随其身边,不弃不离……”
至于玉笺上后面的文字,则是有关安魂曲与陷魂曲的法诀要义了,尽管凌逸还不太清楚这两首曲目有什么用途,但在心里他已经决定要好生钻研这两首萧曲,将其一直延续下去,并且他也会凭借此曲为引,将来抵达仙界位面寻找那仙女,把玉笺里的话原封不动告诉她,让她知道,虽然这洞府主人没有让她见其最后一面,可那份真挚的感情却永存于世。
苏远娆这时插声问道:“既然有那循环之阵,那我们该怎么出去?看这里也不像有路的样子,传送阵的影子更是见不到,莫非我们要找到那循环阵法并将其破坏,然后按照原路返回?”
凌逸摇摇头,继续解释道:“不必如此,我已经知道传送出去的方式了,你们跟着我走便是。”
此次古修士洞府之行谈不上得到了太多好处,可在凌逸看来,这仍是一次不错的人生经历,他接下来要做的,便是继续凝厚元力提升境界,稍稍休整些时日,动身前往仙郡和-图-书更繁华的地方。
伸手一招,那案桌上的玉笺便被凌逸以隔空取物之法拿到了手里,玉笺入手,凌逸并未感觉有丝毫不妥之处,不过外表的平静不会成为凌逸大意的原因,神识从脑海中一点点探出,如果此时神识是有形之物的话,旁人便会看到一缕缕白光先是包裹住了凌逸手中玉笺,随后如同一滴滴清水一般渗入进去,速度之慢,足以看出凌逸多变性格中的那份谨慎。
直到神识渗入的量可以帮助凌逸阅读里面内容后,凌逸依然没有感觉到身体或者大脑有任何受到攻击的预兆,有了这个前提,他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专注翻阅起里面的内容来。
文字传达至此,凌逸心中已是再难平静,就从这玉笺上面的言语来看,这洞府主人定是一个光明磊落、生性善良、为人随和的男子汉,虽然凌逸时常不认为做一个这样的人有什么必要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尊敬这种真正正直的男人,在凌逸心里,一个男人不需要活得多么伟大,多么无私,但一定要敢爱敢恨,有恩必答,有仇必报,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那男人二字。
因为在仙郡某个地方,还有一个人让他久久牵挂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