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只要你喜欢

“夫君你傻不傻啊,这玉钗根本就是一件凡物,哪里值得上一块下品灵石!就算夫君有宸苍界在手,也不该这么败家吧!?”
只不过这玉钗是品质实在是……可以说是堪堪能叫上宝器而已,也就是说,这玉钗仅是比普通之物硬度上强些罢了。
直到凌逸和柳芸晴不见了踪影,那修士才感受了一下手里灵石的品质喃喃道:“难道他是个傻子?!”
可凌逸不一样,从刚才那冷冷的一眼而感,这修士非常明白,只要自己稍有不慎,说不定今天就栽在这里了,即便在城内凌逸或许碍于城主势力不会动手,万一等自己出了城去……那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那……那道友给个价吧!”
本来对于是否以本来样貌示人柳芸晴是持以二者皆可的态度的,若是放在与凌逸在一起的曾经,她还有不是夫君不露面的自律原则,可如今身边有了凌逸,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以自己真容见人了,因为这样的话,她才觉得自己真正配得上他。最重要的是,柳芸晴根本不怕有人骚扰她,这要归功于那股与生俱来的和*图*书寒冰女王气质。
缴纳了两块中品灵石,凌逸与柳芸晴没有遇到丝毫阻碍的顺利进入了城门,城内情况与在半空时所见无异,街道两边排列着高低不一、规模各具特色的房屋建筑,从那些房屋门框上镶挂着的牌匾来看,这些房间自然是修真者城池里必备的各种丹药材料的贩卖之所了。
凌逸怎会不明白是自己方才一瞬间释放的气势压怕了这修士,一听那修士让自己叫价,不由得微微一笑,翻手取出一块上品灵石说道:“这玉钗我很喜欢,怎么只能值三百块中品灵石呢?”说完从那目瞪口呆的修士手里拿过玉钗,又把灵石扔到了其手里,接着便在其惊愕的目光下拉着柳芸晴离开了。
和许多城池一样,凌逸与柳芸晴来到的这座城池门前依旧有着两名看守弟子收取入城修士的进城费用,让凌逸十分无奈的是,每次进城缴纳灵石时,他都要扮演一个小白脸的绝色,主要是他实在没有那上品以下的灵石……虽说他并不在意那些看门弟子的目光,毕竟让人当做小白脸http://m•hetushu.com也是因为其本身俊逸的样貌,但被人盯着在背后指指点点总是有些别扭……
吸引凌逸和柳芸晴的可不是那些有模有样的修真店铺,而是那一个个随意摆放在街道两边的小摊,听着那些路人散修的叫卖声,更能让他们二人感受到平凡简单的生活,在风口浪尖上久了,无论修士还是凡人,都会偏向于不那么繁琐的生活。
“你确定三百块中品灵石?”
看着眼前这修士一脸肉痛的模样,要不是凌逸识货,兴许还真有可能让其蒙混过去,像这些散修在城池里摆摊卖的东西,九成九都是一些无用之物,赚的也就是那些不识货却又败家的族人子弟们了。
往常而言,像这摆摊贩卖修真用品的修士根本不怕有识货的修士看破自己的东西,买卖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交易,就算你事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可能回来找他讨理,一来人家可以说你回去以后仿制了赝品来这里存心捣乱,其次这些摊贩大多是散修,走过这个城池,下一个落脚地谁也不清楚,只要不骗的太厉害,http://www.hetushu.com买家一般都会打碎了牙自己往独自里咽。
美女虽好,不过谁也不想被活活冻死不是?
凌逸饶有兴趣的盯着那玉钗看了又看,随意一脸玩味的朝那修士问道。
凌逸正牵手与柳芸晴漫步间,一名看起来约莫二三十岁、境界为灵基后期的修士突然拉住了凌逸吆喝道。
柳芸晴抬手摸了摸那玉钗,随后双眼有些湿润的回应凌逸道:“喜欢,只要是夫君给晴儿的,晴儿都喜欢。”
凌逸也不作答,抬手细心的给柳芸晴挽起了一束湛蓝头发,而后把那玉钗以剥离出来的水元力洗了又洗,最后轻轻为柳芸晴戴在了头上,轻声在其耳边说道:“给我家晴儿买东西,就算他要十万上品灵石又何妨?重要的是,晴儿喜欢吗?”
凌逸捏了捏柳芸晴的脸颊,佯装生气道:“不许哭,哭了可就不美了,我可不喜欢丑八怪。”
原本凌逸是不想继续在这无用之物上继续浪费时间的,可转念一想到自己和柳芸晴在一起以后,就没给她买过什么穿着装饰上的物件,再想起寒冰之色与这玉钗颜色的相契相合,便一hetushu.com脸平淡的问向那修士道:“这玉钗卖多少灵石?”
见凌逸没有责怪自己突然拉住其身形的意思,这修士瞬间轻松了许多,接着眼珠一转,侃侃而谈道:“道友果然是识货之人,这玉钗乃是用万年寒冰的精华而造,后又经在下祖上前辈多番打造方才制成,其间耗费精力之多简直是难以言喻,若不是在下修炼遇到桎梏,急需丹药补充,也不会拿出来贩卖了,既然道友与我这宝物有缘,就……就三百块中品灵石吧!”
柳芸晴被凌逸这么一调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等风景,堪称倾遍天下君王心。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道袍,发现上面依旧如先前一样雪白无污,凌逸才缓缓把脸色变了回来,随即把目光投在了那修士另一只手上的玉钗上,放出神识稍微一探,那玉钗的品质便被凌逸看了个透彻,玉钗的外表做的倒是不错,通体玉质剔透,为蓝白之色,尾部是一凤凰之头,颇有些宁静而不失优雅大气的意蕴。
被人突然拉住袖袍,凌逸本能的皱了皱眉头,他是一个非常注重干净整洁的人,自己这雪白色道袍让一个陌生修士www•hetushu•com碰到,这不由得让凌逸感到一阵厌恶,冷冷的把头扭了过来,才看了那灵基后期修士一眼,便让其从头一直冷到了脚。“道……道友……不买就算了,方才是在下冒犯了……”
“哎,这位道友,看您道侣如仙女般脱俗,不如买下我这宝器玉钗给她防身吧!”
才走出不远,柳芸晴便拉住了凌逸,一脸不快的质问凌逸道。
这次凌逸和柳芸晴都是以本来面目见人的,一来这城池规模很小,想来即使柳芸晴那天人般的绝美容颜很是吸引目光,在二人神秘莫测的气息之下,应该也不会引来不长眼的修士,二来之前整日以高天和冰霜万颜改变后的容貌示人,实在让凌逸感觉有些厌了。
那修士一见凌逸满脸讽刺意味的脸色,顿时明白过来自己今日是遇到高手了,原本他看凌逸和柳芸晴两人俊男美女的样子,应该是某个家族里出来游玩的子弟,即使看出自己这玉钗的平凡,只要自己夸口说越强大的宝物越懂得隐藏光芒之类的话语,八成是会把那些没见过世间阴暗的公子哥们懵住的,谁知眼前这人好像和自己以前见到的公子哥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