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三章 正好我也要找你

“锐庭散人,你还不出手!”
凌逸喃喃一声,血妖骨甲加身的拳面便继续朝阴冰道人砸去。
于是,阴冰道人朝身边锐庭散人招呼一声,正准备掐诀施法,却发现眼前已是一个血红色拳头朝自己脸上轰来了!
“找我?”听了凌逸的话,阴冰道人疑惑道。
阴冰道人终于明白,这次是踢到铁板了,不过他心里倒不是太过担心,只要给他机会施展神通,眼下这擅长近战的妖修小子,不一定扛得住他的攻击。
凌逸拳头攻至,身在那滚滚纯净妖元力中的阴冰道人心中大惊,在那交易大会上,他还刻意观察过凌逸的灵脉属性和境界等级,正是因为凌逸境界不过是丹融期圆满,且灵脉属性更是稀松平常,连火灵之体都不是,这才动了杀人夺宝的心思,哪知凌逸此时却迸发出如此浑厚的妖元力,也就是说,他之前隐藏了真正的灵脉气息!
目送柳芸晴离开,感应到那两处隐藏在暗中的神识依旧锁定着自己,而未改变目标去追寻柳芸晴,凌逸这下放下心来,嘴角咧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当他身形再度出现时,已是到了那交易城池外数千里的一片城池废墟中。
锐庭散人心中思索个中缘由的同时,凌逸早就看出了其内心的犹豫,不由得大感好笑,自己这还没出手呢,就把锐庭散人吓得不清,如此心性,也不知怎么从一个小小散修成长至此的……
凌逸不知道,正是这种见了自己无法确定其实力的修士就考虑半天的和图书性格,才让锐庭散人曾经一次次从隐藏实力的强者手里逃命,从而成长到如今这般地步。
锐庭散人现在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因为他实在是被凌逸爆发的能力震撼到了。
“好了,两位跟的时间也够久了,想从那交易城池一直到这废墟,怎么也有数千里了,如果我要是有隐藏在深处的强者保护,凭二位的本事早该发现了,放心,无论从那交易城池里还是在这,凌某都是一个人,没有帮手。”站在废墟中一座数丈高的破旧楼阁上,凌逸突然面带笑意的自言自语道,可是话音落下半天,除了耳边偶尔有微风吹过,却是没有其他任何回应之声。
想清了这些,阴冰道人将丹田灵涡内的寒冰元力大股大股的往身上本命道袍中灌输,丝丝寒气从那道袍里往外喷涌之间,一道与那道袍外形无异的湛蓝色道袍虚影刹那间往外胀大,形成了一个由元力组成的道袍虚影,将阴冰道人整个包裹在内。
因此,仙郡中城池废墟的数量非常多,此时凌逸便挑选了这么一处无人来往的废墟,作为“教无知修士做人”的地界。
阴冰道人不敢再往下想了,事到如今,不是他死,就是凌逸亡!
凌逸收回放在锐庭散人身上的目光,继而轻笑道:“阴冰道人,说来其实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
锐庭散人一声落下,七柄闪烁着耀眼白芒的七尺长剑顿时从锐庭散人体内冲天而出,随即七柄金属性长剑互相www.hetushu.com交错盘旋,于空中形成了一股类似龙卷风的剑芒光柱,继而这卷着七柄长剑的凌厉攻击在凌逸准备将拳面砸在阴冰道人身上的那一刻从侧面杀向了他!
届时再倚仗领袖身份搜刮灵丹灵草,修炼成渡劫期将不是问题!加上其本事寒冰属性灵脉的霸道,渡劫飞升乃至成仙永生都不再是白日做梦!
在仙郡里,大多是以城池为单位组建势力的,而相近的城池多了,便自然会出现争夺,甚至是两城之间倾力厮杀也不少见,当厮杀结束,那么胜利的一方假如没有意愿开阔疆土,就会将那失败方的城池彻底搜刮一遍,待搜刮完毕,一些大能者往往会把失败者的城池毁掉,一来泄愤,二来则是为了向周边势力示威。
见到二人,凌逸微微一笑,摸着下巴点头道:“看来阴冰道友你这身道袍很是诡异啊,居然能够隐藏身形,怪不得要花费大价钱买下那万年寒冰蚕丝呢,原来是为了继续增加你这宝器的威能。啧啧,听说当初善木道人还招揽过锐庭散人你,不过却因你性格孤僻拒绝了,可为何如今和阴冰道人联起手来了?莫非是因为凌某我?那凌某可是做了件好事,为锐庭散人你找到了朋友,是不是该拿些宝物出来作为谢礼呢?”
由于凌逸的第一个目标是阴冰道人,所以旁边的锐庭散人才有时间看到凌逸从说完话到一拳打向阴冰道人的过程,他只是远远看到那凌逸之前所站之地到阴冰道人位置http://m.hetushu.com之间的虚空中三朵绚丽昙花绽放凋谢,而那原本一身白衣道袍的凌逸再次出现时已是换了一身遮蔽住整个身躯的血红色铠甲,那铠甲表面,铺满了一颗颗在阳光下反射着妖异红光的晶粒,加上肩膀、膝盖、后背各有三根锋利骨刺向外立着,如此形象,宛如刚从无尽血池中洗浴而出的战神!
“还不出来?”
“你,太弱了。”
“这……太快了!”
凌逸点头,将头微低冷然说道:“因为,你那里有件金灵战甲我兄弟要用。”
“还是太弱了……”
既然灵脉气息隐藏起来他没发现,那么其境界……
“你是妖修?!”
“七金剑阵!”
话毕,阴冰道人瞬间听出了凌逸的意思,原来,不仅他盯上了凌逸身上的宝物,凌逸还盯上了他的,如此一来,两边对上,便必然是一方灭亡才能解决此事了。
柳芸晴乖巧的点点头,随即便孤身离开了,她虽然也好奇凌逸有什么事情要做,但是凌逸不说,她却是从来都不会问,因为他知道,如果凌逸想说的话,不用她问,凌逸也自然会说的。
阴冰道人说完,凌逸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投在了锐庭散人脸上,让凌逸这么一看,锐庭散人心中顿时一惊,从凌逸的眼神中他明明看到的只有笑意,但笑意中无意间流露的强者气息令他心悸无比。
只要有了这些,他阴冰道人便可超越锐庭散人、善木道人,成为这一带散修中的领袖!
“小子,你到底交还是不交?!m•hetushu.com再不献出宝物,休怪我阴冰道人狠辣无情了!想你年龄也不过三百岁,能修炼到丹融期圆满之境天赋已是十分妖孽,为了些外物丧命,你觉得值得么?现在交出我索要之物,老夫必信守诺言,放你性命!”看凌逸在一边只顾着笑,不理会之前自己的要求,阴冰道人再次喝道,谁知道凌逸是不是在这故意拖延时间,等某个背后大能赶来救命呢?或许他正是因为清楚自己即使呆在交易城池内善木道人也保不住他,才引自己和锐庭散人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离救援者更近,想通了这些,阴冰道人忍不住催促道。
凌逸再次轻声说道,随即抬起白皙的右手,修长的食指往身前靠右边的虚空处轻轻一点,一道火红色指芒陡然射出,接着那凌逸所指虚无空间处一阵波动显现,接着就是两个目光阴冷带着些许惊意的身影从虚无中闪了出来。
不过相比于锐庭散人,阴冰道人则显得鲁莽一些了,此时的阴冰道人根本不管凌逸究竟如何,他想要的,是那万年寒冰蚕丝和那一粒粒灵气浓郁的窥灵丹!
被凌逸从隐匿中一一指火光之力逼迫出来,阴冰道人心里十分震惊,他这本命道袍经过多年来自己元力滋养以及各种宝贝材料锤炼,已是中品玄宝的品质了,尤其是他这宝器还特别擅长隐藏之法,以阴冰道人窥灵中期巅峰的实力施展开来,一些神识较弱的渡劫前期大能都不一定能发现,倚仗此宝,他不知偷袭成功过多少比他强大的修士了,没http://www.hetushu.com想到今日却被一个小小丹融期圆满修士看了出来。“小子,说那么多废话没用,既然你明知我二人跟踪你,还敢独自来到这孤僻废墟之地将我二人逼出来,不过不管你有什么本事,也都太过自大了,我二人真实实力决然不是你听到的那些,只要我二人合力对付你,无论你有什么底牌也无用,把万年寒冰蚕丝、黑暗天龙辇以及身上所有窥灵丹交出来,我二人便放你一条性命!”
这道袍虚影一现,凌逸的拳头便立即打在了上面,支离破碎的声音响起,阴冰道人全力施展的防御手段竟是对凌逸没有造成丝毫阻碍,便被一拳轰碎了!
以上种种说来繁琐,其实也不过是几息之间,在这几息时间里,锐庭散人早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了,如今他和阴冰道人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即使凌逸隐藏了实力,哪怕再强,他也唯有一战。
凌逸根本没有在意锐庭散人的这一七金剑阵的攻击,而是将蕴含开山倒海之力的拳头径自轰向阴冰道人胸口,这一击,若是砸实了,阴冰道人必死!
莫非他之前看出阴冰道人和我隐藏在暗处果真不是碰巧所为?是有破解隐匿神通的法术?还是其本身神识果真强大到比过渡劫期大能?如果真是后者,那他的真实实力又是如何?难道他在扮猪吃老虎?
“晴儿,你先随便在这交易城池内逛逛,或者先找个客栈休息一下也行,我要出城办点事。”走出善木道人府邸,二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凌逸突然止住步子对柳芸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