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五章 清点收获

这时,凌逸与柳芸晴正在客栈床榻上打坐调息,听到善木道人的呼唤,凌逸睁开双眼精光一闪,不过他并没有着急起身外出,而是直到两个时辰后,柳芸晴自然睁开双眼,才拉着她往善木道人府邸悠闲走去。
想到在交易大会上凌逸让阴冰道人吃的大亏,花了那么多极品灵石买了一件他根本用不上的僵尸宝器铠甲,柳芸晴唏嘘道:“虽然当时我没怎么关注交易过程,可任谁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也不愿就那么算了的,傻子都知道阴冰道人会找夫君你报复,只是没想到那锐庭散人因为一个黑暗天龙辇居然也要找夫君你的麻烦。”
哗啦啦……
如此,不免给凌逸引来了一个小麻烦,而这个小麻烦,也随着凌逸前往善木道人府邸出现了……
对比极品窥灵丹,这三十万块极品灵石不过是相当于三万极品窥灵丹罢了,对于拥有无尽丹药宝库宸苍界的凌逸而言,压根算不上什么,可是,相对凌逸而言,灵石可要比丹药难得多了,尤其是极品灵石,在一些凡界古修士洞府中,很多阵法都是需要极品灵石催动的,就像当初在幻仙空间里,若不是当初身上带着一万块极品灵石,他凌逸怕是还真出不来了呢。
风停雨歇,柳芸晴雪白皮肤上的红润还未褪去,绝美的面庞带着一丝妩媚慵懒之意仰望着凌逸,盯着凌逸看了一会儿,便十分亲昵的把小脸往凌逸怀里挤,似乎想要把自己揉进凌逸的身体里一样。
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出乎了凌逸的预料,那便是有两名窥灵期圆满修士亲眼目睹了他灭杀阴冰道人、锐庭散人的一幕!
“好了,别挤了,再挤可就把脸压扁了哦。”凌逸把手绕过柳芸晴纤细的腰肢,虽然嘴里m.hetushu•com让柳芸晴别挤了,但动作上却是把柳芸晴又往怀里紧了紧,感受上柳芸晴胸前娇挺的柔软,小凌逸忍不住又昂首挺胸起来。
宝物堆里其中还有两枚功法玉笺,一枚是锐庭散人的七金剑阵功法、一枚是阴冰道人的冰封自固神通,对于七金剑阵凌逸打算也卖掉,那冰封自固则是给了一脸感兴趣的柳芸晴去研习。
看着柳芸晴可爱的模样,凌逸心中那叫一个痒,将眼前那两个碍事的储物袋扔下床榻,凌逸一个饿虎扑食,便在柳芸晴的惊呼中将其按倒在了床榻上,随即一件件衣物被抛上半空又落回床榻,随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声和娇呼声交叠发出,一场人类最原始的战斗悍然进行着。
因此,极品灵石在凌逸心中的重要性,可是要比极品窥灵丹强上十倍百倍的。
其实凌逸也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实在太强了,要是非要满足了自己,恐怕柳芸晴非得灵体溃散不可,心中暗想着以后自己的这几个女人凑到一起,然后做一个大床……
凌逸抬手帮柳芸晴捋了捋那蔚蓝色发丝,点了一下她那挺翘的琼鼻说道:“我的笨晴儿,有你夫君我这么聪明的人朝夕相伴,怎么你这头脑却越来越笨了呢,这座交易城池里的那几名城主都是散修,散修之所以成为散修,即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宗门束缚,如果整日呆在这交易城池中,那和寻常门派家族中的修士还有何两样?想必如今在这交易城池中的城主,除了善木道人之外,剩下的肯定不到一两个了,而这几名城主,应该只有在需要他们主持每月一次的交易大会时才会回来一趟,就算现在城内的散修城主全部在内,又怎么可能因为我这么一个丹http://www.hetushu.com融期圆满小修士得罪这附近排名第二、第三位的散修强者呢?!”
时光流转,在这交易城池中逛了半月有余,善木道人终于利用凌逸给他留下的传音玉笺呼唤凌逸了。
“可是不是说这交易城池中还有几名同样是窥灵期的散修坐镇吗?”想到开始时在客栈里听到的有关这座交易城池的消息,柳芸晴偏着头继续问道。
凌逸的解释让柳芸晴顿时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感觉,只是他说自己笨……“哼哼,这些我都知道,只是考考你罢了,我才不笨嘞!”柳芸晴俏皮的把嘴一撅,装作一脸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嗔道。
“夫君,这是……”柳芸晴不知道之前凌逸出去到底做了些什么,而凌逸当初在览月宗换取的一百个同样的储物袋也被其用了不少了,但眼前这两个储物袋,似乎和凌逸往常与修士交易时所用的样式不同,使得柳芸晴不禁感到了疑惑。
“不愧是发现了极品灵石矿脉,这极品灵石居然有三十万块。”让凌逸感到兴奋的是,这二人积攒的宝物加起来居然有三十万极品灵石,当然,极品灵石大多是在阴冰道人储物袋里发现的,这个发现,可把凌逸高兴坏了。
凌逸一边用神识抹杀着阴冰道人和锐庭散人之前留在各自储物袋中的神识,一边回应柳芸晴道:“其实在交易大会上我便感觉到了这二人的敌意,尤其是在我把金灵战甲以戏弄的方式让阴冰道人吃了大亏,其目光中的杀意根本毫无掩饰,或许是因为他觉得灭杀我这么一个丹融期圆满修士用不着遮遮掩掩吧。”
宝物中自然少不了阴冰道人因凌逸戏弄而买下的金灵战甲,拿起金灵战甲看了一会儿,凌逸神识唤来小九m•hetushu•com,将战甲给了他,穿上金灵战甲的小九,两丈高的巨大身躯配上如此金光熠熠的铠甲,宛如一个凶悍战将,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凌逸嘿嘿一笑,随即将自己之前在那城池废墟中与阴冰道人、锐庭散人一战的事情和柳芸晴讲了一遍,听完凌逸的叙述,柳芸晴恍然道:“原来是夫君你从善木道人府邸出来后发现二人神识锁定,才故意将二人引出这座交易城池,找了一处偏僻地界把他俩给灭杀了啊,敢打夫君你的主意,这二人也是够倒霉的了……”
二人宝物加起来共有:下品灵石四百六十万、中品灵石两百三十万、上品灵石两百一十万、极品灵石三十万、中品窥灵丹十三万、上品窥灵丹五万、法宝等阶宝器两万件、丹宝等阶宝器五千件、玄宝等阶宝器十二件、灵草宝根倒也有不少,只是那些东西凌逸都没什么用,他准备等善木道人凑好了自己所需的炼宝材料后,另外将这些无用宝器灵草一并卖给善木道人。
回到交易城池上空,凌逸放出神识覆盖整座交易城池,很快便从一家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中发现了柳芸晴的气息,在城门前缴纳了一块上品灵石后,凌逸迅速找到了柳芸晴,二人相伴坐在那客栈房间内的床榻上,凌逸翻手取出了两个储物袋。
对柳芸晴来讲,神通法术永远要比宝器更能引起她的兴趣,只要是寒冰属性法术,她都喜欢修习。
凌逸轻哼一声轻蔑道:“修真界还不就是这般丑陋模样,为了自己想要的宝物,只要对方看起来比自己实力弱,那一旦有机会杀人夺宝,谁也不会错过,据那位赐予我传承的前辈所言,如今的修真界要比数万年前的修真界弱上太多了,修真资源更是显得匮乏www.hetushu.com不堪,想要在这个修真界中登临巅峰,不争不抢,哪里会有机会成仙呢?!”
而当时身处战斗中的凌逸却根本没发现那二人的存在,说来不是凌逸神识不够强大,也不是凌逸大意,而是这二人懂得一门上古真仙传承下来的联合隐匿之法,玄妙无比,就算渡劫期圆满修士如果不刻意查探都查探不到他们的身形,如此逆天隐藏神通,怎么能是凌逸所能发现的呢?
心中如是猥琐的想着,凌逸挥手一招,将地上散落的两个储物袋招到了手里,等二人穿好衣物,神识转动之下,凌逸将柳芸晴一并带入了体内宸苍界中。
一通声响发出,凌逸手里两个储物袋中的宝物尽皆落在了通天浊树下的空地上,一个时辰过后,凌逸终于把阴冰道人和锐庭散人的宝物清点完毕……
感觉到凌逸的异样,柳芸晴狠狠白了凌逸一眼,随即按住想要再来一次的凌逸,娇嗔道:“坏夫君,不许来了,人家可受不住这么折腾,还是快看看那阴冰道人和锐庭散人留下了什么宝物吧。”
凌逸不急,他要的就是让善木道人这个老家伙等着自己,想来等会见了他安然无恙,阴冰道人和锐庭散人又近半月来没了声息,恐怕善木道人一定会猜到那二人是遭了自己的毒手,加上最后他要卖掉众多宝器灵草以及七金剑阵的修炼之法,怕是到时候自己想要低调都低调不起来了……
抛开这些杂念,柳芸晴突然想起了什么,朝凌逸说道:“阴冰道人和锐庭散人的心思那善木道人不可能想不到,可在离开其府邸前,为何他连提醒夫君这么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都没做呢?而且据夫君你所说,那阴冰道人和锐庭散人在我们一出善木道人府邸就盯上了夫君,若不是夫君为了不引起http://www•hetushu•com注目把他们引走,那二人说不定在这交易城池中就对夫君你动手了,难道在这交易城池中杀人夺宝,善木道人也不管么?”
听了凌逸的话,柳芸晴心里对此自然十分赞同,在紫岚州她还没达到丹融期时,一次次的外出完成宗门任务,她没少遇到因为想要夺去她完成任务所需宝物而截杀她的,而且两方因为争夺凶兽内丹、稀罕灵草大杀特杀的她也没少见,总而言之,修真界就是那么一个有实力便能走得更远的地方。
悄无声息的灭杀掉这片地带排名二三的散修窥灵期大能,这等实力或者背景,简直无法想象……
要说凌逸在这二人施展隐匿神通前知道他们跟踪着阴冰道人二人,加以施展破幻天瞳的话,倒是能够破开那隐匿神通,只是谁能想到,在他和阴冰道人、锐庭散人正战斗时,有这么两个窥灵期圆满修士悄无声息的到了一旁……
“等善木道人凑好了为晴儿炼制极寒冰裙的材料,自己身上这些无用的宝器灵草看看能不能再换些极品灵石,毕竟以后在凡界修炼的日子,不免很多地方都要用上极品灵石呢。”
凌逸心中如是决定道。
凌逸放下手中已经炼化完毕的两个储物袋,冷哼一声给柳芸晴解释道:“哼,那善木道人怎么说也是活了数千年的老妖怪了,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些,他之所以没提醒我有关阴冰道人、锐庭散人的威胁,恐怕是因为想要看看我是否有什么骇人的手段或者背后是否有强者大能暗中保护,这样也好了解我的底细,至于晴儿你说的最后一点,那更好解释了,善木道人他在这一片地界散修中的确称得上是魁首,但若是阴冰道人与锐庭散人两人联手,他善木道人又如何管得了?规矩么……是给那些技不如人者定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