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杨家的野心

“哦?还请善木道友明讲。”说到寒魄石,凌逸这才真正来了兴趣,先前听善木道人说寒魄石被杨家提前买走,其中真假凌逸虽然无法辨别,到底是善木道人因为不清楚自己的底细又为了和杨家交好,因此把到手的寒魄石转让给了杨家,还是真的因为杨家比自己捷足先登,买走了寒魄石,但如今提到此物,要是有可能的话,凌逸倒是很想在杨家这边把寒魄石买走。
“杨温灵?既然善木道友已经说了,这杨温灵是杨家老祖最疼爱的后辈,如此说来,又如何让凌某在其手中将寒魄石得来呢?”在善木道人所讲的话中,凌逸唯一感兴趣的便是那有关寒魄石的一切信息,至于讲到修炼天赋……得到宸苍界以及浊灵脉传承之前或许凌逸是远远不及这个杨温灵,但现在嘛……
言及至此,凌逸心里已然有了决策,这杨家,他打算过去瞧瞧,反正凭借他的实力,那杨迟也翻不出什么天来,更何况对寒魄石他的确十分渴求,基于以上种种,善木道人的这个请求,他应下了。“既然善木道友都这么说了,凌某再做推辞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待得明日清早,凌某会带着内人过来,与善木道友一同前往杨家。”
话毕,凌逸便将目光投在了柳芸晴身上,后者仅是回应凌逸一个“一切听你的”的眼神,便继续静静端坐在那,没有丝毫理会善木道人的意思。
眼见http://www.hetushu•com凌逸有意听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请求,善木道人心中大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如果凌逸执意要走,压根就不理睬他的请求的话,善木道人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人家可能有渡劫期老怪在后面压阵,要是盲目与凌逸交恶,他自己这条老命怎么丢的或许都不清楚。
他可是从出生到现在不过一百余岁的年龄,而修为更是达到了窥灵期圆满之境!再讲到真实实力和诸多手段,那可是堪能与渡劫后期修士分庭抗礼的存在,比天赋,谁能和他凌逸比?!
见凌逸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善木道人心中对于自己的想法更加有了底气,经过反复思虑,终是说道:“据老朽所知的情况来看,杨家唯有一人拥有寒冰属性灵脉,那便是杨家与杨安那子同辈且年龄最小的杨温灵了,她乃杨迟最疼爱的小辈,年仅两百余岁,便是丹融后期的修为了,如此说来,与凌小友你的天赋倒是不相上下,那寒魄石,应该便是杨家老祖杨迟为了那杨温灵小辈所买的了。”
死……
见凌逸答应下来,善木道人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顿时笑开了花,而后连连谢道:“多谢小友体谅,老朽在此先行谢过了,那么老朽就不多留了。”
“因为凌某的师尊?”凌逸何等聪明?善木道人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早就猜透了个中奥妙,因为自己灭www.hetushu.com杀了阴冰道人、锐庭散人二人,加上本身显露的仅是丹融期圆满、普通火属性灵脉的实力,善木道人不免将灭杀一事联系到自己那虚无缥缈的散修师尊身上,而能够将自己这么一个普通灵脉修士培养的这般出色,其能力不言而喻。
“跨越一个小境界还能立于不败之地那杨温灵都不满足?这般说来,这杨温灵倒是个傲气十足的小辈了。”和善木道人以同辈论交久了,凌逸便不自觉的当上了前辈的身份,当然,他也确实有资格这么说。
结果不用多说。
因此,凌逸此时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来了兴趣。
凌逸心中略微思索了一阵,向善木道人问道:“那善木道友又为何那么肯定,内人就一定有杨家所需的强大寒冰属性法术呢?而且阴冰道人那厮也不是才来这一片地界吧?先前善木道友怎么将此事与那阴冰道人讲?”
这样做的原因无非有二,一来凌逸的时间非常紧迫,他没有太多精力去挨个交易城池闲逛,去寻找寒魄石了,二来就是他想尽早帮柳芸晴把本命宝器炼制出来,毕竟本命宝器的成长与后来添加其他更珍贵的材料凝练有关,却是更加离不开修士本身元力的温养与熟悉,对于柳芸晴而言,她已经比同辈修士落后太长时间了,越早将本命宝器炼好放在身上滋养,那以后的威力便会更强上一些。
不过还好,最终凌逸还是带着和图书身边佳人坐下了。
听到这里,凌逸不由得皱起眉头来,如今善木道人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他是想要柳芸晴传授一些寒冰属性法术给那杨家杨温灵,可是柳芸晴的诸多神通法术都是在紫岚州昆云宗时所学,相比紫岚州,仙郡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庞然大物,连那穷乡僻壤里都有这么多寒冰属性神通法术,仙郡中会没有?
生,自然是凌逸生。
凌逸带着柳芸晴起身告辞,二人身形一转,便是出了这善木道人的府邸,哪知事情却是根本没往善木道人预料的那般方向去走,不仅没能让凌逸与杨家落下善缘,反而成了生死仇敌!
说到这,善木道人终于直奔了主题,只见他将目光投在了一直保持冰冷面容静静端坐在凌逸身边的柳芸晴身上,而后缓声说道:“凌小友有所不知,这寒冰属性灵脉的确稀罕霸道,要比寻常的那些五行灵脉等要强上许多,否则老朽也不会纵容阴冰道人那厮凭借窥灵中期修为在这一带横行霸道,可灵脉虽好,却也有其弊端之处,那便是寒冰属性神通法术,太少太少了……即便是杨家在这广阔无边资源属于凡界最上等的仙郡,也难以找到太多品阶高级的法术法诀。”
善木道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回答凌逸道:“老朽当然将此事对阴冰道人讲过,谁知那厮根本不为之所动,断然拒绝了此事,想来应该是阴冰道人有过机缘,得到过有关寒冰属和_图_书性灵脉的古修士传承,身为一个散修,怎会将自己的底牌交付于人呢?!再说小友与你这道侣嘛……老朽提出这个建议,也是有所考量的……”
善木道人点点头,接着说道:“方才老朽也和凌小友讲了,原本小友所需寒冰属性炼宝材料老朽是能够凑齐的,只是在老朽找我那散修道友购买寒魄石时,却被告知让杨家派人提早买了过去,至于杨家购买寒魄石的原因,老朽想来也能猜到一二。”
听善木道人提起杨家,凌逸眉头一挑,对于先前交易大会上持着黑暗天龙辇、金灵战甲等诸多宝物进行拍卖的杨安,他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虽说那杨安本身实力只能算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与凌逸本人相比就什么都不是了,可其背后那个杨家老祖杨迟,却是让凌逸留下了些许印象,不管怎么说,那种人物,也是凡界修真者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了。“之前在交易大会上,略有耳闻,不知善木道友提起杨家所为何事?”
善木道人此时哪里还有心思论这些辈分,听了凌逸的疑问,善木道人点头回应道:“自打杨家老祖进阶至渡劫期,杨家的野心便瞬间膨胀了起来,有一个渡劫期的老祖坐镇,杨家的那些小辈自然一个个心高气傲起来,不满足现状也是情有可原,老朽之所以将小友二人留下,正是因为前些时日,杨家老祖曾派人来嘱托过老朽,让老朽留意一下是否有修士进行寒冰属性法术hetushu•com法诀交易或者有没有修为颇高的寒冰属性修士路过老朽这交易城池,如果能够有幸找到二者其中之一,杨家便会给予足够的好处进行交换,而作为中间人的老朽本人,自然也能得到些好处……”
善木道人似是看出了凌逸心中的困惑,生怕凌逸误解他安了什么不良心思急忙解释道:“小友不要误会,寒冰属性神通法诀的确数量稀少,在这一带众多修士发现的古修士遗迹里也罕有出土之物,但后来凭借杨家老祖突破桎梏,晋升渡劫期以后,在周边敌对势力中扫荡时,却也找到了不少有关寒冰属性功法、法术的玉笺,奈何这些神通品阶都不算太高,修习这些法术后,至多能够让那杨温灵跨越一个小境界对敌而不败罢了,很显然,杨家老祖和杨温灵都不满足于这种现状。”
善木道人闻言面色一正,严肃的讲道:“老朽知道有些事情小友不方便讲,很多问题小友应该也明白,老朽之所以以一介散修的身份为杨家这么拼命做事,正是因为老朽寿元将尽,要是再无突破之法就难免坐化之果,为杨家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要得到那杨家老祖的提点,因此,还望小友能够帮上一帮,这份恩情,老朽有生之年自当谨记,日后若是小友有用得到老朽的地方,老朽绝对义不容辞!”
善木道人端起玉质茶杯咕咚一声牛饮一口,随即脸上带着他自认为最友善的笑容说道:“凌小友应该还记得杨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