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九章 强者为尊!

一声诱人的叫声从凌逸怀里发出,而后那绝美面庞上两对长长的睫毛眨了又眨,最终才是睁开了那双仿佛天生就蕴含冰冷之意的眸子,这双眸子才一睁开,便略有惊慌的往身边上方看了看,发现深爱之人正眼带坏坏笑意的望着自己,才将紧绷的娇躯放松下来,在被子中拿开正在自己胸前娇挺上揉捏的怪手,似嗔似喜的瞪了凌逸一眼。
“唔……”
待得骄阳又往天空上升了一些,更多的明亮日光透过门窗射进屋内,虽然这光亮来的有那么一个过程,但奈何光亮实在太足了,不免把所有还在睡梦中的人照醒。
也许……将来若是有一天和她分开,我与她,都要面临无尽的痛苦吧……
柳芸晴也不是无脑之人,见得凌逸那变了一变的目光,把身体往凌逸怀里挤了挤,轻声说道:“夫君,无论将来怎样,晴儿都是你的,谁也无法改变。”
“修真界的礼仪?我只记得一条,那就是……强者为尊!”
翌日清晨,当那宛如母亲坐在床边温柔抚摸般让人心柔的和煦日光透过窗上薄纸映入屋内,照在凌逸与柳芸晴依偎相卧的床榻上时,凌逸被那令人无比舒爽的阳光照醒,而那阳光似是觉得惊到了凌逸,几乎轻不可微的颤了一颤,哪知正是这么一晃,凌逸却是彻底醒了过来。
说话之和*图*书人乃坐在杨安对面的黑袍老者之一,这时凌逸才把目光投在了这老者身上,与其阴冷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但这些都没能让眼前这个成为强者之心无人堪可动摇的少年止步,他没有留下那凡界一角享受皇帝般的待遇,而是带着自己,来到了这仙郡,与更多更强大的敌人对阵!
“只要夫君生,晴儿不管身在何处,都是夫君的人,但如若夫君死,晴儿绝不偷生!”
杨温灵刚要忍着残留怒意与凌逸二人问好,察觉到杨安那一刻冷意的凌逸摆手阻拦道,然后便是不顾杨安与杨温灵难看的目光抱拳向善木道人说道:“善木道友,凌某昨日答应之事怕是无法实现了,因为昨夜凌某与内人一番交谈后才发现,能拿得出手的法术神通,旁人学不了。”
“不必了。”
见凌逸惶恐的样子,柳芸晴扑哧一笑百媚生,突然化去往日的冰冷面容,妩媚的勾了凌逸一眼,撒娇道:“晴儿要夫君给穿衣服嘛……”
话锋被善木道人这么一转,那姓温的老者立即把矛头转向了凌逸那里,随后将窥灵期圆满的威压悍然压向凌逸,大声喝道:“见了前辈不行礼,你家师尊是怎么教你做人的?!莫不是要让老夫在这代你师尊教教你修真界的礼仪?!”
旁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经http://m.hetushu.com历了紫岚州昆云宗灭宗一战的柳芸晴却是明白,这代表着,凌逸发怒了!
柳芸晴此时的目光也变得十分坚定,气氛渲染下,不容置疑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仰面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七百余岁的少年,柳芸晴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从这少年十五岁那日连自己随手丢出的冰珠都难以抵挡,到后来集灵城交易大会上被这少年逼迫无奈同意览月宗与香雪阁合并,再到兽仙殿内,这少年一人对上数只黑翼魔蝶轻松取胜,并以无比坚定的步伐走上兽仙传承宝器台阶将近百次,最终取得四象神盾……
这等诱人姿色,惹得凌逸不免又是一通摸摸抓抓,等两人洗漱完毕,走到善木道人府邸大门前时,早已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凌逸说的这话倒是实话,因为寒冰刺龙这门神通连天赋极强又沾染了些许浊道之意的柳芸晴都无法修习,更别提眼前这个蛮横霸道修真天赋只能算是不错的杨温灵了,可真话是这么讲,有的人却是不信。
凌逸冷汗,满脸赔笑的求饶道:“姑奶奶,它可是咱家的宝贝,您别捏坏了!咱们不闹了啊,赶紧起床,还得去善木道人府邸把拜师的事情了结了呢。”
凌逸与柳芸晴一前一后,还未进入那善木道人府内待客大厅,便朗声说道http://www•hetushu•com
柳芸晴深信,只要眼前这个少年说的话,他就一定能够做到!
一身青色长裙、面容姣好却是难比柳芸晴姿色绝美的杨温灵朝凌逸冷哼一声,不满道:“他就是我和哥哥你前些时日在店面中抢走我喜爱木桶宝器的人。”
站在待客大厅门口的两名侍女一见凌逸与柳芸晴到来,自是因为得到了善木道人的吩咐,恭敬俯身一拜,一人一边推开了房门。
听了凌逸的话,柳芸晴没有回应,而是把玉手探到了“小凌逸”头上,撅嘴威胁道:“以后你再欺负我,我就欺负它!”
“善木道友,凌某起床起的晚了一些,让道友久等了!”
威压袭来,凌逸面色淡然,嘴角扯起一抹邪邪笑意,而后厅内众人便是见到,凌逸那一头用木簪束着的乌黑长发,从发根开始,一点点的变成了银白色,直到将整头长发尽皆染白。
“善木道友,你这些年岁倒是越活越回去了,怎么一个丹融期圆满的后生晚辈,都能与你同辈论交了?若是按照这般辈分来讲,温某是不是也得与他同辈相交?亦或是,以后善木道友讲了温某要称一声前辈了?!”
然后,在后来的短短几年内,他又以一人之力灭掉昆云宗那个她从小就认为无人能撼动的庞然大物,随之统一紫岚州仙修、妖修、魔修三大地盘,终http://m.hetushu•com是创立浊殿,成为了紫岚州独一无二的霸主!
“是你们?!”
缓缓睁开双眼,凌逸利用极其短暂的时间适应了一下光照强度,随后刚要起身抬手长长的伸个懒腰,却因怀里柔软的一具娇躯轻动给放弃了这个动作,改为轻轻往床头靠了靠,倚在了床头上,为怀中佳人掖了掖被角,静静端详着美人睡梦中的面容。
如今我已不是那个羸弱少年,想从我怀里夺走深爱之人,也要问问我凌逸答不答应!
走进屋内,凌逸一见大厅里主座上的善木道人正与厅内另外四人笑谈,瞬间感应一番后,却是愣了一愣。
善木道人闻听那人所言,顿时面色变得不好看起来,无奈碍于其背后的势力,唯有干笑几声说道:“老朽与凌小友一见如故,才交下的朋友,我等各交各的,要是温道友能让凌小友叫上前辈,老朽也无话可说。”
感受到柳芸晴方才那一刹那的惊慌,凌逸哪里不知这是深怕失去自己的表现,原来,这个曾经在自己手里夺走自己深爱之人的女子,已是对他产生了难以言喻的依恋。
凌逸心中如是想到,想到这里,他却又是眼神中换了一副光彩,从那彷徨无奈中,改为了无比的坚定目光。
不等双方问好,凌逸与杨温灵却是冲着对方惊叫了一声,惹得一边杨安、善木道人等人不由得一愣。
和_图_书人许诺,凌逸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动与温暖,在这股暖意面前,好似那从天上照下来的日光,都显得黯淡清冷了一些。“放心吧晴儿,只要夫君在,谁也阻拦不了我们在一起。”
昆云宗?不,它挡不住他!
啪——
“妹妹,你们认识?”杨安目光先是轻蔑的看了凌逸一眼,随即在柳芸晴那冰冷绝美的面庞上停留了几息,最终看向身边的杨温灵问道。
“是你?!”
闻言杨安面色一冷,而后又变成温和笑容说道:“好了妹妹,以后说不定都是一家人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以后哥哥再给你收个类似的宝器便是,先和哥哥姐姐问好。”
善木道人见凌逸与柳芸晴进屋,立即起身笑道:“哈哈,无妨无妨,年轻人嘛,老朽明白,来来,老朽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杨家杨安,先前尔等也是见过面了,那两位穿着黑袍的老者乃是杨家老人,温道友和何道友,至于这小女娃,正是老朽给凌小友道侣要介绍的徒弟杨温灵。温灵,这两位就是老朽给你找的师尊。”
一声闷响从二人被褥里发出,随即柳芸晴便是从脸上一直红透了全身,狠狠瞪向凌逸,凌逸抬手捏了捏柳芸晴挺翘的琼鼻,爱意十足的不满道:“臭丫头,什么死不死的,你和我都不会死,我们都会成为仙人,然后一起找一个杳无人烟的仙境永远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