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菱

凌逸不屑的瞥了一眼处于惊惧中的血菱,随后翻手取出由宸苍界本体幻化而出的血灵剑,直指血菱说道:“既然玩血之道,那便让你瞧瞧,什么叫做真正的血之道义!血灵剑,斩!”
血盾连半息时间都未能支持,几乎刚一碰上,便被凌逸一拳在其中心处打出了凹陷,随后在那拳头大小的凹陷开始,迅速往血盾周遭蔓延,咔嚓一声清脆发出,那血盾便是彻底碎裂开来,化作丝丝猩红血气消逝在了空气中。
对于凌逸的话,这俊美妖异青年丝毫不敢怀疑,暗自强压下内心的惊惧,眸中带着浓浓傲气的回应凌逸道:“我乃仙郡三大殿之一,血殿殿主亲传六弟子,血菱!”
刺眼的血光在剑芒与血指碰撞间填充了整片天空,一些距离碰撞发生之处数千里的过往修士都因这股冲天血气受到了心神压抑,元力运转亦是被影响的短暂停滞了一下,甚至有些自认为实力强悍的修士放出神识欲观望一下那血光中心之处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知神识刚一接触那血芒,便被狠狠弹了回来,对其精神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由此可见,这一次对碰是对么激烈。
似是感觉自己这血神指不足以挡下血色剑芒攻击,血菱把心一横,伸出舌尖狠狠一咬,继而噗的一声喷出一道精血打在了胸前血色漩涡上,得http://www•hetushu•com到精血加持,那血指表面血芒更甚,鲜血颜色愈发深邃,等凌逸的攻击近身,便与其悍然对在了一处!
既然先前能够查探到柳芸晴窥灵前期的气息,那黑暗天龙辇中自然没有遮挡神识的物品,所以唯一的解释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这说话之人的实力远高于他,虽然他自恃背景通天,但在这人迹稀少的高空上,若是被灭杀的速度很快,那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然而,正当他深迷于那美妙感受中时,黑暗天龙辇外的事情也在其神识略微一扫间发现了,尤其是当他查探到柳芸晴面前那俊美妖异修士的境界与灵脉属性时,便是明白,凭柳芸晴的实力根本斗不过他,于是,他赶紧从那美妙意境中挣脱而出,站在了此时的位置上。
惊惧归惊惧,让血菱就此认命却也是大大的不可能,虽然面对凌逸他感到了十足的无力,但求生的本能也让他在此危急时刻竭力激发了潜能,比往日更快的手速在其身上发生,一个个冒着血气的印记在血色剑芒攻来前已是闪电般结出!
凌逸的速度岂是血菱能够比拟的,血盾刚刚凝聚出现,凌逸的火拳便是狠狠打在了上面,拳头打在血盾上,凌逸感觉不像是打在了液体上,反而像是击中了一面坚硬钢铁,不http://www.hetushu•com过,这种硬度的钢铁,对于常年浊果炼体的凌逸来说,根本不足以抵挡他的攻击!
“好了,我还要赶路,该结束了。”
瞥了一眼气息萎靡的血菱,凌逸举起血灵剑就欲一剑将其斩杀,谁知就在血菱都认为自己今日必死无疑之时,天空中却是异变突生!
印记打完,血菱胸前骤然凝现出一道血色漩涡,随着血菱法令发出,一只臂粗的血色手指从漩涡中缓缓涌出,那血指之上,一滴滴殷红鲜血宛若实质般往天空下方滴落,气息弥漫间,一股妖异之感攀爬上了凌逸心头,但同样拥有血妖骨甲、血灵剑以及那神秘法术血魔召的凌逸哪里会在乎这点感受,抬手又是一道斜斩,血芒不曾发出,之前那血剑剑芒攻击却是更加凶悍了一倍!
轰!
“血殿?血菱?”
“怎么可能!”
一道苍老霸气的声音从血菱头顶发出,接着凌逸便是看到,自己随手挥出的那道血红色剑芒,在血菱身前不足一丈远处,被一只从空间中伸出的血红色巨手毅然捏散!
当然,能够躲过这俊美妖异修士神识查探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说话这人习有某种高深的隐匿神通,这,也是他热烈企盼的,毕竟能说出比眼前这美人实力更加强悍的话,其头脑决然不会相信自己仅仅是为了找个地www•hetushu•com方歇息的理由,要是对方真的比他强上许多,那下场……
瞳孔中一道燃烧着火焰的拳头攻击迎面而来,血菱惊惧之余,倒也没辜负那血殿殿主亲传六弟子的名头,攻击袭来,血菱脚下突然血气翻涌,于空中划出两道血光急速后退,与此同时,血菱抬手于胸前一抹,一面涌动着血流的半丈圆盾便竖在了其身前,试图抵挡下凌逸的攻势。
他,便是炼制极寒冰裙结束后,连着昏睡七天的凌逸!经过这次炼制宝器的经历,使得凌逸感觉体内久久不曾动弹的元力灵涡明显又浑厚了一丝,而且神识也相比之前强度增加了不少,虽然半月不眠不休的炼制让凌逸十分疲倦劳累,如今成功后得到的好处却也是不言而喻,醒来的他紧紧握了握充满力量的双拳,便是深深被那种感觉陶醉了。
“渡劫期圆满强者……”
咔嚓!
一声大喝响彻天际,凌逸抬手高举血灵剑,双手死死握住剑柄,而后以开山倒海之势猛然斩下,一道百丈血光就此浮现,凶意十足的朝那血菱劈去!
说完,血菱脸色大变之下,凌逸松开柳芸晴的玉手,右脚凌空往前轻迈一步,然而迈出这一步后,在血菱的眼里凌逸便没有再动了,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时,一道猛烈的火热劲风便是扑面轰来!
那俊美妖异的修士本能下用hetushu.com神识查探了一番凌逸身体,待其发现凌逸那毫不掩饰的窥灵期圆满境界后,才是骇然明白过来,今日他是踢到铁板了!
轰!
“她斗不过你,那你觉得凌某斗不斗得过你呢……”
“你……你是何人?!”
“血神指!”
感受到那股连他全力抵抗之下都无法彻底消除的威压,凌逸目光凛然,低沉喝道。
凌逸脑袋略低嘴中喃喃自语两声,随后抬起头来,笑着看向那叫血菱的修士。“不好意思,这个理由,我不满意,所以,你得死。”
那俊美妖异的年轻修士正有所想间,一道挺拔身姿已是从辇中掠出,最终笔直的站在了柳芸晴身旁,其俊秀坚毅的面容虽然没有那妖异修士那般俊美,倒也是有一股独到的洒然飘逸气息,而此时对这股气息感受最为强烈的柳芸晴,芳心轻颤、目露爱意间,已是被这俊逸少年拉住了玉手。
见到自己的血盾之法如此轻巧便被凌逸破去,血菱心中那股深深的畏惧之意更是加重了几分,要知道,以他这全力施展开来的血盾神通,想要正面用纯粹肉体力量将其打碎,就连普通窥灵期圆满妖修都要费一番功夫的。
凌逸轻轻揉捏了一下柳芸晴的嫩手,示意其不要担心,随后目光淡然的望向对面那修士戏谑道:“我是何人?这个问题,正是我现在要问你的,如果你说不出http://m.hetushu.com一个让我畏惧的理由来,今日,便是你以后的祭日了……”
“你居然也有血灵脉!?”望见那血色剑芒劈来,血菱心中惊惧再升一层,先前神识查探过程中,他仅是发现了那远超同种属性灵脉修士的纯正火意,然而却并未发现其他属性存在,谁知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对方竟是施展出了比自己体内血元力更加醇厚的血气攻击,这如何不让他震惊畏惧!
“这位小友,赶尽杀绝是不是太过了些……”
再观凌逸与血菱这边,随着能量碰撞互相消磨,血光渐渐收敛,等二人再次能够望见彼此身形时,此次斗法的结果便是显现而出,凌逸依旧面色淡然,手持血剑遥遥望着血菱,而那血菱在拼尽全力施展了这血神指后,俊美面容不再红润,取而代之的是如纸般的苍白,嘴角在那碰撞的反震下,亦是流出了丝丝鲜血。
淡然且带着些许冷意的言语从黑暗天龙辇中发出,柳芸晴原本冰冷的面容上突然升起一抹喜意,反观那俊美妖异的修士则是露出了惊讶与严肃的面容,这黑暗天龙辇并没有隐藏气息的功效,因此那俊美妖异修士才敢拦路打算杀人夺宝,可这突兀的声音从辇中传出,不由得让其浑身肌肉尽皆紧绷了起来,能够在他的神识扫探下而不被发现,要么就是辇内有类似遮神石的物品遮掩,要么就是这人实力远超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