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血殿

一时间,宸苍界里满是桃红之色。
血殿殿主没有理会身后血菱的劝阻,而是放出神识在凌逸身上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身形一动裹着血菱消失在了原地,随后一道声音从远处传入了凌逸耳朵里。“虽然你体内怀有火属性与血属性两种灵脉,但这并未影响你血灵脉的品质,甚至本殿主能感觉到,你这血灵脉比血灵之体凝练的血元力还要纯正,希望你记得尽快来血殿一趟,在那里,会有让你心动的东西。”
从血殿殿主与血菱的话语中凌逸大概能够猜到,这血殿令一定象征着血殿中某种极高的身份,对于初来仙郡急需帮手的他来说,这无疑有着大用。“凌逸在此谢过殿主了。”
早就料到这番情况的凌逸嘿嘿一笑,便是狼扑到了柳芸晴身上,接着在其一声娇呼声中,二人翻滚在了通天浊树之下。
凌逸听完考虑了一下,点头回应道:“加入血殿可以,但是第一我不想因此受到束缚,第二拜师就不必了,凌某曾经与家师允诺过,没有他老人家的准许,不得拜其他人为师。”凌逸这话其实纯属瞎编,无论是宸苍界传承者还是幻仙、兽仙等远古真仙,都未曾让其行拜师之礼,至于不选择拜血殿殿主为师,主要是因为他瞧不上对方的实力,等他进阶渡劫期,这凡界之内就再无人能与其抗衡,功法、神通他都不缺,所以在血殿殿主那里他也学不到什么,最重要的是对方为人究竟如何凌逸一点都不了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拜师之事是绝对不能大意的。
“这是血殿令,拿着它可以随时进出血殿www.hetushu•com,日后若是见了血殿之人,用此令牌也能让他们帮你做事。”看凌逸目光露着些许疑惑之色,血殿殿主解释道。
形势的突然变化让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血菱顿时双眼明亮了起来,听到那苍老霸道的声音,血菱兴奋呼喊道:“师尊?!”
黑暗天龙辇中,凌逸与柳芸晴相对而坐,喝了一口之前柳芸晴泡制的香茶,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凌逸才开口道:“这次真是差点玩大了,那血殿殿主不愧是将要飞升的修士,居然能够穿梭空间移动到这里,虽然应该是消耗了他不少元力,但从其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面对这种强者,我还是打不过他啊。”
话毕,凌逸从其“本殿主”的自称上已经确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不得不说,面对这种凡界真正处于巅峰的人物,他也没有信心能够从其手下全身而退,因此现在凌逸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缓住形势,尽量不与其发生争斗。“凌某的确不是这片地域之人,至于所来之地也无需提及,只是一个穷乡僻壤之处罢了,今日之事是你那徒弟妄图杀人夺宝在先,凌某也无意与血殿为敌,如果可以,此事就此罢休,你看如何?”
听出凌逸言语中不留丝毫余地的话语,血殿殿主也没有逼迫他的意思,隐藏在血炮下面的脑袋点了点,而后问向凌逸道:“那你是要随本殿主回去,还是另有打算?”
血殿殿主点点头,抛出一道血红色令牌到凌逸面前,凌逸看着那令牌表面上印着的金色“血”字,便是清楚这令牌一定是血殿门徒的象征了。
和_图_书柳芸晴此时面色也有些凝重,这次幸亏以这种方式解决了,若是两边争斗起来,他们二人说不定还真得发生什么不测。“估计那血殿殿主对夫君你的实力也是颇为忌惮,否则我们之前对那血菱表现出来的杀意,这件事肯定不会如此简单的结束,不过他为什么要拉夫君你入血殿呢?而且那血殿令似乎在血殿中的地位不低,夫君才加入血殿,血殿殿主就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你,真让人有点搞不懂。”
血殿殿主没有回答血菱,沉默之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见事情有缓和的余地,凌逸暗自决定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他还是愿意与其和解的,这不是说凌逸懦弱,只是他十分清楚什么时候该强势,什么时候该适当的退让。“什么条件?”
“只是不知道那血殿殿主说血殿中有我心动的东西是什么,算了,此事以后再说,我们先赶到靠近三大殿势力的地界,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多搜集一些关于那些势力的消息。”苦思无果,凌逸也只能暂时抛开这些事情,随后想到给柳芸晴炼制的极寒冰裙来,神识一动,二人便是消失在飞行中的黑暗天龙辇里,辇中只留下一个隐匿了的锥形宸苍界本体。
“师尊,你为何要那么重视那个叫凌逸的小子。”高空中,一道血红色惊虹以瞬息千里的速度朝仙郡中心处飞驰,其中包裹的正是方才与凌逸发生冲突差点丧命的血菱以及那血殿殿主。
血殿殿主声音略有缓和的认真道:“条件便是你要加入我血殿,当然,要是你愿意拜本殿主为师,本殿主会非常高兴的。”和-图-书
凌逸明白今日之事已然不必刀枪相对了,稍有释然的说道:“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等事情办完,定会前往血殿走一趟。”
听了血殿殿主的解释,血菱脸色惊了又惊,不可思议的问道:“怎么可能!他明明只是窥灵期圆满的境界,再强还能跨越一个大境界与师尊你分庭抗礼么?!”
对于凌逸神识的牵引,柳芸晴没有丝毫抵抗,眼前景象一转,等柳芸晴视线再度凝聚时,凌逸已是捧着一袭冰蓝色纱裙站在了她的面前。“晴儿,你试一下这个合不合身,若是不合身我再给你回炉重造调整一下。”
凌逸一手紧紧握着血灵剑,脚下却是缓缓往柳芸晴身边移去,精神紧绷的盯着那个血袍里隐藏的血殿殿主,沉声问道。
闻言血殿殿主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再度把头低下,沉默了少顷才继续说道:“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凌逸心里正思索着应对之策。在那血菱的惊喜呼喊下,一道身穿血色道袍,浑身隐藏下衣物下面的神秘人物便突然出现在了血菱身前,那浑身散发的浓郁血气,看的凌逸都是眼皮不禁挑了一挑,尤其是那血殿殿主身上弥漫着的杀伐之意,不难让外人知晓,他是一个嗜杀如命的家伙!
虽然按照凌逸现在这般的境界以及元力浑厚程度,施展血魔召不会再像第一次那般被反噬的那么厉害,但要想与眼下这等修为的修士拼成两败俱伤,必然要不断透支元力,争取一招定乾坤。
柳芸晴明白凌逸想要与其他两殿搞好关系的原因,无非就是为了防止将来因伊凝萱的事情与云殿结仇对方和_图_书以少打多,毕竟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即使凌逸再强,面对那么多渡劫期大能,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好了,既然夫君你与血殿殿主也没定下什么死约定,去不去血殿也随着我们的意愿来走,我们先做自己的事就是了。”
血殿殿主沉寂了一会儿,随后认真的给了血菱一个答案。“因为在其身上,我有一种感觉,那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换句话说,真正拼起命来,为师不一定能在其身上讨到便宜。”
……
听到这个称呼,凌逸脸色便是严肃了起来,假若此刻这件事处理不好,他最终的底牌只能是那久久未曾施展的血魔召神通了,自打当初为了应对比自己境界高上许多的无来上人施展过一次血魔召,使得自身身体差点造成不可挽救的创伤,凌逸再也没用过这神秘强大的法术,而对于现在的凌逸而言,渡劫期圆满大能不是他所能抵抗的,因此到了生死攸关之时,他只能拼死一战了。
血殿殿主将低下的脑袋微微抬起,露出下半张面容朝着凌逸静望了一会儿,随即不答反问道:“能以窥灵期圆满修为,随手几招便将我这爱徒逼至绝境,的确不错,像你这样杰出的年轻人,若是在这附近地界里,本殿主不可能不知道,你应该是仙郡比较偏僻之地来的吧?还是说,你是其他州郡的修士?”
凌逸赞同的点点头,翻手出去那印有金色血字的红色令牌猜测道:“正如晴儿你所说,那血殿殿主应该是对我的实力产生了忌惮,所以才会与我们化干戈为玉帛,至于这血殿令,应该是其为了不让我与血殿因血菱一事和*图*书落下仇隙才赠与的吧。不管怎么说,反正有了这个身份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原本我就计划与除了云殿之外的两殿搞好关系,如今受到那血殿殿主的重视,倒是少了我们许多麻烦。”
“你……便是血殿殿主?”
见自己师尊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血菱心中对方才那件事越想越是后怕,如果真像师尊那般评价所说,那凌逸诚然是一个怪物,是一个违背修真规律的妖孽。
“师尊,他才刚加入血殿便将血殿令给他,是不是有些不妥啊!”见血殿殿主扔给凌逸那似乎有很高地位的血殿令,血菱在其身后急忙皱眉道,要知道,在血殿之中,唯有像他们这些殿主的亲传弟子或者有较大贡献的长老才能拥有血殿令,凌逸这两种情况都不符合,竟是让血殿殿主如此重视,血菱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快。
话音落下,凌逸的神识便是感应不到对方的气息了,待确定那血殿殿主的确远去了,凌逸才大松一口气,带着柳芸晴回到黑暗天龙辇内,再度启程。
柳芸晴接过极寒冰裙,感受到纱裙表面传来的那股熟悉寒气,不由得让其心境都变得空灵了一分。“你……你转过身去。”玉手轻抚了一下纱裙,柳芸晴抬起头来看向凌逸,俏脸微红的呢喃道。
当然了,还有一个摆脱如今形势的方法就是带着柳芸晴躲入体内那锥形宸苍界宝器中,不过那时凌逸要面临的问题就是,一旦宸苍界无法彻底隐匿气息,被这渡劫期圆满修士发现,那引来的将是无尽修士大能的追杀,甚至会招来高层次界面老祖的觊觎,毕竟宸苍界此宝实在是太过逆天宝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