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二章 落寞的林家

林涉苦涩一笑,无奈回道:“没有,即便是老祖他直系子孙,后来都没出现过五行灵脉同体之人,宁儿的出现,也是我们根本没有预料到的。说来宁儿也是命苦,出生的时候他娘就因为难产失血过多而死,他爹因为他娘的死,随后悲伤过度,亦是随之离开了人世。”
林宁不为林侯的面容所动,目光坚定的答道:“二爷爷,宁儿绝对没有说谎!宁儿可以以林家祖先名义起誓!”
说完,林涉与林侯目光相对眼神交流了一番,随后冲着彼此点了点头,林涉弯腰摸了摸林宁的小脑袋,严肃说道:“宁儿,你去感受一下那位大哥哥释放出来的元力气息,看看和你的元力气息是否相同,这件事非常重要,你小子不可乱讲,不然的话罚你三年不许出门!”
对于凌逸的这番承诺,林涉与林侯只能回以苦笑,直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把整个家族压在其身上的年轻人,究竟是何等实力……他二人此刻唯一能做的便是,祈求苍天不要和林家开这么一个毁灭宗族的玩笑……
凌逸说了这么多,林涉与林侯阻止林宁对外拜师的心思也随之渐渐活络起来,想到他林家现在最高境界的修士连丹融期都没到,只能缩在这临山小城里讨生活,哪里还有林家老祖在时的风光无限,林涉心里实在堵得难受,不光是他,先前林家各代族长都因为无法重现林家辉煌而郁郁终老,林涉也曾想过不顾祖训遗言找一个势力依附发展,可林宁的出现彻底让他断了这个念头,因为林涉坚信,只要林宁能在当初三大殿与林家老祖的约定下保护其正常成长,将来林宁定可以一人之力扭转林家局面!
然而就在今日!就在此刻!林涉终于看到了林家的希望,凌逸言语中最后一句话的霸道让其莫名的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在修真界说他是“少年”都有些将其年岁夸大的修士,确然有着堪可与渡劫期大能一较高下的实力!再加上其本身比林宁更加纯正的五行元力,林涉相信,只要林宁跟着凌逸,将来决然不会是池中之物!
“难道除了林家老祖与现在的林宁,中间林家就再没出过天资非凡的族人?”听到林涉讲的林家族人青黄不接的说法,http://www.hetushu.com凌逸不由得生出了疑惑,皱眉问道。
林涉刚要开口吩咐下人给凌逸和柳芸晴准备房间休息,凌逸却是摆手阻拦道:“休息一事先不着急,林老还是给在下先讲讲有关林家老祖和三大殿约定的事情吧。”
“对呀。”林宁眨着一对清澈认真的眼眸,回应林涉道。
话音落下,林涉错愕的看着林宁,惊讶问道:“宁儿你是说,他的元力要比你的五行元力气息更加浓郁纯正?”
“既然小友想听,那我便讲讲吧。二弟,你去让下人奉茶。”吩咐了林侯一声,林涉伸手示意凌逸与柳芸晴入座,待林侯出门,几人各自落座,林涉整理了一下思绪才悠悠讲道:“其实在几千年前,仙郡这片中心地界,并非三大殿掌权,那时候三大殿加起来的实力,都不如我林家一族……”
终于,林宁这最后一句话彻底让林涉、林侯二人相信了凌逸的灵脉属性,见二人表情略有缓和,凌逸才继续开口说道:“凌某身怀五行灵脉之事,想必二位应该相信了吧?嗯……之前二位还说担心凌某身份不明和自身实力不足,这两点二老也大可放心,身份问题凌某可以发起本命誓言,虽然不知道二老为何对三大殿势力如此反感,但我可以保证,凌某虽然与三大殿其中两殿确有瓜葛,却绝非熟悉,甚至可以说是陌生,总之收徒一事仅仅局限于凌某个人,要说实力么……凌某只能说,给予你林家那救命玉牌的渡劫前期修士,根本不是凌某一合之敌!”
这时刚才一直坐在林涉旁边的林侯出言道:“老祖飞升之前倒是留下了不少修真资源,不过资源再多,也经不住岁月消磨,几千年下来,林家也不乏有败家的族人出现,老祖留下来的东西,传到现在已经不剩多少了,我林家屈居这么一座小城内,收缴入城灵石别说管不了大用,就算管用,也没有多少修士愿意来这么一个小地方浪费自身财物,所以,没有灵石收入的林家,除了坐吃山空,根本别无他法。至于不将宁儿交到三大殿势力之中,也是老祖留下来的祖训,因为老祖相信,林家但凡天资卓越之辈,必可像他那般,在这片地界中闯出名堂,重要hetushu•com的是,老祖不想自家族人成为那三大手下败将势力的棋子。”
林涉瞪着那五行元力光团愣了一会,随后强压内心的惊诧,目带怀疑的朝凌逸说道:“仅凭这个,是不足以让我这孙子拜小友为师的,一来我们不清楚小友你的身份,二来我们也不认为,凭小友这般年岁,能给予我家宁儿什么修炼上的帮助,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草草的让宁儿拜入师门,对其前途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我林家的希望全在宁儿一人身上,所以……”
目光灼灼的盯着凌逸看了一会儿,最终林涉不顾身旁林侯的拉扯,老牙一咬,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好!眼下我林家光复的希望愈发渺茫,好不容易林某出了这个么好孙子,断然不可让其毁在我的手上,今日我这把老骨头也疯狂赌上一把!小友的收徒之请,我林涉同意了!”
碍于元力光华的遮掩,林涉与林侯无法看清二者元力相碰后发生了什么,少顷,林宁松开凌逸的手,朝其咧开小嘴嘻嘻一笑,一路小跑跑到林涉身边,发出尚且稚嫩的声音说道:“爷爷,大哥哥的元力和宁儿的不一样呢……”
正当厅内气氛紧张无比,林宁突然疑惑的仰头望着林涉说道:“爷爷你们这是干嘛,大哥哥的元力的确和宁儿的不太一样,因为他的元力要比宁儿的元力更加精纯一些呢!”
闻言凌逸眉头一皱,追问道:“林家有三大殿的保护,怎么还会濒临覆灭呢?还有,为什么你们这么反感林宁拜入三大殿门下?”
“你也是五行灵脉同体?!”
林涉的话没讲完,林家二长老林侯接过话头继续说道:“大哥说的没错,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凭这一团五行元力便认定小友你是五行灵脉同体,毕竟修真界中对于凝厚元力功法属性方面没有死板的规定说火属性灵脉修士就无法修习水属性功法,所以万一你只不过是对五行属性功法皆有研习,方能释放五种属性元力,这样涉猎功法繁杂却一无所成的修士,我林家断然不能将未来的希望断送在这种人手里,还望小友莫怪。”
那林家小公子林宁却是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因为之前在街道上,若不是因为凌逸眼眸中闪过这一缕五行光芒,心智和_图_书早成的他也不会随便服下一个陌生人给予的灵草。
凌逸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在修真界中,任何拥有巅峰实力的人都不想自己将来的后人在他人屋檐下生活,毕竟那样太丢脸面了……
虽然除了三大殿势力,也有一些稍微差一些的门派宗族来他林家示好,想要收林宁为徒,但林涉实在是对于祖训有着顾虑,加上那些前来收徒的修士要么就是灵脉属性单一平凡,要么就是自身实力不够强悍,把林宁交到那些人手里,别说帮助其修炼,不耽误林宁就是好事了!
听得凌逸这话,林涉才真正确定了凌逸的确不是仙郡这片中心地域之人,因为只要是这里的修士,不论普通凡人还是修士,全都清楚林家老祖与三大殿殿主有着怎样的约定,也正是因为这个约定,林家所在的这座临山小城才能屹立与各个繁杂势力之中而不被覆灭。
基于修真界中的礼貌以及林侯在城中被凌逸轻易制住的前提,林涉与林侯并不清楚凌逸的实力究竟如何,可在他们心里,凭凌逸这般年轻样貌,怎么也不可能是一名丹化期以上的修士,另外,林侯先前的不敌,全被其当作是凌逸步法神通较为诡异了,至于制住他肩膀时传出来的炽热火意,则大可用其境界比自己略高一等来解释。
林家族长林涉与林家二长老林侯双双瞪大自己那对老眼,生怕自己看错了一般,震惊的望着凌逸掌心那团五彩元力。
话毕,林涉赶忙将林宁拉到了身后,眼神中带着戒备之意看向凌逸与其身边的柳芸晴,林侯听完林宁的话也顿时紧张了起来,快速朝林涉身旁靠拢,浑身元力调动周身,随时准备大战一场。
说不定还会一飞冲天!
看着两名丹融期都没到的老头和自己翻来覆去叽叽喳喳个没完,凌逸心里虽有不快,却也没显露出来,他不是一个无理取闹之人,对于林家如今的处境,他能猜出个大概,因此面对这么一个能给他林家带来未来的后辈,谨慎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凌某能理解二老的心态,这样吧,你们可以让……这小娃娃叫林宁对吧?你们可以让林宁来感受一下凌某释放的元力气息,想来同种属性灵脉之人,对于相同气息的感应最为准确,先让林宁确认一和图书下凌某这五行元力是否纯正,剩下的问题我们慢慢再谈。”
林涉从座位上走下,来到林宁旁边将其抱在腿上落座,面对凌逸接着讲道:“所以,宁儿的出现让我们濒临覆灭的林家才终于看到了希望,这也是先前对小友收徒一事万般慎重的原因。”
主座上喝了一口茶的林涉点点头说道:“不错,为了避免林家灭族,老祖他在飞升之前再次将三大殿殿主齐聚一处,并且在其三人联手之下打败了他们,当时老祖便以强横的姿态要求三大殿殿主立下本命誓言,保我林家血脉不断,否则即便拼上性命也要立即将三人重伤乃至灭杀,碍于老祖当时的强势,三大殿殿主只好答应了下来且各自立下了本命誓言。”
提起林宁的爹娘,坐在凌逸对面的林宁小脑袋也耸拉了下来,眼眸中凝起了水雾。
再度了解了一番林家现状,凌逸才在林家仆从的引领下,暂时回到了已经整理干净的房屋内休整,凌逸此时心中也是有了打算,他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帮助自己这第一个小徒弟的家族,重新焕发生机!
面对林家这老少三人的做法,凌逸根本一点都不慌张,始终面带笑意的看着他们。
听到自家爷爷如此具有“威胁力”的话语,林宁像小鸡啄米那般连连点头,继而迈着细小的步伐走到凌逸身边,毫不畏惧的将凌逸那只白皙修长的右手扳了下来,伸出一只小手放出体内元力,与凌逸掌心五彩光团触碰到了一起。
言及至此,林侯正好从外面端着香茶走了进来,一边将茶杯放到认真聆听的凌逸二人身边木桌上,一边接过话头说道:“那时候我林家的确风光无限,奈何……在后来的某一天,老祖他突然感觉天劫将至,境界上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可是林家当时的风光全部仰仗老祖他一人实力强悍,一旦老祖飞升高层次界面,我林家必然会落得青黄不接、被各个敌对势力吞食覆灭的下场,因此……”
也就是说,眼前这少年模样的修士,顶多就是丹化期圆满境界,那句什么“制造这玉牌的人来了也敌不过他”的话,分明也是这少年强作镇定所说的借口!
看着二人的目光,凌逸明白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只有把切实的改变做出来,他们hetushu.com才会真正相信自己的能耐,反正在未来的一段日子他也没打算去那三大殿,呆在这小城里教教徒弟,研习一下功法神通倒也惬意。
凌逸低头摸着林宁的脑袋温和一笑,而后扭头看向林涉与林侯再一抱拳承诺道:“二老既然敢将整个家族的命运堵在凌某身上,凌某在此可以保证,未来的林家,与那三大殿相比,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到这,林涉仿若回到了林家最为辉煌的时候,眼神中带着崇敬之意继续说道:“那时候,虽说三大殿每一个殿门的整体势力都远超我林家,但我林家的仙郡霸主地位却是不容任何人置疑,不为别的,就因为那时候我林家老祖,不仅修士达到了渡劫期圆满,成为这凡界巅峰强者,其本身更是倚仗五行灵脉同体的优势,于各个同级修士战斗中游刃有余,碾压一切!当时三大殿殿主倒也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渡劫期圆满,可即便三人一起对上我林家老祖,依旧难逃落败的下场。因此,仙郡霸主之位,当属我林家无疑。”
“因此便有了林家那位老祖与三大殿殿主的约定?”讲到这里,凌逸也明白了个大概,出言问道。
得到了林涉的首肯,原本打算再考量考量此事的林侯也无奈点了点头,林宁一听自己有师傅了,立即高兴的又蹦又跳,跑到凌逸身边拉扯着其衣袖兴奋叫喊道:“大哥哥……哦,不对,师尊!师尊!哈哈,我林宁有师尊喽!”
总而言之,林涉与林侯相信,只要他二人拼死一战,不说能拦下凌逸与其身边女子,拖延等到玉牌召来援手肯定没问题!
奈何,林家传承下来的功法、法术等级实在有限,家族资源也随着千万年来的只出不进逐渐消耗殆尽,要想培养一个新的“林家老祖”出来,实在是太难了……
一边的林侯听完不断摇头,似是不相信林宁的话语不停低声自语道:“不可能,这一定不可能,据祖籍相传,我林家老祖乃是当时独一无二的五行灵脉同体大能,除了我林家血脉传承,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拥有五种属性灵脉同体之人,说比我林家五行灵脉更加纯正的则更是无稽之谈,宁儿,你和二爷爷说实话,此事非常重要,不容办点差池!”说到最后,林侯抓住林宁的小胳膊,严肃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