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轻易制住

“怎么可能!”
说来见到这个结果,最为震惊的当属血神指施放者血辉本人了,渡劫前期的他以七八成实力施展出血神指来,就算普通同级修士都不一定能够硬接的下,更别说和渡劫期有着天壤之别的窥灵期修士了,撤去幻息术的凌逸,无论血辉怎么放出神识进行查探,其本身境界绝对是窥灵期圆满没错,可这一次碰撞的结果,却与血辉所想的大相径庭,如此不由得让血辉心中暗道:莫非眼前这个小子还有所隐藏不成?!
不错,此人正是当初因见了黑暗天龙辇生出杀人夺宝之意随后见到柳芸晴又垂帘其美色,最后被凌逸差点灭杀的血殿殿主亲传弟子之一血菱!
持血剑顶住血辉喉咙的自然是施展九转昙花现之前瞬间消失身形的凌逸,此时的他面露冷意,死死盯着血辉那张难以置信的震惊面容,谁也看不出他想要做什么,不过谁也不会怀疑,凌逸敢杀他血辉!
“你真的把我惹烦了。”
元力运转,凌逸脚下一朵绚丽昙花骤然绽放,随后凄美凋谢,再看凌逸身影,已是越过那道道捆绑而来的血泉,来到了血辉身前不足十丈远处,之前血辉施放的血泉,因为那么短暂的一瞬间无法捕捉凌逸http://m.hetushu.com身形,竟是在半空停滞了一下,待血辉神识再度锁定住凌逸身形,那些血泉便是调头而回,再次张牙舞爪的朝凌逸禁捕而来!
“你到底是何人?!年纪轻轻还能够挡下我的血神指之人,绝不是无名之辈,你不可能是这片仙郡中心地域的修士,可我从来没听说过也没见过你!老实交代,你混入我血殿是何居心!”基于以上思考,血辉对凌逸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在他心里,凌逸一定击杀了自己某位修为不及渡劫期的师弟,从而得到血殿令,想要混入血殿图谋些什么,于是乎,血辉看向凌逸的眼神更加仇视了。
然而只有血菱自己清楚,这个五五开想的有多么牵强,他只不过是不想自己师尊那所向无敌,凡界至尊的形象倒塌,才如此安慰自己罢了……
“怎么回事?!”
邹旗以及两名守城弟子对于血殿殿主传授给殿中拥有血灵脉修士的神通自然见过,这些神通的威力他们也了解一些,尤其是血神指,按照先前血辉所发出的声势,这一击起码发挥了血神指七八成的实力,哪怕是打在一座万丈高山上,也足以将整座巨山夷为平地,可如今却被一柄血http://www.hetushu.com色长剑将攻势抵消吸收掉了?!
血辉眼神狠厉,面向凌逸背后大喝一声,双手尽皆抬起,遥遥指向凌逸,继而于其双臂之上,一条条犹如巨蛇大蟒般粗壮的血色泉柱缠绕冲出,从四面八方直奔凌逸暴掠纠缠而去,气势汹涌,疯狂无比!
经上次一战,血殿殿主凭空出现将其救下,并在他眼前亲手把血殿令交给了凌逸,开始血菱因为对凌逸的仇视还因此出言询问为何血殿殿主如此重视凌逸,可当血殿殿主告诉他,要是真正拼起命来,他本人都不见得能在凌逸身上讨到便宜的时候,血菱心中对凌逸的那点仇恨之意顿时烟消云散,毕竟任何尊严、脸面等身外之物,皆是比不上自身性命重要,更何况凌逸只有窥灵期圆满修为而已,若是突破桎梏进阶渡劫期,使得自身实力再度提升一个档次,那时候,血殿殿主亲自出马与其一战,结果说不定都只是五五开!
凌逸抛开心中对小十所述有关“血魔”的疑惑,剑尖倾斜落下,看向血辉淡然说道:“我说了,血殿不欢迎凌某,凌某离开便是,不过,我也再说一遍,别惹我。”说完,凌逸根本不管血辉反应,转身拿着血灵剑就和_图_书要带着柳芸晴离开,哪知血辉此刻是认准了凌逸奸细的身份,因此,他又出手了!
“这……”
战斗骤变莫测,当一边的邹旗与两名血殿守城弟子望见这一幕时,除了惊惧,他们难以再生出其他的念头来,一个看起来如此年轻,修为与血辉更是天差地别的修士,居然就那么简单的把血辉制住了?!
低声自语一句,不等血辉出言反驳嘲讽他狂妄,凌逸脚下一朵不知运转何种元力施展而成的绚丽昙花再度绽放凋谢,血辉本能下感觉不妙之时,立即抽身急速暴退,然而那种不妙的感觉始终如影随形,根本无法摆脱,少顷,等血辉企图操控寻不到凌逸身影而失去攻击目标的血泉回防周身时,一柄散发浓郁血气的长剑突然出现在了他瞳孔中,那散发着无尽杀意与血腥气味的剑尖顶住了他的喉咙,仿佛只要他稍稍一动,这血剑便会夺取他的性命!
不过想归想,要让凌逸缴械投降,他血辉还没那个资格,正当凌逸听完血辉所述,考虑着是杀了血辉从此与血殿对立,还是放了血辉,呼唤那血殿殿主时,一个“熟人”忽然从人群中让开的一条道路中走入了凌逸视线。
不可思议!
血辉的身份在血殿之中几乎没有人不和图书清楚,尤其是身处这血殿主城内,一众修士更是对其了解颇深,拥有一身诡异血属性神通加上本身境界登临渡劫期的他,基本上堪称血殿中流砥柱之一,年龄如今也不过千岁,这等天赋,算得上是血殿年轻一辈修士中排上前几的了,可此时他们眼中实力强大的血辉大人竟是被一名看起来比其还年轻不少的白衣修士用剑制住了!
随着人群的渐渐聚集,从失神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血辉面色一寒,不仅没有求饶之意,反而沉声冲着凌逸喝道:“小子,不管你是谁,休要以为趁我大意此时占了上风便不知所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交出这柄血剑,跟我回去接受血殿众长老盘问,第二,杀了我,然后等着血殿数十万门徒的无尽追杀!”到底是不是因大意而被凌逸制住,其实身为当事人的血辉再清楚不过,虽然先前他没有祭出本命宝器对敌,但血神指、血泉引禁都是他压箱底的神通法术,持以血灵脉本源支持,其威力强悍霸道之处不言而喻,然而面对凌逸,他这无往不利的两大神通一个被莫名其妙的吸收掉,一个战斗时根本锁定不到凌逸的身形,更别将其禁锢住了,究其种种,血辉认为除了身法诡秘,凌逸能够无视他攻击http://m.hetushu.com的原因无非是喉咙前这柄诡异血剑,只要收掉血剑,凌逸在他面前根本不足为患。
“血泉引禁!”
终于,场面正在短暂的僵持间,血殿主城内部许多修士都因为这城门口凶悍战斗波动而被引了过来,当这些境界不一、却尽皆元力凝厚根基扎实的血殿门徒乌压压一片赶到时,一经望见凌逸与血辉二人的状态,全部双目圆瞪、呼吸急促起来!
“血辉大人的血神指被那柄血色长剑吸收了?”
走出人群这人周身血元力属性气息环绕,外貌年轻程度看起来与凌逸无异,面容俊美妖异,路过一名名血殿门徒时,那些血殿之人无不躬身行礼,口中喊着“见过血菱大人”的话语。
嘶——
转过身准备带着柳芸晴离开的凌逸眉头一皱,侧过脸来望着那胡乱窜动朝他奔来的血泉,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焦躁之色,说实话,本身他是不想与血殿交恶的,毕竟凭他如今的实力,单单对付一个云殿便尚且不够,如果再加上一个势力与云殿不相上下的血殿在一旁虎视眈眈,那么拯救伊凝萱的事情就无法进行顺利了,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他自己的自由乃至性命都要陷进去,那时候,可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不过血辉的咄咄逼人,让凌逸真的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