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六章 是你?!

先前由于此事发生在血殿主城内,而他血菱又贵为血殿殿主亲传弟子,更是血殿使者之一,其本身修为境界虽仅是窥灵后期,可基于血殿殿主正身处城内的原因,因此面对一个能制住他血辉师兄的人,依旧未曾感到惊惧慌乱,然而等他从那手举熟悉血剑、那张渐渐在其凝神观望下变得清晰起来的侧脸短暂辨认后,才是陡然看出了凌逸的身份。
“这位是……”
“误会?!”
来者便是这仙郡三大巨头之一——血殿殿主本人,其身形凝现在凌逸身边,凌逸并未因此腾挪一步,攥着血辉的右手也不曾松动分毫,似是根本不惧血殿殿主一般,而事实上,凌逸也确实如此,虽然面对血殿殿主这种渡劫期圆满之人他难言战胜,但想要逃命,在这凡界之中,怕是还真无人能将其留下,不过见到血殿殿主亲临,一直在一边冷眼观望的柳芸晴却是忍不住担心起来了。
听得血殿殿主的疑问,凌逸看了一眼柳芸晴,随后摸了摸鼻子,凑到柳芸晴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接着柳芸晴俏脸一红,轻轻点头下浑身散发出寒冰气息来。
血殿殿主亲自开口,凌逸也没法不给他这个面子,毕竟在未来的几年中,他可能还要用到血殿来对抗云殿,至于那之前有血菱m•hetushu.com在一边说和却依然不依不饶的血辉,听了他这师尊的亲令,也不得不暗暗将今日之耻记下内心深处,缄口沉默。
佳人一弯柳眉挂在雪白额头之上,眉下是一对如一汪春水清澈见底的明眸,挺翘的琼鼻、如玫瑰花瓣般诱人的娇艳红唇,玉手一直往冰裙内延伸而去的娇嫩肌肤,一头冰蓝色长发被一支在修真界里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玉簪束着,额前两绺蓝发随意垂落,更添温婉之意,配以冰蓝长裙加身,添以裙角几片冰花呼应,实乃一谪落凡间的寒冰仙子!
见凌逸面对自己依然不卑不亢,丝毫不显畏惧的样子,血殿殿主心中对其的满意程度更甚,招揽凌逸的念头也愈发深刻起来,抬手将遮挡头部的衣帽摘下,露出其面貌对着凌逸笑道:“我这徒儿不知你的身份,所以才闹出这么场乱子,血菱说的不错,都是自家人,不至于生死相向,放了血辉,我们回殿中详谈。”血殿殿主整张脸可能因为常年不见阳光显得有些苍白,五官普通并不俊美,但那一对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时刻透露着霸道战意,身材修长却不粗犷,却给人以一种顶天立地之感,这般气质,正是常年战斗厮杀、久居上位所带来的渲染凝和*图*书成。
听到血菱的惊呼,早已注意到其身影的凌逸扭头朝他一笑,而后笑容收敛,出声说道:“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吧血菱兄弟。”
“夫君……”
感受到脸上传来的温暖气息,靠在凌逸胸膛上的柳芸晴顿时面色变得桃红起来,与此同时,那冰冷表情也如坚冰融化,流露出一抹小女儿姿态的幸福笑意。
这一声“血菱兄弟”叫出口,血菱怎么听都听不出其中亲切之意,强压下内心惶恐,血菱上前两步抱拳对着凌逸说道:“当日之事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凌逸大哥见谅,不知我这师兄怎么得罪凌逸大哥了?毕竟都是一家人,还请凌逸大哥先把剑放下,我们进城找个地方慢慢谈,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寒冰气息弥漫,周遭围观修士一个个面露好奇之色的看向柳芸晴,接下来众人便是看到,柳芸晴一头及腰青丝慢慢染成了冰蓝色,那头上原本显得格格不入的玉钗也由此转变了性质,犹有锦上添花之感,再观她那张容貌较好却称不上绝色的面庞,一块块冰屑龟裂掉落,化作缕缕寒冰元气消逝在空气中,等柳芸晴的面容重新清晰显现,所有人都呆住了……
闻听耳边血辉聒噪的叫喊,凌逸原本舒展开来的眉头再m•hetushu•com次皱起,随即无视准备继续求情的血菱,瞬间将血剑收入体内,失去血剑禁锢的血辉本以为凌逸怕了,想要收剑逃走,然且不等他出手纠缠,凌逸那张俊逸的面容却是突然临近,继而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死死捏住了他的脖颈,感受到呼吸困难之间,血辉只见凌逸眼神富有浓烈杀意的说道:“看来你是真以为凌某不敢杀你……”
血菱说完,凌逸与被他制住的血辉同时出言说道。对此凌逸倒是没有太大的想法,不管是不是误会,凌逸心中自知现在不是与血殿盲目结仇的时候,因此有这么一个台阶下,他也是乐得以这个理由收场,不过血辉却是不打算这么简单了事,毕竟在这么多血殿弟子面前他丢尽了脸面,如果不找些场子回来,以后在血殿中他还怎么混?!于是不等凌逸把剑放下,血辉冲着血菱怒喝道:“什么凌逸大哥?!血菱你脑子出问题了不成?!此人乃其他势力派来潜入我血殿的奸细,赶快通知其他师兄弟和长老,联手将此人拿下,交予师尊处置!”
见得此状的血殿门徒,一个个对凌逸是又惧又恨,血殿殿主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凌逸的肩膀道:“你小子真是好福气,走吧,别站在外面了,我们回去说。”
柳芸晴轻声呼http://www.hetushu.com喊一声,众人随着凌逸的目光投到那一直未曾惹人注意的柳芸晴所在之地,随后凌逸冲其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最终又把视线落在身旁一身血色道袍遮掩全身的血殿殿主身上。“当初殿主叫我有空持血殿令来血殿一聚,如今就是这么招待晚辈的么?”
看着走到凌逸身边的柳芸晴,血殿殿主从气息上能大致感应出来,大概是开始见到凌逸时,其身边的那位女修,只是眼下容貌却与记忆中不符,血殿殿主又不好放出神识查探,为了不闹出乌龙,故而出声问道。
血菱面色严肃,一步步穿过人群,走到凌逸与血辉对峙之地不远处,见血菱出现,邹旗与那两名守城弟子急忙收敛惊色,快步走到血菱跟前,躬身行礼后,七嘴八舌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讲了一遍,听清楚了状况,血菱表情一冷,皱眉看向正以侧面面向他的凌逸、血辉二人,沉声喝道:“不知这位道友是哪方势力之人,竟敢挟持我血殿使者,莫非想要与我血殿为敌不成?!趁家师未至,希望道友看清身处情况再行动作,否则等家师降临,道友你的性命……”
凌逸点头,随即在一众血殿修士复杂的目光中,牵着柳芸晴的玉手紧随血殿殿主往城中心处行去。
想起凌逸冷厉霸道杀意十足http://m.hetushu.com的处事方式,血菱深知,如果今日不能给凌逸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他那血辉师兄的性命,怕是即便血殿殿主亲临,凌逸也不会善罢甘休。
一道苍老霸道的声音悠悠从血殿主城中心处传出,随后一道血光由虚化实,缓缓在凌逸身边出现,待场内众人看清来者,尽皆无比恭敬的弯下身来,齐声说道:“恭迎殿主!”
“殿主都发话了,我这个勉强算得上是殿中之人的晚辈自然要遵循。”凌逸微微一笑,徐徐松开血辉的喉咙,而后冲着柳芸晴招了招手,见得凌逸没有危险的柳芸晴便是莲步微移,走到了凌逸身旁,目光紧盯在凌逸身上,对其他人压根儿不予理睬。
话说到一半,血菱看向凌逸的双瞳陡然一缩,随后像是看到什么可怕之人一样指着凌逸惊呼道:“是……是你?!”
柳芸晴将真容显露出来,包括先前对其产生爱慕之意的血菱在内,除了血殿殿主面色镇定,其余所有在场修士无不被她的美色所迷惑其内!尤其是柳芸晴天生的那股冰冷气质,更是引起所有男性修士本能的征服欲念,不得不说,此等女子只应天上才存。
正当所有人沉醉于柳芸晴美色之中时,凌逸咧嘴邪邪一笑,一把将柳芸晴揽入怀中,似在向所有人示威一般微微昂头。
“凌逸,休要伤他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