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琪,血律

最为让凌逸注目的是并非此女那仅逊柳芸晴一丝的美丽容貌,而是她身上传出来的渡劫期修士波动!
“让开吧。”那女修及至凌逸身边,连看都不屑看凌逸一眼,只是稍稍为柳芸晴的容貌惊了一惊,而后面色平淡的收回目光,眼神里多了一丝敌意,而这一丝敌意,自然是因为女人遇到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子时所本能产生的。
凌逸一连串的问题这下彻底激起了这火爆女修的脾气,场内修士直感一阵恐怖威压骤然爆发,接着这火爆女修稍稍俯下身子,低头对着凌逸沉声道:“不管你二人是什么来历,即便能通过守城弟子进入城内,也不代表你有狂妄的资本,在这血殿主城内,见了我血琪,是龙你也得盘着!”
“血琪师妹,要吃东西得抓紧时间啊,师尊方才可是传音说了,要给我介绍一个十分重要的新同门,听那语气可是严肃的很,我们万万不可怠慢了。”
由于凌逸是背对着客栈门口,因此并不知发生了什么,等他看到柳芸晴皱眉,回头一看究竟时,那名走进客栈的女修已是在店小二的恭维下朝他们这里走了过来。
柳芸晴轻哼一声,抬起纤手拿起一块瓜果准备添入口中,可没等这一块瓜果入腹http://www.hetushu.com,柳芸晴的一双黛眉便是微微皱了起来。
血律冷厉表情不改,说道:“道友在我和血琪师妹面前不露分毫畏惧,想来实力应是不弱,你我这等人物若是在此战斗起来,恐怕会毁掉我血殿主城内不少建筑,更会伤及我血殿弟子,为了避免造成麻烦,我希望道友能随我前往议事大殿,见家师一面,看他老人家如何评判,但如果道友执意不肯,那在下唯有陪你一战了。”其实血律说这话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那些见势不妙的血殿门徒纷纷离开了客栈,就连那店小二,也不敢再顾客栈结局如何,快步跟着跑了出去,少顷过后,客栈里就只剩下凌逸四人了。
听得男子呼喊,血琪散去气势,扭头看向来人皱眉道:“血律师兄,不是我不想快点,是有人不长眼,占了我们的位子。”
凌逸根本不为所动,转头看了柳芸晴一眼,在桌子上留下两块上品灵石后便牵着柳芸晴的手率先往门外走去,血律师兄妹二人见状,各有所思的紧随其后,往那议事大殿方向疾步行进。
“走?!”血律压根儿就没想到凌逸会答应下来,但看其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由得让血律心中www.hetushu.com嘀咕起来,然而血琪却没有血律这么多顾虑,一见凌逸满脸无所谓的表情,她心中愤怒是更加浓郁起来。
在血律看来,凌逸不可能敢和他去见血殿殿主,先前凌逸说出那等话语,估计也是一时脑热,想要在他那女伴和自己这师妹面前表现自己,只要凌逸现在低头认错,好好给他和血琪陪个不是,基于其血殿客人的身份,倒不是不能原谅这一次,不过接下来凌逸的回答,却是大大出乎了血律的意料。
听到呼喊的店小二一听声音,还未见人便冲着凌逸躬身一退,快步往客栈门口迎接而去,待那说话之女进入门内,其身形才是彻底出现在人们眼帘内。
闻言凌逸赶忙缩了缩脖子,把视线重新放回柳芸晴这边,干笑道:“哪有,我只是有点惊讶于那女子所表现出来的境界罢了,她哪有我家晴儿生的美丽。”
凌逸说话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再加上所有客栈内修士的注意力皆被血琪、血律的出现牵引过来,因此这一句“血殿殿主的号令也不是那么紧要”便是不免让众人听入了耳朵里,一时间所有在场血殿弟子全部面露凶狠的看向凌逸,而那敌视的目光里,还夹杂着些许忌惮和看待白痴的意http://m.hetushu.com味。
“见血殿殿主么?!”凌逸自语一声,而后点点头答应下来道:“也好,走吧。”
血律的礼貌并未让凌逸做出让步,安稳的重新落座,凌逸似是无视二人存在一般拿起玉碟里的一块瓜果放入口中,一边嚼着一边含糊道:“既然有要事在身,还在这里因为一个座位浪费时间,看来血殿殿主的号令,也不是那么紧要么……”
“负责任?”凌逸眉头一挑,开口问道:“怎么个负责任法?”
之前凌逸与血琪的威压对碰,让在场修士皆是明白,凌逸的实力恐怕不弱于血琪,因此便有了此刻眼神中的一抹忌惮,至于看待白痴嘛……在血殿主城里说血殿殿主的坏话,不是白痴是什么?!
火爆女修哼了一声,随即不耐反问道:“你不知道这个位子只要我一来所有人都必须让开?还有,你二人是何身份?为什么不穿血殿道袍?”
那说话女修一身血色紧衣加身,将其火爆的身姿完美呈现出来,那原本就白皙胜雪的肌肤在血裙反衬下更显光泽,双目明亮有神,隐隐含着与寻常女子不符的浓烈战意,黛眉细长秀美,琼鼻皓齿,面颊如明珠生晕,美玉荧光,眉目间蕴藏着一丝极其不明显却实际存在的嗜血气息和图书
一名身材修长,看起来二十几岁、面带笑意、风度翩翩的男修说着走进客栈,扫视了一番找到了血琪身影后朝着她走来。而从这男子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竟也是一名渡劫期强者,只不过在境界上要高出血琪一等,为渡劫后期。
“又打算给我找个姐妹?”见凌逸目光定格在那火爆女修身上,柳芸晴美眸一眯,似笑非笑的冲着凌逸说道。
那名叫血律的渡劫后期修士闻言笑容依旧不减,走到血琪身边看了凌逸一眼,最后看向柳芸晴眼神定了一定,移开视线后礼貌抱拳说道:“两位想必也是我血殿的客人吧?不知是哪位同门请来的二位?今日我和师妹有要事在身,不知能否让一下位子,我一定给两位满意的回报。”
“嗯?”火爆女修简单的三个字把凌逸说得一愣,而后指着自己问道:“你在和我说话?”
话音落下,凌逸完全无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压力,丝毫不惧的靠近这叫血琪的女修身体,在二人面庞不足半尺处停下,双眼微眯的回应道:“我也不管你在血殿内是什么身份,见了我凌逸,便是殿主亲临,也得讲个是非黑白!”言毕,凌逸那远超窥灵期的威势同样爆发而出,与血琪释放出来的威压对上,二者仅是这么一hetushu.com记威压对碰,便是把整个客栈的修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尤其是靠近二人最近的那名店小二更是不济,在两者威压下已是弯下了身子,呼吸急促困难。
正当二人大有激战一场的趋势生出时,客栈门外传来的一个声音,瞬间打破了此时的压抑气氛。
“师兄,他不是要走吗,我们便带他去,到时候把实情一说,看师尊不好好教训他一顿!真不知道是哪个同门邀请他们来的,简直是可恶至极!”血琪火爆心性顿时被凌逸一番言语点燃,抬手指着凌逸娇喝道。
在这凡界之中,实力能够和血殿殿主比肩的十指可数,他们可不认为凌逸这么说,是因为有着自恃不惧血殿殿主的强大实力。
凌逸的言语一落,一直面带笑意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的血律也眼神冷冽了起来,而后阴测测的对着凌逸说道:“这位道友在我血殿主城内说家师的不是,是否有些太不把此城主人放在眼里了?不管你是哪一位师兄弟或者长老邀请来的客人,在两名血殿殿主弟子面前如此讲话,应该都得负上一些责任!”
“你一来就得让开?”凌逸愕然一笑,继而摇头说道:“我没听过哪家客栈还有这个规矩,莫非这客栈是你开的不成?还有,我二人穿不穿血殿道袍与你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