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三章 后天生成的血灵脉

血殿殿主哈哈一笑,目露精光的看着凌逸点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像你这般实力让本殿主都看不透又头脑精明的年轻人,简直堪称怪物,有关你实力的秘密,本殿主也不多问,你猜的不错,初次相见本殿主之所以没因为你想杀血菱而对你下手,其一是因为即使本殿主,在你身上也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意味,其二嘛……则是因为你拥有能够将血元力发挥出极高战斗力的能力,而且从后来本殿主观察到你那柄血剑的奇妙,更是坚定了本殿主对你可以解决血殿眼前麻烦的信心。”
“此话怎讲?”事情越来越让凌逸想不明白,而他看向血殿殿主的目光也越来越迷惑。
“你对面这一排座位上的血殿使者,皆是本殿主亲传弟子,为首之人血痴不必说,方才你二人也战过了,往下依次排去是本殿主的二弟子血律、三弟子血琪、四弟子血辉……”血殿殿主抬手指着凌逸对面一排座位上所有的修士一一介绍,直到最后一名结束,凌逸才是清算过来,血殿殿主一共收了十一位徒弟,其中境界最高者便是血痴,差一丝便可登临渡劫期圆满,最低者为窥灵中期,起初与凌逸最早接触的血殿殿主弟子血菱排和*图*书行第十。
“血殿遇到了麻烦?”得知了血殿殿主拉自己入殿的理由,凌逸不禁皱了皱眉,先前血殿殿主说凌逸的加入,会在血殿里发现令他感兴趣的东西,而如今又说是为了帮血殿解决麻烦,这让凌逸有种受骗的感觉,尽管即使没有那所谓的好处,因为与云殿不和凌逸也会选择加入血殿,可如果没有好处,为何要欺骗他呢?!
见血殿之人果真对云殿有着不小的仇视,凌逸心里也是有了底,看来只要在接下来的三年里表现出自己的重要性,对付云殿时得到血殿全力支持并非没有可能。
“因为云殿门徒大多天赋极高的缘故?”想到在紫岚州时,昆云宗招收弟子的基础条件,凌逸便是猜出了血殿弟子吃亏的大致原因。
闻言凌逸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血殿殿主便继续一一道出了那些非殿主弟子的血殿使者姓名。
待得少顷过后,殿中这些拥有血灵脉的血殿使者便是彻底为凌逸所知,这些修士中,殿主弟子十一名,其余类似他这种身份的使者不算凌逸本人共八名,加上他就是九个了。
“不知殿主有何事要说?”凌逸没有回到座位上重新坐下,仰头看向身处高座的血m.hetushu.com殿殿主问道。
听完凌逸淡淡一笑,佯装随意的问道:“那不知我们血殿与其他两殿的实际关系如何?”凌逸这句话里称“我们血殿”,意在把血殿和自己拉到一起,从而为日后对付昆云宗时云殿出手维护做准备,另外也是向血殿殿主表明立场,让其对他更加重视,而这个问题先前凌逸也在驯兽阁阁主邹旗那里得到过答案,只是邹旗毕竟仅是一处血殿交易店面的管事,说的话不一定准,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要是从血殿殿主本人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了,那会代表着血殿的意思。
“除了殿中的这些血殿使者,我血殿其余十几座副城内,还有十几名其他属性灵脉的渡劫期强者,分别为各个副城的城主坐镇一方,总体而言,从高层整体实力而言,我血殿与云殿、月殿相差无几,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不过有了你的加入,这三角天平怕是就要向我血殿倾斜了。”介绍完一众修士,血殿殿主看着凌逸眼神含着喜意的说道。
又是一阵唏嘘过后,在血殿殿主的吩咐下,此次凌逸入殿集会便是圆满结束了,挥手散去众人,血殿殿主在凌逸准备一同离开的时候出言道:“凌逸你留一下,和图书我有事情要对你说,血琪,你带着柳芸晴先去城中闲置楼阁里安住。”
血殿殿主说到要给凌逸介绍此时议事大殿中的各位血殿使者,所有人都于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目光敬畏的看向凌逸,而血殿殿主也开始了讲述。
分别与这十一名殿主弟子抱拳问好,血殿殿主手指一转,又指向凌逸这排介绍道:“你所在这排亦是我血殿使者,在血殿中想要成为使者拥有血殿令,基础条件是拥有血灵脉,其次便是要有足以服众的实力或者潜力,这些非本殿主弟子的血殿使者无一不是渡劫期修士,而他们,也是我血殿的中流砥柱,一般是不露面的,唯有出现什么重大情况,他们才会聚集到一处,比如今日为了迎接你。”
血殿殿主整理了下思绪,先是反问道:“你可知我引你入血殿的原因?”
话毕,血琪回应一声,柳芸晴也在凌逸的点头示意下跟其离去,一时间,这座议事大殿中便只剩下了血殿殿主与凌逸两个人。
血殿殿主显然不清楚凌逸与昆云宗以及其背后势力云殿的纠葛,于是对于这个问题也没有做什么掩饰,再加上凌逸承认其血殿门徒身份更让他欣喜,故而为凌逸解惑道:“说起来月殿的人员结构与http://m.hetushu.com我血殿大同小异,月殿的核心人员皆是月属性灵脉修士,且以女性居多,她们可能因为自身灵脉的缘故,性喜清宁,不愿与外界做过多来往,因此月殿无论是和我们血殿还是与云殿的交集都不算太深,至于云殿那群虚伪、无端傲气的伪君子,与我血殿倒是仇隙不浅,从入城到现在想必你也见到不少我血殿门徒了,身为血殿之人,骨子里都有着一股直爽好战的血性因子,正是因为这一点,我血殿弟子在外面遇到云殿之人便不可避免的会发生许多大大小小的冲突,不过……这些冲突中我们血殿吃亏的次数较多……”
血殿殿主脸色严肃的说道:“其实血殿除了你之外的十九名拥有血属性灵脉的修士,开始时并非血属性灵脉,而本殿主修道起初,也不是血属性灵脉,我们的灵脉属性,皆是后来改变而成,帮助我们改变灵脉属性的东西,便是这主城内的一处血池,血殿眼前的麻烦,就与那血池有关!”
血殿殿主这一席话,让凌逸也是不免震惊起来。“殿主与一众血殿使者的血属性灵脉皆是后天所成?!那血池竟是如此神奇?!”
提起血殿弟子经常在外面受气,凌逸周边那些血殿高层们也不由得愤愤轻哼,www•hetushu.com尤其是血痴,更是忍不住出言讽刺道:“哼,那些伪君子也就会捡些我血殿的软柿子捏,他们那么厉害,怎么不见有人来找我折腾折腾?!”
说到这一点,血殿殿主脸色明显变得有些难看,恨铁不成钢之意十足。
“别说大师兄你了,上次遇到个和我同境界的云殿长老,我出言打算和他切磋两手,谁知见了我就跑了,也不知道他们平时傲气的资本是什么。”听了血痴的话,身处位置靠后的血菱也不由得撇嘴说了那么一句,言中对云殿门徒鄙视之意浓厚非常。
凌逸转念一想,回道:“应该是当初殿主与我所说,血殿有我感兴趣的那东西有关吧。”
血殿殿主眉头紧凑的点点头,说道:“不错,看来你也是有些了解,那云殿殿主本身就是一名惊才艳艳之人,修道时间比我和月殿殿主还要少上许多,可实力却是与我二人不相上下,云殿只招收稀有属性灵脉和天赋异禀修士的规矩,也由此定了下来……反观我血殿,招收弟子时并无太多要求,只要肯用生命维护血殿尊严,即可成为血殿的一份子,这也就造成了血殿弟子实力参差不齐,整体不如云殿的局面。”
望见凌逸皱眉,血殿殿主解释道:“那个麻烦,也算是你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