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血池之变,麻烦?机遇?

血殿殿主摆摆手,说道:“去吧,看守殿门的弟子会带你前往你那道侣所在楼阁。”
听了凌逸的疑问,血殿殿主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其实说来那血池的奥秘本殿主至今也了解不多,只知道每隔三百年,那血池里的血水便会沸腾活跃一次,而每逢这个时候,无论什么境界的修士浸入其内,只要忍受住替换灵脉之痛,便可脱胎换骨,凝结诡异霸道的血属性灵脉,至于其自身修为境界,不但不会因为更换灵脉而退回原点,反而会借助血池之力更上一层,得到突破!”
话毕,凌逸眼中终于露出了热切之意,拥有浊灵脉的他,假如能够泡一泡那血池,更换灵脉属性肯定是不太可能,不过借以突破这凭借丹药之力短时间内无法进步的窥灵期圆满境界,应该有着不小的成功几率,再联想先前血殿殿主所述既是麻烦又是好处的言语,凌逸心中大致有了问题的答案。“殿主拉我入殿,又说与那血池有关,想必是血池出现了什么异常,寻常修士无法再用其更换灵脉属性了吧?”
血殿殿主道出这一血殿辛秘,让往日心境老成遇事不惊的凌逸也不由得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对于凌逸这一反和*图*书应,血殿殿主似是早有所料,继而眼神仿若穿透时间隧道,回忆起往昔岁月,语气变得略有惆怅的说道:“当初本殿主修道初期,由于生性不喜居人篱下,便一直未曾加入一门一派,以散修的身份苦苦挣扎于仙郡这一凡界顶尖修炼之地中,三千多年前,也就是本殿主刚刚凝结元力丹,迈入丹化期的时候,此地尚且还是一处未被开垦之处,到处都是碎石堆砌的小山丘和漫无边际的杂草乱藤。”
凌逸没有立即给予血殿殿主回应,而是把头微低,默默思索起其中利弊来,待他想起伊凝萱、已逝父母、兽界凤族的凤凰圣女、真水仙子转世的伊玉以及接受兽仙传承此时不知身处何处的狐嫣儿,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坚毅而不可动摇,猛然抬头冲着血殿殿主说道:“待那血池三百年周期一到,我会前去一试!”
“这只是本殿主的一个猜测……那血池来历神秘不凡,其中奥妙应该远不止能够帮助修士更换灵脉属性,所有对于拥有血属性灵脉修士,它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当然,本殿主也无法强迫你做些什么,到底选择是否前去一试,还看你自己的意思。”http://m.hetushu•com说完,血殿殿主不再劝说凌逸什么,静静坐在高座上遥望着凌逸的脸色。
凌逸再一抱拳,随后退下,迈出殿门而去,血池之变,将是他成仙之路的又一道靓丽风景!
“说来修真界中本就是时刻处于算计与被算计之中,他们想要坐收渔人之利也无可厚非,不过后来的我,虽然杀了他们,但心里对他们非但没有怨恨之意,反而是充满了感谢。”言及至此血殿殿主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了一丝,显然,在那绝境之中他不但绝处逢生,而且实力更进了一步!
血殿殿主笑着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当时受了重伤的我深知不是那些修士的对手,为了活下去,我开始不惜透支体内元力疯狂逃命,慌不择路之下,恰好来到了如今这座血殿主城的前身地域,也就是当初的一片蛮荒之处,说来也是本殿主命不该绝,那时候我本想窜进下方一望无际的杂草内隐藏身形,却是意外发现了一座三四十丈高的碎石山丘,而那山丘底部,恰好有一个隐约可见的洞口,我想都没想就钻了进去,最终便发现了那改变本殿主命运的血池。”
“那血池究竟有何能量,居然能够改和_图_书变修士灵脉属性?”想起血殿殿主所言血殿中血属性灵脉修士尽皆为后天改造而成,凌逸就不禁对那血池的来历有一种惊悸与好奇之感,若是真如血殿殿主说的那般,血殿主城里那个血池有着如此神效,而血池又非天然形成,那么诞生这血池的修士,怕是起码为真仙级别的人物,见过幻仙、兽仙遗迹的凌逸,当然清楚一个真仙的能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有关凌逸的精明,血殿殿主已是见怪不怪,在凌逸打败血痴的那一刻,血殿殿主便将其当做了同等地位的修士来看。“你又猜对了,距离这一次三百年血池沸腾之期,已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不过本殿主在几个月前查探血池内血水情况之时,发现那血池这次活跃的景象似乎与过去的状态不大一样,心有好奇之下,本殿主附着一道血元力在手上探入了血池中,可刚一触碰到那隐有沸腾的血水竟是携着一股狂暴之力打算入侵我的身体,幸亏本殿主及时收手,否则按照那股力量的威能来看,就算本殿主这渡劫期圆满的修为,也难以阻挡被狂暴之力冲击成一滩血水的下场。”
“血灵脉?!”这下凌逸是无法猜出血殿殿主的意思了,疑惑http://www.hetushu.com一声回望向血殿殿主道。
提及血池之变,血殿殿主脸色不由得显现出了一抹劫后重生之色,凌逸刚刚因为可能有着突破机遇而舒展开的眉头也因此再度皱到了一起。“既然凭殿主你的实力都无法抗拒那所谓的狂暴之力,那晚辈这窥灵期圆满的修为,又如何能够解决这一麻烦呢?!”
听到凌逸的答复,血殿殿主嘴露满意微笑,安慰凌逸道:“放心,只要你能缓解血池内的狂暴之力,得到的好处定然也不会小,从先前我那些弟子和其余血殿使者的气息上你也能看出,他们每一个人,可都是拥有同级之中立于不败之地的资本,这个资本,自然是来自于血池。”
凌逸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随后问道:“殿主为何如此确定,天生血灵脉就一定能缓解血池中血水的狂暴之力呢?”血殿殿主不知凌逸浊属性灵脉的事情,所以误以为凌逸仅有血灵脉与火灵脉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凌逸自信他这浊灵脉的神奇,定是要比单纯的天生血灵脉强上千倍万倍,毕竟浊灵脉包容修真界中所有灵脉属性,而血灵脉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子属性罢了。
说到这,血殿殿主神情恍惚,轻叹一声继续说道:“当时本hetushu.com殿主机缘巧合下寻到了一株可以增进丹化期修士进阶几率的灵草,不过但凡拥有珍稀灵草之地,大多有凶兽在旁边守护,而与那凶兽惨烈一战,本殿主虽然堪堪获胜却也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害,更加悲惨的是,我与那凶兽战斗的声响引来了附近修士的注意,那些修士开始时并未直接露面,而是等到战斗结束,准备坐收渔人之利。”
“那便是殿主发现神秘血池的契机?”头脑灵活的凌逸根本不需要作太多思考,便是道出了其中要点。
凌逸不可置否的摊手一笑,随即起身说道:“那晚辈就先去调整一下状态,待得血池周期一至,还请殿主派人支会我一声。”
血殿殿主坚定的点点头,给凌逸解释道:“对,就是血灵脉,如果不是那次在血菱与你起冲突,本殿主因为感应到血菱有致命危险赶至,从而发现你血灵脉的事情,我在仙郡这人才济济的修炼宝地混迹数千年,压根连一个天生身怀血属性灵脉的修士都没见过,你,是本殿主见到的第一个!所以本殿主相信,唯有你,才能解决血池之变,让我血殿得以继续诞生血属性灵脉门徒!”
血殿殿主闻言目光灼灼的盯向凌逸,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有血灵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