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六章 送礼

“开!”
“夫君……又给你添麻烦了。”柳芸晴知道凌逸交好之前与他言语不和的血琪大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至于送出的这些渡劫丹,虽然不会有什么实际的损失,但那总归是要凌逸耗费心神、时间来完成,这让柳芸晴不免心中有些内疚,一方面是因为这件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发现自从跟了凌逸,几乎每次和敌人斗法她都只能站在一边,一点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凌逸兄弟,没打扰到你和弟妹温存吧?”靠近房门的除了血琪,还有那一脸懒洋洋之色的血痴,而这句调笑言语,也是血痴所讲。
凌逸的安慰言辞虽然不多,可柳芸晴却是感受到了浓浓暖意,轻轻点了点头,静静靠在凌逸怀里,心中默念着……
凌逸无奈的看了血琪一眼,而后让开空当,把五人一起迎了进来。
翻手掏出五个储物袋,凌逸分别推到五人面前,说道:“几位与我也算是以战结友,这里面是一些丹药,当是兄弟我的一些小礼物了。”
柳芸晴俏皮的吐了吐香舌,随即二人身形一转,便是消失在了这楼阁内。
柳芸晴一把揽起凌逸的胳膊,娇嗔道:“夫君可真是贪心,这只是第一次炼制渡m.hetushu.com劫丹,夫君便可以炼制出上品,而且没有一粒废丹,这种炼丹能力,放在凡界也找不出几个,还不满意呢?!”
听了血琪的话,不知情的血痴几人一愣,目露疑惑的望向凌逸。
看着凌逸那一脸邪恶的表情,对其了解的不能再了解的柳芸晴脸颊一红,粉色瞬间透过玉颈蔓延全身,那被湛蓝色冰裙包裹住的娇躯也不免轻轻颤抖起来,妩媚的白了凌逸一眼,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得到首肯的凌逸一个饿虎扑食,两人便是纠缠在了宸苍界里。
柳芸晴了然的点点头,而后说道:“那夫君现在着手炼制吧。”
目送血琪离开,凌逸不由得看着柳芸晴摸了摸鼻子,他怎么也想象不到,两个性子一冰一火的女子居然能成为朋友,不过对于没有什么朋友的柳芸晴而言,能交到几个说悄悄话的女修,也是凌逸乐得见到的事情。
看到血痴五人一起进屋,柳芸晴神识一动,便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又取了三个木椅,放在了这本就宽阔的圆桌边上,接着血琪一屁股扭到其身边坐下,凌逸也走到柳芸晴的另一边示意众人入座,待七人坐好,柳芸晴贤惠的一一http://m.hetushu.com为众人倒好香茶,见得此幕的血律儒雅一笑道:“能让弟妹这等绝色佳人为我倒上一盏香茗,倒是三生有幸。”
君当仗剑,大杀四方,妾自抚琴,浮沉随郎……
“你这丫头,才和那血琪认识,就把为夫当苦力使是吧?!”凌逸抬手捏了捏柳芸晴柔嫩的脸颊,嘴里虽这么说,神识却是已经开始牵引柳芸晴与其一同进入宸苍界了。
“极品窥灵丹?!”
恢复了风度翩翩外表的血律此时哪里有血殿门徒嗜杀好战的样子,柳芸晴闻言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也没作答,凌逸见状哈哈一笑,冲着血律说道:“内人天性如此,血律兄不要见怪。”
凌逸此时对血琪是真的服气了,虽说他原本就打算给血痴这几个与他算是不打不相识的几个人一些丹药作为见面礼,可主动给是一种意味,这略有被动的给,则是另一种意味了。
“上品渡劫丹?!”
“渡劫丹?!”
凌逸嘿嘿一笑,随即说道:“你看我都当完苦力了,晴儿是不是要给点奖励啊?!”
招手将丹河引到身前落地,望着这一座冒着棕黄色灵气的小型丹山,凌逸还是不禁摇了摇头,冲着身边走来的www.hetushu•com柳芸晴说道:“不是极品……”
炼丹之举凌逸早就轻车熟路,祭出九狐丹鼎,五丈大的淡青色火凤紧随而至,于半空中将丹鼎稳稳拖住,同时释放出非火却胜火的炽热温度,待九狐丹鼎浊光大方,丹鼎表面九只灵狐缓缓追逐奔跑起来,凌逸隔空一把掀开鼎盖,将之前放在储物袋里的五千株渡劫芝和后来又采集到身前的两万株渡劫芝一并投入鼎中,鼎盖重新放好,凌逸便是操控着神识,专心炼制起丹药来。
言罢,血痴、血琪五人分别拿起自己面前的储物袋,当他们把神识探入,发现里面摆放的一粒粒丹药后,脸上便是再难保持平静之色了。
精神紧绷的凌逸等做好了进行最后一步的准备,轻喝一声挥手打开鼎盖,一粒粒浑圆的棕黄色丹药从九狐丹鼎中接连飞出,继而宸苍界内的天地浊气蜂拥而至,将那出炉丹药一一包裹凝固,等那天空中的棕黄色丹河彻底收敛光芒,一股浓郁丹香焕然喷发,钻入了凌逸与柳芸晴二人的鼻中。
柳芸晴在和凌逸结为道侣之前,在紫岚州里也算得上是有些名声的女修,这所谓的名声,可不是因为其仙子般的美貌,毕竟她的容貌和凌逸结发前一直都以和图书冰霜万颜之法掩饰着的,柳芸晴的名声来自于那强大的实力,而想要获得实力,自然无法忽略其天赋的优异和修道的坚定信念。她从未曾想过要当一个依靠男人成仙的女子,但现在凌逸面对的对手,她已经有些跟不上步伐了,照这样下去,她只能成为凌逸的累赘,而非贤内助……
血律自然看得出柳芸晴为人如何,笑容不减的对凌逸点点头,示意自己没关系,这时血琪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伸手对凌逸说道:“姐姐我的渡劫丹呢?!”
看着柳芸晴心事重重的模样,凌逸又怎会不明白她想的是什么,一把将佳人揽入怀中,轻声安慰道:“晴儿,你能在我身边就是苍天给我凌逸最大的恩赐,不许你觉得拖累我,更何况一个男人站在女人背后受保护算什么样子?!”
不等几人回话,血琪先是掐着纤细腰肢瞪着美目愤声道:“怎么不跟姐姐问好?!还有,你这当主人的就让我们站在外面陪你说话?!”
如此享受了片刻的温馨,柳芸晴离开凌逸的怀抱,柔声道:“夫君,炼制渡劫丹会不会很麻烦啊?”
凌逸自信一笑,随后回应道:“尽管还没尝试炼制过,可想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渡劫丹不比之前炼hetushu.com制过的丹药,或许不能一次性炼制太多,一炉能炼制五万左右,而且炼制这种级别的丹药太消耗心神,三天只能炼制一次,丹药品质方面嘛……凭借九狐丹鼎和七彩凤凰炎的加持,再添以丹苍决中有关丹药炼制的一些注意细节辅助,最低也会是上品。”
柳芸晴坐在桌边泡制着香茶,凌逸起身开门迎接,房门一开,那几道熟悉气息归属之人便映入了凌逸眼帘。
不得不说,随着凌逸炼制丹药品阶的提高,炼制难度以及对神识的操控也随之增加了许多,不过对凌逸神识的磨练也是有了极大的好处,等渡劫芝慢慢融化成一团团棕黄色液体,凌逸便是把神识分成五万缕,分别把持着丹药雏形的凝结,如此这般过去了三个时辰的时间,才最终到了丹药出炉的时候。
第二天清早,历经云雨的凌逸与柳芸晴二人洗漱完毕便是从宸苍界移了出来,回到了楼阁内,二人才坐下温存没多久,血琪的声音就透过房门了进来,而除了血琪,凌逸还敏锐的感觉到门外还有那么几道熟悉的气息。
凌逸干笑两声,转而看了血痴、血琪身后的三人一眼,逐一抱拳问好道:“血痴大哥、血律兄、血辉兄、血菱兄弟,今日你们怎么有空来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