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章 寒冰玄精心

“寒冰玄精心对于寒冰属性灵脉修士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一个饿了十几天的乞丐见到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
盯着冰棺看了一会儿,血魔看向柳芸晴突兀问道:“你,可愿接受我这爱妻的传承?”
“我?”血魔说完,柳芸晴不由得怔了一下,随后冰冷面容不变的疑问道。
血魔摇头一笑朝着柳芸晴解释道:“那寒冰玄精心其实只要是个寒冰属性灵脉修士便可吸收炼化,只是要想得到它的认可,需要的时间却是不一而足,有些人也许几天便能炼化融合,而有些人也许则需要成百上千年去炼化它,因此如果你觉得接受我这爱妻的传承,就要做好长久呆在此处的觉悟。哦,对了,在这里给你提一下,寒冰玄精心的珍贵程度难以想象,错过了或许这辈子你都找不到了,你们不是想知道寒冰玄精心有什么作用吗?它的作用就是能够帮助寒冰属性灵脉修士无限制纯净寒冰属性力量,同一种法术被普通寒冰属性修士与融合了寒冰玄精心的寒冰属性修士施展出来,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威力,就算拥有寒冰灵体的修士,也不能比融合寒冰玄精心的对手强大!”
所爱之人有了传承者,血魔也不和-图-书禁流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然而血魔却没有直接讲述如何接受他那道侣的传承,而是先一步声明道:“我这爱妻当年也是一名几乎不弱我本人的真仙,而且曾经因为有过大机缘,在一极寒之地得到了一颗寒冰玄精心,所以除了法术神通的传承,你还必须接受那寒冰玄精心的炼化融合。”
冰心入体,一股极寒之力骤然在柳芸晴体内喷薄开来,丝丝肉眼可见的寒气透过她那具娇躯往外不停窜出升空,一层细密的乳白色冰霜徐徐凝现将柳芸晴整个包裹在内,受到极寒之力冲击的她并未感到丝毫不适与痛苦,但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迅速结冰凝固,匆忙之下柳芸晴席地而坐,不多时,凌逸便是看到柳芸晴双眸紧闭的一刹那,其身体完全凝成了一个冰雕,冰雕内的佳人脸色毫无苦意,有的只是决然与平静。
说完这一席话,柳芸晴美眸是闪烁个不停,毫无疑问,寒冰玄精心对于渴望变强帮到凌逸的她而言重要非凡,但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要呆在此处炼化寒冰玄精心,从而离开凌逸,却又让她久久难以下定决心。
血魔同情的看了凌逸一眼,和-图-书转而冲着那颗冰心一招一点,得到牵引的冰心便是化作一道流光钻入了柳芸晴体内。
话音落下,血魔抬手冲着冰棺一点,那冰棺中一股股冰蓝色华光便是骤然绽放,一缕缕冒着白色冰气的蓝色光芒不断升空纠缠,最终凝化为一颗心脏形状的冰块漂浮在了冰棺上方。
凌逸的话没让血魔感到恼怒,活了漫长岁月的血魔自然明白让这么一对恩爱之人分开或许百年千年的时间是多么痛苦,故而血魔只字未言,只是静静望着柳芸晴那略有挣扎的面容。
“我这道侣的传承皆是凝聚在这冰心之中了,一旦融入体内,你便要陷入冰化状态直到彻底将其炼化融合,还有什么话,你二人便快讲吧。”血魔抬手指向半空中的那颗冰蓝色心脏,遥遥对柳芸晴说道。
血魔满意一笑,安慰柳芸晴道:“这寒冰玄精心炼化所需时间不定,或许你二人也不用分隔太久,不管怎样,既然你做了决定,那我便代我这爱妻传你道义!”
凌逸也是被血魔这一句话闹得不明所以,把目光放在那冰棺上少顷,继而凌逸恍然道:“莫非血魔前辈的道侣乃寒冰属性灵脉?”开始见到那冰棺的时候,他以为那是血http://m.hetushu.com魔为了保存爱妻遗体才打造的,哪想到冰棺中躺着的血魔之妻居然修炼的是寒冰属性道义,这让凌逸十分高兴,虽然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帮助他打打杀杀,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万一哪天二人分开,柳芸晴又没有足够自保的实力,若是因此出现什么问题,那他一定会疯掉的。
血魔没有直接回答凌逸的问题,而是眸中含着浓浓爱意的看向身旁冰棺,从方才小十的称呼里凌逸大概能想到,那冰棺里应该是血魔的道侣,但这与柳芸晴有什么关系?!
在与凌逸确定关系之前,柳芸晴本就是一个极其好强的女子,只不过因为凌逸的更加强势,那份好强便暗暗被其隐藏在了暗处,如今让她重新找回了那执拗性子,凌逸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毕竟柳芸晴本人虽不喜惹麻烦,但她那张绝美面容一旦暴露在外人面前,恐怕有些麻烦是想躲也躲不开,这种事情自从柳芸晴逐渐以真面容示人后,可是发生过不少了。
最后柳芸晴似是做好了选择,美眸饱含歉意又无比坚定的看向凌逸说道:“夫君,晴儿明白你的心意,只是我不能总呆在你身后让你来遮风挡雨,成仙之路没有谁能真正帮和-图-书上谁,为了以后的长久,晴儿必须努力变强,这样才能真正的永生不灭,与夫君你浪迹天涯,所以请原谅晴儿的暂时离开,晴儿要接受传承!”
得到肯定的柳芸晴开心一笑,随即笑容收敛望向冰棺旁边的血魔微微欠身道:“晚辈柳芸晴,愿意接受传承,接下来便麻烦血魔前辈了。”
然而凌逸并没有想太多,血魔刚一介绍完有关寒冰玄精心的讯息,便想也不想冲着柳芸晴说道:“晴儿,有我保护你,不需要你为了提升实力呆在这里,不要接受传承了,以后机会还有的是。”
从血魔的回应中来看,凌逸知道有些事情他就算想知道血魔也不会告诉他,因此倒也没有追问,在他沉默休整的过程中,血魔的目光不经意转到了柳芸晴身上,接着双眼一亮哈哈笑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世上缘分二字当真奇妙,凌逸,旁边这位可是你的道侣?”
柳芸晴的心思凌逸怎会不知,反正这传承不要白不要,自打柳芸晴跟了他,大概是因为机缘运道被凌逸压制住了,所以一直没有适合柳芸晴的机遇,如今机遇摆在眼前,凌逸自然不会有所阻拦。“晴儿,去试试吧。”
柳芸晴回眸不舍的看了凌逸一眼,凌逸刚http://m•hetushu•com欲开口说些什么,生怕自己会改变主意的柳芸晴却是先一步转过身,美眸一闭颤声道:“开始吧。”
话锋转到柳芸晴那边,凌逸不明所以。“她的确是晚辈的道侣,不知血魔前辈有何指教?”他可不认为血魔会因柳芸晴绝美的容貌而有此表现,如实答道。
直直的盯着柳芸晴看了一会儿,随后凌逸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起身将她拉入怀中,柔声说道:“要是累了,就中断传承,只要我凌逸活着,你就不会受到任何委屈!”
话语简短,却让柳芸晴忍不住啜泣出声,少顷过后柳芸晴挣开那越来越让她感觉不舍的温暖胸怀,往前几步看向光影血魔道:“血魔前辈,请开启传承吧!”
“寒冰玄精心?”听到这个陌生的东西,凌逸和柳芸晴互视一眼,皆是不清楚其来历用途,继而凌逸出言问道:“不知那寒冰玄精心是何宝物?炼化那个东西有危险吗?”
心里早就觉得自己实力跟不上凌逸步伐的柳芸晴,极度渴望自己能够提升实力,进而帮助凌逸去完成他想完成的愿望,有了这个前提,柳芸晴对血魔之妻的传承便是有了不小的兴趣,不过她并未直接给予血魔答复,而是把一双美眸投在凌逸脸上,面露希冀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