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三章 成就永生之血

显露出身体的凌逸皮肤看起来猩红无比,好似依旧被鲜血包裹一般,在其血色皮肤表面,则是闪烁着慑人光泽,随着时间流逝血色收敛,等凌逸身体恢复了犹如羸弱书生那般的白皙之色,其双眼也是悠悠睁了开来!
不等凌逸为此欣喜,其丹田内因炼化血魔残余力量的浊色灵涡陡然疯狂旋转起来,他知道,这是要突破的迹象!
时间如沙,握不住也留不住,从凌逸与柳芸晴进入血池算起,已是过了两年零八个月,而距离当初昆云主宗宗主之妻所讲其子冯陨与伊凝萱成亲一事,也是仅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了,这一天,仙郡所有生灵与往常一样,各自忙碌着各自的生活,但血殿主城那带给血殿无尽好处的血池深处一个山洞里,却是有一人隐隐有了一丝即将破茧化蝶的动静!
“你觉得我像怕死之人么……”伊凝萱声音平静无波,冷然回道。
闻言伊凝萱脸色不变,扭头瞥向石亭不远处的一处房屋说道:“你给我的东西都在那里,我一样没用过。至于心系于他到底值不值,我自己心里明白,你不必再浪费口舌劝说了。”不得不说,来到仙郡昆云主宗以后,冯陨的确送予伊凝萱不少珍贵的修炼资源,只是伊凝萱和_图_书修炼从不使用那些东西,除了正常吸收天地元气之外,由于被软禁无法外出,她便是再没有其他方式凝厚元力,因此直到现在,原本天赋极佳的她还只是一名丹融期圆满修士而已……
盘膝闭目的凌逸静坐于血池深处那山洞空间内,体内不断调动着血元力抵抗着那滴精血所化无数血线的冲击并借此努力吸收着血魔遗留下来的残留力量。
“你!”伊凝萱的软硬不吃让冯陨终是忍受不住了,抬手指着伊凝萱愤愤一声,冯陨拂袖而起,背对着伊凝萱冷言道:“虽然你随着境界提高,寿命增加了不少,可逝寿散之毒凡界无人能解,若不是我爹曾经有过机缘,得到一粒解毒圣丹,我也无法帮到你,那解毒圣丹珍贵非常,你要不答应与我结为道侣,我爹是不会将其给你的,到时候过不了多少年,你便会寿元耗尽而死!”
言罢,冯陨也不管伊凝萱作何反应,径直走出了小院,留下身体轻颤、眸中隐含雾水的伊凝萱独自一人。“凌逸哥哥,你真的来找萱儿了吗……”
此时此刻,那滴神秘精血已是被其彻底炼化成功!换言之,他体内流淌的不再是普通鲜血,而是永生之血!
冯陨也不在此多讲和图书,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哼!有件事告诉你也无妨,前些时日血殿内传出有个叫凌逸的修士出现,并把血殿中一名渡劫前期血殿使者击败,不管那个凌逸是不是你等的那个人,都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他既然来了仙郡又让我知道了消息,那么,就别企图安生了。三年后你我成亲一事已经为各个势力所知,届时要是落了昆云宗的脸面,我爹是不会放过那小子的!你要不想他最终落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局面,自己好好想想吧!”
凌逸低声喃喃一声,随即抬起头来看向躺在身前血色石台上仿佛正处于熟睡的小十,神识一动将其唤醒,安慰了看着血魔夫妻残魂消散的小十几句,便将其重新化作宸苍界本体,身形一转移入其中。
咔嚓!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萱儿!你等我百年!百年之后我凌逸定将登昆云宗把你抢回来!人挡杀人,仙挡灭仙!”
“终于要进阶渡劫期了么……”
“凌逸哥哥,尽管萱儿死前还想再见你一面,可是萱儿最大的愿望还是你能好好活着,千万别来啊……”
看着伊凝萱冷淡无惧的表神色,冯陨心中是既愤怒又无可奈何,平缓了一下躁动的心情,冯陨才面色苦涩的说道hetushu•com:“凝萱,这些年我对你怎样你也知道,丹药、功法、宝器只要昆云宗有的,我是毫无保留全部拿来给你,而且自从决定追求你,我与其他女子便是再没有了来往,这番心意难道你还不清楚?那个凌逸有什么好的,凭他的能力,可以给你带来什么?即便你跟了他,以后见到爱慕你又极有背景的修士欲要把你抢走,他又能做些什么?修真界强者为尊的道理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锥形宸苍界呈透明无形之状漂浮在这山洞空间内,进入里面的凌逸仰头望天,不再压抑极速旋转的浊色灵涡,毅然引动天劫!
那个当初尚显稚嫩的声音如今依然在伊凝萱耳边萦绕,如今时过境迁,身处之地亦是有了变化,而且仙郡里这昆云主宗的实力有多强她比谁都清楚,曾经的少年,真能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吗?他能抵挡住昆云宗这个庞然大物的压力吗?
血殿这些使者们早就从血殿殿主血乏嘴里得知凌逸与柳芸晴消失在血池中的事情,这让和他二人刚刚奠定友谊的血痴几人十分难过,尤其是血琪,往日里因为她脾气火爆,地位尊贵,在血殿中极少能交到同性朋友,整日除了和血律这几个师兄弟厮混,一些女儿家的hetushu.com悄悄话只能对天自述,好不容易有了柳芸晴这么个妹妹,一转眼又没了踪迹,没法不让她伤心,因此几乎每天血琪都会找到血乏,询问有关凌逸二人的消息。
永生之血,一滴尚存,肉身不灭!
血乏话没说完,其中所含之意却是十分明了,得到这般回应,殿中众人的心情不免再度沉闷了一些。凌逸与其中很多人虽然没有太深的来往,但以嗜血好战闻名的血殿门徒本就崇尚实力强大者,凌逸的到来不仅激发起了他们强烈战意,还极有可能帮助血殿打造仙郡王朝霸主的地位,这等人物英年早逝,怎能不让他们感到可惜悲伤?!
血殿主城内,眼睁睁看着凌逸夫妻二人被血水漩涡吞入血池深处的血殿殿主此时正高座于议事大殿之上,而在下方血色毛毯两边的两排座椅上面,则与当日迎接凌逸时一般无二,坐齐了血殿中所有血殿使者,只是这次众人的脸色与上次大为不同,每个人脸上皆是有着一抹沉闷可惜之色。
听到血琪的询问,血乏也是无奈摇头,轻叹一声说道:“此次血池之变实在麻烦,就连为师也无法触碰那沸腾的血水,要不是见凌逸天生怀有血属性灵脉,我也不会让他尝试解决此事,可眼下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和_图_书在那狂暴血水中,即使凌逸肉体再怎么强悍,估计……唉……”
凌逸和柳芸晴进入血池销声匿迹后的一个月。
与体内那滴神秘精血对峙近三年岁月的凌逸,此时盘膝闭目姿态不变,身上早已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血痂,经过三年的融合炼化,其体内原本鲜血已是被更换了个七七八八,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流淌全身的类似浊色实则为混沌之色的血液,而且凌逸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混沌色血液每一滴都有着无比蓬勃的生气!
凄苦喃喃一句,伊凝萱便又是恢复了那般无神状态,愣愣看向天边远方,她多想能和那鸟儿一般,自由自在的在空中翱翔,哪怕一日也好……
永生之血,不外如是!
一声清脆的声响从血痂中发出,接着凌逸体外那层血痂逐渐露出了一丝丝细密裂缝,又过了几息时间,裂缝越来越大,咔嚓声也愈发密集起来,一片片血痂碎片于凌逸体外掉落,最终凌逸一丝不挂的身躯显露出来,多年的静坐修炼,已是让他那身雪白道袍被渗透出来的鲜血侵蚀腐烂,融在了血痂中。
不过此时外界发生的种种,身为当事人的凌逸却是丝毫不知,因为现在的他,正全力炼化融合着那滴神秘精血!
“师尊,血池里还没有动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