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五章 活着回来了

视线恢复,凌逸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骨头里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那凌厉的目光随着投到一个绝美冰雕上面时,陡然变得柔和起来,近三年时间过去,接受血魔之妻传承的柳芸晴依旧没有破冰而出的迹象,其气息如当日化为冰雕时一般无二,冰冷而平缓。
虽然血琪心中十分渴望凌逸和柳芸晴能够安然从血池中重现,但她也知道那血池内血水的狂暴之力即使他崇敬非常的师尊都无法长时间触及,凌逸与柳芸晴两人一个窥灵期圆满、一个窥灵中期,即便凌逸手段通天,实力卓群,进入血池时也断然不可能比血乏还要能忍,所以血琪心中愿望是美好的,可现实却往往是残酷的。
听到凌逸的声音,血琪这才确定眼前之人不是假象,赶忙上前两步凑近了一些惊呼道:“你真的没死?!”
“你觉得可能吗?”提到柳芸晴,凌逸面色也是不禁一黯,不过对于血琪的质问,凌逸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暗暗有些欣喜,有着血琪在血殿内呆着,于接受传承的柳芸晴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件好事。“晴儿与我在血池深处接受了两名逝世仙人的传承,只是她接受的传承需要时间很长,短时间内无法从血池内离开,而我又有m•hetushu.com要事在身,不能在里面一直陪同,所以先一步出来了。”
“凌逸……你真的还活着……”
血池所在血色石屋门外,一名血色紧衣加身勾勒出其火爆曲线的美丽女修正望着石门失神站立,此女自然是深喜柳芸晴那个冰冷妹妹的血琪,近三年时光匆匆而过,尽管血乏隐晦说明凌逸二人被那狂暴血池吞入其中八成是不会生还了,可血琪仍然坚信,有凌逸那个怪物在一旁守护,柳芸晴不可能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去,说来血琪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个火辣女子对这么一个冰冷女子能一见如故,结下这般深刻友谊。
闻言血琪恍然之际,又开口惊叹道:“那血池深处居然还有真仙传承?怎么我们先前在里面接受灵脉属性转变时没有发现?!”血殿使者各个接受过灵脉属性转变,此事血琪相信血乏也早就告知了凌逸,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血琪说出来倒是没有分毫顾忌,虽然对于凌逸口中的传承她并无觊觎之意,可毕竟这血池为他们血殿掌管了数千年,这么长时间没人发现血池深处奥秘,为何凌逸第一次下去便找到两名真仙传承呢?!
低声自语一句,血琪轻咬了一下那和_图_书诱人红唇,转身抬脚欲走,突然,一声石块之间磨动的响动从其身后传出,使得她娇躯轻轻一震,随即面容夹杂着希冀的扭过头来,看向那挪开一道细缝的石门。
很快凌逸便疾驰到了那依旧为血水拥堵却被一道血色屏障抵挡在外的洞口,血魔的传承完毕,那血水已是恢复到了寻常的状态,其内打造血属性灵脉修士的功能依旧,只是再无了丝毫狂暴极寒之力。
血琪应承下来快步离开后不久,凌逸活着从狂暴血池中出来的消息便传遍了每一名血殿使者耳朵里,不多时,留在各自楼阁房屋内的血殿使者便纷纷朝血殿主城中央那座议事大殿疾驰而来,血殿殿主血乏听到这个消息后亦是不免震惊一番,匆匆赶往议事大殿。
“怎么,血琪姑娘很希望我死在里面么……那样的话,世间少了我这么一个青年才俊,岂不是要黯淡许多。”
伴随着一道浊色华光闪烁收敛,重新穿上一袭雪白道袍的凌逸便是移出宸苍界,再度回到了这山洞里,实力几乎称得上暴涨的他如今看起来容貌更为俊逸洒然,身姿亦是挺拔如山,尤其是那对黑白分明的双眸,看起来更是透露着无尽深邃之意,让人看了便不由得心www.hetushu.com神恍惚,如遇无尽黑洞!
说完,也不管柳芸晴能否听到自己的话语,凌逸毅然起身,遥遥冲着血魔夫妻二人光影消失的地方遥遥一拜,继而头也不回的转身往洞口处行去,而他身上的气势也再度恢复了凌厉,因为两个月时间一过,便是那昆云宗覆灭之日!
凌逸点头应是,于血痴对面位子上坐好,举目与对面血痴五人一一示意后,才再次看向血乏讲述起他和柳芸晴被血水漩涡吞噬下去后发生的种种事情来。有关血魔的讯息,凌逸没有必要和血乏等人隐藏什么,反正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血殿所有血属性灵脉修士与他皆为同门,血魔的事情理应让他们知晓。
血琪只要一有时间,便会来这血色石门前静静观望,期待某一天这石门会咔嚓一声打开,凌逸也会像初时所见那般牵着柳芸晴的玉手由石屋内并肩走出。
“难道真的回不来了吗……”
又是一通石门挪动声发出,那两道石门间的缝隙越来越大,继而血琪便是面带不可思议之色的看到一道雪白色身影从中移出,渐渐显露出了那张与记忆中重合的熟悉面庞。
看到血琪只身在此,凌逸也是能够猜出其到来的缘由,心有暖意之下,绝处逢生和图书又巧遇大机缘的他不由得心情一松,调笑说道。
站在洞口的凌逸意气风发一跃而出,灵涡内剥离而出的血元力喷薄外溢,体外血色护罩瞬间凝现,护持着凌逸飞速往上方冲去。
凌逸摊手耸了耸肩,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血琪见状一把扯起凌逸的袖袍,一对美眸往其身后打量起来。“晴儿妹妹呢?她怎么没和你出来?你不会自己跑出来把她丢在血池里了吧?”说到这,血琪那张俏脸明显露出了薄怒之色,血乏曾给他们讲述过事情的经过,柳芸晴是为了凌逸才不顾一切纵身跃入血池的,若是凌逸真如她所问那般把柳芸晴自己扔在了血池里苟且偷生,她是万万不可能放过凌逸的。
然而当她亲眼看到凌逸那熟悉的身影从石门里走出,正面带笑容的看着她时,血琪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被狂暴血水吞噬入内近三年之久,凌逸居然还可以活着!?而且似乎是一丁点伤害都没受到……
血乏强压下内心的惊诧,凌逸能够安然从狂暴血池里呆上近三年岁月且安然走出,显然是让活了三千多年的他也不由得感到无比意外。“没事就好,先坐下,说说有关血池的事情吧。”
上前两步凌逸于柳芸晴所凝冰雕前缓缓蹲下,而后抬起他那白和_图_书皙修长的右手轻轻抚向其由冰层覆盖的俏脸,少顷过后凌逸轻叹一声,喃喃说道:“晴儿,你安心在此处修炼,不管在你破关而出之前我还在不在凡界,夫君都会帮你做好守护措施,一定不让他人伤到你分毫。放心,如今夫君有了通界神诀,随时都可以穿梭各界寻你,你我不会分开太久的。”
血池深处山洞空间内。
“咳咳。”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凌逸也是忍不住有些不太舒服,干咳两声漫步走到血色毛毯尽头,遥遥冲着血乏抱拳行礼一番,说道:“晚辈凌逸,见过殿主。”
有关血魔传承一事凌逸并未打算隐瞒,不过现在他却没有提前与血琪解释,而是让她先将血殿血灵脉使者们尽快召集到议事大殿,好让他一起把有关血池的事情讲明,省得回去遇到一个述说一遍,那样着实是太过麻烦了。
等最后一名血殿使者入座,过了一会儿凌逸便在两名不知情的守殿弟子接迎下举步迈入殿中,在他进入议事大殿走上血色毛毯的刹那,包括高座之上血乏在内的二十道惊疑目光便是齐齐投在了他的身上,那般如狼似虎模样,仿佛要把凌逸扒个精光以探索出其身上到底有多少奥秘一般。
“希望下次,能看到你们二人安然无恙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