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六章 三殿殿比

……
血乏话音刚落,凌逸周遭两排安坐的血殿使者便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应和起来,对此凌逸除了心里无比感动之外,再无其他想法。其实说到底,开始他加入血殿就是为了依靠血殿之力应对云殿那几十名渡劫期强者,不过此时的他已经登临渡劫期,这凡界之中再无能留下他之人,再去找昆云宗的麻烦,凌逸有把握灭掉昆云宗以报与伊凝萱多年分隔之恨最后全身而退,现在把血殿拉上和云殿的对立面,显然是极其不明智的选择,毕竟万一云殿狗急跳墙,血殿即使在他的帮助下能够取得最终胜利,恐怕也得元气大伤,要知道,云殿和血殿旁边,还有个神秘月殿盯着呢。
话毕,血乏眉头一挑,面色略有难看的说道:“在座的都是我血殿核心之人,你那道侣的事情不会有人传出去。还有,尽管不知道你小子和云殿有什么仇隙,但既然你身为我血殿的一份子,假若真和云殿对上,我血殿定不会置之不管,他云殿何曾压过我们?难道我血殿之人还会怕他们不成!?”
说到这,年纪偏小、相对而言没见过太大世面的血菱抬起他那张俊美妖异面容望向凌逸兴奋问道:“那洞口应该就是真仙传承之地了吧?!”
凌逸点头,为血痴解释道:“我这把血灵剑是在一次古修士洞府中和-图-书无意间得到,其来历我自己也是不大清楚。而它本是一件通灵法宝,只是因为我自身实力不足,当时凭我窥灵期圆满的境界,仅能发挥相当于下品劫宝层次的能力,不过对于有关血属性的神通法术或者物品,我那血灵剑天生有着主宰这些东西的能力,所以在那血水之中,它出言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我便将它释放出来了。”为了不引起更大的轰动,凌逸没有把有关兽仙殿之行的事情透露出来,而是说得到血灵剑的地方是一个古修士洞府。毕竟要是旁人知道他先前就探索过幻仙、兽仙两大真仙遗迹的话,估计得嫉妒到死。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凌逸清了清嗓子,开始述说起被血水漩涡吸入血池深处后发生的事情来。
“呵,他云殿若是敢找凌逸兄弟你的麻烦,我血痴便一锤子一个,把他们全部打烂!”
凌逸不可置否的耸耸肩,将剩下的事情简要概括道:“到了那洞口内的一处空间,我和内人便发现了血魔前辈遗留下来的残魂,令人意外的是,里面除了血魔前辈的传承,还有他一位寒冰属性灵脉的道侣传承,先前殿主感应到血水中的那丝极寒之力,就是因为血魔前辈道侣的缘故,再后来,我和内人分别得到了血魔前辈夫妻的认可,各自接http://www.hetushu.com受了传承,不过内人接受的传承所需时间没有准确的定论,所以此时的她还在血池深处山洞内完成传承,提到这一点,晚辈希望以后若是我离开了这里,殿主可以替晚辈守护好那血池。”
血乏闻言摆摆手笑道:“就算你不说此事,那血池对我血殿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我怎可让其受到威胁。话说回来,想来血魔前辈的残魂在给予完你传承后应该便消散了吧?这对血池的能力是否有所影响?”
“看来那位血魔前辈果然算无遗策,你小子应该就是他要等的人吧。”闻听凌逸的讲述,血乏于高座上眼神微动,似是回忆起当初接受血水更改自身命运的景象,若不是那几门堪称霸道以极的法术神通和自身灵脉属性的转变,估计他早已落入他人之手,陨灭道消了。而对于那位助他登顶凡界巅峰的血魔前辈,之前不知道便是不提,如今得知了给予自己这一切实力的血魔之事,难免要暗暗感激一番,能为其找到所等传人,让血乏也是心理上得到一些慰藉。
“当日殿主也是看到了,我与内人被那蕴含着狂暴极寒之力的血水吸入了血池深处,想来殿主和在座众位应该在吸收血水能量时并未深入血池过,或者说,因为下方的血水挤压强度太过巨大,各位无法www.hetushu.com深入其中,说来当时我与内人也是因无法抵抗那血水压力险些被生生挤爆身躯,好在当时我那本命宝器血灵剑剑灵散出意识说要追逐一股熟悉的味道,被我放出其本体后救了我二人一命。”
“大师兄说的不错,云殿要想动我血殿之人,怕是要先掂量掂量他们有没有这个资本。”
“殿主放心,血魔前辈的残魂的确是消散了没错,不过血池每三百年一次的周期依旧不变,仍可为血殿打造血属性灵脉修士,而且殿主再也不用担心血池会发生变动,对了,从血池中出来时我放出神识感应了一下,似乎这次周期的使用资格还在,殿主最好尽早选定接受血池力量的人选进入血池,否则时间一过,就又得等上三百年了。”
“虽说凌逸兄弟你当初可没少给我好看,可既然你叫我一声血辉兄,这云殿的人要是找你麻烦,哼哼……”
“不错。”凌逸给予其正面的回应,拿起身旁木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道:“到了里面我方才得知,原来我那血灵剑剑灵感应到的熟悉气息,正是它最初的主人——血魔,也就是所谓的真仙。而殿主传授给殿中所有血殿使者的法术神通,便是起初殿主在血池内吸收血水之力更换自身灵脉属性时血魔前辈为了寻找传承者所流露出来的引子,以让殿主找到真和图书正适合血魔前辈传承的人。”
“剑灵?!”听得凌逸的本命宝器居然拥有剑灵,坐在他对面的血痴一改慵懒之色,打断惊道。
凌逸理了理思绪,接着说道:“然后我那血灵剑剑灵现出本体挡在我二人身体前方开路,随着它所言那股熟悉的味道径直往深处疾驰而去,我二人对血池深处虽有忌惮,却不敢停留半步,如果血灵剑一旦离开我二人稍微远一些的地方,那周围血水便会立即蜂拥而至,将我二人覆灭当场。跟着血灵剑剑灵行驶了一段时间后,一个洞口便出现在了我和内人的眼帘之中。”
“然后呢?”听过凌逸的解释,众人面露恍然之色,继而血琪忍不住出言追问道,对于经受过血池洗礼的血琪而言,她曾经也因为好奇想要深入血池一探究竟,只是正如凌逸所说,那血池越往深处血水带来的压力就越大,故而血池深处到底有什么,一直是个没有人知道的谜题,那也一直是血琪迫切想要了解的事情。
“众位好意凌逸记在心上了,以后要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各位尽管开口。云殿之事我有自己的想法,到时候实在解决不了肯定会找上你们。”
“晴儿妹妹不在,我可不想等她出来的时候责怪我这当姐姐的没看护好你。”
“我们同为血殿使者,凌逸小兄弟的事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可不会m.hetushu.com坐视不理。”
听了凌逸的话,血乏面色有些过分的轻松了一些,不待凌逸询问缘由,血乏出言庆幸道:“太好了,近日恰好要到了三殿举办年轻一辈的殿比,唯一规则便是参与修士年龄不得超过五百岁。虽然听血琪说你小子现在还不到两百岁,但参加这种比试实在有些大材小用了,想必你也不愿和那些低境界修士较量,若是放在往常的三殿殿比我血殿倒是不惧其他两殿,可听说最近云殿殿主那伪君子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竟是纳入了一个天赋极其妖孽的小辈,据传那小辈在一次历练中以半步窥灵期修为击杀了一名窥灵中期散修,云殿还隐隐方言此次要力压我血殿和月殿,假如传言属实,要是不经过血池洗礼,恐怕我殿中五百岁之下的修士还真无能与其一较高低者。”
“哦。”有关这三殿年轻一辈的殿比之事,凌逸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趣,正如血乏所说,他的确有着参与这比试的资格,可凭他现在的实力,这种层次的比试,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因此他也就淡淡应了一声,没大放在心上,话锋一转仰头望向血乏说道:“殿主,晚辈还要再提一次,希望内人在血池深处修炼之事万不可与其他人透露,因为再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可能会与云殿交恶,届时殿主不必为我出头,以防为血殿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