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七章 血婷

那女子还未临近,凌逸冲着血菱眨了眨眼,小声说道。
及至血色石屋门前,血乏率先推开石门,几人进入后不多时,一名看起来十分柔弱、与血殿嗜血好战风格丝毫不符的纤细倩影便是推门进入其中,在周遭夜光珠散发的蒙蒙亮光下,那女子更添一抹动人风采,容貌虽不比凌逸自己的几位佳人,却也是与血琪同等级别的美女,加上她那看起来就让人忍不住呵护的柔弱外表,难怪让血菱这种花花公子肯专一相待了。
那女子来到众人面前,欠身一一行礼,最后把目光放在凌逸身上,因为不知道凌逸身份的原因,竟是支支吾吾一脸慌张的抿起了嘴唇。
凌逸正疑惑间,血律这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走到其身旁用肘部顶了顶凌逸小声道:“原本接受血池洗礼的资格一般师尊都会留给殿中境界高天赋又极强的弟子,只是因为这次殿比的缘故才破例让一个小辈接受血池的好处,至于此次那接受血池洗礼的人嘛……凌逸兄弟你是不知道,自打一年前那小辈在血殿低境界修士中脱颖而出,血菱师弟可是一改过去花花公子的习性,他和……”
血婷乖巧应是,举步往那血池走去,最后一跃而入和*图*书,其身上血色纱裙很快便融入了颜色相同的血水中,只露出她那张柔弱秀美的俏脸。
一句凌逸哥哥叫出口,再望着眼前女子的柔弱模样,凌逸又不免将其与彭雪儿的身影重合在一起,抛开回忆凌逸笑道:“你这小妹倒是惹人喜欢,我这当哥哥可是要提醒你一句,好好盯住了血菱,那小子可不安分。”血婷之名显然不是那女子的原本姓名,在凌逸看来,血乏之所以把所有接受血池洗礼的门徒改为“血”姓之人,主要是为了铭记血魔的恩惠。
血乏面色看起来十分平静的点点头,心里却如血痴五人想的一样,那就是凌逸根本不是人,这种修炼天赋他们别说见过,就连想都不敢想,可此时凌逸就这么实实在在的站在他们面前,又由不得他们不相信,除了惊叹与羡慕,实在不能再说什么了。“好了,不在你小子身上找刺激了,反正现在你也没什么事情做,和本殿主一起去见见那位我血殿中五百岁之下天资最好的小辈吧,顺便守护一下那小辈接受血池洗礼,万一血池再突出生出什么变化,你也好帮上一帮。”
“血菱兄弟,这姑娘不错,可别辜负了人家。”
“凌逸大哥和图书!有你这么说我的么!血婷,凌逸大哥说笑呢。”凌逸说完,血菱生怕血婷误会什么,急声解释道。
时间徐徐流逝,在这般压抑的气氛中,两个时辰过去,血婷脸色逐渐平静,她能明显的感到自己正被一股新的力量所充斥,那种蜕变,让她享受无比。
这一番吵闹发生,也是让血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几人整理了一下衣装,便是一起往血池所在巨大石屋方向走去,走出殿门时,血乏命令守殿弟子前去召来那接受血池洗礼的女修,由于凌逸正回想着曾经在紫岚州与陈枫、王雨嘉等人的日子,倒是没听清那女修的姓名,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一会儿便要见到其本人了。
凌逸温和一笑,帮其解围道:“我叫凌逸,血殿使者之一,只不过入殿时间比较短,你不认识也正常。咱俩年纪差不多,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凌逸哥哥好了。”
“糟了!忘记和这丫头说要小心血水转变温和后,会有最后一道血水冲击全身灵脉,为其巩固洗涤了!这次的疼痛,可是相当于前面所受疼痛程度的加和!也是她心神最薄弱的时候!一旦失败,她这修炼之路便是要断了!”
血婷羞涩的点点头,随hetushu•com即把视线放到血乏身上,来到这血殿禁地,血婷明白即将迎接她的是什么。
凌逸执意这么说,血乏等人也不好再多讲什么,一阵寒暄过后,血乏袖袍一挥,便散去了大部分血殿使者,只留下凌逸和血痴五个与凌逸关系较近的人。
望着血婷痛苦的表情,血菱死死攥着拳头,那改变灵脉属性之痛他可是深有体会,让血婷接受血池洗礼其实他一直持反对意见,只是在血婷的坚持下,他无法改变其心意,此刻唯有默默呆在一边祈祷着血婷不要因疼痛丧失意识,导致血池洗礼失败,自身体质受损。
突然,就在血婷稍有放松的一刹那,一道猛烈的血水冲击陡然进入她的身体,血婷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要心神失守,陷入万劫不复!
“师尊,我们几个也跟着一起去吧。”不等凌逸回应,血菱先是出言开口说道,观其脸上的异样表情,凌逸能明显的看出那即将接受血池洗礼之人与他本人关系定然非同寻常。
看着血菱那一脸期待的模样,血痴、血琪四人一脸暧昧的齐齐盯向血菱,对此血菱干笑两声,那张俊美妖异的面庞竟是流露出一抹微羞之意。
“嗯!”
众人一走,血乏于高座上双m.hetushu.com眸突然精光一闪,出言朝凌逸问道:“你小子接受完传承后是不是实力又有所精进?现在就连本殿主在你身上可是都感到了一丝危险气息啊。”
血乏因为凌逸活着从血池中出来的事情搞得有些分神,竟是忘记把最重要的事情告诉血婷,如此便造成了眼前这一幕,危机顿现,不禁让其沉喝出声!
看到凌逸这么容易相处,那柔弱女子开心一笑,发出动人的声音说道:“血婷见过凌逸哥哥。”
说完血痴五人震惊的看向凌逸,起初凌逸击败血痴已是他们能够接受的极限,要说凌逸经历了不到三年时间就能够击败他们这强大师尊,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闻言血菱嘿嘿一笑,转头目露爱意的看向来人。
听完血乏的警示,血婷的眼神从柔弱逐渐变得坚定,恭敬的冲着血乏再度行了一礼,娇声说道:“殿主,我决定进入血池。”
“师兄!”血律的话讲到一半,血菱上前急忙将其从凌逸身边拉走打断了二人对话,看这情况,凌逸隐约能猜到,这回代表血殿参加三殿殿比的修士,似乎还是个女子……想起初见血菱时,他想要对柳芸晴不轨的举动,凌逸忽然想到自己在紫岚州苍兰宗结识的陈枫小弟hetushu•com,这血菱,似乎和当初王雨嘉“制服”陈枫时一样,被一个真爱之人迷住从而改掉了花心的本色。
血乏冲着血婷招招手,转而指向平静了许多的血池说道:“这便是你成为血殿使者要迈出的第一步,更换灵脉属性的过程要承受一些痛苦,可天下没有白来的收获,你要想在成仙路上走的更远,就必须承受相应的磨砺,此时想要退去尚且可以,你自己选择吧。”
凌逸嘿嘿一笑,没有正面回应血乏的问题,隐晦说道:“境界上侥幸突破了,而且在一些神通法术上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见解,此次传承的确给了晚辈不少好处。”
血婷的身体刚一接触血水,其周边便是泛起了一道道水纹波动,随着血水的涌近,血婷感到体内原本的水属性元力气息正在迅速消失,一阵阵刺痛仿佛直击灵魂般让她忍不住轻颤起来,饶是如此,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却是一言不吭,嘴唇都被她咬出了丝丝鲜血,神识内视散步全身,血婷目睹着自己丹田内灵涡的变化,同时保持竭力保持清明,引导血元力在灵脉中流动一个又一个周期,完成着体质的蜕变。
血乏满意一笑,继而让开两步说道:“既然如此,这次进入血池的资格,便属于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