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八章 安魂曲立功!

安魂曲回旋婉转,箫声清丽悠扬,忽高忽低,忽急忽缓,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度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阶却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令人心神安稳,清宁非常。
血痴应承一声,脸上慵懒之色散去,运转体内元力覆在双手之上,狠狠将剧烈挣扎的血菱按在了一面石壁上。
因为爱。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凌逸赶紧转移话题道:“看血婷妹妹这气息,应该紧差一步就要进阶窥灵期了吧,如此修为,应该是与云殿那厮不相上下,这几日为兄再把血神指、血泉引禁、麒麟血术三种神通为你详细解惑一番,想来在殿比上应该不难拿下头魁。”
“完了!血婷的眼神越来越空洞,恐怕心神就要被血水冲散了。得赶紧想办法安稳住她的心神!”血琪正与凌逸交谈间,站在一边一直观望血婷状况的血辉忽然喝道。
“是!”
“到底该怎么办呢!安稳心神……安稳……安魂曲!”
正当众人面色焦急,眼睁睁看着血婷脸色愈发苍白逐渐有着被血池吞噬之势时,血和图书琪突然走到凌逸身边,拉起他的胳膊摇晃道:“喂,你不是接受了那个血魔前辈的传承吗?!难道这血池里的血水你不能控制?赶紧想想办法救人啊!”
想到这,血乏、血痴几个已经想到了狠狠在云殿殿主脸上扇上一巴掌的情景了。
话音落下,血菱原本俊美的面容变得陡然狰狞起来,挣开血律把持住的臂膀冲到血池边上,纵身就要跃入血池,血乏见状急忙抬手虚空一抓,一个丈大血色光爪毅然浮现,将半空中的血菱拉了回来,安然放到地上。“血痴,制住他!”
“方才听你吹箫,你的元力属性似乎……”血乏指着凌逸手中翠绿玉箫,若有所指道。
凌逸苦涩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应血琪道:“有关这血水的奥秘血魔前辈对我只字未提,若是有办法我还能站在着看着吗?”
凌逸摊手一笑,开口回应道:“到时候恐怕他不止是恨殿主一人了,我这个让殿主分神的大哥定然也难逃罪责。不过还好,倒是弥补过来了。”
急躁之中,凌逸低头不断喃喃着要解决血婷面对困难的首要重点,讲着讲着,他突然记起了在教导林宁修炼时抽空习会的神奇双曲之一——安魂曲。
血乏的m.hetushu.com惊喝让血菱心中陡然一凛,只感觉脑中轰鸣一声,他比谁都清楚,若是在接受血池洗礼时丧失心神掌管权,结果将意味着什么,血池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好处不假,可相对应的,一旦因忍受不了更换灵脉属性以及体内之前修炼出的其他属性元力,将会直接被血水吞噬精神和肉体,从而导致灵脉受到无法修复的损伤,当然,这还是最轻的结果,重了的话,血婷可能会被血水从体内冲爆肉体,化作一滩血水为血池提供养料。
这首由音元力催动,有着独特旋律的箫声曲目有着安稳心神,辅助修士突破境界之效,现在的血婷正是因心神失守才无法抵抗血水的灌溉,只要成功把她的心神拉车回来,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
嘀嗒,嘀嗒。
此时的血菱涕泗横流,身体凭借天生的本能不断从血痴手中挣扎着,身上血色道袍早已被撕裂,一头长发也由此变得凌乱不堪,那样子可谓是狼狈以极。
“大师兄!放开我!婷儿要死了!我要去陪她!!!啊!!!大师兄,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听到凌逸要亲自教导血婷神通法术,血乏、血菱二人皆是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喜意,要知道,凌逸的变http://www.hetushu.com态他们可是深知于心,再加上正统接受了血魔传承,在这些血属性神通上某些造诣肯定要比他们高许多。
只要血婷能把血神指、血泉引禁、麒麟血术习会,夺得殿比冠军的几率将会大上不少。
“婷儿,你成功了?!”
事情得以圆满解决,血乏如释重负的走到凌逸身边看了其手中握着的碧清萧一眼说道:“多亏你小子了,不然血菱还不得把我这个大意的师尊恨死。”
有了明悟,凌逸不敢再耽误片刻时间,神识一动在体内将宸苍界本体幻化成一把翠绿色剔透玉箫,碧清萧入手,凌逸在众人疑惑紧张的目光下放在嘴边,股股音元力被其从丹田浊灵涡内剥离而出一直透过喉咙传到萧孔中,继而凌逸便是按照安魂曲的音阶旋律演奏起来。
嘶——
望着脸上被浓重悲伤之意所充斥的血菱,凌逸也是焦躁的很,血菱显然对血婷的感情无比深厚,如果血婷死在血池里面,不管他以后对血乏的态度如何,起码其修炼的心思八成将会断掉,凌逸可不想自己这在仙郡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精神萎靡,断了成仙路。
血菱掌心流出来的鲜血滴落在地面上,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无比刺耳,饶是血乏这和-图-书等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也不由得此时流露出悔恨愧疚的神色,能够被他看中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惊才艳艳又极其惹他喜欢的人,他不想血婷因为他送了性命,更不想血菱因为这件事记恨他或者从此一蹶不振,在成仙路上止步于此。
在场之人无一不是神识极其强大者,看到血婷安稳从血池中出来,加上其毫不遮掩的气息,不难感应出她实力的精进。血菱见状抬起胳膊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连滚带爬的跑到血婷身前惊喜道。
凌逸毫不否认的点点头,正面回道:“不错,我体内灵脉属性有音属性,所以能够释放出音元力。”
听着这神奇的箫声,石屋中所有人都是无意间褪去了心中烦躁,就连之前最为癫狂的血菱也是软了身体,顺着石壁滑坐在了地上,等一曲结束,众人从那安稳意境中脱离而出时,血婷那柔弱娇俏的身姿已是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们身前。
能看到血婷安然无恙,血菱哪里还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当然,其实无论怎样,血菱都不会责怪血婷的。
看着血菱的模样,血婷也是明白之前因为一时大意使他多么担心,心里大感愧疚之余,咬着那重新焕发诱人光泽的红唇轻轻嗯了一声,随即轻声说道:“对不http://m.hetushu•com起,是我太大意了。”
凌逸的声音不大,但由于几人相隔并不远,血乏与他的对话自然让其他六人听在耳朵里,想到凌逸拥有火、血、音三种属性灵脉,且手上强大手段之多、体内元力之浑厚,一个个皆是不由得吸了口冷气,一脸看着怪物的样子盯向凌逸。
不过目睹血婷浸入血池的众人虽然清楚血池洗礼失败的结果,却无法给予任何帮助,若是此时强行打断把血婷从血池里拉出来,恐怕那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都会因此断送,基于这般前提,尽管血菱十分焦躁恐慌,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死死攥着双拳,任由指甲扣入掌心,流出滴滴殷红鲜血。
血菱大笑着一把将血婷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娇躯揽入怀里,而后也不顾众人暧昧的目光,低头狠狠在血婷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一下惹得血婷俏脸唰的一下红了个透,挣扎了几下见没法挣脱血菱的怀抱,只好把脑袋藏在其怀里,不敢面对哄堂大笑的凌逸几人。
“血菱!冷静点!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血律此时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儒雅淡然,面色沉重的走到血菱身边拍了拍其肩膀劝说道,不过他同样清楚血池洗礼的利弊如何,这么说无非是不想血菱与血乏因此师徒反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