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九章 殿比将始

此次除了要参加殿比的血殿弟子之外,跟随血乏而来的血殿高层只有六人,分别是凌逸、血痴、血律、血琪、血辉、血菱。按照资历来讲,即便轮到血辉之后血乏所收弟子排行老五的血殿使者也轮不到血菱一同前去,而血菱能够跟着前往参加殿比,还是沾了血婷的光,如此这般,血菱又是难免让血琪这个三师姐调笑了一番。
在凌逸的悉心指导下,一个月时间结束,血婷已是能够较为得心应手的施展出三门神通了,只是碍于自身境界有限,施展出来的威力要远远低于血痴等人,不过用来在同级修士中战斗,却是绰绰有余。
出发之时,凌逸还以为这次又要自己御空飞行,要是没有血乏等几十名血殿之人,他倒可以借助黑暗天龙辇偷偷懒,不过有这么多人跟着,黑暗天龙辇显然是装不下的。然而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血殿主城中居然豢养了一头蜕兽期飞行凶兽。
不知是哪一个靠近凌逸等人的修士看清了他们,惊喊一声:“血殿的人到了!”惊喊声落地之时,凌逸能明显的看到那说话修士脸上的敬畏表情,想来血殿门徒的凶名在仙郡内已是响了个通透,除非你有着足够血殿重视的背景,否则见了血殿之人,想不低头可以,和_图_书前提是你能承受住血殿数十万嗜血疯子的追杀。
再过三天,就是三殿每三年一度的殿比盛世了,于三殿各自主城靠近中心的一座城池内,此时有许多宗派家族的势力纷纷赶到,打算一睹仙郡三大顶尖势力年轻一辈的较量。而这一天,血乏也是点了几名血殿使者陪同血殿几十名年轻一辈修士一同前往殿比举办城池,其中也包括了凌逸。
“听说了吗,云殿最近年轻一辈中可是出了个极其妖孽的家伙。”
“嗯,好像是以半步窥灵期的境界击败了一名窥灵中期修士,啧啧,简直就是变态。”
“都准备一下,我们要降落了。”
众人在血乏的带领下于那冰晶灵雕上找地方坐好,起飞的那一刻,凌逸讶然发现这冰晶灵雕虽然体型庞大看起来十分笨重,但起飞的速度以及飞行时带起的阵阵猛烈罡风却无不述说着其敏捷如电、灵巧如狐的特性。望着身边一片片急速消失的云朵,凌逸不免暗赞一声:还是有坐骑好啊!
那凶兽名为冰晶灵雕,身长百丈,背脊宽阔,浑身被一层层冰蓝色晶体覆盖,双目凌厉凶悍,透露着一股凶煞气息,而其本身境界则是蜕兽期圆满,换句话说,这是一头堪比窥灵期m•hetushu.com圆满修士的凶兽!
这座城池本就是三殿为了举办殿比所建,因此往常并无修士来往,里面除了一个被四面呈阶梯状往高处延伸的一排排石座,和四面石座围住的一个巨大擂台之外,几乎难以看到有什么建筑在这城里,不过为了便于每次殿比时三殿之人以及过往修士进行物品交易,还是在擂台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建造了一个巨大宫殿,只是那宫殿显然也没有经过刻意装饰,看起来非常简朴。
冰晶灵雕上的血殿众人正分成十几个小堆叽叽喳喳议论间,血乏突然从血色衣帽下肃然出声,在一般情况下,血乏在血殿门徒面前都是保持严肃形象的,这样虽然会让人生出距离之感,但也能更好的管理下属,若是血乏见了谁都一副温和模样,恐怕没几个人会把他的命令放在心上,血殿必然会因此陷入紊乱,不论高低层次的弟子也难免松垮散乱。
“没办法,云殿招收弟子的规矩本就严格,可想而知能在一群天才中脱颖而出的将是何其厉害。”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凌逸几乎住在了血菱所在的楼阁里,原因自然是因为要给予血婷有关血神指、血泉引禁和麒麟血术三种神通的指导,本来凌逸打算每天让血婷去他住和*图*书的楼阁找他,可是对于这个建议,血菱似乎有些吃味,想到如果让凌逸能在他住的地方教导血婷,那样便有了理由让血婷一同住下来,虽然三人各住各的房间,但每天醒来都能看到所爱之人,俨然是一件最最幸福的事情。
“不会吧,殿比没听说可以请外援啊。”
“是啊,这下血殿和月殿恐怕要输了。”
大致准备了此番出行需要的东西,血乏便带着凌逸等人提前两天出发了,其实血殿主城距离那殿比举办城池不过几个时辰的飞行距离,之所以出发这么早,是因为每次殿比开始之前在那城池内三殿门徒都会借助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开一个修炼物品交易会,从而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毕竟三殿之间关系不是太好,很少有机会能心平气和的聚在一起。
说着说着,那些修士竟是把话头引导了自己身上,凌逸撇了撇嘴,并没有理会,要是他参加这次殿比,别管三殿年轻一辈弟子修炼天赋有多强、手段有多诡秘,也别想碰到他哪怕一片衣角。
得到这个讯息,原本不情不愿的凌逸也是有些不小的兴趣,毕竟他身怀无尽修真财富,但在一些奇妙宝物上却匮乏的紧,他恨不得能抓住每次遇到的大型交易会,以便买到能够提升他实力或者在和_图_书危险中保命的东西,这样才能在成仙之路上走得长远。
走到城门前,此时已是有事先安排好的三殿弟子轮流把守殿门,收取非三殿之人的入城费用,三殿财力虽强,可苍蝇小也是肉,每次殿比都能引来不少宗门家族势力和众多散修前来观战,加上殿比举办时入城费用高达每人要缴纳一百块上品灵石的规矩,这所谓的苍蝇,要远远比一般苍蝇大上许多。
一道巨大冰蓝色惊虹于仙郡上空极速掠过,但凡经过的修士皆是识相的让出了道路,先别说血乏等人的身份如何,这蜕兽期圆满凶兽的威压凶气可不是摆设,没有人想无故触这种家伙的霉头。
果不其然,那修士喊声传入每一个拥堵在城门前的修士耳朵里后,一条极其宽阔的道路便是自觉被他们让了出来,血乏隐藏在衣帽中的表情不明,血痴等人则该懒散的依旧懒散、该风度翩翩的仍然风度翩翩,倒是跟在最后面的那些年轻弟子见状却是不由得自豪的挺了挺胸膛。
“哎,你们看,怎么血殿殿主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修士,莫非是请来的外援?!”
经过人群时,凌逸散出的强大神识无意间听到一些修士正小声议论着此次即将开始的三殿殿比。
当然,凌逸好不容易接受完血魔传hetushu.com承又尽了当大哥的义务,本来他想借此闲暇好好放松一下心情,却被血琪等人死拉硬拽的给叫上了,理由是让凌逸看看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修士比斗,也让他明白明白和他这个完全不符合修真界常识的修炼怪物在一起是多么的惹人嫉恨。
血殿弟子们恭敬应是,接着冰晶灵雕便在血乏的操控下按下云头,悍然落在一座从上方看内部十分空荡的城池大门前。
不得不说,凌逸习法天赋本就天生过人,尽管他研习血神指、血泉引禁两种法术的时间要远远少于血痴等人,可当他为血婷解惑,血菱又在一边顺便听听的时候惊讶发现,很多以前他也迷迷糊糊没搞明白的地方,让凌逸这么一说顿时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这一点不由得让血菱又是暗叹了一声“凌逸大哥是妖孽”。
……
冰晶灵雕稳稳落下,一个个血殿弟子随着血乏从其庞大翅膀上悠然滑下,待最后一名血殿弟子站稳,血乏才散出神识遣离了冰晶灵雕,想来是让其在附近为数不多的山脉上暂时休息,等待召唤。
及至城门前,凌逸便是看到乌压压一片身着各种服饰的修士拥堵在他们前方,争先恐后的往城内挤,毕竟擂台四面的座位有限,来晚了可就无法观看三殿一届比一届精彩的殿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