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赤血独角犀内丹,月芯

最后一名出价者硬着头皮把一千七百极品窥灵丹的价格叫出口,月芯环顾四周一圈,最后把视线放到血辉身上,脆声问道。
血辉并未答话,稍稍点了点头,随即双眼微闭,不知想些什么了,这时血痴正了正身子,轻轻一叹说道:“四师弟承认这感情又怎样,那月殿殿主实力不比师尊弱,四师弟抢人是抢不来了。而且月芯对她师尊的感情就和我们对自己师尊那般,我们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尊的话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怎能不听?”
血琪咯咯一笑,似是想起了什么荒唐事,捂着肚子说道:“四师弟当初还是窥灵期圆满之境时,为了寻求突破契机,便外出寻找一些厉害的凶兽进行生死搏斗,正好有一次碰到了那月芯正凭借窥灵中期修为与一只蜕兽期圆满凶兽厮杀,眼看着月芯就要被那化作人形的凶兽擒住,四师弟立即现身来了个英雄救美,哪知道那凶兽垂死之际居然引来了天劫,欲要借助雷劫与四师弟同归于尽,可这一下却是成全了四师弟在雷劫压力下同样引发了自己的天劫,两股天劫见了面竟是撞在了一起,将雷劫之力抵消掉了,结果便是四师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那可怕的天劫度了过去,而月芯也因为这危险一刻出现的英雄倾了芳心。”
血琪点点头,继续讲述道:“谁说不是好事呢,反和图书正我们血殿和月殿又没有什么仇隙,自然也不阻碍两殿弟子来往,不过问题就出在那月殿殿主身上,当月芯把这件事告诉她那师尊以后,月殿殿主想都没想就严令禁止月芯再与四师弟来往,说她们修炼的月属性功法注重心境清宁,整日与嗜血好战的血灵脉修士呆在一起容易对她的修道产生坏处,并且还名言告诉月芯,如果她敢和血辉来往,就不认她这个徒弟了。”
“喜欢倒谈不上,只是不排斥罢了。”血琪等人正与凌逸述说间,身为当事人的血辉突然开口道。
“呵,恰好我所修之道兼并水火,前些时日得到了一种水属性炼器材料,正愁找不到火属性材料融合,月芯姑娘真是帮了个大忙。两千五百极品窥灵丹!”熟悉且刺耳的声音传遍凌逸等人耳中,凌逸皱眉看向那先前竞拍败在自己手里的云清,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不等血辉加价直接言道:“三千极品窥灵丹。”
“小女子月芯,此次想要出售一颗赤血独角犀的内丹,底价一千极品窥灵丹,不要灵石,只要丹药。”
血律说完,血痴抬起慵懒的眼皮看了一眼月芯,接过话来说道:“这个月芯在符合殿比规则的时候仅参加了一次殿比,但就是这一次她便以绝对的优势拿下了殿比第一,使得其一举成名,她长相虽不算绝美,不过由m.hetushu.com于实力与地位在月殿拔尖的缘故,倒是有不少同辈修士对她展露爱意,可是……”
伴随着因千年尸珠引起的骚乱平定,殿内气氛再度恢复如常,但是由于出现了先前这般情况出现,一般散修再无一人敢上去拍卖自己想要出售的宝物,他们可不想被这血殿、云殿两大势力夹在中间威胁来威胁去。
听完血琪的叙述,凌逸发自内心的欣喜一笑道。
“哦?到底是因为什么?”被三人这么一吊胃口,凌逸也是八卦心思活络了起来,向血琪笑问道。
“这不是好事吗?!”
因此先前竞价者大多都是一些火属性灵脉修士,至于血痴等人虽然也需要这赤血独角犀内丹,但却没有立即加价,因为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其他散修或者宗门家族人员把价格抬到他们所能接受的最高点后再出手,这样便是免去了前面一点点开口抬价的过程。
血辉此时好像是感应到了月芯的目光,随即睁开双目与其对视了一眼出价道:“两千极品窥灵丹。”极品窥灵丹虽然稀罕,但对于血辉这等血殿高层来说,倒也不是拿不出来,两千极品窥灵丹的价格已是足够拿下那赤血独角犀内丹了,可偏偏有人不愿意让血辉等人顺顺利利的进行交易。
“那位道友出价一千七百极品窥灵丹,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所以说,血辉兄和-图-书对着月芯其实也是喜欢的?”听到那月殿殿主那有几分道理的拆散理由,凌逸既理解又觉得有些管的太宽了,毕竟人家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一个外人强拆鸳鸯实在有些过分。
一万极品窥灵丹对于凌逸而言连个屁都算不上,但对云清来说意义则不同了,虽说凭他的身家拿出这么多丹药也不算什么,但是万一自己再报出高价凌逸却突然收手,那他可就真吃了哑巴亏了,毕竟赤血独角犀内丹对火、血两种属性宝器都有作用,可从其名号上便不难看出,这内丹对血属性宝器的用处要比对火属性宝器高上许多,他云清身怀水灵之体和木灵之体混合双属性变异灵脉不假,不过其本命宝器却根本用不上这内丹,要是真被凌逸戏耍,殿里的这些修士以后指不定要怎么看他了。“既然凌逸兄弟对这内丹如此重视,那云某便再给凌逸兄弟一个面子。”
话音落下,血辉还未说些什么,凌逸却是先被惹恼了,先不提血辉与他朋友的关系,单是云清那自持君子之名却做着小人之事的模样,就让凌逸忍不住要狠狠抽他一顿,不过凌逸显然不是鲁莽之人,现在还不到与云殿闹翻的时候,于是血琪等人刚要发作,凌逸先是冲着月芯淡然道:“呵,恰好我所修之道是火属性,前些时日侥幸突破境界本命宝器有点跟不上趟了,正愁找不到火属性材料融和_图_书合,月芯姑娘真是帮了个大忙。一万极品窥灵丹!”凌逸几乎把云清的话照搬了一遍,在血痴等人古怪好笑的表情中最后把自己的报价砸了出来,随即目光挑衅的看向云清。
凌逸表示无奈的耸耸肩,也不再从这个问题上纠结,感情这种事情还是得靠自己去争取,作为局外人是根本做不了什么的。凌逸几人悄声议论间,那月芯放在高台上的赤血独角犀内丹价格已是被抬到了一千七百极品窥灵丹的高价,由于赤血独角犀乃是兽劫初期凶兽,其内丹价值自然不言而喻,最重要的是,赤血独角犀内丹可以对火、血两种属性宝器大幅度增强品质,能够多提升一分宝器品质,对于修士的整体实力不免有所涨幅。
凌逸看了看血辉,又抬头看向那有意无意把明眸瞥向血辉的月芯,出言冲着血辉劝说道:“我们作为修士一心向道不错,可修道之余对于感情也不可置之不理,要是血辉兄对她真有心思,千万别因为什么而错过,那样的话,以后再想起来后悔可就来不及弥补了。”
如此这般,那交易台上居然出现了短暂的冷场,直到一名容貌一般却带着一股独特清冷气质的倩影跃上高台,这种尴尬的气氛才被打破。
不用血痴等人介绍,凌逸一眼便猜出了此女定是月殿为数不多的月属性灵脉弟子,而接下来血律在一旁的低声解释,也是确定了凌逸的猜测。和_图_书“凌逸兄弟,这女子乃是月殿殿主门下排行第八的弟子,修道不过六百余年,就达到了临近渡劫期境界的地步,其修炼天赋相比我们这些师尊精挑细选的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外,正是因为她修炼天赋极佳,因此深讨月殿殿主重视喜爱,要不是殿比规定参赛者不得超过五百岁,月芯定然是其中一名,而且这头魁之位,也必将落在月殿手里。”
这个叫做月芯的女修一身月属性气息萦绕,皮肤白皙散发着蒙蒙清淡光泽,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而已,但却已是一名窥灵期圆满修士,其流露出来的元力波动让人不难感应出,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她随时都能跨出那一步,迈入凡界真正巅峰强者的行列。
说完,云清狠狠咬了咬牙齿,随即一想到让凌逸多花了那么多丹药买下那内丹,脸色又浮现出了一丝得意。
说到最后,血痴慵懒的脸色上出现了一抹古怪之意,把目光投在了血辉身上。
凌逸顺着血痴的视线同样看向血辉,只见血辉脸皮扯了扯,并未说话,这时唯恐天下不乱的血琪拍了拍血辉的肩膀冲着凌逸娇笑道:“可是月芯对谁都一副清冷模样,唯独见到四师弟会露出为数不多的笑容,开始我们还纳闷儿,月殿殿主的每一个弟子都与其他势力修士很少来往,为什么会对四师弟展颜欢笑,结果最后四师弟耐不住我们纠缠才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