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五章 化劫草,化劫丹

凌逸笑着摇摇头,接着把交流方式改为神识传音说道:“月芯姑娘别误会,小弟凌逸,乃是血辉兄的朋友,想来月芯姑娘出售那赤血独角犀内丹就是为了以这种方式送给血辉兄吧?既然先前交易已成,小弟倒是可以做个中间人,帮你把那凶兽内丹交给血辉兄,至于这一万极品窥灵丹嘛,就当小弟送给月芯姑娘的见面礼吧,希望你和血辉兄将来能有情人终成眷属。”说着,凌逸翻手出去一个储物袋,把早就暗暗装好的一万粒极品窥灵丹塞到了月芯手里。
闻言凌逸不由得摸了摸鼻子,他的本命宝器根本不需要什么材料来提升品阶,就算需要也是那些融入宸苍界本体的宝器需要,而他现在融入宸苍界本体的宝器除了最早的那把百兽弓之外,其余像血灵剑、四象神盾、碧清萧、虚实幻书等连他都无法识别确切品阶的宝器,哪里还用得着什么材料来凝练。
众人点头,就连血痴也是不知道那灵草的名称以及用途,重要的是,那拍卖此灵草的修士除了说此物不凡低价一千万上品灵石外,根本没做太多赘述,想来也是不清楚这灵草的用途,凌逸回顾了一番丹苍诀内有关这灵草的介绍,才小声与众人说道:“此物名叫化劫草,可以炼和_图_书制成化劫丹,一旦炼制成功,一粒下品化劫丹可以帮助渡劫期圆满修士飞升高层次界面时增加两成的成功几率,中品品阶增加四成、上品增加六成、极品……则能够保证渡劫期圆满修士百分百飞升进阶!”
凌逸闻言一愣,随即问向血痴等人道:“你们不知道这灵草的名称?”
云清一见血痴出价,便是猜到他一定清楚了这化劫草的来历,说来云清看出这株灵草是化劫草还是因为当初在一次机缘中得到了一本残破的灵草图鉴,故而认出了这化劫草,如此宝物近在眼前,且大多数人不清楚它的作用,云清这回绝对不会放弃!“三千万上品灵石!”
血痴问完,凌逸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也不管血痴的反应,率先冲着台上那修士说道:“我血殿放弃竞争此物,恭喜云清兄了!”说着,凌逸把身形扭向云清,洒然一笑道。
被凌逸拦住去路,月芯黛眉一皱,一股清冷气息陡然爆发,将凌逸整个身体包容而尽,沉声说道:“小女子已经说了,道友若是需要什么赔偿,稍后找我便是,身为月殿殿主之徒,我不会因为这么点事情逃跑的。”
……
“八十万!”
没有人清楚凌逸和月芯到底说了什么,居然能够让和_图_书月芯这个月殿殿主天才弟子回心转意,甚至有些修士不禁暗暗腹诽道:莫不是月芯因为凌逸长相俊逸,之前又小胜了云清一手,倾上芳心了?
“五十万极品灵石!”
“四千万!”
血痴把价格叫道五十五万极品灵石的时候,云清似是不愿再与血痴纠缠,毕竟此物三殿殿主级别的人物也是不免垂涎,万一等一会儿那血殿殿主再度返回,当众强买了这株灵草,就算他把这件事告知自己的师尊,那灵草也是万万拿不回来了,所以他干脆直接把价格抬到了八十万极品灵石的高价。
“两千五百万上品灵石!”血痴在众人中修为最靠近渡劫期圆满之境,这化劫草之妙用对他来说最为重要,而且如果能将这株灵草拿到手,炼成两粒化劫丹的话,不仅他将来飞升会容易一些,还能把另一粒送给他的师尊,如此一来他师徒二人共同飞升灵界,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能互相照料一些,因此不管有多大困难,他都要拿到这化劫草!
说完,月芯轻身一跃跳下高抬,准备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这时凌逸身形一动,眨眼间便来到了月芯身前挡住了其去路,坐在自己座位上原本一脸无所谓之色的血辉见状骤然起身,http://www.hetushu.com有些紧张的看向凌逸。然而后者转身对他微微一笑,示意其不必担心,血辉才是又缓缓坐了下去。
“哼!五十五万极品灵石!”
月芯低头看着这储物袋,听闻凌逸说完最后一句“有情人终成眷属”后,竟是想都没想就红着脸把那赤血独角犀内丹拿出来扔到了凌逸手里,继而在跑离几步后传音给凌逸道:“谢谢你的丹药了,也替我告诉血辉大哥,我会努力劝说师尊让我和他在一起的,还有那赤血独角犀内丹对他的本命宝器作用很大……希望你能给他,若是以后再有这种东西,我会给你补上的。”
“凌逸兄弟可知那灵草是何物?”凌逸正有所想间,一旁的血律把头前倾,越过血痴朝凌逸问道。
云清说完,凌逸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向高台,只见那高台上此时正站着一名身材矮小、体型瘦弱却隐含着渡劫期大能气息的修士淡然而立,手里拿着一株冒着丝丝青绿色灵气的灵草,拥有丹苍诀的凌逸一眼便是看出了那灵草的来历,因为现在凭他的实力,在宸苍界里已经可以获取这种灵草了。
不过这些事情凌逸当然不会和月芯说,望着月芯离去的背影,凌逸无奈的摊了摊手,在殿中一众修士的注目下拿着那颗拳头大和图书小成血红色的凶兽内丹回到了座位上。
此言一出,血痴等人双眼立即冒出精光,一脸势在必得的望向那台上灵草,云清能为一株没有讲明用途的灵草出价两千万上品灵石,想来对这灵草的用途也是知道一些,于是乎,场内便是又要产生云殿与血殿之人的财力碰撞。
凌逸一脸恍然的点点头,正要把思绪来回关注正在进行的交易,云清那熟悉的竞价声便是传入了他的耳朵里。“这株灵草我要定了,希望在座诸位能给云某一个面子,两千万上品灵石!”
见云清那一脸欠打的面容,凌逸心中不由得暗暗琢磨着要不要找个机会把云清约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使劲揍他一顿,脑子里这般算计着,那月芯却是因凌逸出价极高而血辉似乎又没有继续加价的意思而默默攥起了秀拳,等凌逸准备掏出储物袋与其进行交易时,那月芯突然咬了咬红唇,声音平淡的冲着凌逸欠了欠身说道:“实在对不起,小女子不想卖这赤血独角犀内丹了,若是这位道友需要什么赔偿,等稍后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给道友一个满意的答复。”
月芯的插曲过去,也是缓和了先前因为凌逸与云清争夺千年尸珠引起的气氛,接下来源源不断的修士开始上台出售自己的宝物,只是再无http://m.hetushu.com凌逸几人能够看上眼的了。
旁人的想法凌逸自然不可能知晓,安稳坐下后,凌逸转手就把赤血独角犀内丹通过血琪递到了血辉手里,同时把刚才月芯的话转述给了血辉,听完凌逸的话,血辉的双眸明显亮了一亮,继而对凌逸道了声谢,便再度闭上双目,似乎月芯一走,他对这交易会便没有多大兴趣了。
“三千五百万!”
价格至此,血痴果然沉寂了下来,他知道,把血律、血琪等人的随身财富加起来也不过八十万极品灵石的样子,但那云清明显还有竞价余力,交易会又规定不准赊欠,一时间血痴不由得拉了拉凌逸小声道:“凌逸兄弟,这株灵草对我和师尊很重要,不知能否先借与我一些灵石或者丹药?”
几人百无聊赖之际,坐在最前方的血乏忽然起身,也没和凌逸他们说什么话,径自往殿门外走去,血乏的身份无人不知,自然不免引来一阵敬畏目光,凌逸刚要问一旁血痴为何血乏离去,血痴却是先一步给凌逸解释道:“殿比开始之前师尊会去和云殿殿主、月殿殿主一聚,互相交流下三年来修炼上的心得,虽然师尊与其他两名殿主关系称不上好,但三人同样为了能够飞升前往更高层级的界面,所以每回殿比前,这交流的机会他们都不会失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