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夜啼

闻听血痴神识传音过来的疑问,凌逸嘿嘿一笑偷偷回应道:“血痴大哥有所不知,方才小弟说着化劫草以及化劫丹的相关讯息不假,但有一点要注意的事项我倒是没说,那就是想要成功炼制化劫丹,必须持以一种名为守劫花的灵草作为辅料,否则就算炼制化劫丹的修士炼丹术多么玄妙,也绝不可能把丹药炼制出来。”
交易会再次陷入无聊中,突然,一只与凌逸一样白皙修长犹如女子的手掌拍了拍凌逸肩膀,待凌逸神色警惕回过头去,一张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面容凑到了他的视线里,两道浓浓的眉毛泛起道道涟漪,好像一直带着笑容,白皙的皮肤衬着红润的嘴唇,俊美的五官,完美的脸型,尤其是右耳上带着的一颗不知名的晶亮玉石,更是为其阳光的气质添上一抹不羁。
一听凌逸不仅没能给予自己丹药上的帮助,还直接断了继续竞拍的资格,血痴不由得愣了一愣,随即想要出言一问究竟,这时凌逸突然神识传音给血痴道:“血痴大哥,这灵草我身上有,没必要花那么多灵石去争,反正价格已经被你抬上来了,八十万极品灵石,哈哈,应该够那云清喝一壶的了,再说他以为化劫丹就那么好炼制么?血痴大哥你听我和*图*书的没错,若是他能光凭这株化劫草炼制出来化劫丹,我的脑袋给他当尿壶都成!”
望见血痴那散去了慵懒神色,布满疑惑的面容,凌逸便能大致猜测出他的所想,其实这也不能说血痴好奇心太重,凌逸自知凭他这种种根本不合乎修真界常理的手段,任谁都得猜疑一番。“血痴大哥,有些事情不是小弟不告诉你,只是很多东西你们知道了对你们不见得有好处,总而言之,你只要记住我凌逸把你当朋友就是了,至于那化劫丹,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拿出一些留给血殿,以谢日后照应晴儿的恩情。”
闻言血律笑道:“放心吧,凌逸兄弟实力通天,现在估计连师尊都无法保证击败他,这凡界还能有谁留住凌逸兄弟?!说不定凌逸兄弟和那人是旧识呢,我们别管了。”
凌逸的言语之间透露着浓浓自信之意,再加上两人刚认识的时候血痴得到过凌逸两万渡劫丹的礼物,所以对于凌逸所言自己身上有化劫草一说,血痴虽不是百分百的相信,却也相信了七八成,而且据凌逸所言,炼制化劫丹似乎还不是光有化劫草就能炼制,这不禁让他有些暗暗庆幸,如果凌逸说的是真的,要不是他在旁边提醒,估计自m.hetushu.com己也得在这化劫草上吃个大亏。“凌逸兄弟,为何光凭这化劫草无法炼制化劫丹?”
夜啼一语惊人,让凌逸忍不住惊呼出声,随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惹到什么人注意,凌逸才小心的放出神识查探起夜啼的修为境界以及灵脉属性气息来。
“凌逸兄弟,我可不是要……”见凌逸似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血痴忙欲解释,对此凌逸摆摆手打断道:“我知道血痴大哥不是见利忘义之人,所以小弟才会许下这化劫丹的好处,先不说这事了,接着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宝物吧。”
凌逸点头承认道:“不错,小弟的确了解化劫丹的炼制方法,夜啼大哥能问出这个问题,应该也知道没有守劫花单凭化劫草是无法成功炼出化劫丹,莫非夜啼大哥要小弟帮的忙与化劫丹有关?”
凌逸不解的看了这个叫夜啼的修士一眼,不知为何,对于陌生人一向谨言慎行的他居然对夜啼生不出一丝警惕之意,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魅力吧。“嗯,小弟凌逸,对那化劫草的确略知一二,不知夜啼大哥有何赐教?”
言罢血痴释然的点点头,凌逸窥灵期圆满之境时便能击败他,假如方才那人真是云清找来给凌逸使绊子的,其结果必然难和*图*书逃道消陨灭。
这人嘴角往上咧了咧,回答凌逸道:“我叫夜啼,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夜啼大哥吧,嘿,小兄弟你应该知道方才那化劫草的用途吧?”
凌逸以神识查探自己,夜啼倒是没有露出不喜之色,反而自主散发出气息,以便凌逸得出结果。
这一番扫探之下,凌逸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轻的修士,居然是一名渡劫期圆满大能,而且他的灵脉属性竟然是十分稀有的……黑暗属性!
“凌逸兄弟,你……”
血痴恍然的点点头,而后想到之前凌逸明知道这件事还没阻拦他与云清竞价,定是想要借自己让云清来一次大出血。另外,血痴还想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凌逸对这化劫丹了解如此之深,莫非真如他所说,手里有化劫草吗?还有那守劫花,既然凌逸能说出个一二三来,想必应该此物也不缺吧?加上凌逸自身能够炼制出渡劫丹的炼丹术……基于以上种种,血痴不由得热切的想到,凌逸会不会手里就有化劫丹?!这么多珍稀的灵草宝根,一个从窥灵期圆满之境才挤入他们这些血殿高层视线中的年轻修士,为什么会拥有且能够得心应手的运用?还有凌逸的强悍神通、远超同阶修士的元力浑厚程度…http://www.hetushu•com…如此种种奇迹神秘,凌逸的来历究竟如何呢?!
夜啼跟着凌逸出了交易大殿,门口守殿修士已是换了一人,想来之前那被血辉所杀的云殿之人已是让人将事情告知了云殿高层,只是碍于当时血乏亲眼看着血辉把那人灭杀而没有出言制止,云殿高层也就不了了之了。
凌逸沉吟了一会儿,随后一想凭他的实力在这凡界不大可能有人能暗算到他,再加上他直觉上认为这夜啼并非普通人,还有性格上的不排斥,倒是让凌逸有心与其交个朋友。“好,夜啼大哥不妨先说说是什么忙,若是小弟力所能及的事情,定然竭尽全力。”
夜啼欣喜一笑,再次拍了拍凌逸的肩膀说道:“走,我们去外面说。”
“你是?”看着这张让人忍不住亲近的面孔,凌逸被突然一拍的不悦也随之淡了许多,回想了一番有关眼前这张脸的记忆,凌逸发现自己以前并没有和这个人有过交集,于是出言问道。
夜啼先是冲着凌逸抱了抱拳,随即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用神识传音道:“刚才看凌逸兄弟让你的朋友停止了对化劫草的竞拍,想来应该是对化劫丹的炼制方法十分清楚才那么做吧?”
血痴点头,扭头瞥了一眼正在冲着自己露出洋洋得意神色的云清,心和图书中嗤笑一声,不再过多纠结那化劫丹之事。
“不是凡界之人?!”
听得凌逸亲口承认自己懂得化劫丹的炼制方法,夜啼眼中兴奋之意更甚,整理了一下思绪,竟是面带些许尴尬之色说道:“这事说来有些丢脸……我……其实不是凡界之人……”
“嗯。”凌逸答应一声就要起身跟着夜啼出去,这时坐在他旁边的血痴、血琪等人拉着其胳膊道:“凌逸兄弟,这人我们之前没见过,小心是云殿之人。”血痴说这话时一点都没有避讳的意思,脸上慵懒之色保持不变,目光凌厉的瞥了一眼夜啼提醒凌逸道。
对此夜啼并未给予什么解释,而是依旧面带笑意的盯着凌逸,凌逸跟血痴说了一句没事,便不顾几人的阻拦离开座位往外走去,夜啼见状满意的点点头,紧随其后,让得血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血琪更是娇哼道:“这家伙,仗着有些本事对待陌生人也不防备点!活该吃亏!”
走到距离交易大殿几百丈远的一个偏僻空地上,凌逸驻足转身,看向夜啼问道:“夜啼大哥有什么麻烦需要小弟帮忙请说。”
“赐教谈不上,我有个忙想要小兄弟你帮帮,事后我一定给小兄弟满意的报酬。”夜啼一听凌逸果然知晓有关化劫草的事情,顿时眼露兴奋之光急切道。